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夜盗敌船

第十七章 夜盗敌船

        “不好了,不好了!草料场也着火了!”



        一个年轻的金兵小校首先发现了身后的火光,他慌忙地呼喊着身边的伙伴,招呼着他们回草场救火。



        “坏了,我们中计了!这分明是有人用了调虎离山之计,放火烧了咱们的草料场!”为首的金兵将领立马反应过来,他见这两处的火烧得蹊跷,分明是有人蓄意安排,只是此时他再带领手下的喽啰赶回来救火,早已为时晚矣。



        “快去通知鲤鱼湾的弟兄,让他们火速前来救火!”这名金兵首领忙又吩咐着那位小校,让他火速到鲤鱼湾报信。



        就在刚才,王子纯趁着金兵不曾防备之际悄悄潜入了草料场内,他把事先准备好的硫磺、石硝等引火之物点燃,又让底下的十几个弟兄取出浸过鱼油的火把,把火把分别引着,将这四五十座草垛从南到北依次引燃,等到了草料场的尽头,又把这些火把扔进了马棚里,翻身跳出草料场的篱笆墙,等他们撤到远处回身来看的时候,草料场早已是火光点点,最开始点燃的草垛已经烧了起来。



        王子纯按照柳逸玄的吩咐,放火之后并没有在这里久留,而是带着这队宋军绕小路去了鲤鱼湾,因为那里才是他们今晚的主战场。



        此时的柳逸玄还在鲤鱼湾周边的芦苇荡里埋伏着,他一边观察金兵营房里的动静,一边又注意着草料场那边的情况,等他远远看见西北方火光四起,这才放心下来。



        鲤鱼湾里驻守着一百多名金兵,因为长时间没有打仗,他们早已疲惫松懈,每日就是喝酒耍钱,欺压当地百姓。忽然听到哨兵来报,说北边的草料场着了火,一时也都忙碌起来。



        大小的金兵纷纷从营房里跑到高处观望,一见确实火光冲天,急忙又拿了兵器往草料场赶去救火。因为此处的金兵不仅负责看守鲤鱼湾的战船,还承担着对草料场的一部分守护职责,他们见草料场失了火,也不知是有人故意纵火还是草料场的守军用火不小心自己引燃了草场,总之是水火无情,一秒也不能耽搁。



        柳逸玄在暗处观察着这些金兵的动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伙金兵只顾着去帮同伴救火,早已对自己的防区失去了看守,整个鲤鱼湾在经过刚才的一片喧闹之后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一百多名金兵跑去救火的有八九十人,只留下几个看家的小兵在湖边放哨,这些哨兵一见远处草料场着了火,哪还有心思放哨,都爬到高台上往北边观望火情,相互之间还议论纷纷,生怕上头怪罪下来,又要罚他们的饷钱,或者是把他们调到别处去做苦工,其实他们想多了,因为躲在他们身后的大宋禁军不会在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给我上!”柳逸玄回身对后面的宋军下了命令。



        约摸五、六十名宋军迅速的从芦苇荡里窜出,他们手里拿着大刀长枪以一种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入金兵营房。



        “什么人在那里…”一个哨兵听见了动静,赶忙回身警戒,却不想宋军早已冲到身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杆长枪照着自己的面门急速飞来。



        “啊!…”一声惨叫之后,这名哨兵从高高的瞭台上扑通摔在地上,其他的几名金兵见不知从哪里来了这一伙人,立马慌慌张张的去拿兵器,却不料这些宋军早已从身后夺步追上,



        “扑哧!扑哧…”也不知是钢刀捅进人体的声音还是长矛刺入人体声音,早已有所准备的宋军很快就将这几名留守的金兵一一清理了。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这些留在营房边上的金兵就提前见了阎王,并且宋军做的干净利索,没有让一个金兵跑出去报信。



        “柳大人,这些金兵都让我们解决了,一共十一个!”一个士兵前来汇报战果。



        “好,做的好!六子,你带几个弟兄到瞭台上放哨,密切监视草料场那边金兵的动向。其余的弟兄,赶紧拿着绳索,随我去到水边取船!要快,一定要快!”



