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下钧州(二)

第五十章 下钧州(二)

        “这家客栈我们不住了,麻烦二位把我们的马给牵过来吧!”柳逸玄好言相求,不愿跟他们有过多纠缠。



        “不住了?不住当然可以,只是您的马我们已经给您喂上草料了,岂能白白的给您牵来?”一个伙计不怀好意的笑着,还给旁边的伙计使了个眼色。



        “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又不是我让你给喂的?赶紧给我牵来,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呢!”柳逸玄显然对他们的无礼纠缠有些不耐烦。



        旁边的伙计走过来笑道:“什么意思?我们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公子打赏我们几个辛苦钱!”



        “靠,你们问我要打赏,我还想问你要月票呢?敲诈敲到老子头上来了!你们赶紧把马牵来,要是耽误了本公子赶路,别怪我到衙门里告你们!”



        两个伙计听了这话,不仅没有被恐吓住,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公子爷,您是不知道咱这店是谁开的吧?实话告诉你,这‘鸿来客栈’就是钧州知府王大人家的,你还要到衙门里告我们,岂不是自讨其辱!”说着二人就得意的嘲笑起来。



        柳逸玄听了这话,脸都气绿了,“这群狗官,以权谋私,实在是可恨,大宋朝都腐烂到这种地步了,能不灭亡吗?不行,得想个办法,除掉这些该死的蛀虫!”可是他又一想,此时的自己无权也无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着落,别说要除掉那贪赃枉法的知府,就是眼前这两个仗势欺人的小伙计,一时也不知怎么摆脱。



        常言道:“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此时天色已晚,灵儿和自己也都一身疲惫,还是先找个地方安顿一下才好。



        “好吧,那你们开个价吧,我也不想给你们在这废话!”柳逸玄选择暂时妥协。



        “嘿嘿,我看公子的这身装扮,也不像是个穷苦人家出来的,您就随便赏我们个一两二两的就行!”此时两个伙计并不知道柳逸玄的底细,看他的穿着,也知道是个富家子弟,虽然不在鸿来客栈落脚,但也不敢轻易得罪,说话仍然是毕恭毕敬。



        “一两?你们这是明抢啊?本公子出来的急,没带那么多银子,只有五十文!”



        “五十文?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啊?我们哥俩在这为您牵马受累,五十文还不够一壶茶钱!”



        “五十文还嫌少?老子才不做冤大头呢!你们明显的是宰客,赶紧把我们的马牵来,若是惹恼了本公子,信不信我回去叫人来把你们这店给拆了!”柳逸玄厉声训斥,自己的老子是一品相国,还怕他们这些小喽啰。



        灵儿在旁边看到他们在吵,也来助阵。“你们凭什么不把我们的马还给我们,我们又不住你们这破店!”



        几个人吵吵闹闹,倒把店里的掌柜的惊动了,他走出店门,对柳逸玄和灵儿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鸿来客栈’撒野!”



        “谁稀罕在你这儿撒野,是这两个家伙不还给我们的马,还向我们要钱!我们又不住你这儿,凭什么给他们钱?”柳逸玄大声的嚷嚷着,吸引了许多围观的路人。



        “他们是我们店的伙计,专门给客人牵马搬行李的,你既然让他们牵了马,就该给他们些辛苦钱,常来我们店的客人,谁不晓得这些规矩?”掌柜的看到许多人围观,只得好言解释,不想惹出麻烦。



        “本公子今天出门没带钱,就只有五十文,全都给了他们,他们还嫌少,这是什么道理!大伙也给评评理,这‘鸿来客栈’是不是想挣钱想疯啦,价钱贵且不说,就连伙计也这么蛮横无理,以后谁还敢到你们这客栈里住啊?”柳逸玄煽动围观群众的舆论,给这掌柜造成压力。



        掌柜的见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自然不想把事态扩大,就对柳逸玄道:“既然公子不愿在小店落脚,那就请另寻别处,我这就让他们把马给您牵来!”



