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公子派我来巡山在线阅读 - 175 神仙也需要大单位工作经验呀

175 神仙也需要大单位工作经验呀

        “怀信隐居到哪座山里去了?”

        “回陛下,他邻居说是暮霭山。”

        “有没有联络方式?”

        “他邻居说没有。还提到怀信跟他告别时说,今日一别,不再相见。”

        兰台心里咯噔一下。

        “去安排一下,寡人明日亲赴暮霭山请怀信。”

        这件事刚处理完,那边云容山回来信儿了。

        “启禀陛下,树叶盖住的那些尸体全不见了!”

        一去一回不过大半天的时间,是谁动作这么利索?偷尸体又为了什么呢?偷尸体的会不会就是放毒气害死他们的人呢?

        重重疑点中,没有正式职称的大侦探草木深又被隆重请出场了。

        予儿也要求跟着去。

        “你去干什么?”

        兰台护妻心切坚决不让。

        “你忘了,云容山我最熟悉不过,万一再有毒气,也只有我能唤来鬼蜂。”

        兰台一想也是,云容山地况复杂,里面的动植物数不胜数,道险无比,怕是没人比前任山鬼对这些更精通。

        如果有,那也只有现任山鬼了。

        无论如何,小娇妻要去冒险,自己岂能袖手旁观?

        于是山海王和皇后双双陪同侦探出行,自然还带上了一批护卫,全部便装。

        到达现场后,眼尖的草木深最先发现,远处一块青石板上写着几个黑色大字——非请勿入!

        这几个字十分诡异,竟像是活的一样在微微蠕动!

        草木深蹲到近前仔细一看,原来是数不清的墨蚁组成的!

        这种黑色的蚂蚁在遇到攻击时会像墨鱼一样喷出墨色气体迷惑敌人,因此得名。

        一定是有人用糖浆或花蜜之类的东西在石板上写了这几个字,然后墨蚁循味爬上去就这效果了。

        予儿琢磨,用这样的口气书写,不会是现任山鬼干的吧?还没跟云容山现任山鬼打过交道,连ta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也不知道ta到底是个什么脾气。

        正在众人专心看的工夫,起了一阵邪风,将那些墨蚁吹得一只不剩,旁边树上的叶子也被吹掉了大半,夹杂着小石头小蘑菇小树枝什么的,打在人身上生疼。

        “小心!”

        予儿提醒大家。

        只见旁边一棵百年古树的树枝猛然伸得老长,朝众人抓了过来!

        接着,周围大大小小的树都跟成了精似的,无数只瘦骨嶙峋的尖爪见人就抓!

        兰台的其中一个护卫,护着大王躲避中,不小心被地上不知什么时候竖起的蔓条绊倒,被两只尖爪迅速抓走了,一百多斤的体重被举到了高空,然后又被用力抛下!

        摔下来不知道掉到树林的哪个地方去了,生死未卜。

        大家一片慌乱。

        与此同时,密林深处传来了一个女子富有磁性的笑声,而且应该是个相当年轻的女子。

        不过那笑声里没有纯真,反倒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都说了非请勿入,汝等好大的胆子!”

        予儿仰头望着不停抖动的高高树尖:“你是这里的山鬼吗?”

        那女声慵懒而嫌弃地从树端传来:“算你有眼力价,没白当前任山鬼。”

        哦,原来自己看不见人家,可人家早已认出自己了。予儿吐吐舌头。

        “那些尸体......”

        “扔了。”

        这次是兰台开口:“扔到哪里了?为什么扔?”

        “碍眼,不行吗?扔到山崖底下喂野狼了。”

        众人一听,这女子听起来年纪不大,怎么心肠竟然如此狠辣!

        “那他们的死,是否跟你有关?”

        “有又如何?一点毒气就死翘翘了,生命力也太不旺盛了,只能说他们活该!”

        兰台听得血往上涌,自己的手下,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也有思想、有亲人,他们死得太不明不白了!

        “为何要加害那些无辜的人?”

        “很简单,你们占我地盘了啊,而且是三番五次来打扰我的清净。特别是你,祝华予,你早都被赶出天庭了,云容山也除了你的名了,你还回来惹人厌!最讨厌的是,你以为你还有权力调遣我云容山的生灵吗?哼,那些听外人话的鬼蜂,我已经全部烤来吃了,烤完了咯嘣脆呢,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阵令人冷到骨头里的笑声。

        是走是留,众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齐刷刷看向山海王。

        霍兰台斩钉截铁地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树梢又是一阵冷笑:“那你们自己去山谷里看吧,留神脚下,摔死了我可不管啊。”

        兰台带来的护卫里,不乏有人觉得活着的人更重要,万一为了下到山谷里找那些尸体掩埋,而又葬送多几条性命就不好了,可是他们不敢忤逆大王的意思。

        山海王在他们眼里是一个不怒自威的存在。

        正在众人寻找下到山谷底下的路、并对这位心肠毒辣的新山鬼充满怨恨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的心肝小宝贝儿啊,我来了,你在哪儿呢?”

