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鸿门宴

第二十二章 鸿门宴

        这一夜注定无法平静。

        堂堂荒神宗少宗主,死于这无名小巷。凛冽的夜风吹过,动摇着荒神宗剩下的几名黑衣人。

        “少…宗主死了?”正清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同时双手不停地在揉搓着双眼,在他看来,这是幻觉,不可能是真实的。

        然,事实就是如此。任凭再怎么揉搓,少宗主,也是身死。

        剩下的一众黑衣人也是,一脸茫然。都纷纷表示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给你们两个选择,臣服或者死!”林凡语气平淡,字里行间透着不可冒犯的神圣。

        如今,林家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若是眼前的人都能尽数归于林家,林家的实力想必又会更上一层楼。

        黑衣人等闻之,心绪复杂。他们不同于正清和三护法,他们都是荒神宗的外门子第,在宗门内本来都不受什么待见。如今少宗主身死,反到是有些喜悦。

        “我们所修之法定不会被平洲的人接受,阁下的家族真能接纳我们?”一名黑衣人有担忧般道。

        他这一言,似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其他黑衣人随即也纷纷询问道。

        “诸位放心,我林家定不会亏待你们。”林凡笃定道,似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林凡本来是想要将这些人全部灭口的,但考虑到后来的种种,尤其是对于荒神宗。

        他对这个宗派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字面上。毕竟平洲离东南之地相距万里。若是今日少宗主身死的消息传回宗门,想必他们的怒火定会尽数倾覆于他。

        所以要知己知彼,方才能做好万全之策。

        而这几名黑衣人便是最佳的选择,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荒神宗的信息,再好不过了。

        “我愿意…”

        “我愿意…”

        院落里突然响起了一众黑衣人的声音,其言语之坚决,代表着与过去彻底说再见。

        “果然都是聪明人,既然这样,稍后我便送你们去林家!”林凡开怀道,果然这些人都如他所想,毕竟活命才是第一。

        但这些黑衣人并不包括正清,此时的正清面容表情极其的不安。

        只见他一双眸子,暗含恨意。眼前的人不光杀了他们荒神宗的人不说,而且还趁机收服这些侍卫,这怎能叫他心平气和。奈何自己又实力有限,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墙头草倒戈相向。

        “你不臣服?”林凡似发觉了正清的心思,鄙夷般问道。

        “哼!你当我正清是什么人,别把这些人和我相提并论!”正清怒道。

        他虽然怕很怕死,但打心里就认定少宗主了,算是忠心耿耿。如今让他改投别派,还不容让他死了算了。

        “那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本说这话”林凡笑道,荒神宗少宗主都不能奈何他,更别提眼前的正清了。

        “神宗步!”

        只见正清低喝,同时脚下灵气流转,纵身一跃,身形直接消失在了院落中。唯独留众人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土地。

        林凡见状,不由地叹气。这正清嘴上说的如此忠义,但行动正与之相反。居然二话没说就逃了。

        而且潜逃速度之快,是林凡所不能及的,毕竟先前经历了一番大战,现在他的自身也是很虚弱,所以便打消了追逐的念头。

        “今晚发生的事,我希望你们守口如瓶!”林凡道。

        “少主放心!”一众黑衣人道,而他们也是对林凡改了口,毕竟林凡给了他们一条生路。

        见再无状况后,林凡望向了夜空,夜空还是那样寂静,只不过,夜色之下的院落,注定不一样了。

        忽地,林凡蓦然回首,大步流星的来到了桓正初面前。他弯下腰,捡起了那剑器还有桓正初的纳戒,并仔细的端量起来。

        不愧是灵阶剑器,剑身所用材质极其的不平凡。虽然不及林凡先前所得的那陨铁,但此剑还是由百年铁精所锻造。

        剑身上有淡青色纹路,萦绕盘旋。由此可见,此见属于灵阶中的高级剑器。

        “看来,有此剑便能暂时代替陨仙了”林凡自语,同时一缕精神印记打入其中,在慢慢练化这炳剑。

        就在刚才,他试着再次挥动陨仙,便发现。陨仙暂时不能再使用了,具体原因他也不清楚,或许是剑本身所储藏的能量消耗殆尽。

        总之,没有了陨仙。若是在让自己战上这少宗主,怕是会一命呜呼!

