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受阻牛山

第三十一章 受阻牛山

        康王大军离了东平一路向北进发,只行了一日便到了济州府平阴县境内,康王得知平阴县城已被金兵占领,便绕开县城改由城南十五里处的牛山继续北上。



        这支来救援济州的队伍,本来有三万人马,但由于前日与完颜吉列的队伍交战折损了一些,又留下两千步军驻守东平县城,真正跟着康王北上的还有不到两万五千人。



        康王命令刘浩人马为前军,负责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柳逸玄自从与刘浩有过几次合作之后,觉得刘浩这人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可以看出他的为人还是不错的,刘浩长年在相州担任守备,也有一定的带兵经验,底下的士兵对他也是爱戴尊敬,再加上二人曾跟随宗泽将军在河北打过仗,感情自然不比别人。



        刘浩军马作为先锋,柳逸玄随军而行,军马行至牛山附近,柳逸玄远看牛山山高林密,地势凶险,恐有敌军埋伏,又因听闻牛山一带曾经闹过土匪,且与东边二龙山的土匪常有勾连,便对刘浩言道:“刘将军,小弟看前面山高林密,地势凶险,怕有敌兵或是山贼埋伏,还是先派人前去打探一番为好。”



        刘浩来看那牛山,虽然山头不高,但是林木森森雾气缭绕,这通往济州的道路又是从树林中穿过,若有金兵或者是此地的土匪在林子里埋伏,那肯定是难以对付,刘浩言道:“贤弟所言有理,我们初来此地,对这个地方的地形不甚熟悉,还是小心为妙。”说罢便让队伍停止前进,回身点了一队哨兵到前面探路,又派了传令兵往后面向康王汇报。



        这队探路的士兵有五六十人,他们拿着刀枪顺着山路窜入林中,按照刘浩的指示,他们要在半个时辰之内摸清官道两侧的情况,并且要爬到附近的制高点上站岗放哨,如果确定林子中没有敌军的话,便过来向大军报告。



        哨兵们得了命令之后又三五人组成一小队,然后作鸟兽散纷纷潜入树林里打探,柳逸玄因为骑马时间过长觉得屁股酸疼,便趁着这会功夫跳下马来休息。



        “刘将军,他们去探路了,估计还得等会儿,你也下马来休息一下吧!”



        刘浩看了看四周,也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状况出现,又往身后望了望马梦龙的人马,马梦龙陪着康王稳坐中军,正在二里之外的空地上原地休息,于是便听了柳逸玄之言,跳下马来坐到一处巨石上等待回信。



        柳逸玄掏出腰间的水壶递与刘浩,示意让他也喝点水,刘浩摆了摆手示意不渴,柳逸玄便自己饮了两口。柳逸玄问道:“刘将军,跟你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呢,嫂夫人是哪里人?你孩子都几岁了?”



        刘浩虽然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一听到别人问及自己的妻子儿女一时心里也有些酸楚,他回身对柳逸玄笑道:“你今天怎么想起问我这个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跟刘将军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只知道你是相州兵马守备,很少听你提及家里的情况,所以一时好奇就……”



        刘浩微微扬起嘴角,叹道:“唉!也没有什么好打听的,我刘某人出身贫贱,早年中过武举,在相州做守备也有六七年了,你嫂子是我一远房表叔的女儿,人虽然长得不好看,但为人贤惠,对我和孩子都很好,我现在已经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了,大儿子今年十二,经常跟我到军营里舞抢弄棒,小儿子今年才五岁……”



        刘浩虽然平时话不多,但说起自己的家庭倒还是津津乐道,他边说边望着西边遥远的地平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满足,仿佛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妻子在家中操劳,儿女在院中嬉戏的场景。



        虽然是闲聊,但柳逸玄还是知道了刘浩家里的一些情况,他知道刘浩是穷苦出身,靠着一身的力气和武艺投身军营,后来到边关打仗存活了下来,便被朝廷任用,做了相州的兵马守备。柳逸玄知道刘浩只是北宋普普通通的一名武将,像他这种“学的文武艺,售与帝王家”的文官武将在整个封建王朝比比皆是。但同时,柳逸玄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是北宋的家人,还是九百年后北京的家人。



        柳逸玄安安静静地坐在刘浩身旁,目光也随着刘浩的视线投向到遥远的地平线上,二人沉默良久,各有所思……



        忽然,一声痛苦的尖叫声从北面的山林里传来。



        “啊!……”



        “救命啊!…”



        然后是接二连三的呼喊声、求救声,那声音撕心裂肺透着恐惧与凄惨,让林中休息的鸟儿一阵一阵地飞奔离去。



        “不好!有情况!”柳逸玄和刘浩立马意识到林子里发生了什么,急忙返回原地翻身上马。军士们本来也都坐在地上休息,一听到林中传来惨叫声,纷纷皆站起身来瞧看究竟。



        柳逸玄立在马上往那树林里仔细瞧看,却见几名探路的哨兵惊慌失措地从林子里跑了出来,他们各个面带惊恐,慌慌张张地跑下山来对刘浩回道:“刘将军,不好了,这林子里有伏兵!我们的几个弟兄在里面被杀了!”