        “哎,这就对了嘛,和气生财嘛,对不对?”柳逸玄还跟旁边的百姓交流着,感谢他们的舆论帮助。



        柳逸玄和灵儿牵了马,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毕竟天已经开始黑了,两旁街道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他们早已是一声疲惫,想尽快找个地儿休息。



        然而这场风波看似已经结束,实则刚刚开始。这“鸿来客栈”的掌柜姓孙,正是钧州知府王孟海的内弟,他见柳逸玄敢在“鸿来客栈”闹事,岂能善罢甘休,于是就暗中派人悄悄的跟踪他们,搞清他们的落脚之处,想查清他们的底细。



        柳逸玄和灵儿牵着马在大街上东张西望,谁知这“鸿来客栈”周围竟然没有一家其他的客栈,想必是无法和“鸿来客栈”竞争,都跑到了别处。没办法,柳逸玄和灵儿只得带着一身疲惫继续寻找。眼看都快走到西门口了,才发现了一家不怎么样的小店,门口上挂着一个酒幌,旁边写着“张三客栈”。



        柳逸玄一看这名字也就知道这是一家私人小店,条件肯定没法和“鸿来客栈”相比,但是一时也找不到好的客栈,兜里也没有多少银子,也只能先将就一下。



        柳逸玄来到门口,探头向里面看了看,只见三个客人正在吃饭,旁边还站着一位妇人陪着说笑,那妇人背对着门口,并未看到柳逸玄和灵儿。



        柳逸玄轻轻敲了一下门,喊道:“老板,我们要住店!”



        这时那妇人才回过身来往门口去瞧,见有客人到了,连忙笑脸迎来。



        “哟,两位客官快里面请!来来来!”说着就上来拉着柳逸玄的长衫。



        柳逸玄来看这妇人,却也是浓妆艳抹,粉面乌云,虽已是徐娘半老,但也丰满妖娆。柳逸玄越看越觉得她像孙二娘,连忙往后撤了撤身子。



        “老板娘,我们的马还在外面呢,烦劳您让人给牵到马棚,喂些草料!”



        “哎呀呀,一看这位公子就是个读书人,说话还这么客气,你放心吧,我这就让人给您喂马去!”说笑着就对后堂喊道:“二子,敢紧把这两位客人的马给牵到后院,在喂些草料!”



        “好嘞,老板娘,我这就去!”一位十五六岁的小伙计从后堂跑出来答应着,这小伙计就是老板娘口中的“二子”,二子听到老板娘的吩咐,连忙跑到门外去牵马去了。



        柳逸玄又谢道:“那就有劳老板娘了!”



        “哎呦,公子,您别老这么客气啊,像您这样英俊潇洒的公子能到我们店里来,那是小店的福气啊,还有这位公子…”她又看了看灵儿,“这位公子怎么这么腼腆,老躲在你后面,出来也让奴家看看嘛!”说着又伸手去拉灵儿。



        “你干嘛啊,不要过来!”灵儿见她油头粉面,说话阴阳怪调,感到很不适应。



        “哎呦,这位公子倒还害羞,你怕什么呀,奴家又不会吃了你!”



        柳逸玄连忙拦道:“我这位兄弟第一次出远门,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显得腼腆些,让老板娘见笑了!”



        “咳!这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只是看这位公子面庞俊秀,倒像个女人家似的,还要多出来走动走动,多见见世面才是!”说着又往灵儿身上扫描了一遍。



        这时店里还在吃饭的几个客人喊道:“老板娘,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不能来了两个小白脸,你就把我们哥几个给忘了吧?赶紧来倒酒啊!”



        这妇人见那三个客人叫她,只得回身陪笑道:“三位爷,您别急啊,奴家这就给您倒酒!”说着又来问柳逸玄:“不知两位公子要吃点什么,我这就给您准备去!”



        柳逸玄问道:“你们店里都有些什么啊?”



        “我们店里凉菜热菜都有,还有牛肉、驴肉、烧鸡什么的!”老板娘伸出手指,一样样的比划着。



        “哦,那有烤鹅吗?”灵儿在柳逸玄身后问道。



        “哎哟,这个还真没有,我们小店的厨子就会做些家常菜还有些简单的菜肴,您二位要不就选点别的尝尝?”



        “好吧,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也都饿了,老板娘就给我们来两个热菜两个凉菜,然后再切一斤牛肉,温一壶酒来!”柳逸玄回道。



        “好嘞,我这就给您准备去,两位稍坐休息!”说着就把他们带到饭桌旁,自己往后厨里去了。



        “玄哥哥,我想吃烤鹅。”灵儿嘟着嘴说道。



        “灵儿,这个店里没有烤鹅,他们不会做,先吃点别的吧,等咱回去以后,到了京城再吃吧!”柳逸玄说道。



        “那咱今天晚上就住这儿吗?”灵儿又问。



        “嗯…我看这儿也挺好,咱就先在这儿住吧!”



