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下钧州(三)

第五十一章 下钧州(三)

        “是谁?”灵儿听到半夜有人敲门声,哪能不害怕,慌忙紧紧的抱住被子缩在床角。



        “你个死婆娘,赶紧给老子开门,不然老子就撞门了!”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口中吐字不清,显然是喝醉了酒。



        “你走开,我不会给你开门的!”灵儿颤颤的回答道。



        “死婆娘,还反了你了,看我进去不好好收拾你!”说着就用力推门。



        灵儿眼睛直瞪着门口,只听得门栓“吱吱”声响,那门缝越来越大,那男人的两根手指已经伸到门缝里,正试图拨动门栓。



        灵儿生在深宫,哪里见过这种情形,早已吓得哇哇大哭,嘴里不停的喊道:“救命啊,玄哥哥快来救我!”



        门外的男人听了这话,立马朝门缝里骂道:“你个贱人,还想着那个小白脸,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就要用力推门,仿佛要把门给卸了。



        此时已是夜半三更,客人都早已睡熟,再说,这客栈里住了总共就六七个人,哪里有人起来管这事。柳逸玄的房间又跟灵儿隔着一间,此时刚刚睡着,累了一天的他睡得很死。



        “啊…救命啊,玄哥哥,快来救我!”灵儿大声的呼叫起来。



        柳逸玄听到立马打了个冷颤,睁开眼睛仔细辨别了这求救的声音。



        “不好,这是灵儿的声音!”柳逸玄翻身下地,快步推门而出,果然看到灵儿的门口有个黑影,那轮廓明显是个男人,正在企图破门而入。



        柳逸玄一个健步,飞身扑了上去,只闻得那人一身酒气,这汉子喝醉了酒,腿脚发软,忽然受到这一下的飞扑,哪里还站的住,早已摔倒在地。柳逸玄也没有看清这大汉的面貌,上去便是一顿暴打,这汉子醉醺醺的见到有人在打他,企图站起来还手,刚要蹲起来又被柳逸玄一脚踹倒,这大汉见自己怎么也起不来,干脆就躺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



        “你个骚娘儿们,平日里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今天又让这小白脸来打我,老子非得休了你不可,休了你不可!”



        这汉子躺在地上边说边骂,话音里尽然还带点委屈,柳逸玄在旁边一听,才知道这个醉汉一定是喝醉了酒,搞错了房间。



        柳逸玄不知道灵儿怎么样了,她一向胆小,这会子肯定吓坏了。



        “砰砰砰…”



        “灵儿,灵儿,快开门!”柳逸玄向房内喊道。



        “救命啊,救命啊,你快走开!”灵儿抱着被子,只顾呼喊,哪里听得清楚柳逸玄的声音。



        “灵儿,灵儿,是我,我是你玄哥哥,快开门啊!”



        灵儿仔细听了一下,才听出这是柳逸玄的声音。“玄哥哥,玄哥哥,你怎么才来啊!”慌忙过来给他开门。



        灵儿打开了房门,屋里的昏暗的灯光照了出来,没错,这张面孔就是她的玄哥哥,她泪流满面的看着柳逸玄,放声大哭了起来。



        柳逸玄连忙把她拥在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瘦小的身躯。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一个酒鬼喝醉了,敲错了房门,他已经被我踹在在地上了!”柳逸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努力想让她平静下来。



        灵儿扑在柳逸玄的怀里,狠狠捶着他,哭着说道:“都怪你,非得到这个破地方来住,我不要在这个地方住了,我要回宫,我要见母后!”灵儿越说越伤心,咧着嘴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让妹妹受委屈了!好了,别哭了,没事了!”柳逸玄慢慢的安慰着灵儿,心里也充满着深深的自责。



        灵儿的呼喊和这位醉汉的叫骂,总算吵醒了这个客栈,有两个房客拿着油灯揉着眼睛,打开房门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嘴里还在抱怨:“这是谁啊,半夜三更吵得我们睡不着觉!”



        老板娘的房间住在另一侧,和灵儿的房间对门,此时她也披上衣服拿着油灯,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怎么了啊这是,半夜里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别人休息了?”



        “老板娘,你快过来看看,这是哪个房间的客人,喝醉了酒,硬往我这妹妹…我这兄弟的房间里闯,赶紧把他弄走,省的他发酒疯!”



        老板娘走了过去,用手里的灯照了照地上这大汉的脸,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这个死鬼,不知又在哪喝成这样,把老娘的脸都丢尽了!”



        老板娘又转身对柳逸玄说道:“不好意思了,让这位小公子受惊了,他…他是我家男人,今天又不知在哪喝醉了,给两位添麻烦了!”连忙好言道歉。



        柳逸玄听了这话心里才明白,原来是这店里的店主,之前也听老板娘说过,这厮整天在外面瞎混,也不打理客栈,今天看到他醉成这样,更加瞧不起他,一个男人,里里外外都要老婆给经营,算什么男人。



        “好了,既然他是你家男人,你就扶他回房吧,我看他醉的不清,你还是先让他好好醒醒酒吧!”



        柳逸玄又转身安慰灵儿,“虚惊一场,他是老板娘的男人,喝醉酒走错了房间,别害怕了!”



        灵儿这才放下心来,向前翘了翘身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这个醉汉,知道他是喝醉了酒,走错房间,才松了一口气。



        老板娘屈着身子要扶起他的男人,只是这大汉醉如烂泥,老板娘一时扶他不起来,只得对柳逸玄笑道:“小妇人力气太小,这死鬼恐怕还得麻烦一下公子,帮我把他扶到房里。”



        柳逸玄看在老板娘的面上,只好过来帮他,他拉住那大汉的一条胳膊,把他拖起来,这时柳逸玄才看清这大汉的脸面,却觉得眼熟,仔细一想,原来是白天在城门口倒卖瓷器的小贩。



        “你男人我在白天见过,他还在北门口给我推销瓷器呢,没想到竟然是你的丈夫,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说着就把这大汉拉了起来,柳逸玄扶着他的肩膀,将他送到对面的房间。



        老板娘千恩万谢,一个劲的给柳逸玄陪不是,柳逸玄见是一次误会,也就没有再生气,连忙回来打发灵儿休息。



        “灵儿,没事了,你先回房睡吧!”



        “不,我害怕,我不敢睡!”灵儿惊魂未定,不敢一个人睡。



        “没事了,别害怕,那个人已经回他自己的房间了,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了,你就安心睡吧!听话。”



        “不,我不要一个人睡,我睡不着!”灵儿皱着眉头,担心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那…那你就到我房里睡吧,我来保护你!”柳逸玄一时也没有办法,既然这位妹妹还在担心,又怎能忍心让她一个人继续害怕,也只好把她带回自己的房间。



        灵儿收拾了自己的衣服,跟着柳逸玄进了房间。



        柳逸玄关上了房门,狭小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



        (求收藏,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