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美人有难

第十二章 美人有难

        用过早饭,柳逸玄的确闲的蛋疼,他拿起那杆生锈的长枪,左戳右刺,自得其乐,惹得升官发财远远躲着,生怕被他伤着。



        当柳逸玄还是赵小健的时候,他就做过这种驰骋疆场的英雄梦。也许每个男孩子都有过这种幻想,幻想着自己是正义的化身,手持神器并且还能刀枪不入,将世间的一切邪恶全部扫除,然后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孩浪迹天涯。这或许也是许多年轻人愿意沉醉在影视剧或者如本部小说这样的文学作品里的原因吧。



        然而柳逸玄却是真真处在了这样一个时空里,他所处的这座繁华的古都,很快就会迎来一场灭顶之灾,而他自己也将接受战火的洗礼。



        柳逸玄正在舞抢弄棒,却又听得发财跑来喊道:“少爷,别练了,出事了!”



        柳逸玄忙放下枪棒走过来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发财道:“府门外来了一个小丫鬟,说是非要见你,还说她们姑娘出事了!”



        柳逸玄想:“小丫鬟?我这刚来你们大宋,也不认识什么小丫鬟啊?”



        “您不认识?我看那小丫鬟急急忙忙的样子,好像是他们家姑娘要找您!”



        “他们家姑娘?那我更不认识呀?哦,我问你们,你们家公子以前没欠下什么风流债吧?替我好好想想!”



        升官笑道:“您欠没欠下什么风流债,小的怎么知道?哪次您去春香楼,都不让小的跟您进屋!”



        柳逸玄心里道:“难道还真有什么风流债?这家的公子还真能惹祸,美事都自己享受了,挨打的事不能都留给我啊!”



        发财道:“公子,是不是风流债,您去见了不就知道了!”



        柳逸玄随着升官、发财来到府门口,果然见一个小丫鬟躲在石狮子后面,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柳逸玄走了过去,笑着问道:“小妹妹,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小丫鬟一脸着急的样子,说道:“不好了,柳公子,我们家小姐要被朱太师家的公子给抢走了!您快去救她吧。”



        柳逸玄听得糊涂,忙问道:“妹子,你别急,你们家小姐是哪位啊?被人抢了干嘛来找我啊?”



        小丫鬟道:“我们家小姐就是孙羊店的歌女,公子那天是见过的。”



        柳逸玄忽然明白过来,说道:“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会弹琵琶,眼睛像小泽那个?”



        丫鬟道:“小泽?小泽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小姐确实弹得一手好琵琶,是她让我来找柳公子的。”柳逸玄一听,原来是美人主动来找,况且今日又遇麻烦,怎么能不管?



        “哦,原来是那位卖唱的歌女,你刚才说她出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朱太师的公子带了家丁来到我们店里,说是要娶我们姑娘过门,给他做小,我们姑娘不愿嫁给那个恶少,所以才让我来向公子求助的,还请公子发发慈悲,救救我们家姑娘吧!”



        “岂有此理,这还了得!这‘猪大肠’也太过分了,走,我这就随你前去!”说着就要跟这丫鬟往孙羊店去。



        升官、发财连忙拦住:“哎,公子,这事儿咱不能管啊,你忘了上次打架,老爷是怎么说的了吗,爷,您还是别管这闲事了!”



        “这怎么是闲事呢?我与那姑娘并无什么交情,人家信得过我才来找我求助,我若不去救她,岂不让那姑娘伤心?你们要是怕惹事,我自己一个人去就是!”



        升官、发财知道他家公子死性难改,劝也是劝不住的,又怕他跟别人打架吃了亏,于是便跟着一块去了孙羊店。



        *********************************************



        孙羊店门口围了许多百姓,朱太师的儿子朱达昌正拉扯着那位歌女往一顶轿子里推。



        这位歌女名叫做吴月娘,原是扬州吴员外的千金,这吴员外死得早,膝下只留有这一女,却不想吴月娘的舅舅早就看上了吴家的家产,三番五次用了计谋将他家的财产骗了大半,去年九月,月娘的母亲过世,月娘孤苦一人只得投奔到京城而来,这孙羊店的吴掌柜是吴员外本家堂弟,见月娘投奔而来,便收留在了自己店中,因月娘自小学的一手琵琶,便让她在店中为客人献唱。



        这月娘今年只有十八岁,因为生得花容玉貌,便引来许多京城的公子王孙,其中这太师之子朱达昌几次调戏,想将其霸占,前几日还跟柳逸玄大打出手,惹得京城议论纷纷,不想今日他让人抬来花轿,是要将月娘抢到家中做妾。



        月娘见形势不妙,吴掌柜虽是他的堂叔,又不敢得罪太师,而自己又不想委身嫁给朱达昌为妾,才让自己的贴身丫鬟云儿到相国府求救。



        吴月娘苦苦挣扎着,粉白的玉臂也让朱达昌抓出红色的印子。月娘泪眼哀求道:“朱公子,求求您放过奴家吧!”



        朱达昌猥琐的笑道:“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到了我们家,本公子一定会对你好的,来吧,跟我走吧!”说着硬往街上拉扯。



        “住手!”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朱达昌的好事,柳逸玄走到人群中指着他大声骂道:“好一个太师家的公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天子脚下,你竟敢强抢民女,电线杆上挂鸡毛——你好大的掸(胆)子!”围观的群众听了这话都为柳逸玄的口才叫好。



        朱达昌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又是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不要搅了小爷我的好事!”



        柳逸玄笑道:“本公子就爱管天下不平之事,况且这位姑娘还是我的……我的好朋友!你今日抢她,怎么与我无关,快放了她!”说着便上前把吴月娘拉了过来。



        朱达昌因上次跟他打了一架,回到家也被太师骂了一顿,现在知道他是相国的公子,也有所顾忌。便又说道:“我不管你跟这位小娘子有什么交情,今日我来,就是要娶她进门,聘礼我都拿来了,就在这店里!我现在是明媒正娶,你少管闲事!”



        柳逸玄忙问吴月娘:“他都送来聘礼了?你真的要嫁给他吗?”吴月娘道:“谁要他的聘礼,是他硬往店里送的,今日还要抢我给他做妾!”



        柳逸玄道:“姑娘别怕,有我在,他休想怎么样。”



        柳逸玄心里也没有把握,打架肯定要吃亏,因为他身边只有升官、发财两个小厮,而太师府来了一大帮子人。他只好急中生智,来个智救美人。



        柳逸玄对朱达昌道:“猪大肠!看看你那一身肥肉,真对得起你那姓,还有脸说明媒正娶,实话告诉你吧,这位姑娘是我的红颜知己,我已经跟她私定终身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精彩内容,期待后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