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全城戒备

第三十三章 全城戒备

        东京城内全城戒备,因为宋国的探子也在城外发现许多不明身份的人时隐时现。



        此时的东京守备乃是兵部侍郎李纲,这李纲本是无锡人,徽宗政和二年进士,与王子纯的父亲王简太尉都是朝中的主战派,王简出征太原,兵败而死,这殿帅府太尉一职暂由李纲代理。



        李纲听到哨兵来报,说是京城外围发现不明流民,所以下令全城戒严,以防奸细入城,这才命军士在城门口张贴告示,被柳逸玄和灵儿遇见。



        柳逸玄和玉灵公主本想趁着天气不错,好好出城游玩一番,却又遇到这种状况,只能原路返回。然而灵儿在看到城门口的告示后却心事重重,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了,灵儿,干嘛皱着眉头啊?”柳逸玄问她。



        灵儿呆呆的看了他一眼,眼里充满着疑问。



        “玄哥哥,为什么那些百姓说大宋朝要完了呢?为什么他们要逃命呢?”



        灵儿很是不解,一位深居宫中的小公主,哪里知道这天下的局势,在她的心里,她的皇兄是天下最好的哥哥,她的父皇也是最疼自己的父亲。她不知道老祖宗的百年基业都将断送在自己的父皇和皇兄手中,这个十二世纪东方最繁华的美梦,也将在靖康元年完全破碎!



        柳逸玄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这些,她在深宫长大,山河破碎的责任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他不忍心让这位天真可爱的妹妹听到国将灭亡的消息,只能笑着安慰道:“哦,原来你为这事伤心啊!老百姓说话都是不可信的,他们听风就是雨,乱说的!”



        “可是告示上说要严查金兵的奸细,金兵已经来到汴梁了吗?”灵儿显然不信柳逸玄的话,还在追问。



        “这个嘛,好像是吧,快要到了,不过打仗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本来就年年打仗,天天打仗,只不过现在打到京城罢了,再说,打仗都是男人的事,你这个小丫头操什么心啊?别多想了,该怎么玩怎么玩!”



        “谁是小丫头,我不是小丫头,好好的,干嘛要打仗呢?”又问道:“打仗是男人的事,玄哥哥,你也要打仗吗?”灵儿不停的追问。



        “不是我们要打仗,是北方的金人,他们看到我们的金银财宝,就想过来抢走,所以没办法啊!”



        “他们来抢,我们干嘛不把他们赶走?”灵儿问道。



        “赶走?怎么赶?大宋军队太菜了,连吃败仗,怕是赶不走啦!”柳逸玄凭借着历史知识,在这给出了预言。



        “为什么打不过他们呢?”灵儿穷追不舍。



        “为什么?问你老爹去啊!问他当皇上的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整天踢球画画,不务正业,还跟李师师有一腿,这些你都不知道吧?他还听信奸臣的话,让那么多英雄豪杰都上了梁山,谁还为朝廷效力?这回好了,人家金兵都打到家门口,看你那老爹怎么办吧!”柳逸玄越说越气,把对徽宗的抱怨一吐而出,早忘了灵儿的感受。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父皇,你再敢诋毁父皇,我就让皇兄把你抓起来,治你的欺君之罪!”灵儿听了那些话,岂能不伤心,一边落泪一边警告柳逸玄。



        柳逸玄听了这话,也来了气,“什么?还要抓我?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再过两天,你的爹妈,你们全家都得被金兵抓走!到那时候,你哭都没地儿哭去!哼!”



        “你胡说,你胡说,你胡说…”灵儿泪流满面地拍打着柳逸玄,不愿意接受他说的一切,她大哭起来,让整片街区都布满了不安。



        柳逸玄最看不得女孩子哭了,更何况这样一个原本活泼可爱的女孩,他看到灵儿蹲在墙脚边的石凳上“呜呜”痛哭,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连忙又去哄她。



        “哎,别哭了,是…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些话,是我的错,哥给你道歉行吗?”他小声劝她,因为周围许多人都顺着哭声来看,一个大男人蹲在街上大哭,确实能吸引不少眼球。



        柳逸玄轻轻拉了下灵儿身上穿的这件男装,晃了晃她,说道:“喂,别再哭了好不好,你现在穿着男人的衣服呢!别人会笑话你的!”



        女人的泪水哪有这么容易就止住的,灵儿依然不停的抽泣着,柳逸玄赶紧拉她起来,说道:“好妹子,哥的错好不好,哥给你道歉,哥给你作揖了!”连忙躬身作揖,看得旁边的升官直笑。



        好说歹说,灵儿的伤心劲儿才慢慢的减轻,看他再面前作揖,也便停止了哭声,柳逸玄连忙去擦拭她粉白脸蛋儿上的泪痕,说道:“你看看,一哭起来就不好看了,别哭了,哥都是胡说八道呢,别生气了!”



        柳逸玄连哄带骗,好话说了一大堆才将灵儿安慰好,眼看午饭时间快到,柳逸玄怕时间久了,柳安国下朝回府找不到自己,要是知道自己私自带着公主跑出来,必定又是一顿好打,于是便带了升官和公主从相国府的后门悄悄回了府中。



        用过午饭,升官来报:“王公子来了!”柳逸玄大喜,忙出门迎他,柳逸玄问他:“这几日也不见你来找我玩,我都无聊死了!”



        王子纯道:“哥哥若是在家中烦闷,可与我一起到军营中去啊,我现在也在‘勇’字营里,虽然是戴罪立功,倒还是个六品校尉,对了,前两日还跟袁教头谈起你呢!”



        “是吗?袁教头最近怎么样啊,都还好吧?”柳逸玄问道。



        “现在勇字营被调到东门,正在加强城防,兵部李大人每日到城墙视察,袁教头和弟兄们可不敢懈怠!”



        “李大人?哪个李大人?”柳逸玄问道。



        “就是兵部侍郎李纲李大人,你没听令尊提起过吗?”



        “李纲?是那个抗金名将李纲吗?”



        “李大人与家父曾是旧交,几次上奏圣上不要跟金人妥协,要兵和一处,与金兵决一死战!”王子纯说着便攥紧了拳头,他心里还有杀父之仇未报,正憋着一股劲儿。



        “是吗,看来这位李大人倒有些血性,赶明儿让我认识认识!”



        王子纯笑道:“李大人时常视察防务,哥哥要想认识,可常到我们营中走走,到时候肯定会遇见。”王子纯又问道:“前日听伯母讲你们要回襄阳老家去,怎么这几日还没出发?”



        “哎呀,你是不知道啊,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天我跟我爹进宫见太后,太后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让玉灵公主来到我们府上小住几日,我爹妈这几日也正忙着伺候她呢!对了,这事你可别告诉别人!”柳逸玄小声说道。



        “哦,原来如此,小弟明白了。”王子纯点头说道。



        正说话间,王子纯的小厮跑来叫道:“公子,军中有紧急军情,刘将军正召集各位将军议事呢!”



        王子纯闻言,连忙起身告辞,毕竟军营发生了何事,且待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