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谋反之罪(上)

第六十三章 谋反之罪(上)

        放下钧州之事暂且不表,且来说京城之事。



        那日太师朱范得到女婿书信,说当朝柳相国的公子出现在钧州郡王的府中,有私通勾结之嫌。朱范当即修书一封,让女婿将柳家公子控制在钧州,不要让他潜逃回京。只因此事涉及王公大臣和皇亲国戚,那柳家公子又是圣上御封的果正校尉,朱太师怕女婿一时心急,若私自给他上了刑,怕是不好向圣上交代,于是又修书一封,命王孟海将二人押在监牢,等候圣旨钦差。



        皇宫大殿之上,朱太师出班奏道:“启禀圣上,据钧州府尹来报,近日有京城大员私自与钧州郡王结交,值此外敌当前之际,恐生内乱,望圣上明察!”



        宋钦宗闻言,大惊失色,因为此时金兵对中原已是虎视眈眈,上次屈辱求和已使全国百姓怨声载道,再加上这几年山东、江南一带匪患丛生,若真有藩王行效仿当年太祖“黄袍加身”一事,那这大宋江山岂不要落入他人之手?



        “哦?竟然有这种事?那钧州郡王深得太上皇的器重,已被父皇封在钧州监管瓷器营造之事,岂能有谋反之心?”钦宗皇帝虽然担心此时有郡王谋反,但这钧州郡王又深得他父皇的信任,想来也不是奸臣贼子,因此对朱范所奏也产生怀疑。



        “圣上,纵然钧州郡王并无谋反之心,但也不能排除朝中某些大臣并无作乱之意呀?若朝中有人包藏祸心,保不准藩王会被他们说动,不可不防啊,圣上!”朱太师边说边往柳安国身上瞅了一眼,柳安国立马感到事情不妙,不知这老贼又耍什么花招。



        “哦?既然老太师说有京城大员私通藩王,不知所指何人啊?”钦宗问道。



        “圣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宰相柳安国!”朱太师高声奏道,显然底气十足。朝中大臣听了这话,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老匹夫,你休要血口喷人!这几****与圣上一边商议迁都之事,一边又要处理各地急报,每日都是早来晚归,何曾去过钧州,更别谈什么私通谋反?分明是你这老贼血口喷人!”刘安国听到朱范污蔑自己谋反,岂能受得了,早已火冒三丈,厉声回击!



        钦宗皇帝听了这话也是不信,这柳安国每日早来晚回,对自己一片忠心,怎么可能会谋反?这朱太师与柳相国向来不和,这种互相参本的事情早已习惯,只是不知这一回老太师又耍什么花样。



        “老太师,这几日柳相国每日都来宫中处理各地奏折,我那御书房的门槛都快被他踢平了,几时又到过钧州啊?说他有谋反之举,朕着实不信!”钦宗登基不久,朝中诸事全仰仗着几位老臣,今日见老太师参柳安国,也只当是俩老头儿闲来无事斗嘴,并未当真。



        “圣上,老臣所奏并非无凭无据,柳相国出不了京城,但不能保证他府里的人不出京城啊,再说结交藩王一事,也并非要当面详谈,若有书信往来也可!”朱范有备而来,自然自信满满,说的有理有据,满朝文武听了这话,觉得今天这场戏有些看头,纷纷都来了精神。



        “朱范,你休要胡言乱语蒙蔽圣上!你说我结交郡王,有何证据,难道你还伪造了我的书信不成?”柳安国见他不肯罢手,倒想看看他能使出什么手段。



        “是啊,老太师,口说无凭啊,您得拿出证据来啊!”几个看热闹的大臣也在旁边煽风点火,怕这戏看得不过瘾。



        朱范奏道:“老夫既然怀疑柳相国有谋反之心,自然有证据!他柳安国虽未到过钧州,却暗地里让他的公子去拜会了钧州郡王,这钧州知府王孟海早已识破他家公子的身份,这会子那柳公子还在钧州待着呢!”



