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中秋佳节

第六十六章 中秋佳节

        “来人呐,把郭药师押上堂来!”磁州府衙大堂之上,宗泽带着众多将领会来审讯郭药师。



        军士们推推搡搡把郭药师带上大堂,这郭药师穿着一件金军皮甲,手背绑在身后,披头散发面带尘土,一脸颓废之态,看了堂上站着这么多的宋军将领,也只是低头不语。



        “郭将军,别来无恙啊。”柳逸玄走到郭药师面前,替他捋一捋那满头散乱的头发,露出他那张奸诈的面孔。



        这郭药师看了柳逸玄一眼,并未搭话,只觉得他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柳逸玄笑道:“郭药师,你可还认得我?”



        那郭药师瞟了他一眼,说道:“只觉得眼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呵呵,郭将军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乃是柳相国的公子,前番你带着辽王的大军围攻京城的时候,真是好威风啊!”



        郭药师听了这话,又看到站在旁边的袁教头,才想起来眼前这位年轻公子是谁。那日金兵围困汴梁,有几名禁军小将出城迎敌,还枪挑了前去骂战的先锋官,郭药师当时也随军出战,与柳逸玄和袁教头有过照面。



        柳逸玄又笑着问道:“郭将军,我把你从金人手中换回,让你荣归故国,你该如何谢我啊?”



        那郭药师心里连连叫苦,哪里会谢他,只可惜被金人出卖,一时又悔有恨,只得低下头颅,长叹一声。



        “唉!……”



        柳逸玄冷笑道:“郭将军这是为何啊,你投靠金人也有大半年了吧,今日正逢中秋佳节,本将军让你重返故土,与我们一起欢庆中秋,你难道还不乐意?”



        柳逸玄一阵冷嘲热讽,又说些重返故国的话来刺激他,只羞的这郭药师不敢抬头面对昔日同僚,只是一味地低头叹息。从完颜吉列下令将郭药师绑缚给宋军的那一刻起,郭药师就知道了自己的下场,只要是落到宋军手里,那将是必死无疑。



        当日金兵围困幽州,郭药师为了保全一家老小和城中百姓,只得开城投降。其实,向敌国投降在宋朝也不一定是死罪,宋国边境连年战争,开城投降的将领也不在少数,可有些将领能做到“身在曹营心在汉”,即便投降了敌国,也不拿敌国的俸禄,等宋军派兵收复城池之时,能一心协助大军收回领土,到头来依然是大宋的功臣。北宋君臣是最懂得委曲求全的,也是最理解“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千古名言的一代人,所以不久之后一朝君臣都投降了。



        可郭药师的性质不同,他不光拿了金人的俸禄,还勇于表现自己才能,用三寸不烂之舌说降了大批宋国将领,让那些原本守疆戍边的将领都跟他做了汉奸,这一点就连朝中的投降派也无法接受,所以,郭药师难逃一死。



        柳逸玄冷嘲了几句,看得旁边的其他将领很不过瘾,那呼延庆走过来对柳逸玄说道:“哎呀柳公子,你跟他在这费什么话,说得不疼不痒的!依我看,像这种没骨头的小人,就应该狠狠地揍他一顿,让我来!”说着就对郭药师骂道:“直娘贼!亏你还是武举出身,竟没有一点军人的气节,你今天落到老子手里,看我不揍扁你!”说着挥拳就要打他。



        柳逸玄一把拦住道:“呼延将军不可,他现在被我们五花大绑,你打这么一个无还手之力的人,传出去对将军的名声也不好啊,还是不要打他了!”



        这呼延庆听了这话,也只得收手,对着郭药师啐了一口,骂道:“呸,狗叛徒,不得好死!”



        宗泽坐在堂上,看了看众将军的反应,有人对郭药师破口大骂,也有人为他感到惋惜,便叫来柳逸玄问道:“柳贤侄,依你之计,我们该如何处置这郭药师啊?”



