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梦回清明上河图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原来我是

第二章 原来我是

        赵小健打开了卷轴,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他看到画面里的人物栩栩如生,街上的行人,路上的牛马仿佛在缓缓移动,隐隐约约竟然听到一阵阵的谈笑声和叫卖声,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只感到胸口一阵烦闷,似乎要喘不出气来,此时他的心跳不断加快,觉得有东西束缚住自己气管。他慌忙着解开隔离服的领口,又将衬衣的扣子解开一个,不料这一动作竟将脖子上戴的那件小铜马给撕扯了下来,小铜马落在画轴之上的位置正是这幅画的残损之处。赵小健顿时眼前一片黑暗,没有了知觉……



        此时的赵小健还牵着这匹马在北宋的郊区游荡,他不知道自己已在昏睡中完成了一次时空穿越。



        “妈的,走了半天也不见个人影,这到底是哪啊,怀柔还是密云?”他自言自语的抱怨着。忽然他看到远处来了一行人,那些人正骑着马向他这边奔来,路上飞起来一阵烟尘。



        “靠,可算遇上喘气的了!”赵小健心里兴奋起来。



        这群人都是一些古代装扮,跑在前面的是一位和自己打扮差不多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赵小健心里想:“你们可算想起我来了,光顾着拍戏,把我和这匹马扔在这半天!”看到他们连服装都没来得及换便匆忙赶来寻找自己,便原谅了他们。



        跑的最快的那个少年笑着直来到小健面前,说道:“柳大爷,都知道你有一匹好马,你也不能撇下兄弟们不管啊?只顾着自己往前跑,让我们一阵好追啊!”



        赵小健听到他的话,一脸茫然,“什么情况?还背台词儿呢?谁是你大爷呀?”



        这时几个仆人打扮的小厮也骑马赶到。两个小厮连忙跳下马来,走到小健身边,说道:“公子,你可让小的们一阵好找啊?”说着便取出腰上的水壶递过来,“公子,跑了半天,您也渴了吧?给您水喝!”



        赵小健听得不明不白,连忙嚷道:“喝什么喝呀?什么情况啊你们是?我不管你们演的是哪一出,我现在要回城,我得回单位拿东西,明天周末,我还要回家见我爸妈呢!”他显然不耐烦了。



        这个仆人不知小健在说什么,忙问旁边的另一个小厮,“咱们公子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大懂。”另一个小厮也是一脸茫然,说道:“公子好像说‘要回城’!”“哦,明白了”这个小厮好像明白了意思,对小健说道:“公子要回城,咱这立马就动身!”



        这时后面的那位公子哥打扮的少年忙问那个小厮:“升官,你们公子说什么呀?”



        升官转身答道:“回王公子,我们家公子说想回城了。”



        那位王公子道:“哦,原来是这个,这出来了半日,也该回去了,我这肚子都饿了。”便骑马来到小健面前,说道:“柳大哥,咱们要不要进城里再喝几杯?”



        赵小健心里骂道:“我喝你妹啊,你是谁啊,我就跟你喝?”便问身边的那位叫“升官”小厮:“这人是谁啊?还要跟我喝几杯?”升官一边给小健披上披风,一边笑着说道:“公子,您开什么玩笑,他不是您的好友,王太尉家的大公子吗?咱东京城里谁不知您和他是铁哥们啊?”



        “什么?东京城?哪个东京城啊?”赵小健吃惊的问道。



        升官道:“天下还有几个东京啊,当然是开封府汴梁城啊?公子为什么这么问啊?”



        赵小健彻底的糊涂了,这还真是陷入梦里出不来了,他用手拍自己的脸,说道:“醒醒!醒醒啊!赵小健!”



        升官忙着来拦他,说道:“公子,您怎么了,干嘛打自己的脸啊?”



        赵小健急的快要哭了,眼里闪出了泪水,问升官:“兄弟,别闹了,能告诉我我是谁吗?我不玩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真的要哭了。



        升官一脸不解,说道:“公子,您先别急,咱这就回家,您先上马,咱这就走!”他一边安慰小健一边把他扶上马背。



        小健问道:“咱们要回哪啊?你家住在哪个小区啊?”



        升官道:“公子,您糊涂了不是,咱们当然是回府了,我是您的跟班,也一块回去。”



        小健又指了另一个小厮,问道:“那他是谁啊?”



        升官道:“他是发财啊,我们俩都是您的跟班,名字还是您给我们起的呢!”



        小健骑在马上,晃晃悠悠坐不稳。这时那位王公子说道:“柳大哥,你是怎么了,我看你精神恍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小健说:“是啊,我现在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库房里,不知怎么的,就遇上你们了,我也搞不明白啊。”



        “北京故宫博物院?这是什么地方,没听说有这地儿啊?哦,我明白了,老兄一定是听说北京大名府被金兵攻破,心里伤心所致。”王公子叹了一口气“唉!小弟也是烦闷啊,我堂堂大宋,竟然让金狗欺负成这样!”



