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夜渡黄河(下)

第七章 夜渡黄河(下)

        黄河岸边,一片寂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上有皓月当空,下有烟波浩渺,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鸭嘴滩渡口显得几分忙碌,一行身着便服的士兵趁着夜色悄悄在芦苇荡里穿梭。



        皎洁的月光笼罩着这片墨绿色的芦苇,时而清风拂过,让这片芦苇丛摇摇荡荡,仿佛千军万马一般。



        “柳公子,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一声稚嫩的疑问打破了岸边的宁静,说话的正是勇字营的小六子,他今年才刚满十六岁。



        “怎么?你着急了?”柳逸玄微笑着问了问他。



        “嗯…也不是着急,只是不明白,既然我们要渡河,为什么不趁着这会子月光大亮过去,要是到了后半夜,月亮可就下山了?再说,这岸上还有这么多蚊子,我们还是到河面上去凉快去吧!”



        柳逸玄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说道:“你小子是怕蚊子咬吧,现在对岸的金兵还都没休息,估计也在河边上乘凉,我们要是贸然渡河,很容易就被他们发现了,还是再等会儿,等夜深人静了,敌人都睡下了,我们在偷偷渡河。”



        “哦,我懂了!”小六子似乎明白了柳逸玄的意图,默默的点了点头。



        柳逸玄回身又对王子纯说道:“好兄弟,真是辛苦你了,给我挑选了这么多的精悍的水手!”



        “哥哥不必客气,哥哥吩咐的事情,小弟自当尽力,只是小弟还有一事不明,不知该不该问?”



        “呵呵,你是不是想问,我要用什么方法去搞来金兵的一千条战船?”



        “是啊,我也正在纳闷呢?哥哥还在众位将军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万一完不成任务,那可是要按军法处置的,轻则要打一百军棍,重则可是要杀头的呀!”



        “不会吧,这么严重?要打一百军棍?”



        “是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知道哥哥平日里总有些奇思妙想,但这是在军营,一旦演砸了,那可是要追究责任的!”



        柳逸玄听了这话,心里一时也后怕,毕竟是第一次真正上战场,万一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一时出现了差错,岂不是要让自己的屁股跟着受罪?那个汝南来的马梦龙肯定也会笑话自己,那以后还怎么在这军营里混?



        “哥哥,容小弟问一句,你到底有多少胜算,能偷来一千条金兵渡船?”王子纯显然还是充满疑惑,也不知道柳逸玄到底是想出了什么计策。



        “这个嘛…多少胜算我也说不准,大概有五成吧。”柳逸玄皱了皱眉头,若无其事的说道。



        “什么?五成?!”王子纯大惊失色,瞪着眼睛喊出了这一句。



        “你嚷嚷什么,别让那些士兵听到了,你小点声!”柳逸玄见他这般惊奇,连忙拦着他。



        “不是,我的亲哥呀,五成把握你也敢立下军令状?你真把自己当诸葛孔明啦!”



        “怎么了?五成把握还不行吗?这可比买彩票中奖的概率大多了!”



        王子纯听了这话,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五成把握就是没把握!我们过去就是生死不明,你可不能拿这些弟兄的生命开玩笑啊!”



        柳逸玄笑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对自己的智商还是有点自信的,等我们过了河,我就有六成把握了,兄弟尽管放心,我怎么会害了你们呢?”



        王子纯听了这话,也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好吧,既然老将军已经都同意了你的请求,这会子后悔也没用了,谁让咱是兄弟呢,这一百军棍我跟着你一块挨着就是。”



        “别呀兄弟,你得支持我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相信我,有哥在,保准大胜而还!”柳逸玄拍了拍胸脯,给自己也打打气,反正是豁出去了,趁着年轻,就应该闯一闯。



        正说话间,小六子和几个士兵也围了过来,柳逸玄问道:“你们几个不在那边凉快,跑过来干嘛?”



        小六子嘿嘿笑道:“柳公子,我们几个想下河洗个澡,也熟悉熟悉水性,别一会子下了河,再忘了怎么游水,那不是坏了大事吗?”



        “好你个猴崽子,又来蒙我是吧,想洗澡就直说,还说什么熟悉水性?”柳逸玄抬头看了看夜空,那半弯明月也已向西倾斜了过去,按照他事前的打算,月亮要在落到西半空时才好出发,既然这会子这些士兵想下河凉快一会,自然也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好吧,这会子夜也深了,快让弟兄们都到河边来吧,把那十条木船也推到水里,我们这就挥师渡河!”



