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智取濮阳(六)

第三十四章 智取濮阳(六)

        小小的客栈终于安静下来了,大街上巡逻的士兵也越来越少。柳逸玄只听见谯楼上鼓打两声,便知道二更时分已到。



        “小六子,快换上衣服,咱们该行动了!”柳逸玄连忙叫醒小六,让他换上夜行服,又拿毛笔在自己和他的脸上画上几道。



        “公子,咱们干嘛把脸画成这样啊,看着像鬼一样!”小六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我们这是在伪装自己。脸上涂抹成这样,即便在街上遇到人,他们也认不清我们的面孔。”柳逸玄解释道。



        二人将早已准备好的二十个引火的酒坛子统一用绳子串好,然后系在腰间,又拿了火石灯烛,见一切准备就绪,便悄悄从客栈的后门溜了出去,连这客栈的掌柜都没有察觉。



        客栈的后门通往一条黑暗的小巷,巷子里居住的大多是些穷苦百姓,这会子百姓们早已入睡,巷子里漆黑一片。由于今夜是农历的七月二十九,天上并没有月色,但晴朗的夜空依然还有几颗明亮的星星,在为柳逸玄指引着方向。



        柳逸玄悄悄走出这条小巷,探头往东边的大街瞧了瞧,见街上并无一人,便快步穿过街道,继续沿着城中百姓家的院墙摸索前进。柳逸玄不敢走大路,因为他怕遇上金兵,此时不比寻常,他必须时刻小心。



        在黑暗中约摸行了半个时辰,柳逸玄终于到达了城东的那座高墙大院的附近。这座院子离着城墙不远,城上巡逻的士兵回头就能看到这院子里的情况,不过,此时城墙上的士兵,都在密切注视着城外宋军的动向,并没有多少人去留心城内的动静。



        柳逸玄和小六从一条民巷里窜了出来,眼前正是那座大院的高墙,听客栈周掌柜讲,这间院子原本是城里一庞姓大户的住宅,只因多年前这家主人得罪了朝中重臣,被朝廷革职查办,并将一切家产没收充公。



        当时的濮阳府尹接受了这座院子,随后上报朝廷,要将这宅院改造成囤积粮草的军营,再加上那几年金兵连连犯境,濮阳又是军事重地,各地粮草纷纷运往濮阳,这庞家大院便成了宋军的粮草基地。金人占领濮阳之后,继续在此处囤积粮草。



        柳逸玄抬头看看一丈多高的院墙,对小六子说道:“六子,成败就在今夜了,咱们得使出吃奶的劲,把这些酒坛子都扔进这高墙之内!”



        “放心吧,柳公子,小的早就准备好了!”小六子兴奋地答道。



        “这就好,不过,投掷这些酒坛子的时候,也不能只顾高不顾远,要离着高墙十步之外再扔,这样才能扔得远一些,记住了吗!”



        “嗯,小的都记下了!”



        “那好,你我就在此处分开,我往南,你往北,每隔二十步扔一个坛子,要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不管是否放火成功,你都要迅速撤到巷子里面,在西边的路口与我会合!”柳逸玄低声下达着命令,尽管他手底下只有一名士兵,他依然语气严肃。



        “是,小的遵命!”



        “好,开始行动!”



        随着柳逸玄的一声令下,他与小六分头跑开,自己解开酒坛,用火烛点燃酒坛口处的棉布,这些棉布都是用灯油浸过的,并且紧紧的塞住酒坛的瓶口,即便是在高空中高速飞行,棉布上的火焰也不会被风给吹灭。这些酒坛子里装的都是上等的山西汾酒,酒精浓度要比普通的酒水要高,柳逸玄还在酒中掺入了灯油,让这些酒水遇火即可燃烧。



        柳逸玄点燃一个酒坛,用右手抓住系在酒坛把手上的麻绳一端,顺势在空中甩出一个圆圈,就像链球运动员一样,借着酒坛在空中做圆周运动的那股离心力,调整好投射的角度,迅速松开右手,“嗖”的一声,那酒坛就像一颗流星,飞速地划过夜空,落在了墙内的草垛之上。



        其实柳逸玄根本不知道    酒坛扔到墙内能落到何处,但只要没听到破碎之声,便知道酒坛落到了柔软之处,或是草垛之上,或是苫盖粮囤的草席之上,总之,只要能烧起来,落到哪儿都行。



        柳逸玄继续重复自己的操作,迅速的把手里的酒坛扔了出去,等扔到第四个坛子的时候,就听到高墙之内有人呼喊。



        “不好了,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这让柳逸玄更加兴奋,他知道自己的酒坛子确实引燃了墙里的东西,他继续用力,把第四个坛子也扔了进去,只听得“咔擦”一声,那酒坛子竟在墙里碎了。



        “不好,房顶上有人!我听到房顶上有声响,快去房顶上看看!”柳逸玄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才知道刚才那坛子落在了房顶之上。



        “大人,快看,这房顶着火了,赶快来救火吧!”另一个人发现了火光,急忙喊着救火。



        柳逸玄继续着自己的放火行动,他也顾不着自己能把酒坛子扔到什么地方,只要金人的粮草库里能燃起十几堆大火,就够这些金兵们忙活的了。



        柳逸玄顺利把手里的坛子扔了干净,回身再来瞧看一开始放火的地方,早已红光一片,那火势逐渐蔓延了起来。由于看守粮库的金兵听到救火的呼喊,都忙着往一处扑救,却不想,着火的地方越来越多,一时也都慌了神,不知先救哪处为好,到最后,哪处都没有救下,只能看着火势越烧越猛!



