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战磁州(九)

第四十八章 战磁州(九)

        “给她解开?柳公子,您没搞错吧,她可是我们抓来的俘虏啊!”两旁的军士见柳逸玄要给完颜雪儿松绑,连忙不解的问道。



        柳逸玄看了完颜雪儿一眼,她那冷艳的面庞上挂着一道长长的泪痕,两片性感的嘴唇微微上扬,即使此刻她眼中含泪,也丝毫没有向自己的敌人低头认输的任何迹象。



        “你没听见本公子的话吗,让你解开你就解开,哪来这么多废话!”柳逸玄还是决定把完颜雪儿解开,因为他不想看到任何一个美女在自己面前流泪,尽管她不是为自己流泪。



        “可是…这郡主武艺高强,连袁教头也只是赢了她半筹,若把她解开,万一她跑了怎么办啊?”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她要真跑了,责任自由本公子来负,你没看见这郡主都伤心流泪了吗,解开绳子也好让她擦擦眼泪,快点吧!”



        旁边的军士一时无奈,只好把完颜雪儿手上的绳子解开。此时的完颜雪儿也不知道柳逸玄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下令要把自己的手给解开,难道只是让自己方便用餐不成?她暂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手被绑了半日,早已又酸又痛,现在被解开,也好活动活动。



        “小秀才,你就真的不怕我跑了?”完颜雪儿问道。



        柳逸玄笑道:“怕,我当然怕了,不过我也知道,你若真想活着见到你的父母兄弟的话,肯定不会犯傻逃跑的,现在磁州城被我们围得严严实实,你就是跑了,也进不了城去,再者说,我大宋禁军难道都是吃素的,就凭你这孤身一人,也能从我们军营里逃出去?所以说,郡主大人还是不要再费苦心了,好好在我这营帐里待着吧!”



        此时的完颜雪儿并没有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她知道她的哥哥一定会想办法去向她的父亲求救,也许过不了多久,她的父王就会带领大军前来救援,到那时说不定还有生还的希望。至于眼下,她只需要保存体力,时刻注意宋军的动静,虽然宋军对自己的看管严密,但是如果宋军的看守士兵出现了什么疏忽,自己说不定就能趁机逃走,总之,希望还是有的,虽然看起来渺茫。



        “来,吉儿,给你们郡主满上,我要与你们郡主干一杯!”柳逸玄对旁边的小丫鬟说道。小丫鬟听了吩咐,乖乖给完颜雪儿斟了一杯酒。柳逸玄举杯笑道:“郡主妹子,你我能在战场上相识,那也算前世修来的缘分,若不是两国交战,说不定还能成为好朋友的,来,为了这难得的缘分,干一杯吧!”



        完颜雪儿冷冷地瞟了柳逸玄一眼,没有搭理他。柳逸玄见她不理自己,也不跟她计较,说道:“既然郡主不给面子,我就自罚一杯吧。”说罢便饮了杯中之酒。



        完颜雪儿见他对自己这般客气,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名俘虏,心里对他的仇恨也减消了不少,再者说,柳逸玄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自己能在战场上与他认识,的确也是一桩意外,也许自己命里就注定要与这个宋国的小书生有这么一段恩怨情仇。完颜雪儿想到这里,也把那杯酒举起,默默地一饮而尽。



        柳逸玄没再多说什么,只让吉儿给完颜雪儿夹菜,让她吃好喝好。完颜雪儿自然也不客气,既然自己的生死不明,索性就不再多想,多活一日算一日,填饱肚子要紧。



        二人吃喝完毕,柳逸玄起身对完颜雪儿说道:“郡主妹子,今夜我要外出巡逻,就不陪你睡了!”又指着旁边的床铺说道:“我这床板虽然比较硬,但你也别嫌弃,凑合着休息吧!等明日我巡逻回来,咱再好好叙叙旧。”



        柳逸玄又回身对军士们说道:“今夜本官要出去巡逻,这郡主就交给你们看管,你们要好生看待她们,不要让她们给溜了知道吗!”



