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金国皇子

第七章 金国皇子

        大殿之上,钦宗传旨召见金国三皇子完颜佑,完颜佑按照宋廷的安排,只带了两名护卫捧了国书拿好使节走上殿去。



        进了大殿,完颜佑便见宋国文武百官分站两列,宋皇高高坐在宝座之上。这完颜佑是完颜晟的第三子,虽不是皇后所生,但也深得完颜晟的器重,完颜佑年少时便习得辽、汉、蒙、高丽等多国文字,尤其对中原汉族文化了解颇深,见了宋国皇帝也是深施一礼,奏道:“我乃大金国皇帝三皇子,今日奉我父皇之命,特来拜会宋国皇帝陛下,愿与宋国罢战休兵,永结盟好。”



        满朝文武见这三皇子相貌不俗,且懂礼数,纷纷暗自称赞。钦宗言道:“原来是金国皇子,果然仪态不俗啊。”又问道:“你那君父屡次犯我河山,占了我大宋许多城池,今日怎么又要与我方修好?前番那辽王南下之时,朕曾与你们签下合约,只把燕山之地割让出去,你们为何还有许多兵马留在我河北、山西之地?今日又来议和,分明是有诈!”



        那完颜佑听了这话,微微笑道:“陛下所言,却有不实之处,前番辽王南下之时,陛下曾许诺要向我金国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可今年朝贺的使臣为何迟迟没有前去?再者,签订盟约之时,陛下曾在国书上说,要与我金国世代友好,不再刀兵相见,却又为何暗地派了宗泽、种师道等将领出兵北上,趁我们与蒙古人交战之际,袭取了太原、磁州等地?如此看来,是陛下违背盟约在前,怎么反倒怪我们不讲信用?”



        “这……”



        一朝君臣竟被这位年轻的金国皇子问得无言以对。柳安国暗中念道:“好个金国三皇子,竟是这般伶牙俐齿,强词夺理。”于是出班言道:“三皇子所言差矣。这进贡朝贺本是两国之间无战事之时的友好往来,如今你们陈兵数十万于我国门之外,并无丝毫休战迹象,我们再去进贡你们,岂不是以骨肉喂豺狼、以斧绳赠强盗?再者,前番我主与你们签下盟约,只将燕山郡割让出去,那太原、河间、中山、并州诸郡仍是我大宋疆土,我大宋军队收复我大宋疆土,又有何不可?你这般强词夺理,诘讽我家圣上,哪里是来议和,分明是来挑衅的!”



        这金国三皇子见到这么一位宋国老臣横眉冷对,料定他便是那位铁面宰相柳安国,于是开口言道:“这位一定就是柳相国吧?”



        “正是老夫。”柳安国厉声答道。



        这三皇子见宋国皇帝身边有这么一位耿直的老臣,一时也不再发难,对着钦宗说道:“刚才小王多有冒犯,还请皇帝陛下恕罪,今日小王前来,确实想与大宋修好,还望陛下履行当日盟约,将要进贡的金银金帛之物备好,只要大宋能按照盟约进贡我方,我们便撤回留在宋国境内的兵马,不再来犯。”



        柳安国听了这话,才明白了金人此次议和的意图,原来他们是来索要贡品的,金国人在北方打了大仗,钱粮耗费了不少,这次突然来议和,就是要向宋国索要金银钱财的,这些可恶的金人,真是恬不知耻欺人太甚。



        柳安国出班上奏钦宗:“圣上,金国人真是欺人太甚,他们占着我们的土地,还要讹诈我们的钱财,绝对不能答应他们的请求!”



        那太师朱范也出来说道:“启禀圣上,老臣以为,既然金国愿与我大宋修好,那就应该化干戈为玉帛,这朝贡之事,本来就已许诺给了金国人,自然要信守诺言才是。”



        钦宗见两位大臣又要争吵,怕一时被金人看了笑话,急忙说道:“好了好了,是战是和,还要从长计议,今日就不要再论了!”又对朱太师说道:“老太师,这金国皇子远道而来,就先将他们安排在驿馆歇息,等我们商议完毕,再与他们回复,退朝吧!”



