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祖武天仙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请君入瓮,甚是快哉

第十八章 请君入瓮,甚是快哉

        无名小巷深处,老宅。

        林凡将铁蛋送去了灵药坊后,便是独自一人返回了小巷深处。正如他先前所担忧的,这里很不寻常,附近几所老宅都被动了手脚。

        这样的宅院共有五处,只不过,这座宅院处在其他四座院落的合围之中,这在风水上来讲,是五福开泰之地。

        然而,越是风水极佳之地,逆转之后就愈发的可怕。物极必反,若是有心怀鬼胎之人,对其进行风水破坏,那么,五福之地将会变为大凶之地。

        “凶地!凶宅!还有血祭的味道,看来在此地动手脚的这批黑衣人所图不小,并且就如此凶煞之气来看,若是被他们得逞,绝非小事!”林凡看着那院落,心里很不是滋味,陷入了思忖。

        作为一个地道的平洲人,他很心系这里的百姓,尤其是那些贫民。在林凡年纪尚且还小的时候,因贪玩,不幸迷失在了荒山,差点被山里的野兽所扑杀。千钧一发之际,是无名小巷的阿伯救了他,所以他便和这无名小巷结下了难以割舍的缘分。

        若说林府是他的第一个家,那么这无名小巷便是他的第二个家,因为这里有着他太多的回忆了。如今,巷子居住的贫民被尽数抓走,怎能叫他安心?

        嗡!

        突然,寂静的老院落,又响起了那阵阵悲鸣之声,声音如诉如泣,极其的悲凉,在这初春时节,本应是温暖和煦,但此时,空气中竟隐隐有些寒冬之意,微风拂过,冰冷的寒意不由地令人心生惧意。

        林凡见状,眉宇间肃杀着缜密,额头冷汗滴落。眼前这番状况,他曾在林家古籍中读过。先天有大凶,分善,分恶。善凶可助人,可聚气,恶凶,则毁天灭地。若有恶凶出,则此地必季节反常,天地失色。

        寥寥数字,却给予人无限瞎想。大凶乃天地所孕育,巅峰时曾与天启一样,为世间至强一族。然,同为至强,大凶仅有数只,它们无不是一方霸主,即便曾经的天启一族对之也客气三份。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大凶消失了。曾有人说,大凶去了不可知之地,也有人说,大凶渡过了东南沧海,在那四方仙台,更有人说,这片天地早已没了大凶的身影。

        无论何种说法,都指向一个事实,大凶,乃天地间至强的存在!

        而眼下,林凡所见,再联想他在古籍中所阅,怎能不叫他心生惧意?

        只见他自语道:“黑衣人,无论你们目的何在,我一定要阻拦你们!为了这平洲的百姓。”

        忽地,在林凡思索之际。湛蓝的天空,被几片从远方飘来的阴云遮蔽了红日,这让无名小巷的深处更加诡异了起来。

        “看来,首要任务得先把这黑衣人布下的阵法毁掉,不然,若是真有大凶出世,只怕这大周北部都必将血流成河!”林凡自语,面庞之上的担忧不可言说。

        呼!

        又是一寒风吹过,让林凡思绪略微清醒了些    ,得以不至于向先前那般惧怕。他想起了铁蛋曾对他说,神秘黑衣人今晚还会再来此地,要激活什么阵眼......

        “对了,是凡阵法,必有阵眼,若是将其毁坏,必将可阻止他们!”林凡在心里笃定,同时开始在院落里环视起来,不在向先前那番驻足发呆。

        老院落在无名小巷之中,算豪华的建筑了。从建筑格局粗略来看,原来住在这里的人,身份定然不低。此院落有上房两间,正厢房一间。在东处和西处又各对立一间厢房,想来这两间应该是原来这里下人所住。

        在正厢房门前不远处有一口不知年月的古井,从造井的工艺来看,不是出自北方人之手。纵观井身,工艺考究,其所用石头乃是东南之地才会产出的,雨纹花岗石。

        雨纹花岗石,极其的名贵,在大周绝大多数都被皇室和几大宗派所垄断。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一口雨纹花岗石的井。看来,早年云姨所说的总有怪事发生,应该是源于这里。

        提起云姨,她是住在这里的老人了。宅院自原主人离开以后,一直无人居住,因为最开始闹凶事,便是在这坐宅院。后来众贫民来此落脚,它也一直空置着。

        直到云姨来了,才让这落败之院有了些许生机。而如今,云姨也是被抓走了,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无从而知了。

        在老宅深处,正厢房后面,还有一株柳树。这柳树,粗壮无比,须三五名成人才能将之合抱。而它所在的位置恰巧与古井在一条直线上,二者一前一后,正好形成风水上的龙凤合围之势。

        “看来问题出在此处了!”林凡此时驻足在了古井前,陷入了思忖。

        通过诸多观察,他知道,这本是龙凤合围之势的格局,被神秘人逆改了。现在,在众多的庭院中,这里是中心。

        而在中心周遭,又被布下了神秘的大阵。先前林凡所见那些残垣断壁上的符号,便是大阵的一部分,想来这些黑衣人定是手段通天之辈,能在平洲行此等害民之事,而又没惊扰到平洲众强者,可见其手段多么恐怖。但他所不知道的是,此事还有着雷家在其中的参与,要不然怎么能不动声色呢?