        军士道:“柳公子,你看这郡主也吃过饭了,咱们就再把她绑起来吧,小的们怕她夜里动起手脚,一时再打不过她。”



        “是吗,你们几个大男人,还打不过一个女人吗,真没用!”柳逸玄故意将手下的军士骂了几句,又暗地对他们使了眼色,让他们见机行事。



        几个军士明白柳逸玄的意思,便拿了绳子走到完颜雪儿身边。“郡主大人,实在要委屈你一下了,虽然我们柳大人对你百般恭敬,但小的们奉命当差,也得多加防备才是,就先委屈你了!”两个军士说着就拿出绳子把完颜雪儿的手脚又绑了起来。



        “姓柳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又要绑我?”完颜雪儿问道。



        “呵呵,郡主不要生气,我这些弟兄们对你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今夜要出去当差,不能亲自看管你了,你就先委屈一下吧。”



        柳逸玄跟完颜雪儿解释一番,然后又转身对值守的士兵说道:“你们几个要好生看管这几名俘虏,不要让她们给偷偷跑了,当然,本官也把话给你们撂在这儿,如果一旦发现她们企图逃跑,不论原由,一律格杀勿论!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值守的士兵齐声答应。



        柳逸玄之所以下了死命令,就是要让看守的士兵心里清楚,虽然自己与这郡主有说有笑,但她毕竟是敌国的将领,自己绝对不会因为她是个女人就会对她有所姑息,同时这也是在警告完颜雪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若想耍手段逃走,我绝对不会客气。



        柳逸玄离开营帐便到了宋军大寨门口,却见袁教头、宋提辖领着一队人马在寨门口集合完毕。



        “哥哥们,小弟让你们久等了!”柳逸玄见众人都在等候自己,连忙抱歉。



        宋提辖笑道:“柳公子,你还知道今夜要来巡逻啊?我以为你跟那金国小娘们洞房花烛去了呢!”说得众人哈哈大笑。



        柳逸玄笑道:“宋提辖又笑话小弟了,那小娘们现在还是我们俘虏,就算要洞房花烛,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宋提辖又悄悄问道:“怎么样,你把那小娘们搞定了没有?我可听说她在你那是又哭又闹的!”



        “搞定了,早就搞定了!一个女人还能难得住我,咱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风流才子啊,这不,刚才还求我与她同床共枕呢,我说有军务在身,赶明儿得空,本公子再来睡你吧!哈哈!”柳逸玄牛皮吹得挺像。



        “你就跟我们吹吧!就那小娘们,一看就不是块好搞的料,论身份,人家是一国郡主,脾气肯定大得很!论武艺,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只怕是你连她的身子都碰不到吧,哈哈!还跟我们吹!”宋提辖哈哈笑道。



        柳逸玄知道这群老兵油子爱跟自己开玩笑,动不动就嘲笑打趣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大家一阵欢笑之后,柳逸玄向袁孟奇问道:“袁教头,今夜我们去哪里巡视?”



        袁教头道:“我们‘勇’字营负责磁州东门外的三条道路,其中有两条大路,一条小路。”



        “哦,那条小路又在什么方向?”柳逸玄问道。



        “小路在东北方向,据探路的兵士来报,这磁州东北有一座‘乌龙岭’,地势虽然不高,但岭上有一片茂密的柿子林,有一条小路横穿林子而过,是通往大名府方向的。”



        “那这条小路是否也可以通往邯郸?”



        “是的,翻过了山岭便是官道,也有通往邯郸的路,只是要比两条大路稍远一些。”袁教头解释道。



        “原来如此,小弟愿带人去这条小路巡视,两位哥哥就去大路蹲守吧!”柳逸玄请命道。



        袁教头一听他要去把守小路,连忙问道:“哦?贤弟觉得那金兵的使者会走小路出去送信?”



        柳逸玄笑道:“这个小弟也不敢确定,只是觉得既然小路隐蔽,又少被外人所知,我要是韩吉,我就选择小路!当然,韩吉也不一定只派一路使者前去求救,别的路也有可能。”



        “嗯,有道理,好吧,那就依贤弟之言,你我兄弟分兵三路,去各个路口把守,明日天亮时分在此回合,若谁立了头功,就请大家喝酒!”袁教头说道。



        大伙了听了袁教头的话,纷纷叫好,即便夜里巡逻就是苦差事,大家也得自己找些乐子,不然这漫漫长夜真的是难捱了。柳逸玄清点了下自己人马,只带了小六手下的五十名军士,与袁孟奇和宋提辖一一道别,趁着这朦胧夜色向‘乌龙岭’走去,毕竟能否有所收获,且待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