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两军和谈(下)

第六十一章 两军和谈(下)

        完颜丘楚自然知道那郭药师是谁,也知道柳逸玄说这番话的意图,这郭药师背叛了宋国,又在上次南下时立下功劳,已被金主完颜晟授了高官厚禄,这回要是把他绑了交给这伙宋军,这郭药师必定难逃一死了。



        前番磁州被围之时,郭药师驻兵邯郸,本来是可以发兵救援的,但他不愿给自己招惹上祸端,并且又没有得到磁州求救的书信,也就装作不知道此事,因此那磁州守备韩吉才兵败被杀,完颜洪兄妹也被宋军俘虏。



        完颜郡王见郭药师见死不救,料定他并未真心降金,对宋朝军队还是心存情感,不愿与旧主刀兵相见,这才参了他一本,让金主罢了他的兵马统帅之位,只给他一个五品的参将。



        此时的完颜丘楚只是个负责谈判的使者,他对送还郭药师一事做不了主,只是犹豫地说道:“要让我们送还郭将军,这…恐怕是不好办吧。”



        “不好办?比筹集两万两白银还不好办吗?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回去告诉那老郡王,让他准备攻城吧,你们攻城之时,就是他这一对儿女断头之日!”



        “哎,别别别!小将军不要生气,容我回去跟我们家王爷再商量一下,下官只是个传话的使者,这种事情我也是做不了主的!”



        “嗯,这倒也是,并非是我要为难与你,只是那郭药师是个卖主求荣的小人,留在你们那也是个祸害,你们用一个投降的叛徒换回一位小郡王和一位郡主,这买卖划得来啊!回去告诉你家老王爷,让他仔细考虑考虑,是儿女要紧,还是一个叛将重要,听明白了吗?”



        这完颜丘楚点头道:“明白了,明白了,下官回去一定会向我家老王爷说明,只是,我家老王爷来时曾对我有过交代,让我要看一下我那两位小主人一眼,若他们都平安无事,我也好回去告诉我家王爷,让他安心地考虑你们开的条件,所以,就请…就请将军们行个方便,让我见一见我家的两位小主人。”



        柳逸玄一听他要见完颜洪和完颜雪儿,便已知道他的心思,想来也是如此,在他们拿银子赎人之前,怎么也得确定一下人质是否还活着,于是便说道:“好说好说,既然要让你们拿钱,怎么也得让你先看看货,实话跟你讲,你的那两位小主人好着呢,我每日好酒好肉的招待他们,你就放心吧。”便又对宗泽说道:“老将军,使者说他要先去看一眼人质。”



        宗泽点头道:“那你就带他们去后院看看,切记不要让他们唠的时间太长,以免节外生枝!”



        “是,您就放心吧!”柳逸玄答应了一声,便带了这完颜丘楚往后院走来,绕过一段回廊,就看到一座小院,院落精致错落,四周建有高墙,门口有十几个士兵正严加看守。



        柳逸玄对丘楚说道:“那就是你家小主人住的地方,怎么样,我们把两个俘虏安排到这种地方居住,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所以说,别嫌两万两银子太贵,这半个多月,光这兄妹俩人的生活费就花了我上千两银子呢,你们老郡王还不得给我报销点儿!”



        丘楚听了这话,笑而不答,只埋头走路。到了院门口,几个站岗的士兵看到柳逸玄前来,连忙过来打招呼。柳逸玄说道:“这位是金国郡王派来的使者,要来见见那两名俘虏,你们几个在门外好好盯着!”说着就带了丘楚进到院中。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小院,就看到几名小丫鬟在院子的亭子里说话,他们听到有人进来,便起身过来张望,由于这丘楚本是郡王府的家将,许多王府的下人认得他,一个小丫头认出是自己府里的人来了,急忙呼喊道:“是丘楚将军来了,他来救我们了!”下人们听了呼喊,急忙过来瞧看,看到确实是个金国将领的装扮,连忙围拢了过来。



        “丘楚将军,您是来救我们的吗?”一个小丫头问道。



        丘楚一见还有这么多王府的下人活着,一时也欣喜不已,因为那日濮阳城破之时,自己只顾着护卫完颜兄妹二人逃跑,没有来得及管这些下人的安危,事后心里也是十分愧疚,本以为他们会被杀害或者被宋人抓走去做奴隶,却不想今日还能在此地重逢,也算是一桩幸事。



        丘楚对着他们笑道:“是的是的,我就是奉了老爷指派,过来救你们回去的。”又问道:“咱们家小王爷和郡主呢,他们都还好吗?”



        丘楚正要询问之际,却看到完颜洪和完颜雪儿早已走出厅堂之外,正立在门口久久发呆。兄妹二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的老家将会跑到宋军营中来看自己,一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的父亲派他来救自己,还是她也被宋军给俘虏了?