        明心引!

        林凡心头低喝,精神四散开来,开始探索着这大阵的阵眼—雨纹花岗石古井。.

        在他的记忆中,如此规模的大阵,尚且只接触过林家的防御型护族大阵,四象阵。其四方楼,四方天地,一动,鬼神难破!

        但他眼前的这阵法,可不单是防御那么简单。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在林家古籍的记载上,这种阵法属于镇压类。

        以生灵之气,引天地之怒,以怒镇怒。这种阵法通常用来降服一些大妖。就因为这样,拥有这种阵法的宗门,被当时中州的几大妖联合出手,将之覆灭。遂,这种阵法就失传了。

        没想到,这神秘的一众黑衣人竟会布置此等阵法,看来他们的来头不小啊。

        轰!

        蓦地,此处宅院地下传来了猛烈震动,似乎林凡的明心引引发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林凡收回精神,脸上浮现了久违的笑容。

        只见他抬手就是对虚空打出几道法决,然后就见虚空之中竟有黑烟浮现,随后烟消云散。见此状,林凡不禁垂手叹气,如今阵法虽破,但云姨还在他们手上,怕是会有一番苦战。

        再来看看大阵,失去了阵眼的支持,先前那些缭绕在几座院落上的黑烟自然是消失不见。

        而眼前的古井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看着古井,林凡心中不由的冷笑一番。没想到,这阵法破的竟如此容易。阵法虽玄妙,但也要看布置的人。

        很显然,布阵之人,修为不是很高。否则,以林凡刚踏入通络五境的实力,怎能将之核心轻易毁坏呢?

        不多时,林凡面容闪过一丝精芒。一股不为人知的想法自他脑海中浮现,若是让沉睡的灵儿知道的话,也定会嬉笑几番,并夸赞他,终于是开窍了。

        既然夜里他们会主动送上门,那么请君入瓮,画地为牢,如此快哉之事,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

        ......

        平州城外五里,某茶肆。

        先前下山的诸多黑衣男子大邸在此,而此地已经是被他们包了下来,供他们休憩之用。

        这里的掌柜的,当时看这些人来者不善,险些去通报城里的大人物。但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掌柜的看着那成堆的大周币,都傻眼了,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哪里还管的上他们是什么人,遂收了钱,便不管不顾了,任由他们去。

        “三爷,咱何时动手!”此时茶肆一名黑衣男子对着为首的人恭敬道。

        为首那名男子远眺,拿起手中茶杯细泯了一小口,淡淡道:“亥时三刻动手,公子那时应该会调息好的,咱等他一并出手,毕竟它可...”

        男子话音未说完,似想到了些什么,神色突然变得很严厉,同时又听他喝道:“公子的事岂是我等能猜测的,记住,以后这样的话少问!”

        “是是是...”问话的人黑衣人惊魂未定,这眼前的人和少宗主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即便是身为同门,若是将之得罪,只怕自己命不保矣。

        “那些饵料怎样了?”不等男子回神,为首的黑衣人,又询问起来,生怕出现变数。

        “放心,三爷,抓来的那些人都尽数关在那破庙。夜里,便可带他们尽数祭阵!”男子得意道。

        男名为首的男子闻之,这才满意的拿起茶杯,继续的品起了茶。眼下阵眼已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若是此事能成,自己宗门的实力定能跻身上三宗之列,为此血流成河又能怎么样?

        大周,向来只凭实力说话,强者为尊!哪怕是在这一隅之地,只要你有着气冲境实力,那么整个平州城,所有世家都会奉你为座上宾!

        然而,此时的男子哪里会知道,他所布下的阵眼早已被破。百密一疏,终究会有变故。他们哪里会算到林凡这个变数,如此想来亥时三刻定会有一番好戏上演!

        须知,林凡正如那深山的老猎人一样,藏起弓弩,暗中待发。只待猎物进圈,然后瓮中捉鳖,一举灭杀!

        而那少宗主所算计的,也早已烟消云散,若是被其得知,自己数年的计划毁于一旦,毁于一个仅仅是通络境的人之手,他会不会被气的暴跳如雷?毕竟,他可是气冲境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