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交还人质(下)

第六十四章 交还人质(下)

        磁州城外,宋金两军阵前,柳逸玄让兵士们押着这些蒙住脸面的俘虏,正与完颜吉列交易。



        柳逸玄拍马出阵,对完颜吉列说道:“完颜郡王,我奉我家主帅之命,将这些俘虏们交还与你,不知我们要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



        那完颜吉列立在马上,远远望着宋军阵前,见众多俘虏都蒙着头脸,也认不出哪个是自己的儿女,哪个是王府的下人,于是高声言道:“你们要的东西,老夫自然已经准备好了,既然两军要做成这笔交易,就应该坦诚相待,你将我军的俘虏都蒙住脸面,这是何意?难不成这些俘虏有假?”



        柳逸玄笑道:“老郡王多虑了,我们大宋军队乃是仁义之师,怎肯不讲信用,只是这些俘虏在我们城里穿街过巷,我怕他们看到了我军在城内的布防情况,故而才蒙住他们的脸面,本将军也是小心行事,请老郡王莫怪!”



        完颜吉列自然不愿听他闲扯,一心只想赎回自己的儿女,便又说道:“本王自然也是个讲信义之人,你们要的一万两银子,本王已差人凑齐,都在这几口箱子里。”又指了指绑在阵前的郭药师说道:“还有这郭药师,本王也给你们绑了过来,本王承诺,只要你先放回我们的人质,我就把银子和人统统交给你们!”



        柳逸玄冷笑一声,说道:“老千岁,那可不行,常言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果我们先放了人质,你却不把银子和人交给我们,这让我回去怎么跟我家主帅交差啊?”



        完颜吉列也笑道:“老夫带兵多年,一向是说话算话,绝不食言,你尽管放心便是!”



        “呵呵,这恐怕是不行吧!老千岁的名声在你们大金国好使,在我们大宋可就没那么好使了,晚辈奉了主帅之命出来办差,万一弄了个人财两空,回去怕是小命也不保了,所以,只要我们见不到银子和郭药师,是绝对不会放了人质的!”



        完颜吉列本想看看宋军小将的胆识,若他真着了自己的道,先把人质给放回来,保不齐这一万两银子就省下了,连郭药师也不必送还给他们了,此时听了宋军小将的这番话,一时也没了办法。立在旁边的完颜丘楚向柳逸玄问道:“小将军,你既然不愿意先放了人质,我们也不愿意先付给你们银子,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依小将军的意思,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柳逸玄当然有自己的考虑,他绝对不可能把这些俘虏一下子全都送还回去,万一真像宗泽所担心的那样,这老郡王得了自己的儿女便无所忌惮,来日领兵围城,磁州必定危急,好在柳逸玄早已做了手脚,看到现在这个局面,正和自己的心意。



        柳逸玄对完颜丘楚说道:“丘楚将军,既然我们都不愿僵持下去,我倒有个主意,老千岁不防听一听,看看是否合你们的心意。”



        “有什么主意,你且说来。”



        柳逸玄道:“那就是,我军先做出让步,放了完颜郡主回到你们阵营,你们得了郡主之后便将那一万两银子送过来,等我们清点了银两确认完数目之后,就把剩下的俘虏们全部送还,你们同时也把我们的叛徒郭药师送给我们,这样,我们双方就都不用担心有一方会耍赖变卦了,这主意不知老郡王以为如何啊?”



        完颜吉列听了柳逸玄提出的这个交接程序,也觉得合情合理,毕竟宋金双方都不十分信任对方,如此分次交接的方式也可以相互制约一下,也是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丘楚见老郡王点头,便对柳逸玄说道:“我家王爷同意将军的提议,那就请小将军将我家郡主放回来吧!”



        柳逸玄见金人同意了自己办法,便对军士们使了个眼色,负责押解完颜雪儿的两个小卒连忙把完颜雪儿押到柳逸玄面前,柳逸玄把蒙在完颜雪儿脸上的布带解开,这完颜雪儿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恶狠狠的瞪着柳逸玄,一脸皆是仇恨。



        柳逸玄伸手想帮她捋一捋两鬓的头发,却见她将身子有意往后躲闪,柳逸玄知道完颜雪儿恨自己,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化解完颜雪儿心中的仇恨,谁让宋金两国现在是死对头呢?不过,此时柳逸玄却对完颜雪儿充满了不舍,若不是那日完颜雪儿将自己抓紧濮阳城,他也不会那么的轻易地便火烧粮草立下奇功,若不是在两军阵前将完颜雪儿生擒,也不会逼得完颜洪四处求救,给了宋军假装援兵夜取磁州的良机。



        “郡主妹子,刚才我与你父亲的谈话你也都听到了,我这就放你回去,你可以与你父亲团聚了。”又暗自伤心长叹一声,说道:“唉,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要分别了,也不知今日一别,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想想真是让人伤感呐!”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你少来这套!”完颜雪儿将头一扭,显然不领他的情。



        “怎么,你还是那么恨我吗?这些日子我好吃好喝的待你们兄妹,哪里委屈了你们?”



