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大兵压境

第三十二章 大兵压境

        北宋靖康元年四月,公元1126年春,金国班勃极烈、南路大军统帅完颜斜亲率十五万大军驻扎在黄河北岸的濮阳至封丘一线。



        柳逸玄稀里糊涂来到北宋,却对中原的战略局势一无所知,他只管和那位公主妹妹在城中游逛,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百里之外的黄河对岸,此刻正集结着十几万的虎狼之师。



        金国军队用了一个多月从河北各地调来粮草物资,又征搜了大小船只数千条,停泊在黄河北岸的渡口准备随时渡河。



        黄河南岸便是北宋军队的防线,从汴京城北门外的黄河渡口,东西延伸三十余里,驻扎着十万守军。宋军沿河驻防,守住黄河边上的所有渡口,整条防线看上去密不透风,金兵要想顺利渡黄河也绝非易事。



        然而,大宋朝被叛徒出卖了。早在去年秋天,金兵围攻幽州,燕山守备郭药师不战而降,投靠了金国。此人不光是贪生怕死之徒,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民族败类,他投靠金兵之后,四处劝降,说服了辖区内多处守备军的统帅,让那些意志薄弱的地方官员都跟了他成为叛徒。就这样,郭药师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为金兵拿下大半个河北,让金国皇帝不费一兵一卒将二十多座城池收入版图。



        完颜斜上奏金国皇帝完颜晟,为郭药师请功。完颜晟封郭药师为征讨先锋,官至三品。郭药师得到完颜晟的封赏,更加卖命,凭借着对大宋州府和路线的了解,几次为完颜斜扫清南下的障碍,深得完颜斜器重。



        此次完颜斜领兵南下,立志要渡过黄河,拿下汴京。完颜斜看到宋军在黄河沿岸一路设防,各个渡口重兵把守,一时忧心忡忡,女真族本是在马上长大的民族,不善水战,若要强渡黄河,必然遭到宋军的顽强抵抗,到时候即便渡过河去,也会损兵大半。



        黄河北岸,金兵大营,完颜斜召各部将领来帐下议事,商讨渡河之策。



        完颜斜道:“此次本帅领兵南下,连克燕赵三十六城,如今兵马已到濮阳,过了黄河便是宋国的都城。宋皇赵桓小儿无得无能,中原百姓早已弃他而去,此正是我大金铁骑南下中原的最好时机。不过,据探子来报,宋国军队凭借黄河之险,还在打算殊死抵抗,今日召诸位前来,就是商议渡河之策。”



        完颜斜又走到地图前,手指黄河一线,说道:“据探马来报,宋军在黄河南岸东西长约六十里的地带布下十万守军,打算死守黄河,我军不习水战,如何才能渡河?”



        帐中诸将议论纷纷,没人能拿出好的对策,这时,完颜斜帐下的牙牌将金波.霸起身要来献计,这金波.霸本是高丽族人,早年投奔完颜斜,曾在征讨契丹的战役中立下战功,被金主完颜阿骨打赐了国姓。金波.霸生得勇猛异常,凶神恶煞一般,擅使一把狼牙棒,能将敌人的头颅砸碎,这几年南征北战,死在他手下的敌人不知有多少。只可惜有勇无谋,莽夫一个。



        金波.霸厉声说道:“大帅不必担心,我大金铁骑一路南下,宋人早已闻风丧胆,不堪一击,大帅可给我五千精兵,我定会杀到黄河对岸,为大帅打开一个口子!”



        郭药师听了金波.霸的计策,在旁边“哼”了一声,暗自叹笑,没想到这声不屑却被金波.霸*听到。金波.霸怒目圆睁,指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这郭药师虽然体态偏瘦,脸长似驴,一双小眼却暗藏杀机,他微微看了这金波.霸一眼,觉得他是一介莽夫,不值得跟他计较。



        “问你话呢,你这个宋狗!”金波.霸看到他这一番不屑,早已怒上心头,出口大骂。原来这金波.霸一向瞧不起郭药师,觉得一位降将竟然官封三品,自己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才当了个五品的牙牌将,这让他心存怨气。



        郭药师听到“宋狗”两个字,心头猛然一痛,他始终也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在费尽心机出卖同胞,却得不到金人最起码的尊重?然而,事实又是那样的无奈,他既然贪生怕死当了叛徒,就必须承受他该有的屈辱。



        郭药师紧皱眉头,狠狠的瞪着金波.霸,袖中攥紧了拳头却不敢冒然出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对待,而他早已把忍辱偷生当成了习惯。



        完颜斜连忙喝止住金**的无礼,“不得对郭将军无礼,郭将军能深明大义,不愿再为那昏君卖命,乃是我大金的有功之臣,此次南征,还得依仗郭将军的谋略!”转而又问道:“不知郭将军可有渡河良策?”



        郭药师心中早有计策,只是不愿献出,毕竟黄河以南还有自己曾经效力的旧主,心里还有一丝顾虑。如今既然完颜斜已经问到自己,便只能昧着良知,一条道走到黑了。



        郭药师回禀道:“大帅此次亲率大军南下,宋军早已闻风丧胆,如今凭借黄河之水负隅顽抗,只是在做垂死挣扎而已,末将以为,要过黄河只可智取,不可强攻。”



        完颜斜忙问:“哦?不知郭将军打算如何智取?”



        郭药师道:“汴京城北门外这六十里河堤皆有宋军把守,若正面进攻,则难以克敌。末将听闻,山西河北一带的百姓,皆暗地里向南方迁移,既然流民能过的了河,我们也能过的去。”



        完颜斜知道这郭药师虽然贪生怕死,但胸中计谋颇多,现在听他这么说,料定他心中已有计策,连忙笑道:“郭将军言之有理,本帅愿闻其详!”



        郭药师继续说道:“末将帐下还有两千军士,都是随我投降大帅的宋军兵勇,大帅可让他们扮作宋国流民,绕过宋军防线,从延津、新郑一带分批渡河,到了南岸便可暗地集结,到本月十八日夜间,可在鸭嘴滩一带偷袭宋军防线,只要将河滩上的芦苇和营帐点燃,我们便可奔着火光方向夜渡黄河,到那时即便宋军来救,我军也已抢占鸭嘴滩渡口,待大军过了黄河,那些宋军便不是我们对手,等将宋军杀退,我军兵马便可直逼汴梁城下!”



        完颜斜一听,心中大喜,“果然是妙计啊,郭药师不愧是中原的人才,只可惜那赵桓小儿有眼无珠,没能重用将军,若我军渡河成功,本帅定会奏明圣上,为将军请功!”于是吩咐手下部将依计行事,分头备战不在话下。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org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org阅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