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缓兵之计

第六十五章 缓兵之计

        完颜吉列发现自己的儿子并无被宋军送回,知道中了宋军的诡计,带着身后的两千兵马杀奔磁州城下,此时磁州城门紧闭,城上又布满宋军的弓弩手,一时无奈,自得在城下止步。



        “宗泽匹夫,你为何言而无信,说好的要把我们的俘虏全部送还,你为何又扣下我的儿子?想不到你堂堂宋国元帅,也做出这等卑鄙无耻的事情来!”完颜吉列怒火难消,指着城上破口大骂。



        此时的宗泽老将军也正纳闷,见柳逸玄方才匆忙从城外撤退,不知道他又耍什么花样,现在看到完颜吉列来到城下叫骂,也是一头雾水。



        宗泽对站在旁边的王子纯问道:“贤侄,那完颜郡王说我们扣下了他的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子纯摇头道:“小侄也不知啊,不知道我柳大哥又搞什么鬼。”



        “你速去叫柳公子来,我有话问他!”



        王子纯得了将令,快步下了城楼,却见柳逸玄正命人押着完颜洪和郭药师送回府衙,那完颜洪见自己没被宋军送出城,也是又喊又闹,柳逸玄命人将他绑紧,直接送到府衙大牢。



        王子纯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违背契约把这完颜洪留下了,门外那完颜吉列正破口大骂呢,老将军叫你去城楼上问话!”



        柳逸玄笑道:“兄弟别急,这事我自有道理,你来的正好,这郭药师被我们换回来了,你就把他押送到府衙大牢里去,等我退了城外的兵马,咱们再商量怎么处置这个叛徒。”



        王子纯听了这话,只得顺从了他的意思,自己带着一队人马把完颜洪和郭药师押往大牢。柳逸玄见诸事妥当,自己便和袁教头等人上了城楼。



        到了城上,宗泽连忙把柳逸玄唤到身边,指着城外正在叫骂的完颜吉列说道:“柳公子,你这是怎么搞的,那老郡王都骂了半天了,说我们言而无信,扬言要攻城呢!”



        柳逸玄笑道:“老将军莫急,那完颜洪是我有意要扣留下来的,现在我军粮草不足,若把人质全部交还回去,金兵势必会大举来犯,晚生无奈,这才用了这缓兵之计。”说罢又对城下的完颜吉列喊道:“郡王老千岁,我们已将人质送还,你为何还不退兵啊?”



        完颜吉列抬头来看,说话的正是负责交换人质的宋军小将,便开口骂道:“好个厚颜无耻的小杂毛,竟敢戏耍老夫,你把我的儿子私自扣下,还问我为何不退兵?老夫倒要问你,你为何违背约定,将我的儿子扣下?”



        柳逸玄笑道:“老千岁不要动怒,晚辈并没打算违背约定,只是老将军的五万兵马还在城外驻扎,我们也不得不防啊!倘若我们送还了令公子,老千岁再恩将仇报挥师攻城,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老千岁不要担心,令公子在我们手上绝对安全,只要老千岁不下令攻城,我们绝对不会杀害令公子。”



        又说道:“老千岁也是带兵多年的人,这战场上的规矩我想您一定比我懂,只要老千岁把你这五万兵马撤回邯郸,我保证五日之内必将令公子送还!”



        完颜吉列听了这话,也清楚宋军的顾虑,毕竟自己带了五万人马驻扎在附近,要想让宋军安心放人,又谈何容易。暗自思道:“我本想用金银赎出他兄妹二人,然后一举拿下磁州,却不料被这宋国小将给看穿了,看来这宋军小将也并非等闲之辈,只可怜我那孩儿还在他们手中受苦。罢!罢!罢!为了我那儿子能平安回来,我且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罢。”



        这完颜洪是完颜吉列的长子,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也是将来王位的继任者,虽然自己百般的不情愿,但考虑到儿子安危,也只能选择妥协,再者,经过此番折腾,金兵将士皆没了士气,即便下令攻城,也未必能将磁州拿下,思来想去,只能忍气吞声,于是说道:“好吧,老夫就再信你一回,若尔等再敢言而无信,老夫便上奏我家圣上,讨来国书向你家皇帝要人!”说罢将令旗一挥,军马皆向北边退去。



        柳逸玄见金军散去,连忙深呼了一口气,宋军将士见金人走远,便解除警戒,摇旗呐喊。宗泽来问柳逸玄:“柳贤侄,你为何要将完颜洪拖延五日再与金兵送还?”



        柳逸玄道:“老将军,这也是晚辈无奈之举,朝廷迟迟不与我们补充粮草,若金兵久围不退,我怕军中生变,故而才留下完颜洪,逼迫完颜吉列的军马撤回邯郸。”又说道:“老将军,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补充粮草,现在我们得到了金人一万两的赎银,可以拿出几千两去安阳、濮阳周围的村镇购买粮草,切不可像以前那样坐等朝廷的补给。”



        宗泽听了这话,才明白柳逸玄的一番苦心,他用尽心思与金国人纠缠,目的就是为了保全磁州城内的宋军,这支奉旨出征的宋军,夺回了河北三镇,替钦宗皇帝挽回当日签订城下之盟的面子,若这三镇再落入金人之手,那钦宗皇帝必然颜面扫尽,宗泽和一干禁军将领势必会被朝中投降派大泼污水,到那时,怕又会引起一场朝廷风波。



        “柳贤侄所言极是,你的一片苦心老夫也能有所体会,粮草之事,确实不容耽搁,老夫就依你之言,派人去征收粮草。”



        柳逸玄又说道:“老将军,那郭药师已被金人送还,如何处置还请老将军定夺。”



        “柳贤侄能把这个叛徒赚来,也是大功一件啊,老夫定向圣上奏明,替你请功才是!”又问道:“那郭药师现在他在何处?”



        “已被王公子押送到府衙去了!”



        “那就好。”又对袁孟奇说道:“现如今金兵已撤,老夫担心他们并未走远,袁教头,你且派几名探子出城,悄悄跟在金兵后面,看他们是否撤回邯郸。其他将领,且随我回府衙,咱们要好好审一审这大卖国贼郭药师!”



        众将得了命令,纷纷依令行事,毕竟如何发落这郭药师,且待后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