        “大宋?你是说现在还是大宋?”赵小健突然问道。



        “是啊,怎么了柳兄?我大宋还没有亡国呢,您怎么能说这话啊?”王公子不解的问他。



        “哦,现在是大宋,那我是谁啊?你又是谁?”



        “这……柳兄,您不会做了一个梦,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吧?您可别吓唬兄弟!”王公子皱着眉说道。



        赵小健解释道:“我不是你们大宋人,我是另一个时代的人,在你们九百年后的时代!”



        王公子道:“柳兄,你胡乱说些什么啊?你当然是我大宋人,谁不知道令尊是当朝一品相国,当今太后还是您姨母,这些您可是天天挂在嘴边上的啊。”王公子一脸疑惑,他不知道这位和自己一起玩大的柳家大公子中了什么魔怔,嘴里净说些奇怪的话。



        赵小健听了他的话仿佛明白了什么,他心里嘀咕:“怎么个情况这是?看这家伙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像是在背台词啊,难道现在真是大宋?不会吧,穿越剧看多了吧?”便又问道:“这个……哥们,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吗?”



        王公子道:“现在是靖康元年啊,新皇登基还未满三个月,柳兄不会不记得吧?”



        赵小健一听这才明白,果然到了宋朝。于是装作故意的样子,说道:“我当然知道了,我怎么能不知道,靖康元年不是吗?宋徽宗不想干了,把皇位让给了他儿子是不是?我学过历史,怎么会不知道?”



        王公子对他的话也是听得一半明白一半糊涂,因为此时宋徽宗还活着,正在当太上皇,并没有“徽宗”这一谥号。于是他皱起眉头,说道:“柳兄之言,小弟听得糊涂,不知柳兄所说‘宋徽宗’是不是当今的太上皇?”



        赵小健说道:“是的,就是他,他不是叫赵佶吗?喜欢画画是吧?”



        这位王公子道:“柳兄还是出言谨慎些好!太上皇的名讳岂能随便叫?现在蔡京、童贯这些旧党还在盯着我们两家,若让他们抓住了把柄,岂不是又给家里添乱吗?”



        赵小健似乎认识到自己身份,之前听到自己的老爹是一品相国,还跟太后有亲,想来也是豪门大户,但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叫啥,于是灵机一动,便问这位王公子:



        “这个……王贤弟啊,你与我关系这么好,哥哥想问你个问题,你可知道我的名字都是哪几个字啊?”



        王公子笑道:“哦,兄长想要考考小弟?兄长姓柳,名逸玄,字少虚,庚寅年八月初六生,祖籍襄阳,不知小弟回答的可对否?”



        赵小健听后故意哈哈大笑,说道:“果然是好兄弟啊!连哥哥的生辰都记住了,够朋友!”



        这位王公子也来问道:“不知兄长可否也记得小弟的生辰时日啊?”赵小健一听立马慌了神,心里骂道:“我他妈哪知道你是谁啊,刚来你们大宋才多少会儿?”连忙笑道:“这个嘛…这个…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和生辰啦,不光我知道,就连我这俩跟班都知道,升官,发财,快来告诉王公子!”他把这事推给了升官和发财。



        升官一听,张开大嘴“啊?”了一声,一脸为难的小声说道:“这…这…公子,您也没…告诉…我们呀…”



        赵小健一听,大骂道:“什么?你这个狗奴才,把爷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啦!看我不抽你!”举起马鞭就要打升官。升官立马护住脸,怕他抽到。



        这时王公子劝道:“柳兄不要动怒啊,小事一桩,不要为难小厮们!”



        赵小健这才放下马鞭,指着升官道:“看在王公子的面上,饶了你小子!还不谢谢王公子?”



        升官连忙向王公子作揖道谢,说道:“多谢公子为小的说情!”王公子只是微微一笑也并没有在意,便又对这位“柳逸玄”说道:“柳兄,入城之后,可否愿陪小弟小酌几杯?听说孙羊店又来了几位不错的歌女,不知哥哥可有兴趣去看看?”



        赵小健此时才明白,自己已经变成了这位北宋的富家公子,并且名字还被换成了“柳逸玄”,他只能叹一口气,慢慢接受这个现实。“唉!柳逸玄就柳逸玄吧!不过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中文系学生的名字。”他听到王公子说要请他小酌几杯,还说孙羊店有什么歌女,自然高兴不已。“没想到刚来到宋朝就能风流快活,说不定我就要摆脱处男之身了,想想就爽啊!”他越想越乐,竟忘了回答那位王公子的问题。



        “柳兄,柳兄,刚才小弟说的,柳兄可愿赏脸?”



        “哦,愿意愿意,贤弟邀请,为兄岂能不去!”柳逸玄高兴的答应了,于是一行人便策马向城中奔去,却不想又要惹出一段风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