        那朱范见钦宗要退朝离去,一时也没了办法,只得接了圣旨,带了金国皇子一行人往驿馆歇息去了。



        柳逸玄见百官散了朝,忙去找他父亲询问,柳安国将金人所言之事告诉了柳逸玄,柳逸玄闻后冷笑道:“这些金人可真够阴损的,自己打仗没了钱,就来向我们要,等我们把金银送去,把他们一个个养肥了,就好来攻打我们,这如意算盘打的,真是无耻!父亲,绝对不能让圣上答应金人的要求,我敢断言,我们向金人进贡之日,就是他们起兵灭宋之时。”



        “我儿说的在理,为父也是这般看法,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绝不会让圣上答应向他们进贡!”说罢就去了中书省办公之所,打算给钦宗写奏折说明。



        又过了一日便是九月初七,按照钦宗当日的圣旨,要将叛将郭药师在西市口斩首示众。钦宗为了杀一儆百,让在京的许多官员去刑场观看。柳逸玄本想前去看个热闹,但想到脑袋掉地的血腥场面,怕自己一时受不了,便待在上林苑里喝茶看书。



        升官问道:“公子,那郭药师今天要被开刀问斩,您怎么不去看看啊?”



        柳逸玄把手里的一本《欧阳修文集》放下,说道:“有什么好看的!那郭药师虽然是叛国之臣,但仔细想想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假如大宋真是国力强大,谁还愿意去为金人卖命?再者说,那郭药师是我用计从金人那赚来的,他对我肯定是恨之入骨,万一他变成了鬼向我来索命,那可不好。”又叹道:“杀一个郭药师简单,但要是想让大宋的臣民同仇敌忾,共同抵抗金人的侵略怕是难啊!”



        二人正说话之间,却见驸马秦顺走了进来,那秦顺见柳逸玄躲在屋里享清闲,便笑道:“吆呵,柳公子好雅兴啊,城里这么大的热闹你都不去看看?”



        柳逸玄起身笑道:“咳,这哪算什么热闹啊,驸马爷不知道,小弟在磁州前线时,天天都会看到这手起刀落的情景,早就不新鲜了。”



        “是吗,哎呀,到底是上过战场的人啊!对了,当初你们是如何把这郭药师给捉来的,费了不少劲吧?”秦顺问道。



        “这个嘛,也没费什么劲,是用金国郡王的一对儿女给换回来的,这郭药师投靠了金人,又被金国皇帝授了官位,自己手下还有一帮心腹,若用普通的手段怕是擒不住他,因此我才想起用人质来换他的。”



        “哦,原来如此。对了,柳公子,刚才郭药师行刑的时候,我还见那金国三皇子也去了刑场。”秦顺说道。



        “哦,有这回事?这金国皇子是使臣的身份,怎么也去了刑场观斩?”柳逸玄听到完颜佑竟然去了刑场,一时也好奇起来。



        秦顺说道:“我也正纳闷呢,不过那金国皇子是跟着朱太师一块去的,想必也经过了皇上的允许。”



        “哦?这倒是有意思,看来这金国皇子也不是等闲之辈,竟然去为一个降臣去送行,哎呀,圣上真是糊涂啊,金人用心如此险恶,竟然都看不出?金国皇子的这一出,摆明了是做给我们的大臣们看的啊。”



        “怎么,这又是金人的计谋不成?”秦顺见柳逸玄反应强烈,还说金人用心险恶,连忙想问个究竟。



        “当然是了,那金国皇子想让我们继续向金国进贡,朝中大臣多数是不同意的,这伙金人就摆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想来收买我们人心,好让朝中大臣劝谏皇上,答应金人的索赔条件。”又说道:“看来这金国小皇子还真不是简单的角色,我得找个时机    会会这家伙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