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在线阅读 - 第475章 想到骨头都疼了

第475章 想到骨头都疼了

        言沉醒来不久,就看见了缓步而来的花拾,本来打算去找花拾的她也就没走,而是坐在秋千上等着花拾过来。

        “阿沉。”花拾站在言沉面前,温温柔柔地轻唤了一声。

        言沉往边上挪动了几分,在身侧空出了一半的位置留给花拾。

        花拾在她身边坐下,也就沉吟了一下,便看着言沉淡声道:“容肆之前对你所说的话不过是为了捉弄我,你别放在心上,至于你的过往,我可以告诉你。”

        花拾不急不缓地说着,将言沉的所有事情,只要是他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言沉。

        沈一潋、安谙、华笙、宁家、言家、以及……姜迟。

        “我和姜迟有个四岁多的孩子了?”言沉清冽如泉的丹凤眼微瞠,眼眸之中写满了意外。

        花拾微顿了一下,解释道:“是你和姜迟领养的孩子,长得很可爱,也聪明得紧,你当时失踪的消息瞒不住他,他也央着言子翊带他去了冰沿雪山,哭地像个泪人儿一样。”

        言沉没说话,只是精致的面容深沉复杂了几分。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她看向花拾,很轻很轻地问:“那……姜迟呢?”

        闻言,花拾也微抿了一下薄唇,没有隐瞒地道:“你下落不明的这一个多月,他基本上住在了冰沿雪山,姜迟身体不好,每次都是受不住晕了过去我们才能将他送回医院,但醒了之后便又去了冰沿雪山。”

        姜迟对阿沉,是真的豁出命的在意,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心甘情愿地退出。

        言沉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她偏头定定地看着花拾:“阿拾,我想回去。”

        “我已经通知姜迟了,以他对你的在意肯定已经动身过来了,你在这里等他就好。”花拾淡声道嗷。

        言沉微蹙了一下眉,即便没恢复记忆但眼眸中仍是藏不住的担忧:“姜迟身体不好,这样来回奔波会不会撑不住?”

        花拾看着言沉,翘起薄唇轻轻一笑:“只要你安然无恙,对姜迟来说,估计就没有撑不住的事情。”

        旋即花拾微微深沉了眸眼,那日在冰沿雪山看见的姜迟,给人的感觉才是真的随时要撑不住倒下一般。

        阿沉,大概就是姜迟的一切吧!

        言沉没再说话,只是垂在身侧的手指尖有些无措地微蜷着,垂覆下的睫羽掩去了眸底复杂而又深沉的情绪。

        可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办?!

        如果见到姜迟,对方发现她连他都不记得了,姜迟会不会很难过?

        她不想姜迟伤心难过。

        她不应该忘记姜迟的!!

        花拾多少能猜到言沉在想什么,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言沉的脑袋,缓缓道:“你能活下来,就已经很好了。”

        谁都没有想到当初姜雅是抱着拉着阿沉同归于尽的想法,甚至是飞机撞毁,不给阿沉留一点点退路,阿沉能活下来,已经很棒了。

        姜雅应该庆幸自己那样死了,就算是被野兽啃食过尸体至少也是已经死了,不然无论是谁,没一个人会让她好过。

        下场也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好。

        那边,姜迟大概是在挂了电话之后立刻让人准备了直升机过来,在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一行人就赶到了容肆的私人庄园。

        这座沉寂了这么久的庄园,也是第一次迎来了这么多的客人。

        言沉在房间挺认真地剥松子,听见机翼转动的声音,清冽如泉的丹凤眼微微一亮,放下手中的一切就离开了房间。

        姜迟站在直升机边上,没立刻下去,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似是生怕希望落空般寻求安慰地看向了宁初琰和沈一潋等人:“小时哥哥……真的在这里么?”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乎都没声儿,但宁初琰等人都知道姜迟在问什么。

        这一路过来,姜迟就像是复读机一样,来来回回问的就这么一句。

        期盼、希望、忐忑、思念……

        各种情绪都有。

        宁初琰等人没有半点不耐烦,都知道言沉失踪之后的姜迟那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现在这种失而复得的忐忑后怕,并不是不能理解。

        尤其是姜迟还没有见到言沉。

        贯来妖娆而又骚包的沈一潋此刻虽然有那种松了一口气的庆幸,但仍是掩不住面容间的憔悴,甚至都能看见下巴上有了一圈青色的胡茬,他看着姜迟,淡笑了一声:“在这里,在这里,花拾那么稳重的人不会用这种事情同我们开玩笑,小沉子昏迷了一个多月已经醒了,就是身体还需要调整而已。”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微拧了一下眉,看着姜迟缓缓道:“花拾说过,小沉子脑部受到撞击,不记得任何人了。”

        大概是为了安慰姜迟,沈一潋又连忙道:“不过医生也说了,待脑部淤血散开了就没事,不会很久的。”

        其实对他来说,只要小沉子安然无恙,怎样都好。

        之前以为小沉子出事,那对他来说,才是真的世界都灰败了下来。

        所幸,小沉子还活着!!

        听着沈一潋的话,姜迟艳治如画的面容倒是看不出半点情绪,他微垂下眼眸:“忘记了就再认识一次。”

        活着才是,比什么都重要。

        而且他也不相信,小时哥哥会将他忘地干干净净!

        沈一潋轻轻一笑,没说话。

        姜迟等人从直升机上下来。

        没走几步,似是有感应一般,姜迟瞬间抬头。

        不远处,是快步走来的言沉。

        她只穿着一身极其休闲的墨灰色衣服,目光从一行人中精准无误地锁定了姜迟的身影。

        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

        连垂在身侧的手都不由自主地蜷了蜷指尖。

        姜迟!