        完颜雪儿说道:“不错,这段时间,你对我兄妹二人以礼相待,你的这份恩情我自然不会忘记,今日我父亲用金银将我二人赎回,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只当对你多日关照的谢礼,从此我与你恩断义绝再无瓜葛!”又瞪着柳逸玄说道:“柳大郎,你我各为其主,势不两立,也做不了什么好朋友,若他日再在战场相遇,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柳逸玄听了这话,也越发觉得这完颜雪儿太绝情了,自己对她百般周到,却换不回她的一丝好感,心中也是苦恼起来,他本想靠自己的仁慈之心缓和一下与完颜雪儿的关系,无奈宋金两国积怨太深,两国臣民也是水火难容,一时无奈,只得摇头叹息。



        “好吧,但愿我们还有缘相见。”又对左右道:“来人,送完颜郡主出阵!”



        一对士兵押解着完颜雪儿走出宋军阵营,此时两军阵营相距不过百步,完颜吉列也在马上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宋人押解了过来,便对丘楚示意,让兵士把准备好的四口大箱子用木车拉到阵前。宋国兵士按照柳逸玄的吩咐,到了金军阵前,放了完颜雪儿回去,把金人拿出的几口箱子拉了回来,顺利完成这第一笔交易。



        完颜雪儿回到金军阵前,一把扑到完颜吉列怀中,父女相见,各自伤怀一番,不表。



        柳逸玄见军士拉回两辆木车,车上还有四口大木箱子,急忙让身后的钱粮官员前来验货,几名小吏打开箱子,果然见大大小小的银锭子摆满了四口箱子,柳逸玄捡起几枚元宝来看,上面竟刻印这北宋州府的官印,有崇宁年间的,有大观年间的,也有宣和年间的,显然这些都是大宋王朝年年进贡的库银,可怜的大宋,竟用自己的金银养肥了北方的这一群饿狼,把他们养的膘肥体健之日,就是自己国破家亡之时。



        “唉!,我们费尽心机换来的,竟是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真是可悲啊!”



        旁边的袁教头见柳逸玄连连感慨,急忙来劝道:“好了贤弟,不要再长叹了,还是命人清点这些银两要紧!”



        柳逸玄自然不敢耽搁太久,便让钱粮官仔细清点银两的数目,众官员得了指示,纷纷就位,有清点的,有记账的,有核算的,不一会儿便把这四箱银子清点清楚。钱粮官报道:“柳大人,这金人送来的银两,不多不少,整整一万两。”



        “好,也算那老郡王守信用。”柳逸玄上马走到阵前,对完颜吉列说道:“老郡王,你们送来的银子我已清点完毕,数目确实不多不少,下面就请老郡王把郭药师给押送过来,我也好把剩下的俘虏送还给你们!”



        完颜吉列有了头一回的那般交易,也吩咐丘楚按照宋军刚才那样,派一队士兵把郭药师押解到宋军阵前,回来的时候把剩下的俘虏一并给带来,这样两军就可以顺利完成交易了。



        完颜丘楚挑选了五十名精兵,押解着郭药师步行前往宋军阵前,柳逸玄见郭药师被五花大绑由金兵押送回来,不由心中大喜,若把这郭药师交给钦宗,怎么着也能得到一万两的赏钱,再者,郭药师背叛大宋,天下人自当得而诛之,今日把他换回,就是要让他为自己犯下的罪过负责。



        押送郭药师的金兵小校上前禀报道:“几位将军,你们要的郭药师下官已送到,就请把我家小郡王和王府的下人们交给下官吧!”



        柳逸玄让人把郭药师接了过来,便对阵前看押俘虏的一队官兵说道:“既然金国人已经把银子和人都送来了,我们也该把这些俘虏送还给金人,听我命令,留下这些俘虏,全军收兵回城!”



        柳逸玄一声令下,身后的宋军留下那些蒙面的俘虏,呼拉拉全部撤回城里,撤退速度之快让前来领人的金兵士卒也看得目瞪口呆。金兵见宋军一溜烟全跑光了,连忙把过来把俘虏身上的蒙面布摘掉,把他们的绳子解开。



        完颜吉列见宋军撤退的速度惊人,也急忙带人过来查看,刚走到跟前,就听到士兵匆忙来报:“老王爷,不好了,宋军交还给我们的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小王爷啊!”



        “什么?不好,我们被这伙宋军给骗了!宗泽匹夫,你竟敢戏耍老夫,本王岂能饶你!”说罢挥兵杀到磁州城下,要来讨个说法。后事如何,且待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