        将两样东西收归项链空间后,林凡与众人交代一二,便是与他们一众返回了林家。

        而少宗主还有那三护法的尸体,自然是被抛进了那古井中。

        随即,一行人消失在了夜色中。而引起一番波澜的老院落,也恢复于平静。好似先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

        半月后。

        林凡抻了个懒腰,并看了眼天色,已是正午。如今打鸣的那只大公鸡,早已被林叔炖了吃肉,所以林凡此次睡的无比踏实。

        “睡的好舒服啊!”林凡坐在卧榻之上,不由地感叹,这些天一直忙于修炼,很少睡的如此安宁了。

        自从他去了灵药坊之后,似麻烦事一直不断,一件一件的接踵而来。这不由地令他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好在经过一番磨练,他的通络五境算是稳固住了。

        而半月前,被他带回来得通络强者以被安排到了族中,对此林父都对他赞叹。

        果真英雄出少年!

        虽然淬骨境才是这平洲宗族立足之本,但通络境,绝对可以说是中坚力量了。如今的林家,绝对是如虎添翼。

        “灵儿若是能醒来,就好了。”林凡自语道。

        自从灵儿上次陷入沉睡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对于已经习惯了和她斗嘴,突然沉睡那么久,甚是想念。

        不多时,卧榻之上的林凡整理好了身形,并起身推门而出。

        林家,北楼。

        此时的北楼,正有着一名焦急的男子,在四处走动着。他身着朴素,结实的身形透着黑色的长袍散发着八面威风的气息。

        此人正是林家族长,林天。而令他所焦急的事情,正是傅家的宴会日子快到了。

        按照林天以往经验的理解,傅阳肯定不会怀好意邀请林家的。傅阳的心中,肯定又再谋划些什么。

        “父亲,您找我?”

        北楼外面突然传来了林凡的声音,打断了林父的焦急。

        “凡儿……”林父眼眸深邃,欲要说着什么。

        “父亲,是林家又遇到了什么事吗?”林凡已经来到了北楼中,看着父亲那殷切的目光,关心道。

        “诶!罢了罢了,是傅家那边。”林父难为情道。

        “傅家的族长前阵子突然突破到了气冲境了,然后便大张旗鼓的宴请平州众势力,而我们林家,便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林父说道这里,不由地望向了林凡。

        “而此次的宴会,傅家决定大摆擂台!”

        “擂台比赛?”林凡疑惑,敏锐的他似乎发觉了什么。

        “对,正是。傅家打算弄出一个平洲第一青年才俊的噱头,而这平洲第一名更是有着丰厚的奖励!”林父道。

        “那和我们林家有什么关系?”林凡淡淡道。

        随即,林父道出了一些隐秘。傅家自以前便是在暗中不断地收买一些强者为傅家办事,而自从这傅阳突破了气冲境,便是更加的变本加厉。

        傅阳的宴会明面上是邀请众豪杰庆祝,实则是一场鸿门宴。

        他要借此稳固自己是平洲第一大势力的宝座,而这场宴会,说白了就是清洗。

        若是不服从,想必以那傅阳的性子,怕是会被其神秘处理掉。而林父所担心的正是这点,傅家点名要林凡参与宴会,并要求林凡上去打傅家所谓的擂台赛。

        说好听点是请林家去参家宴会,但谁不知道,这傅家是借着气冲境强者胁迫林家?胁迫其他大势力?

        虽然他们知道林家背后有些一位神秘人,但是明面上的礼节问题,他林家的那个神秘人也断然不敢轻易出手。

        所以,这才是林父担心的。毕竟林父不知道神秘人就是自己的儿子,而他自己对那个神秘人也是很迷惘。

        “放心吧,父亲。凡儿没事的!”林凡笃定道。这半个月以来的修行,让得他的境界稳固,并且他又得到了那少宗主的剑器即便现在没有着陨仙的帮助,自己也是可以与淬骨境一战的。

        当然林父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如此强大,不然他就不会像现在这番担心了。

        “诶,若是我能再恢复些实力……”林父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的苦极其难言。

        如今,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他这个当父亲的真是太失败了。

        “相信我,父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林凡似发觉了父亲的担忧,脸上突然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来让父亲相信自己。

        “哈哈哈!也是,凡儿吉人自有天象。”林天释怀大笑,一解之前的苦恼。

        他看着面前的凡儿,心中莫名的感叹。从前那个就自强自立的孩子,终于是长大了。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并且也可以替父担忧了。

        不多时,父子两人开始畅谈了起来。在这其间,时不时会传出一些笑声,正是那林凡调侃父亲所致。

        而与之同时,正有一道身影悄然的在傅家客座,仔细观之。赫然正是先前那荒神宗的正清。

        而此时的他,正在与人密谋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