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战磁州(八)

第四十七章 战磁州(八)

        柳逸玄走进了营房,两个小丫鬟连忙起身相迎,这完颜雪儿一见柳逸玄进来,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爱答不理地把脸转到别处。



        柳逸玄笑道:“怎么,郡主大人,还生我气呢?不过你也别怪我,我呢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你是这般倔强呢?你若是真心归降了我,我肯定会把你解开,说不定还会让你给我做个压寨夫人呢,哈哈!”



        “哼,你想得倒美!我就是死,也不会向你们宋人投降!”完颜雪儿怒气冲冲地说道。



        “好好好,不投降就不投降,随便你!不过你也别死啊活啊的,你若真是死了,那还怎么从我手里逃走?你不是一直想找我报仇吗,你若饿死了,那还怎么找我报仇啊?所以说,你还是先吃点东西,攒足了力气,再想逃走的事情吧!”



        柳逸玄若无其事地说着,手里还不停地将碗筷摆好,这让完颜雪儿倒有些吃惊。完颜雪儿思道:“她怎么知道我要逃走的?难道是偷听了我们的谈话,这也不对啊,我和丫鬟们都是用女真话在交谈,他又怎么听得懂?”



        “卑鄙小人,你竟敢偷听我们的谈话!”完颜雪儿骂道。



        柳逸玄把嘴一歪,冷笑道:“呵呵,谁稀罕偷听你们的谈话,再说了,就你们说的那鸟语,我也得听得懂啊!”



        “那你怎么知道姑奶奶正打算逃走的?”



        “这还用问吗,就你那小性格,肯定不会乖乖地被我们关押的,你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费尽心机地要从我们这里逃走,然后去找你那父王和哥哥,再带着兵马来找我报仇雪恨,是不是啊?就你这点小心眼,还能瞒得过我?来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快过来吃饭吧。”柳逸玄边说边从食盒里拿出一个酒壶,还摆了两个酒杯在桌上。



        完颜雪儿听了柳逸玄的话,一时心里惊奇不已,自己的心思怎么会被他看穿了呢?她又看到柳逸玄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早就胸有成竹,难道他真有读心之术?



        “来吧郡主,军营里条件不好,一时要是招待不周,还请郡主将就着吃一顿。”柳逸玄笑眯眯地邀请道。



        完颜雪儿见他笑得诡异,也不知他到底是何用意。“我现在是宋军的一个囚犯,他却好酒好菜的招待我,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哦,我明白了,这姓柳的知道我要设计逃走,故意安排了酒菜,那酒里一定是下了蒙汗药了。”



        完颜雪儿狐疑一阵,厉声说道:“不吃,谁知道你在那酒菜里有没有下毒!”



        柳逸玄听了这话,笑道:“切!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付你,我还用得着下毒?我们这大营里,驻扎着上万的人马,除非你长了翅膀,否则根本就别指望逃走。行了,别瞎想了,我怎么也算是光明磊落的君子,怎么会加害于你呢?”



        完颜雪儿见他自卖自夸,也是对他一脸的不屑,气愤地说道:“呸,你也算是君子?你若真是个君子,就不会用那么卑鄙的方法烧了我们的粮草!你们若是真的有本事,就应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比试一番,背后里动手脚算什么英雄!”



        柳逸玄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讲,有道是‘兵者,诡道也’,两国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达到目的,双方自然都会不择手段。就比如你们那金国皇帝完颜晟,他怎么不派人硬碰硬地攻城夺寨,而是背地里去诱降我们宋国的将领?我看你们这手段也不是多么光彩嘛!”



        完颜雪儿听了这话,也没再跟他说什么,只怪自己看守失职,中了宋军的奸计,虽然嘴上不服,但心里也早已将事实接受。



        柳逸玄又对完颜雪儿的那个小丫鬟说道:“吉儿,把你们郡主拉过来,本公子要与她共进晚餐。”



        吉儿听了这话,也去劝说完颜雪儿。“郡主,我看柳公子也并非要加害我们,您就过去吃点东西吧!”



        完颜雪儿瞟了小丫头一眼,说道:“吉儿,你怎么老是替他说话,是不是被这小白脸给收买了?”



        吉儿急忙解释道:“奴婢不敢,吉儿这么做完全是为郡主考虑啊,我们现在成了宋人的俘虏,即便是想要活命出去,也得先填饱肚子啊,郡主还是想开些,让奴婢伺候您吃点东西吧。”



        完颜雪儿听了这话,长叹了一声,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如果自己真想活着逃出去的话,确实应该补充些体力。



        柳逸玄见完颜雪儿被小丫鬟们扶着走了过来,便说道:“这就对了嘛,还是吉儿明白事理,我要是真想害你们,还至于费这么大的劲吗,来来来,快坐下。”



        完颜雪儿也不知这柳逸玄到底安得什么心,对自己居然这般客气,还用好酒好菜的招待着,心里也是一阵疑惑,不过柳逸玄说的也没错,他要真想害自己,也不必这么大费周折。



        柳逸玄让完颜雪儿坐在了自己的对面,仔细又观察了一下她那张高傲而冷峻的面容,尖尖的下巴,高高的鼻梁,两弯娥眉又细又长,一双杏眼暗露寒光,粉白的脸蛋,娇嫩的肌肤,还有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果然是个冷面美人。



        柳逸玄笑道:“郡主大人,咱们可是缘分不浅啊,那****被你抓到濮阳府衙,还在你们家饭堂里与你共进早餐,今日我略备薄酒,权当对你的回谢了,只是我们这军营里伙食条件比不上你们王府,没有什么烤羊肉招待,您就将就着吃点吧。”



        完颜雪儿听了这话,心里也是五味陈杂,想当初自己堂堂郡王的女儿,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绸缎绫罗,现如今竟被敌人擒住,做了个阶下之囚。做了阶下囚倒也没什么,可最令完颜雪儿不能容忍的是,自己当日百般虐待辱骂屈打的宋国小书生,转眼间竟然成了敌军的将领,他还在这里摆下酒席一个劲儿地在说风凉话,这让完颜雪儿那颗顽强的内心,难免感到些委屈与酸楚。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她的父母亲人,也不知道自己命运又该走向何处。



        有时候命运总是这么的无情,再顽强的人也无法抵抗现实的残忍,更何况完颜雪儿还是个女人。性格如此刚强的完颜雪儿终于忍不住内心的酸楚,一滴晶莹的眼泪从她眼角悄然滑落,顺着她那粉白而光滑的脸颊流到下巴。然而完颜雪儿却不想让柳逸玄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她慌忙转过脸去,只把一个侧面留给了他。



        “来人,把她的绳子解开。”柳逸玄忽然对身边的士兵下了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