        柳逸玄道:“老将军是大军主帅,如何处置自当由老将军做主!”



        宗泽暗自点了点头,说道:“依老夫之意,不如将郭药师押往京城,交由圣上定夺,你以为如何?”



        柳逸玄赞道:“如此处置甚好!”



        “哦,好在何处?”宗泽笑问。



        柳逸玄道:“将郭药师交与圣上处置,一则可以表明老将军一心事主,不擅做主张之忠心,二则可借机向圣上讨要军需粮草物资,三则可以借圣上之口,向三军将士警示,凡是卖国投降之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三处好处,不知晚辈说的可对?”



        宗泽闻言,大笑道:“知我者,莫过贤侄也,老夫正是此意!”遂令人将郭药师押往大牢暂且看押几日,等时机一到,派人送往东京请赏。



        宗泽和诸将商议完毕,又见探马来报,说完颜吉列的大军已撤往邯郸去了,众人闻信大喜,不表。



        次日中秋,驻守濮阳的将领派人前来磁州通报,说兵部派发的粮草已过了黄河,正运抵濮阳,濮阳守将听闻前日磁州被金人围困,未敢让押运粮草的部队前来,只探得金人退去,才派人到城中送信。宗泽闻听催讨多日的粮草终于到来,便下令濮阳守军留下一部分,剩下的皆运到磁州大营来。



        军马得了粮草,众将领皆喜,又值中秋佳节,便商量着要好好畅饮一番,宗泽见柳逸玄立下奇功,又得了白银万两,自然也是欢喜不已,于是命人摆下酒席,打算与众将痛饮。



        是夜,星空明朗,月圆如盘,那冰轮飞离海岛,高挂九霄之上,洒下一片皎洁,照亮这宋国的城市与村庄。对柳逸玄来讲,这是他在北宋渡过的第一个中秋,但对于北宋臣民来讲,这却是他们的最后一个。



        府衙的后花园有一片开阔之地,宗泽命人将酒宴摆在此处,以方便众人赏月,众将按照官职大小一一入座,宗泽举杯道:“各位将军,这几日金兵围城,多亏了大家尽职尽责,才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纰漏,现在金兵已撤退,老夫设宴,为大家压压惊。再者,今日正逢中秋佳节,我等虽不能与家人团聚,但能在这磁州城内共享这片刻安宁,也实属不易,来,与老夫共饮此杯!”



        众将闻言,皆举杯共饮。柳逸玄对负责准备酒宴的王子纯问道:“贤弟,你今日准备酒宴,可曾与那郭药师和完颜洪也送去一份?”



        王子纯听到柳逸玄问这话,不解地说道:“这个…小弟并未替他二人准备什么酒席,他们一个是我们的俘虏,一个是要犯,为何要为他们准备酒席?”



        柳逸玄道:“贤弟,他们是我们的犯人不假,但他们也同样是人啊,那完颜洪被虽是个金国人,但也是离开了父母亲人,我们还是要以礼相待,那郭药师本来就是我们宋人,他可以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今日月圆之际,他也一定会思念家人,给他送些酒肉,也是让他好好反省自己的罪行。”



        “可是,老将军未必是这个意思啊?”



        “咳,两份酒席而已,老将军不会介意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好个‘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哥哥果真是仁慈之人,小弟这就为他们送去!”说罢便令人备了两份酒席,悄悄送到府衙大牢。



        酒过三巡,众人喝的微醉,忽有守城军士绕过酒席来到柳逸玄身边,低声禀报道:“柳公子,门外来了一个小厮,说是你们府上的家人,要来城中见你!”



        柳逸玄听了此言,急忙问道:“来人可曾说了姓名?”



        “说了,他说他叫‘升官’!”



        “什么,是升官?对,他确实是我家的下人,快把他放进来了!不,我要亲自去迎他!”柳逸玄大喜过望,急忙起身离席,要往城门口迎接升官,毕竟升官前来所为何事,且待下文。



        (祝中秋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