        “可是…可是那个老板娘,我看着很不舒服,我不想在这儿住!”灵儿眉头微皱,不愿住在这家小店。



        “那老板娘挺好啊,你看对咱多热情!要比那‘鸿来客栈’好多了,再说,咱走了半天也没看到别的客栈,咱们就先在这儿将就一晚,等明儿看到好的,咱再搬过去!”柳逸玄也不想让灵儿跟着受苦,只得好言哄她。



        “那好吧,就在这儿住一晚吧!”灵儿勉强同意了。



        老板娘的服务效率还是很高的,不一会儿就把饭菜准备好了,凉菜热菜纷纷备好,又把酒烫了一壶。



        “两位公子,饭菜都给您送来了,您先慢用!”老板娘热情的招呼道。



        “好的,有劳老板娘了!”



        “公子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奴家是乡下人家的女儿,也不懂什么礼数,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公子也不要笑话奴家才是!”说着又呵呵直乐。



        “不会的,老板娘如此热情好客,一定会生意兴隆的!”柳逸玄笑道。



        “托您的福,以后还请公子多多照应才是啊!”



        “好说好说,那个…那个,我们要吃饭了,这…”柳逸玄早已饿了,不想再跟老板娘闲扯淡,示意她去别的地方忙去。



        老板娘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又笑道:“好的好的,那就不打扰两位了!”说着又转身对灵儿抛了个媚眼,低声念道:“这小公子,还真是俊呐!”笑着转身离去。



        灵儿被她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对柳逸玄说道:“玄哥哥,这个女人干嘛那样看我啊,看得我很不舒服!”



        柳逸玄笑道:“你现在打扮成了个男人,那老板娘八成是看上你了!”



        “你又胡说!再胡说我不理你了!”灵儿柳眉一竖,假装生气。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赶紧吃东西吧,你不是饿了吗?”



        二人对着这桌酒菜狼吞虎咽起来,灵儿确实是饿坏了,平日里吃惯了山珍海味,乍一吃这些家常小菜倒也觉得美味可口,自己连撕带扯丝毫不顾及吃相。柳逸玄在旁边边吃边看着,倒也觉的她越发可爱。



        二人酒足饭饱之后,便叫来老板娘收拾碗碟。柳逸玄问道:“老板娘,你们这里上好的客房是什么价钱?”



        老板娘笑道:“我们这里的客房没什么‘上好’、‘下好’的,都是一样的,一间客房是五钱银子一晚!”



        “哦,五钱银子,那好吧,我们要两间客房。这银子什么时候付?还要交定金吗?”柳逸玄觉得这个价位还算合理,毕竟自己身上没带多少钱。



        “咳,什么定金不定金的,一看两位公子也不是付不起房钱的人,您什么时候要走了,什么时候再给我就是!”老板娘笑道。



        “这…那就太谢谢老板娘了!”柳逸玄听了这话,觉得还是人民大众好,永远充满着热情和博爱,不像那些贪官奸商,把银子当爹娘。



        吃过了晚饭,老板娘就带他们来到客房,柳逸玄见房间虽然不大,但也是收拾的齐整,一看就知道老板娘是个勤快的人。柳逸玄问道:“怎么这店里只有老板娘你一个人在照应?你家男人呢?”



        “唉,别提了,我们家那死鬼整日不着家,好好的客栈他不打理,非得去到外面倒卖瓷器,这会子还不知死哪去了呢!所以这店面都是小妇人在打理!”



        “哦,原来如此,看来老板娘也是女中豪杰,一个人能将这客栈打理好也不简单啊!”



        老板娘听到柳逸玄的夸赞,倒还觉得不好意思,连忙笑道:“哪是什么女中豪杰,就是粗人一个罢了,让公子笑话了!”



        柳逸玄和灵儿各自到自己房间里看了看,觉得还算干净些,便各自休息。灵儿头一次在外面住,虽然已经很累,但还是免不了一些担心和不适,平时身边有丫鬟伺候着,穿衣盖被自有丫鬟们打理,这乍一出来,换了生床,翻来覆去睡不着。灵儿将油灯点着,抱着被子躲在床角,心里感到一丝不安,她天生就胆小,又加上是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岂能睡得安稳。



        灵儿呆呆的看着房门口,她真想回到自己的闺房,睡那软绵绵的床铺,不愿在这里待着。但是,眼前的一切又让她回到现实,她这次偷偷跟她玄哥哥跑出来,就是想体验一下新的生活,帮她的玄哥哥完成心愿,她不知道此时她的玄哥哥是否已经睡了,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睡着,夜,依然很长。



        “砰砰砰!”房门被有力的拍打着,一个粗鲁的男人的声音从门缝里传了进来。“娘的,快给老子开门!”



        正是:“三更灯火催人泪,夜半敲门摄人魂!”欲知何人夜半敲门,且待后文。



        (四千五百字大章,求收藏、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