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千年一梦(下)

第六十三章 千年一梦(下)

        白雪覆盖了整个中原大地,放眼望去,竟是白茫茫的一片,直到远处的天边。



        宫殿砖瓦上的积雪竟有半尺之厚,屋檐上倒挂着的冰棱像是一排透明的利剑,震慑着所有抬头仰望它们的人。几只呆头呆脑的麻雀立在宫殿四角的斗兽上,叽叽喳喳四处张望,忽而展翅飞走,拨弄下一簇簇飘散的雪花。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们拿着长长的竹竿挨个打断房檐上每一根倒挂的冰棱,以防这些冰棱掉下来砸伤他们的主子。



        钦宗赵佶这一天起的特别早,确切地说是他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天刚刚放亮,宰相张邦昌便带着文武百官赶来暖阁回话,“陛下,今日就是您出城与金人谈判的日子了!”



        汴河河面结了厚厚的冰,冰上又积了厚厚的雪,看起来竟如两岸的平地一般,岸边的柳树枯萎的只剩下枝干了,却依然弯弯曲曲婀娜多姿。田野里的麦苗已盖上了厚厚的棉被,正安然地享受这冬日的宁静与安详,农谚有云,瑞雪兆丰年,如果没有金人的践踏,靖康二年的中原一定会迎来丰收。



        雪霁天晴,阳光竟是如此的明亮和温暖,让一切用心感受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清爽与愉悦,怪不得王羲之创作《快雪时晴帖》时竟是那样的从容与洒脱。



        天空几乎已经透明,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如此晴好的天气,太适合一个国家的灭亡了。



        汴梁城的城门终于开了,绣着五爪金龙的黄罗伞打了出来,阳光温柔地抚摸着世间的一切,竟让这金黄色的伞盖如此刺眼。钦宗静静地端坐在龙辇之上,出了城,便是白茫茫的天下。



        “驾!”



        柳逸玄和灵儿正踏着泥泞的雪路往汴梁东郊赶去,他们要趁着如此晴好的天气找到那个破落的村庄。



        “玄哥哥,我们要找的那个村子在哪儿啊?快到了吗?”灵儿紧紧抱着柳逸玄的腰部,在他的背后跟他说话。



        柳逸玄抬头向前路望去,竟是苍白一片,望不到任何一个村子。“这条路我也没走过,也不知道当初我们去的那个村子在哪,不过听刘将军说,只要沿着官道一直走,就会到达陈桥驿,到了陈桥驿,我就知道该怎么走了!”说罢继续拍马前行。



        一连又行了数里地,柳逸玄远远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小镇,柳逸玄判断那里就是陈桥驿了。然而,柳逸玄离着陈桥驿一里多地就听到镇里一片嘈杂,隐约还有战马嘶鸣之声。



        “坏了,这镇子里有金兵!”



        “啊?有金兵?那我们该怎么办啊?”灵儿一听前面出现了金兵,立马紧紧地将柳逸玄抱住。



        “前日听宗泽老将军说,他们在此处与完颜兀术有过一战,估计此处已被金兵占领,不过没关系,我们只要从镇子的一侧绕过去便是,只要找到了这座驿站,我心里就有了坐标,再往下走就有方向了。”柳逸玄显然对前方的道路充满自信。



        陈桥驿的西边有一处白桦林,柳逸玄和灵儿悄悄穿林而过,绕过了金兵的防线。因为柳逸玄此前从东平赶回时曾经路过此地,对这边的路线多少还有些了解,依据他的判断,过了这片林子就可以看到汴河沿岸,他们只需沿着河岸一直往西边寻找便是。



        此时的中原,天寒地冻四野无人,附近的百姓早已逃难去了,行了半天也没遇见半个人影。



        柳逸玄和灵儿耐心地寻找着,只到了正午时分,忽然听到西边的原野上传来呜呜的号角声,那声音划过长空,嘹亮而悲壮。



        “嗯?哪里来的号角声?”



        柳逸玄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只带了灵儿跑到一处高岗上往西边望去,还好今日是晴空万里视野开阔,柳逸玄远远望见汴梁城外的金兵大营里旌旗招展人头攒动,大营的西面,一队宋军仪仗正向金营缓缓驶来,那仪仗中有一盖黄罗大伞竟是格外的明眼。柳逸玄立马意识到,今天很有可能就是北宋王朝的最后一天了。



        “玄哥哥,那里是金兵大营吗?怎么这么热闹啊?”灵儿探着脑袋远远瞧看,却不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快看,那里有个黄罗伞盖!那不是我皇兄才能用的仪仗吗?难道说……我皇兄今日出城了?玄哥哥,快带我去见见我皇兄吧,我想告诉他,我要跟你回家了,我要到你的那个时代去玩一回!”灵儿指着那顶黄罗伞盖,嚷着让柳逸玄带他去见钦宗。



        “灵儿,别傻了,你皇兄今日是要跟金人谈判的,他不会见我们的,我们已经离开了京城,这些事也无能为力了,跟我走吧,忘了他们!”



        柳逸玄调转马头打算离开高岗,继续寻找河岸的村落,可灵儿却拉着他的衣服,含泪说道:“玄哥哥,你等我一会儿好吗,我想再远远地看一眼我皇兄的銮驾,再看一眼汴梁古老的城墙……”



        柳逸玄没再出声,只陪着她静静地目送钦宗进了金兵大营。



        那座村庄终于出现在了眼前,屋倒墙塌,残垣断壁,洁白的积雪覆盖在漆黑的没有燃烧殆尽的房屋梁柱上,光秃秃的门框周围全是坍塌的院墙。



        “玄哥哥,这个村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村里的人呢?”