        柳逸玄慌忙的招呼着大家跳到了鲤鱼湾的湖水里,只见那湖水里的大小渔船停的满满当当,有些还被固定在了岸边的堤石上。由于事先勘察过此地的地形,柳逸玄自然知道这湖水的出口在什么位置,他又让人拔掉湖口处的竹篱笆,让这鲤鱼湾的湖水和黄河想通,这样这些渔船便可顺利驶入浩瀚的黄河水域了。



        “柳大人,柳大人,我和乡亲们都来了!”



        柳逸玄回身一看,原来是牛二带着牛家村的渔民们赶了过来,这二三百的渔民各个手里拿着绳索、撑篙、船桨等驾船的用具,早就按照柳逸玄吩咐在黄河口边等候,一见西北方起来火,连忙往这鲤鱼湾赶来,此时见金人的守军没了踪影,才知道宋军的将士已经将此地占领,村民们一见宋军夺取了鲤鱼湾,立马也来了勇气,纷纷往这水边赶来。



        “来得正好,快让大家到水里撑船,记住,要用绳索将船只串联起来,小船就多带几艘,大船的话,一艘也可以!”



        “好嘞,您放心吧,我们保准给您把一千条船只弄到手!”



        “好好好,那就有劳乡亲们了!大家下水开船吧!”



        柳逸玄一声令下,村民们纷纷跳到船上,由于船只之间彼此挨着,这些渔民又常年在船上走动,于是在这些木船之间往来行走,如履平地,各人挑好了自己的船只,将准备好的麻绳从各船的锚孔里穿过来,把三五只小船串成一串,从鲤鱼湾的湖口处鱼贯而出,浩浩荡荡驶入黄河之中…



        一艘,两艘,三艘…成群结队的渔船像在网中禁锢多时的鲤鱼一般,欢快的游入浩瀚的黄河水中,久未驾船的渔民们终于重操旧业,在这宽阔的黄河水面尽情的展示着自己娴熟的撑篙掌舵的本领。



        柳逸玄也不知道最终到底有多少渔船驶入了黄河,只看见渔民们兴高采烈的驾着心爱的船只,一个个消失在江边的视野里,这时他那颗久久悬着的心才真正平静下来。



        “但愿这些船儿能顺利到达彼岸,但愿宗泽将军能顺利让大军渡河!”柳逸玄在心中默念,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为北宋王朝赢回更多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即便知道那只是苟延残喘,他也不愿意让这个多磨多难民族失去最后的尊严……



        “哥哥,我们回来了!”王子纯带着手下的弟兄从草料赶了过来。



        柳逸玄一听是王子纯的声音,连忙回头来见他,“好啊,兄弟们都回来了吧?”



        “回来了,一个也不少!”王子纯答道。



        “好,此地不宜久留,金人一旦发现我们烧了草料场又偷走了渔船,一定会四处搜查我们的,贤弟赶紧带大家上船,连夜回南岸复命!”



        “怎么?哥哥为何让我带大家上船,难道你不跟我们一块回去吗?”王子纯见柳逸玄安排众人上船,自己却在岸上不动,急忙来问他。



        柳逸玄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对王子纯说道:“贤弟,我这里有一封书信,劳烦你替我交给宗帅,我就不跟你们一块回去了!”



        “什么?那怎么能行啊?这次我们立了大功,老将军一定会奖赏我们的,你是我们的头儿,怎么能不回去呢?再说,此地是金人的地盘,我们烧了他们的草料场,还盗走了这么多的船,他们一定会派人抓捕我们的,你若留在这里,那不是羊入虎口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贤弟不用为我担心,此次我们虽得了船只,但要想顺利拿下濮阳城也绝非易事,趁着金兵还未曾防备,我要抢先一步混入濮阳城里,等到你们大军渡河之后,我便可作为内应,协助老将军拿下濮阳,这才是我留下来的用意。”



        王子纯听了这话,才明白柳逸玄的真正用意,连忙说道:“哥哥能有这番远见,小弟实在佩服,只是金人狡诈多端,我怕哥哥遇到什么危险,不如小弟和你一块留下,也好有个照应啊?”



        “呵呵,兄弟不用为我担心,我在城中只去打探军情,又不与敌人交战,不会有事的,我已经让小六子留下陪我了,你且放心带领大家顺利将船运到对岸,只要你们顺利渡河,我就一切安全了!”



        王子纯见他成竹在胸,仿佛早已下定了决心,知道劝他也没有用了,只得听了他的命令,带领着随行的军士,各驾了一条小舟,驶入浩渺的黄河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