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智取濮阳(二)

第三十章 智取濮阳(二)

        柳逸玄见对面的宋军撤退,便料定宗泽老将军已看出那封书信里的含义,心里也暗自欣喜。



        这完颜雪儿见宋军撤离,更是一脸的吃惊,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只当是宋军软弱无能,风声鹤唳,竟被一纸恐吓信给吓退了。



        二人收拾兵马回到城内,完颜洪连忙过来对柳逸玄深施一礼,说道:“前日不识公子大才,多有冒犯,还望公子海涵!”



        柳逸玄见完颜洪忽然以礼相待,一时却感到不适应,因为他毕竟是敌国的将领,是与大宋势不两立的敌人。不过,身为一名间谍,柳逸玄却必须伪装好自己的身份,他连忙回礼笑道:“小王爷客气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看来柳公子果然是宋人中的奇才,只是那宋王昏庸,不能任用公子这样的少年英才,只要柳公子能继续为我大金国效力,等我父王回来,我定会向他禀报,为你加官封赏!”完颜洪一见这柳逸玄能用一纸书信退去敌兵,也把他当成了郦生、孔明那样的谋士了,想把他收拢过来,为自己所用。



        柳逸玄自然知道这完颜洪的用意,不过他可不会轻易就当了汉奸,只得笑道:“那就多谢将军了,能为将军效力,小生也是求之不得!”



        完颜洪想起方才在城楼上打赌之事,这回看来是自己输了,便问道:“方才我与柳公子在城楼上打赌,我曾言道,若是我输了,你可以向我提出任何的要求,只要我能做主,我便赏赐与你!柳公子,不知你想要什么赏赐?”



        柳逸玄与完颜洪打赌,完全是在用激将法,他怕完颜洪死守城池,自己无法与城外的宋军联系,所以才冒险一赌,这回自己赢了,他却没想好自己要什么赏赐。不过,他见完颜洪这人倒是说话算话,也是个正人君子,只可惜他是敌国的将领。



        柳逸玄不知开口要什么好,只把眼睛盯住完颜雪儿,这完颜雪儿见柳逸玄瞄上了自己,连忙羞红了脸,只把头轻轻低下。



        “你妹妹……”柳逸玄轻声说道,不过刚一开口,就又犹豫了起来。



        完颜洪一听柳逸玄要打他妹妹的注意,立马眉头皱了起来,他虽然觉得这个宋国书生有些才能,但还远远不够做他妹夫的资格,再说,在这些女真族的眼里,汉人是懦弱的种族,是不能够与之结姻的。



        “怎么?你想打我妹妹的注意?”完颜洪眼睛一瞪,显然不是什么好脸色。



        柳逸玄见势不妙,立马改了口,说道:“不是不是,我哪敢啊,我是说,你妹妹…一直把我们主仆二人关在府衙的书房里,这让我们很不方便,我想请求将军,能不能放了我们?”



        “噢,原来是这个事,好说好说,既然你已经做了我们的书吏,也是府衙的官员了,自然不会再关押你们!”完颜洪又转身对完颜雪儿说道:“小妹,既然这柳公子立下大功,你就不要再派人看押他们了!”



        完颜雪儿道:“那好吧,不过,他们可不能住的太远,得随叫随到才行!”



        “好,那就安排他们在府衙东面的驿馆里居住吧!”完颜洪道。



        “为什么是驿馆啊?我们想自己找地方住!”柳逸玄知道他们对自己不放心,怕他们暗中监视自己的行踪,那样的话,对他接下来的计划会多有不便。



        “那怎么能行呢?现在宋军正在围城,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充当使者,好与宋军联络,你若跑远了,或是躲起来,我们去哪再找你这样的人?”完颜雪儿说道。



        柳逸玄一时无奈,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那好吧,驿馆就驿馆吧,总比那间又黑又小的文房要强!”



        ……



        不说柳逸玄在城中如何与敌人周旋,单说宗泽下令撤军之事。



        呼延庆、袁孟奇、王子纯三人本是奉宗泽之命去城下叫阵,本打算与阵前斩杀一两员敌将,灭一灭金人的威风,谁知柳逸玄在阵前唱了这么一出,三人无功而返,郁闷而回。



        呼延灼进帐来问宗泽:“元帅,我们正在城下骂阵,为何鸣金收兵啊?”



        宗泽见三位将领回来,便取出柳逸玄的那封书信说道:“这是柳公子送来的书信,你们看了,自然就会明白。”



        三人把书信接过来看了一遍,信中写道:



        “金主鸿德高胜天,夜思皇恩久未眠。



        东市屯兵千百寨,门前粮草积若山。



        火借疾风烧汉土,起兵拔寨灭中原。



        城墙自是坚如铁,破尔只在谈笑间!”



        王子纯阅罢,这才明白柳逸玄的意图,然后会心一笑,说道:“哦,原来如此,柳大哥果然机智,竟用这种方式与我们送来情报,真是令人佩服!”



        只是这呼延庆武夫出身,并没有看出信中暗含的信息,一见王子纯说了这话,更觉得云山雾绕,急忙问道:“王公子啊,你这结义大哥在信里说了些什么,我怎么看着,都是在给金人拍马屁啊!”



        众人见呼延庆不解其意,纷纷笑他。这呼延庆一见大伙笑话自己,抓耳挠腮的说道:“你们都是上过太学的人,何故笑话俺这个粗人?这信上写了首溜须拍马的诗,哪里有什么情报啊!”



        王子纯忙上前指给他道:“呼延将军,你再仔细去看,柳公子这首诗是一首‘藏头诗’!”



        “藏头诗?”呼延庆又把那首诗的每句首字看了一下,果然是一首藏头诗,连起来读便是:“金(今)夜东门,火起城破!”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咳,你们这些读书人,竟会玩这些花样!”呼延庆笑道。



        宗泽道:“柳公子前番夜盗敌船,今日又舍命潜入敌营,果然是智勇双全,我大宋能有这样的少年才俊,也是社稷之幸!这类藏头诗虽然是我们中原文人常玩的文字游戏,但金人却未见得能够识破,柳公子巧借送信之名,劝我军莫要强行攻城,足见其良苦用心。



        诸位来看,柳公子信中所言,‘今夜东门,火起城破’,可见今夜他要在城中纵火,他是想让我们趁着城内火起之时,连夜攻打东门!”



        众人这才明白柳逸玄这封信的真正含义,都纷纷暗自佩服他的机智与才能。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这柳公子不愧是相国之后,果然敢想敢做!”连一向对柳逸玄持有偏见的汝南节度使马梦龙,也在一旁暗暗赞叹。



        正当众位将领纷纷赞叹之时,却见宗泽起身说道:“众将听令!从即刻起,各寨严守寨门,不得私自出战,待天黑之后,各位将军可率领本部人马暗自向东门集合。一更造饭,二更起兵,待见城东火起,便四面杀出,直下濮阳!”



        “得令!”



        (精彩内容,期待下文,求收藏,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