        “什么?有伏兵?是金人还是土匪?”刘浩问道。



        “是……是金兵!”那名士兵大口喘着粗气回道。



        “有多少人马?”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只见林子里都是他们的人,手里拿的家伙都是钩镰刀、狼牙棒,幸亏我们是分头进去探路的,不然都被他们杀了!”



        正当柳逸玄和刘浩向哨兵询问敌情的时候,却听到前面林子里的喊杀声像潮水一般突然向山下传来,然后就看到一股烟尘从林中升起,柳逸玄和刘浩都意识到,这是埋伏已久的金兵开始向自己发起进攻。



        “快,快撤!”刘浩连忙下了命令,让军马撤离山谷,因为对面的敌人是以逸待劳,并且敌军的数量也不清楚,自然不能盲目交战,只能后撤几里与马梦龙和向金奎的人马汇合,然后一齐抵御这伙金兵。



        宋军得了撤退的命令,跑的比兔子都快,好在刘浩让军马休息的地方离着山谷还有些距离,金兵虽然奋力追赶,但两军依然没有交上火。



        此时的康王正与马梦龙在中军休息,一听到前方喊杀震天,便料到刘浩遇见了敌兵,又见刘浩带着兵马正往回赶,便急忙下令让身边的队伍摆好阵势列队迎敌。马梦龙将令旗一挥,帐下军马一字排开列好阵势,只在左侧开了个口子,以方便刘浩的兵马撤回阵中。



        刘浩带着大军跑了一里多地便看到康王已列好阵势,心里便不再惊慌,按照令旗指示直往左侧阵营中撤退,而此时负责断后的向金奎人马也赶来阵前,三军兵合一处井然有序。



        却说此次埋伏在牛山密林里的金兵不是别人,正是金国冀州郡王完颜宗弼的队伍,这完颜宗弼别名完颜兀术,乃是辽王完颜斜的四弟,此次作为副帅跟随辽王南下,前日辽王命    完颜宗弼    前往章丘阻拦青州援兵,那青州太守杨守仁带了两万兵马前来救援,只与金兵交战了半日便大败而回,完颜宗弼    本想趁机带兵去攻打青州,不料辽王传来军令,说涿州郡王    完颜吉列    在汶河一带遇见大量宋国援兵,让他火速带兵到济州西南的牛山一带拦截。完颜宗弼    得了将令,只带了两万人马赶来,见到牛山一带树林茂密人烟稀少,便让军马埋伏在山林之中,却不料遇见宋军进山探路,被宋军哨兵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便下令杀死探路的宋军,冲到山下与宋军决战。



        完颜宗弼带着大军一路追来,看到刘浩兵马仓皇而逃,只行了一里多地便看到有更多的宋军已列好阵势等候,因此也不敢贸然前进,只让队伍放缓脚步,也摆开阵势与宋军对垒。



        宋金两军列阵完毕,打算在牛山南面的这块空地上决战厮杀。那完颜宗弼一身锦帽貂裘,手握一把混金狼牙棒,一马当先走到阵前,对着宋军阵营高声唤道:“对面是何人军马?报上名来!”



        康王和众多将领也不知对面是何人的兵马,听了这话,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对答。康王本想前去自报家门表明身份,却被柳逸玄拦住道:“何劳王爷出马,让末将前去与他答话!”说罢拍马上前指着完颜宗弼问道:“你又是何人,为何带着这么多兵马在我大宋撒野?!”



        那完颜宗弼见到对面不但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反而问起自己番号,一时面露怒色,手里暗自握紧狼牙棒想拍马上前取他性命,却被身后一名参将拦住,那名参将见宋军对他主帅无礼,便上前高声通报道:“这位便是金国冀州郡王,乃是大金皇帝的御弟,尔等有眼无珠冒犯虎威,还不乖乖报上名姓!”



        柳逸玄一听对面带兵的正是号称“金国四太子”的完颜宗弼,便心里有所忧虑,这完颜兀术勇武异常,底下的将士更是能征善战,若让他得知今天他们遇到的正是钦宗九弟康王赵构的兵马,必定会让他疯狂讨战,完颜宗望在洛阳俘虏了肃王,立了大功,那康王和济王想必在这些金国将领眼中早就是一块肥肉了,于是故意言道:“我们是大宋兖州太守的兵马,尔等蛮帮之国不在北方放羊,为何兴兵至此?”



        那完颜宗弼一听是兖州来的援军,也不跟宋军废话,只将令旗一挥,下令军马冲杀过去,顿时号角齐鸣烟尘滚滚,金兵如潮水一般朝宋军阵营涌来,毕竟两军此战胜负如何,且待后文。



        (由于作者最近手头工作较多,更新没有跟得上,在这里向各位读者说声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