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在线阅读 - 066、无止境的争吵

066、无止境的争吵

        没看他都汗流浃背了吗?汗蒸讲究个时间,十分钟刚刚好,而现在他连五分钟可能都难以坚持。

        肺部严重缺氧,每吸进一口气,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一样,居然还有人觉得冷?

        厉铭眉梢动动,继续无视,等杜云天再次靠回去后,就又坐起来给炭盆泼水。

        杜云天见状,嘴角开始疯狂抽动。

        行!这方面他甘愿认输,都要成烤鸡了,那家伙还一脸从容。

        暗骂一声,气急败坏地扯下汗巾,直接往外走:“难怪会找那么多心理医生,果然是个疯子!”

        “什么心理医生?”正为炭盆浇水的厉某人下意识脱口问出。

        他还不知道?某杜萎靡的心情顷刻高涨起来,转过头,幸灾乐祸道:“你不知道啊?”

        “你妈给你找的那几个道士其实都是为精神病服务的,啧,我还当你这么精明的人早就看破了呢,哎,我再一次高估了你的智商!”

        说完便一步三晃,心情大好的远离。

        厉铭浇水动作顿住,沉默几秒方才反应过来,意识到曾被一群人合伙耍得团团转后,脸色便开始急速转黑。

        现在他是真相信女鬼所言了,前世定欠了她什么,这一世讨债来了。

        自从她出现后,他平静的生活便被彻底打乱,每天都鸡飞狗跳,频频出丑,还次次都被死敌撞个正着,却又没可奈何。

        只希望今后的日子能稍微平和一些,丁点都不想改变现状。

        想到什么,冰眸转向紧闭房门,不假思索地上前把门反锁上,再抛开脑中一切烦恼躺回长椅。

        唇角渐渐高扬,好似在说‘世界终于清净了’。

        而他不知道,杜云天出去后,本来就没想过再回去。

        先到隔壁冲完澡便开始走向更衣室,吹头发、刮胡子、换衣服……

        等恢复成衣冠楚楚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原是准备离开游泳馆的,可刚走到门口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狐疑回头。

        按理说厉铭应该早就出来了吧?那人呢?

        事关重大,不容忽视,赶紧来到桑拿房前,冲两个门神谨慎问道:“你们家主子呢?”

        郑修指指木门:“还在里面!”

        杜云天倒抽冷气,破口开骂:“卧槽,他以为自己是馒头,蒸得越熟越好是吧?”

        恰好脑中也闪过某部电影中一个画面,因为汗蒸,配角缺氧而死。

        这可不得了,谁不知道他与厉铭关系紧张?

        的确很希望厉铭哪天客死他乡,却不是现在,但凡厉铭此次出事,所有人都会把矛头指向他,这个锅谁爱背谁背。

        情急之下,抬手就冲门推去,结果还推不开,不由冷笑,靠,还特么反锁,搞什么东西?

        于是后退两步,再飞起一脚,‘哐当’,木门被生生踹开,结果脚都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被里面一幕弄蒙了。

        并没发生任何意外,厉铭还好端端躺那里。

        杜云天暗自磨牙,倒也没表露出什么尴尬之色,眉心猛跳几下,慢慢放下脚,瞥一眼角落里的通风口,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说他紧张谁不好,偏偏紧张到厉铭头上去,这都叫什么事啊?

        快速挂起狂肆笑容,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是在担心他的生死。

        “你干什么?”被踹门,厉铭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杜云天耸耸肩,噙着笑悠哉悠哉地坐到他先前的位置上,一副就是来汗蒸的样子,鄙夷道:“废话,来桑拿房除了汗蒸还能干什么?”

        不经意间眸光就对准已经宣告报废的门上了,他不会是故意反锁的吧?

        一定是的,愕然咂舌:“啧啧啧,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自私呢?共用地盘都能要没皮没脸的一个人独占,厉大少,不是我说你,人是群居动物,要学会与人分享才不会惹人嫌!”

        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讨厌他了吧?不是没有原因的,就为了那点病态洁癖,连如何做人都不会了。

        厉铭懒得跟他争论,转回头闭目养神,莫约三分钟吧?才戏谑呢喃:“原来杜大少汗蒸时都喜欢一身整洁,这癖好也是让人不敢苟同!”

        顾名思义他已经知道他是为何而来了。

        杜云天这辈子就没啥苦是他吃不了的,唯独怕热。

        不穿衣服待里面都受不住,何况是现在,就那么几分钟又开始汗如雨下,正打算离开呢,蓦然听到厉铭这句话,真真骂娘的心都有了。

        他当他乐意管这闲事呢?如今处处动荡不安,若杜家再给厉家和卓家那群人记恨上,恐怕真得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明白他是有意来救他的,不说谢谢就算了,还反倒出言讽刺,狗咬吕洞宾。

        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留下一道哧哼便头也不回的再次远离了。

        现在厉铭就算真蒸死在里面,他也将不再理会。

        转眼五天过去,若水的双臂已经能稍加移动,比如吃饭夹菜等等。

        伤口依旧每天都很疼,特别是换药的时候,恨不能直接昏过去。

        此时此刻正面无表情对着两位床尾争吵的老太太,上天没有听到她的祈求,她们不但每天都来,还次次都赶个前后脚。

        总是说不上几句话就要开吵,就像为了骂架而骂一样,不需要任何原因。

        例如她刚才只是喝水慢了点,洪秀英嘟囔了一句,曹桂英就说她‘不耐烦你就别来啊’,战争便因此而起。

        不过历经五日,她也摸出了点门道,这俩人全都认为自己的儿子更厉害更优秀,反正吵着吵着总能吵到攀比儿子上去。

        洪秀英脾气过于暴躁,严重影响了她的发挥,曹桂英不同,急赤白脸时还保有理智,因此每天都稳居上风。

        杜厉两家完全把世仇诠释得淋漓尽致,厉铭对杜云天,曹桂英对洪秀英,也就厉国辉和杜飞翰看起来要和谐一些。

        好在都没来勉强她到底要站哪边,可怕一人拉她一只手拔河比赛了,她会死的。

        “我家国辉怎么了?虽然是不怎么在家陪我,可不会像你家那口子跑外边养小情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