        “这个村子已经被金兵洗劫过了,村里的人估计都逃跑了吧!”柳逸玄静静地走在残垣断壁之中,只希望这里的村民都已经顺利逃跑。柳逸玄不禁想起五月间他带灵儿外出骑马时的情景,那时这里的村民男耕女织,生活平静,一派祥和安定的情景,现如今,竟是这般凄凉荒芜鸡犬无存。



        “玄哥哥快看,你要找的那棵很丑的柳树!”柳逸玄和灵儿绕过村前的那片果木林,灵儿一眼就发现了那棵满身疙疙瘩瘩的丑树。



        柳逸玄牵马走到河边,果然看到这棵叶落殆尽的千年古树,这棵柳树依然盘根错节的立在河岸,那遒劲的树干粗壮有力,杂乱的枝桠张牙舞爪,柳树下面有一块巨大而光滑的青石,这块青石平日里要么被村里的妇人们用来当做洗衣服的搓板,要么就被男人们当做睡懒觉的石床。



        柳逸玄来看这块青石,却发现它与其他石块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其他石块上的积雪尚未融化,而这块青石上的积雪却早已融化殆尽,只留下少许的清水沉积在表面上。



        “看来这块石头却是与众不同啊,按照张画师当日的话来看,只要我们骑马立在这块青石上,向着这河水中纵身一跳,我们就能回到时空隧道,就能穿越到别的地方去了!来,灵儿,跟我上马。”



        “啊?我们要跳河吗?”灵儿显然不相信这种穿越的手法,侧着身子不愿上马。



        “对啊,不跳河我怎么穿越回去啊?张择端那老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快来,行不行咱先试一试再说嘛!”



        “可是…万一咱俩淹死了怎么办啊?”



        “别瞎说,哪能这么容易就淹死呢?你看那河里结了那么厚的冰,即便咱们的马跳了上去,大不了就是摔上一跤,不会淹死的,快来跟我试一试,要是这办法不好使的话,我回去非得找张择端那老头算账不可!”说着自己就翻身上马。



        柳逸玄见灵儿站在原地犹豫不决,便对她笑道:“灵儿,你真的不跟我走了吗?那我可自己回去了!”



        “哎!谁说我不跟你走了,等等我!”说着便伸出手臂,踩着马镫,也翻身跳到马上。



        “这就对了嘛,坐好了,抱紧我,咱们这就跳河自杀!”



        “啊?自杀?”



        “不对,不是自杀,是殉情!哈哈!”柳逸玄笑罢便拽紧缰绳,让胯下的这匹青铜宝马后退几步,只到一处高地上准备加速。



        柳逸玄弯着身子对马儿说道:“哥们,今天咱能不能顺利回家,可就看你的了!”



        这匹青骢马仿佛通了人性,微微点头吐了一口白气,像是在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灵儿,抓紧了,咱们出发!”柳逸玄夹紧马腹,只将胯下这坐骑轻轻拍了一下,口里叫道:“驾!走起!”



        这马得了命令便迈开四蹄,劲步疾驰,像离弦的弓箭一般朝着河岸飞奔而去,奔至岸边踩着那块青色巨石一跃而起,竟向半空中飞了过去,忽然间河面上一道白光闪过,一切竟都没了踪影。



        柳逸玄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全身都没有了知觉……



        朦朦胧胧,恍恍惚惚,不知又过了多久,柳逸玄才渐渐有了感觉,他只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身体,耳边还传来了别人的呼唤声。



        “小健,小健!你干什么呢,还睡呢!”



        赵小健努力睁开自己的双眼,却看到眼前站着一位身穿白色隔离服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留着短发,四十出头的样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眉头紧皱,一脸茫然。



        “六叔!”



        赵小建像睡醒了一般,忽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眼前所看到的,竟然是故宫博物院库房里的场景。



        “对不起,六叔,我这……我在这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柳逸玄见六叔进了库房,连忙低头认错。



        六叔瞪了他一眼,故作生气地说道:“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怎么偷偷跑到库房里来了,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你可是要被调查的!”



        “对不【    更新快】起,对不起,六叔,我只是对那幅《清明上河图》太好奇了,想进来看一眼……唉?那幅《清明上河图》呢?”柳逸玄低头来看身下的览物台,竟然干干净净空无一物,坏了,难道那幅画被自己弄丢了?



        “你这孩子,胆子也真够大的,那幅画你也敢偷偷取出来,你就不怕坐牢吗?”六叔将声音压了下来,继续说道:“那幅画已经被我收好放回去了,幸亏没有被别人撞见!”说罢又伸出手来送给小健一件东西,言道:“这匹小铜马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你怎么能随便乱扔呢,这是我在收拾那幅画时捡到的,还给你吧!”



        “谢谢六叔!”



        赵小健连忙伸手接过来那匹小铜马,但脑门上早已是一头冷汗,他轻轻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才恍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这一梦如真如幻,这一梦横跨千年,好在眼前的一切都让他那么熟悉,好在他并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这时,六叔忽然回身又问了他一句:“对了,你是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女朋友?在哪?”



        “就在外面的休息室里,正在吃早餐呢!她怎么穿成这样,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复古吗?……”



        赵小健来不及听六叔把话说完,撒腿就向着库房外面的休息室跑去,他一把推开休息室的房门,果然见到一个身着锦衣头戴金钗的美貌女孩坐在餐桌前,只见她一手握着一杯豆浆一手抓着一根油条,正在悠然自得地吃着喝着。



        “灵儿,灵儿,是你吗!”柳逸玄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玄哥哥,你醒啦?!你们这儿的饭菜可真好吃!”



        说完,便又是一个甜蜜而熟悉的微笑。



        (本书    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