        “哦,是这么回事啊,原来是派了他家公子去的!”几个大臣纷纷说道,就等着看柳安国的反应了。



        柳安国一听朱范之言,不觉哈哈大笑起来:“老匹夫,我看你是早已老迈昏庸了吧,怎么竟说梦话,犬子前些日子被圣上封了校尉,最近又到军中任职,几时跑去的钧州?我看你是昨夜的美梦还没有醒,竟跑到大殿上胡言乱语!”



        钦宗皇帝看到柳安国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担忧之状,也觉得是朱范一派胡言,老迈昏庸。



        朱范见柳安国不以为然,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也冷笑了一声,继续奏道:“陛下,老臣所言句句属实,那柳家公子确实就在钧州,臣不敢在陛下面前胡言!”



        “住口,老夫知道你与我平日不和,本不想跟你计较,数月前犬子跟你家公子打架,你一直怀恨在心,这会子又来污蔑我们父子,老夫本不想跟你理会,你却得寸进尺,分明是公报私仇!”



        两人骂骂咧咧你一言我一语,吵了半日,钦宗皇帝见他们又吵了起来,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早有值班太监张公公在钦宗耳边说道:“陛下,既然老太师说柳公子去了钧州,柳相国又说没去,何不宣柳公子进宫,若柳公子一到,自然让老太师和朝中大臣无话可说了!”



        钦宗一时无法,只得应允,说道:“两位爱卿不要再吵了,依朕看来,就将柳家公子召进宫来,到这大殿之上对质一下就是,柳相国,你以为如何?”



        柳安国道:“犬子官小位卑,怕是不能上殿!”



        钦宗道:“没事的,朕准许他上殿,他若不来,你们还要吵到几时啊!”说着就传旨,让张公公快马到相国府召柳逸玄进宫。



        原来这几日柳安国早出晚归,一心忙于朝中诸事,根本就没见过自己的儿子,这柳逸玄平日里也跟野马一般,整日不着家,对他老子又心存忌惮,怕他打骂,三五日父子不见倒也是常事,谁曾想这次柳逸玄偷偷跑到钧州去了,柳安国倒一点也不知情。



        张公公快马来到相国府,早有刘管家上来牵马迎候。



        “张公公到此,不知所为何事?”



        “我来传圣上旨意,召你家公子入宫,快随我去见他!”



        刘管家引着张公公来到院中,一边打发人往后院告知了范夫人,一边又唤来柳逸玄的两个跟班小厮。



        刘福对两个小厮说道:“升官、发财!皇上有旨,要宣我们公子进宫面圣,赶快去通知公子来前院接旨!”



        升官听了这话,早已面如土色,“啊”了一声。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张公公还在这等着呢!”刘福训道。



        “刘管家,这…这…咱们公子不在府中!”



        “不在府中,那去哪了?还不快马去叫他!”刘福急忙训道,因为皇上要见,任何人都得随叫随到,若有怠慢便是欺君之罪。



        “不是,公子他…他…”升官当然知道柳逸玄的下落,只是答应要替他保密,一时也不敢说出来。



        “没用的东西,婆婆妈妈的!公子去哪了,赶紧如实说来,若误了圣旨,你还要你的狗命吗?”刘管家见他支支吾吾,连忙给了他一脚,让他赶紧交代柳逸玄的下落,也好差人去寻。



        “公子他…他不在京城,他去了钧州了!”升官早被刘管家吓住了,一时无奈只得招了出来。



        “什么?他果真去了钧州?”张公公一听这话,也是一脸诧异,连忙吃惊的问道。



        “是的,小的不敢瞒您?”升官连忙叩头。



        刘福一听张公公“果真”二字,也觉得蹊跷,忙来问道:“怎么?张公公,难道还有人告诉您我们公子去了钧州?”



        张公公连忙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坏了坏了,看来你们府上要出**烦了!”说完就出了府门,回宫复命。



        (求收藏,待续……)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org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