        柳逸玄一声令下,几个小喽啰连忙到那边的堤坝上去叫人,原来这百十来个士兵都躺在河堤上凉快,有的还眯瞪了一会。



        王子纯招呼着这些士兵,将人头有数了一遍,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人。士兵们都没穿盔甲,只有一身便衣,有的干脆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歪歪斜斜的列队完毕。



        为了保证出师大捷,柳逸玄打算来个战前动员,他走到队伍前面,站到一块石堤上,看了看这歪歪斜斜高矮不一的队伍,找一找作为军队统帅的感觉。



        “筒子们好!筒子们辛苦了!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要渡过前面这条滚滚东流的黄河,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她哺育了我们整个中原民族……”



        柳逸玄废话连篇,底下的士兵听得似懂非懂。



        “我们还去不去了?再不去天都亮了!”一个老兵不愿听他的废话,出声打断了他的演讲。



        “去,去,当然去了,这就出发!”柳逸玄把手一挥,就看到士兵们往河里冲了过去。



        “洗澡去喽!”一群士兵欢呼雀跃,跑着向河边奔去,几个性急的“扑通”跳到河里,溅了柳逸玄一身泥水。



        柳逸玄见士兵们一溜烟都跑光了,只留下王子纯和自己在岸边。王子纯说道:“哥哥,咱也走吧,船都备好了,上船吧!”



        柳逸玄问袁教头要来十条小船,每条船上也就能坐五六个人,这些士兵中又有些会撑船划桨的,也都被柳逸玄找来,每条船上都配上一个。



        柳逸玄水性不好,也不知这黄河的深浅,因此就乖乖的待在了船上,王子纯也觉得天热,便把衣服脱了仍在船上,翻身跳下了水里。



        “柳兄,下来游会儿吧,凉快凉快!”王子纯在小木船旁边游着,还不停的跟他闲聊。



        “不行不行,我这水性不好,就会狗刨两下,还是你们一块游吧!要是游得累了就到船上来休息一会,别老在水里待着!”



        一群士兵像**的鱼儿一样,看到一河清水,便恨不得来个肌肤之亲。这一百名士兵,各个都是游泳好手,到了水里仍然是像在陆地上那般灵活自然,一边游水,一边打闹嬉戏,把行军的恐惧和疲劳都抛在了这黄河水里。柳逸玄难得见到这些北宋士兵忘却心中的烦恼,不再思念远方的父母亲人,各个说说笑笑,有如回到童年一般,此时离黄河北岸还有一段距离,就让他们好好放松一下吧。



        ………………



        月色西沉,薄雾蒙蒙,东方升起繁星几点,让柳逸玄不禁打了个哈欠。



        柳逸玄站在船头,前后望了望黄河两岸,都看不到岸上的任何景物,想来是已经到了黄河中心了,几个游累了士兵也都爬上船来休息。此时已是后半夜了,柳逸玄微微感到了一些寒气,连忙对附近的几条船喊道:“大家不要分散,赶紧向我这里靠拢,我有军令吩咐!”



        士兵们听到呼喊,也都纷纷靠拢过来,上船的上船,穿衣服的穿衣服,有些还留恋河水的士兵就在河里泡着,手也抓着船体,跟着队伍前进。



        “大家听我说,马上我们就快到岸边了,现在我们一直是往北游,由于河水还在东流,所以我们会在北岸渡口东边一里左右的地方登陆,到时候大家不要吵闹,一律听我指挥,要是谁敢大声喧哗,暴露了我们的行动,就休怪我无情!



        当然,此次行动,还得靠大家的齐心协力,若顺利完成任务,老将军必定重重有赏,等得了赏钱,我一分不留,全都分给大家。只要兄弟们信得过我,我保证让大家都成为大宋的有功之人!”



        柳逸玄又动员了一番,毕竟这些士兵第一次跟自己出来打仗,有些也是老兵油子,根本就不好带,如果不晓之以理诱之以利,恐怕没人会为自己卖力。



        “放心吧柳公子,我们都听你的,早就听说你对底下的士兵都如兄弟一般,我们也愿意听从你的号令!”有几个听说过他名声的士兵纷纷表态。



        “好,承蒙各位兄弟看得起在下,事成之后,在下必当重谢!”



        柳逸玄将好话说尽,只求稳下军心,能让这一百多士兵同心协力,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实施自己心中的计划,如果这些士兵是散沙一盘,那么他必定大败而回,甚至回都回不来。



        柳逸玄带着这伙宋军悄悄又行了一里多水路,远远的就看到黄河北岸有点点灯光,不知那是沿岸渔民点的灯,还是金兵的哨所里的灯火。



        有了灯火,木船就有了前进的目标,柳逸玄一边让撑船的水手往灯火方向去划,一边又让大家保持安静,慢慢向河边靠拢。



        水里的几名士兵渐渐的感觉到了水底的河泥,立马意识到黄河北岸已经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