        “大人,小人刚才看见有火球从墙外飞来,想必是有人在墙外放火!”不知是谁报告了这一情况,另一位道:“快去派人到墙外查看,抓到放火的贼人,本官重重有赏!”



        柳逸玄听到这话,急忙退回黑暗的巷子里,悄悄地撤到与小六约好的回合之处。



        金人见粮草重地遭人放火焚烧,急忙要扑救大火,奈何着火点众多,水缸里的水早已不够用,便差人去叫醒附近的居民,让他们打水救火,谁知此时的居民多数正在熟睡,没人愿意为他们救火,即便有些百姓已被吵闹声惊醒,但想起柳逸玄前日张贴告示时说过的话,知道这是宋军在攻打城池,哪里还敢开门,纷纷闭门不出,只在家中躲避。



        金兵一时无奈,又差人请守城官兵前来救火,守城的军士见城里起火,也都十分震惊,接到求助之后,纷纷下了城墙,放下长枪,换了木桶,往井边打水救火。



        ……



        柳逸玄在城内放的这把火,让金兵一下子慌乱起来,由于烧的是粮草,火势越烧越旺,早已没有救下来的可能,草垛一个挨着一个,逐渐被火势吞灭下去。



        而在此时,早已埋伏在城外的宋军,正密切注视着城里的动静,忽见城中有光亮发出,便知柳逸玄已在城中放火,又见那火光越来越亮,竟将这城门楼子的轮廓照映出来,便连忙向主帅报告。



        “禀告老将军,城中果然起火!”呼延庆连忙向宗泽报告城内的情况。



        宗泽走出帐外,果然见城内火光冲天,城门楼上隐约可见慌乱的人影。“好,看来是柳贤侄放火成功,传我将令,三军即刻攻城!”



        “是!”众将领得了命令,各个斗志高昂,披挂齐整,准备大显身手。



        只听战鼓咚咚,号角齐鸣,宋军将士在那火光的指引之下,黑压压向濮阳城杀奔而来!



        “杀啊!让这些金狗有来无回!……”



        “冲啊,杀金狗,报国仇!……”



        宋军将士怒吼着、咆哮着、杀气腾腾地向城墙冲去,这是宗泽出征的第一仗,也是宋军渡河北上攻打的第一座城池,这一战必须取胜,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大宋的军心,也关系到钦宗皇帝在投降派面前的面子。宗泽心里明白,如果此战能旗开得胜,宋皇也就能顶住朝中大臣和百姓们施加的压力,就会派出更多的人马与金人决战,而不是畏畏缩缩地死守和退让。



        宋军的先头部队扛着云梯、木板之物,迅速地冲到了濮阳城下,宋军在护城河上架起浮桥,后续部队紧跟而上,竖起云梯向城上攀爬。



        守城的金兵听到城外喊杀声震天,知道宋军趁着夜色前来攻城,连忙向完颜兄妹报告,完颜洪见粮草被烧,宋军又连夜攻城,知道是中了宋军的圈套,急忙下令死守城池。



        金军得了命令,也不再抢救粮草,慌忙回到城楼上守城,谁知此时宋军早就攻上城来,金兵便与爬上城楼的宋军短兵相接,浴血搏斗。宋军攻城部队一波紧跟一波,逐渐将城楼控制,宋军砍断绳索放下吊桥,又将城门打开,让城外的骑兵冲杀进来。



        宗泽见城门已得,便下令全军入城,让汝南节度使马梦龙领兵清剿南门守军,让呼延庆与相州守备刘浩分别清剿北门和西门守军,自己带领“勇”字营人马前往城中,要生擒这完颜兄妹。



        宋军将领们得了军令,拍马杀入城中,宋军的这批将领,多数还是第一次与金兵厮杀,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儿,进了城来,见到满大街的金兵,挥刀便砍,一路杀将过去。



        古老的濮阳城,今夜成了宋金两军厮杀的战场,两军杀到天亮时分,城中早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驻守南、北、西门的金军将领见宋军从城内杀出,便知东门已破,知道大势已去,纷纷弃城逃窜,宋军诸将见金人逃走,也并未追击,只将城防接手,关闭城门,继续清剿城内的残敌。毕竟宋军能否活捉完颜兄妹,且待下文。



        (本章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