        完颜丘楚看到两位小主人都安然无恙,急忙跑过去深施一礼,泪眼模糊地说道:“两位小主人受苦了,末将奉了老王爷之命,前来营救二位小主人回家!”



        这兄妹二人听到“回家”二字,一时也忍不住流下泪来,在宋营的这十几天,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回去,只是自己兵败被俘,丢了城池,早已没有脸去见自己的父亲,特别是完颜洪,他身为老郡王的长子,又是将来爵位的继承人,自己却做了敌人的俘虏,这让他以后如何面对父亲的部将和三军将士,每每想到此处,他不禁潸然泪下,今日见了故人,更是伤心不已,于是乎,主仆几人抱头痛哭,听得旁边的柳逸玄眼眶也都湿了,因为他也老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无论是北宋的家,还是北京的家。



        “好了好了,别哭啦,哭什么哭啊,郡主妹子,你也别太伤心了,你老爹就在城外,只要他拿了银子,我们就放你回去!”柳逸玄连忙要劝阻他们的哭声。



        这完颜雪儿听到父亲来到了城外,揉了揉鼻子止住哭声,问道:“丘楚将军,我父王果真来到了城外?”



        “是的,老王爷带了五万大军,正在北门外驻扎着。”



        “那还等什么呀,赶紧攻城啊,这城里的宋军没有多少,只要我们攻城,肯定能将他们打败!”完颜雪儿怒道。



        这完颜丘楚听完这话,回头悄悄地看了旁边的柳逸玄一眼,便开始用女真语跟完颜洪和完颜雪儿交谈了起来,柳逸玄只见他们唧唧歪歪的在说话,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忽然想起了宗泽的嘱咐,怕他们又再商量什么计策,便对完颜丘楚说道:“丘楚将军,人你也看了,就不要再啰嗦了,赶紧回去给你们家老王爷回话吧,若是他能答应我们的条件,就将这兄妹二人奉还,让你们一家主仆团聚,现在就不要再啰嗦了!”



        这完颜丘楚哪里肯听,还在那里跟这兄妹二人说些什么,柳逸玄一见事情不妙,急忙对门口叫了一声“来人!”,只见十几个士兵应声冲了进来,问道:“柳公子,有何吩咐?”



        柳逸玄指着正在跟完颜兄妹交代事情的完颜丘楚说道:“快把这个人给我拉出去,不要让他们再说话了!”



        几个士兵冲了上来,拉着完颜丘楚的身子就往外拖拽,一边还堵住他的嘴。这完颜丘楚也不知是在交代些些什么,唧唧歪歪地对那兄妹二人不停的说道。



        “******,还跟我来这套,赶快把他拉走!”一行人拖拽着把完颜丘楚拉出院门之外,几个士兵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开口说话。柳逸玄对放哨的士兵说道:“也不知这家伙跟俘虏们说了些什么,你们一定要好生看管他们,夜里也要加派人手,一有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士兵们听了吩咐,纷纷点头称是,柳逸玄带了完颜丘楚往前院赶来。到了前院,柳逸玄让人松开他的嘴,骂道:“好你个狡猾的贼人,欺负我听不懂你们的女真话是吧,本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你还给我耍花招,来人呐,把他拉到院中,打上二十大板!”



        这丘楚一见要挨打,连忙说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为什么要打我?”



        “不斩来使!我也没杀你啊,你竟敢在我眼皮底下给我耍花招,我不打你天理何在,来人呐,拿板子来!”



        柳逸玄正要打人,却见宗泽和众位将领听见动静走了过来,袁教头跑来问道:“柳公子,你这是作何?”



        柳逸玄道:“我好心带这家伙去见人质,谁知他竟然背着我用女真话跟人质交谈了起来,不知他们唧唧歪歪地说了些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我不打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众人闻言,纷纷大笑,袁教头道:“这女真人见女真人,必然会说些家乡话,只要不让他们待的太久,也出不了多大差池。”



        完颜丘楚见了宗泽过来,连忙求饶道:“老将军,我与我家小主人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好言安慰了他们几句,让他们不要心急,只等老王爷来救他们,其他的也没说什么,这小将军就要打我,若打坏了我,我还怎么向我家老郡王回话啊,还请老将军以两家和谈大事为重,饶了下官吧!”



        宗泽见他求饶,也不愿对他动刑,两军和谈之际,不宜再生事端,便对柳逸玄笑道:“柳贤侄,两军谈判之间,不宜伤了和气,就饶他去吧,你快送他出城与他主子回话,金人罢兵之事才最要紧!”



        柳逸玄听了这话,一时无奈,只好饶了完颜丘楚一顿板子,送他出城。毕竟完颜吉列能否答应条件罢兵回去,且待后文。



        (感谢sidney    liu先生的月票和长期以来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