        姜迟也是定定地看着言沉,眸眼之中始终未曾放下的害怕和忐忑这一刻终于尘埃落定。

        小时哥哥还活着,真好!

        四目相对,却谁都挪不开脚步,就这样犹如木桩子似地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似乎,也是在对上那双妖魅狭长的凤眸的瞬间,言沉的心中一阵止不住的悸动,就连眼眶都不由自主地泛起了薄红。

        不过一个眼神,熟悉而又温柔,却已在言沉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过往的一切更是席卷而来,填充了言沉脑海中对过往的一片空白。

        “小松鼠!”言沉看着姜迟,薄唇微动,很轻很轻地掷出了三个字。

        姜迟没听到言沉说什么,但是却从唇形读出了言沉的话。

        两人相视一笑,眉眼间皆是柔情。

        姜迟勾了勾薄唇,冲着言沉敞开了怀抱。

        除了打架外,做事从来都是慢条斯理的言沉直接朝着姜迟跑了过去,如鲸向海,奔赴而行。

        言沉紧紧地抱着姜迟,脸贴着他的胸膛:“对不起,我不该忘了你的!”声音很轻,但里面有着藏不住的自责。

        姜迟吻了吻言沉的发顶,柔声道:“我知道,你看见我,就会想起来的!”

        而且,这不是忘记,是对他的根深蒂固。

        言沉没说话,只是紧紧地拥着姜迟,微微仰头薄唇就落在了姜迟的下巴处,顺着姜迟的面容轮廓渐渐上移。

        薄唇、脸颊、眼睛、眼尾的两点墨色泪痣……

        言沉主动的,没有顾忌其他人,细细地轻吻抱着的人。

        灯泡123456号见状,也没说话,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只剩下草坪之上,一对相拥的年轻男女。

        明明算是生离死别后的相逢,却并没有那种相衬的浓烈情绪,从头至尾,潆绕在两人之间的都是那种散不开的温情与羁绊。

        薄橙色的暖阳之下,一方碧草之上,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那耳鬓厮磨的两人。

        远处。

        花拾和容肆并肩而立,这一幕恰巧收入眼中。

        容肆偏头看了花拾一眼:“现在这样你开心么?”一开口声线就透着凉。

        如果不是花拾执意要通知姜迟,说不定现在和言沉在一起的就是花拾。

        花拾容色仍是似水的温柔:“有情人终成眷属,自是替阿沉开心。”

        “你明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容肆没好气地看着花拾。

        花拾看着远处被薄橙色的暖意倾泻了一身夕光的两人,微微一笑,恍然间有一种惊艳岁月的温柔:“容肆,你大概不知道,有时候,放下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

        容肆神色一顿,似是不太明白花拾这句话的意思。

        花拾没解释,只淡声道:“好歹庄园里来了这么多客人,你身为主人,应该去招待一下吧!”

        容肆轻啧了一声:“我可没请他们过来。”

        草坪上。

        言沉和姜迟相依偎地坐在草地上。

        “你瘦了!”言沉的手抚过姜迟苍白的脸颊,声音有着沉沉的鼻音。

        不过一个来月,小松鼠就消瘦了一大圈。

        姜迟下巴枕在言沉的肩上,比常人少了几分血色的薄唇就贴在她的耳边:“想你想的。”

        言罢,姜迟就顺着言沉的耳垂吻了上去,不轻不重地咬了咬耳廓尖尖,妖魅的嗓音温柔而又缱绻:“真的很想你。”

        “想到骨头都疼了!”姜迟咬着耳垂,声儿又软又魅。

        听着姜迟的话,言沉有些说不出的心疼。

        虽然从花拾口中了解到了姜迟的情况,可她还是不敢去想象,这一个多月,姜迟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边告诉自己她还活着,一边却怎么也不敢离开冰沿雪山就怕连为她敛尸都做不到……

        言沉张嘴正欲说话,姜迟的唇瓣就覆了上来,轻吻着,他含糊不清地道:“不许道歉,只许说你想我你爱我。”

        轻软的声音却透着一股子强势。

        言沉修长匀称的指在姜迟的发间穿插轻揉着,薄唇相贴地道:“我爱你,也只爱你!”话语极为认真。

        “唔……”但姜迟给她的回应,是明显缠绵缱绻的吻。

        夺去言沉说话的能力,甚至是夺去她的呼吸。

        和以前的青涩相比,现在姜迟的吻技可以说是炉火纯青,言沉被吻地身子有些发软,几乎就是攀附在他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沉觉得自己真的要窒息的时候,姜迟才松开了她。

        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眸眼之中皆是水色潋滟,就连眼尾都泛着诱人的红。

        就连天边的红霞亦不及此。

        待气息恢复如初之后,两人倒也没有离开,而是靠坐在草地上,看着夕光渐散夜幕初临的天色。

        “小时哥哥!”姜迟下巴抵着言沉的头顶。

        “嗯?”言沉懒洋洋地半窝在他怀中。

        “没事儿,我就是叫叫你。”姜迟拥着怀中的人,扬起的嘴角尽是满足之色,真好,小时哥哥又在他的怀中,真真实实地在他怀中。

        “小时哥哥。”

        “嗯。”

        “小时哥哥。”

        “嗯。”

        ……

        一人不厌其烦地喊着,另一人也是一声一声地应着,没有半点不耐烦。

        暮色四合,星光初至,一顷碧色上的人两相依偎,似乎,依偎着的彼此已是自己的全世界!!

        ------题外话------

        #^_^#,有没有完结的即视感?!

        接下来请假三天,码大结局!

        另外,入秋了,小可爱们注意身体呀,别着凉感冒了!么么么么么哒!

        小奶茶一脸幽怨:都快完结了我竟然还没出场过?!

        阿九:不,不是还没出场,是现在根本没你,叫你爸妈加加油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