        树梢上的年轻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一个没坐稳竟然大头朝下栽了下来。

        但轻功卓绝,落地之前飞快地在空中调整了一下,最后还是亭亭玉立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家定睛一看,好一个艳丽的女子!

        瓜子脸,细长的眼睛,浓妆,眼神既妩媚如丝又冷艳绝决,应该说颜值几乎不在皇后之下!

        只是气质跟皇后截然不同。

        皇后的气质如同冬日暖阳,如同氧气少女,而这女子眉目之中自带一股淫邪与戾气,很难想象这样的人是天帝选中的山鬼,也就是山神人选。

        刚打了个照面的工夫,第二声“心肝宝贝儿”的呼唤声从矮树丛后面传来,新山鬼面色微变,一挥衣袖,那矮树丛竟一瞬间长高了许多,成了一堵厚实的绿墙,把那边的人挡了个严严实实。

        没想到那男人不但不气馁反而高声喊道:“我先宽衣解带了啊,宝贝儿快出来,别逗我玩儿了!”

        众人听得真真切切,面面相觑。

        新山鬼的俏脸瞬间黑了,再一挥衣袖,绿墙那头的男人立时感到喉头一阵腥热,发现自己再也说不了话了。

        因为喉咙被挖了个洞,舌头也不翼而飞了!

        男人晕死在地,不再能发出任何声音。

        新山鬼知道他是为自己而来,不过她并不心疼,反正两条腿儿的男子有的是。

        自从她有天无聊,在某个过路男子面前现身搔首弄姿,引得那人为她欲火焚身之后,只要觉得寂寞了她就故技重施,于是每隔几天都会有不同男子来陪她逍遥,对她来说死一个也没什么可惜的,谁让这一个差点儿坏了自己的大事?

        不过,要是让天帝知道自己如此“游戏人间”,肯定比祝华予跟凡人私奔的罪过还大呢,所以绝不能外传!

        而且,即便这个男子今天不死,过几天玩腻了他,他也是注定要死的。

        所有跟她有过接触的凡间男子,最后都难逃暴亡的命运,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

        云容山这一任山鬼,是天帝亲妹最小的女儿凝丝,自家外甥女自然要罩着啦。

        当初派祝华予去云容山出任山鬼的时候,就引来很多人的嫉妒,因为云容山是天下第一山。

        跟凡间一样,有过大单位的工作经验,将来仙籍升得才快呀。

        之前凝丝就想要这个网红职位来着,但一是因为那时她任山鬼年龄确实还小了几岁,二是因为辰良的关系,天帝最终才把这么肥的差事交给了祝华予,谁知道她不好好珍惜......这次必须得想着外甥女,要不然绝对被自家老妹骂死。

        这位凝丝小姐性格阴晴不定,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还算勉强招人喜欢,可说不定下一秒就翻脸。

        天帝也曾对她不满,想要对她严加管教,可是一管外甥女,自己的妹妹就哭天抢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凝丝的张扬跋扈更加变本加厉。

        凝丝还有个特点,就是贪恋男色。缠绵床榻,是她最爱做的事情,每天根本就不想起床好吗。

        予儿好久都没弄明白的知识,她老早就门儿清了,都能亲自去教生理卫生课。

        自凝丝走马上任以来,云容山一直不**宁。

        有一次,山里成百上千的穿山甲集体死亡,是因为凝丝想吃穿山甲肉了。

        还有一次,好多角鹿失去了头上的大角,聚集在一起默默垂泪,是因为凝丝想用它们的角来当首饰架,挂自己那成千上万只耳环。

        后来某日她的长串耳环缠在大角上解不下来了,她一怒之下将好几只鹿角从山崖上抛下,砸中了一个无辜的山民,害了人家性命......

        予儿心细,听到树丛后面有异响,而那刚才发声的男子突然没声,她担心是遭受了野兽突然袭击,想去营救,便用一把小刀拨开绿墙向那边看。

        看到的,自然是血肉模糊的画面。

        凝丝担心自己的丑事露陷儿,心里一慌,一掌向予儿劈去,却劈了个空。

        原来是兰台看她没安好心,防备她好久了,见她袭击予儿,及时把予儿推开,用自己的后背挡了一下。

        哪知这一举动大大激怒了凝丝!

        凝丝虽然阅人无数,跟许多男子滚过床单,但每次兴趣都只持续最多两天。

        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这也挺烦的。

        那些凡间男子,也不过是迷恋自己的美色,真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拎着裤子跑得比兔子都快。

        因此,凝丝最见不得的就是——真情。

        她看到这个本来就瘸着一条腿的男子,以血肉之身替心爱的女子挡这一掌,一股钻心的嫉妒猛地蹿了出来。

        为什么就没有人对自己献出真情呢?!

        众人感觉到大地开始震颤,从轻微到剧烈也就是几个眨眼的瞬间!

        兰台很自然地向予儿伸出手去。

        纵使天翻地覆,如果能抓住她的皓腕,至少他们还在一起。

        予儿也很配合地拼命伸向他。

        然而他们两个中间已经出现了一条骇人的地缝。

        一寸,又一寸,就在这对有情人的指尖眼看就要碰到一起的时候,一声震破耳膜的巨响突如其来,四周陡然陷入一片死一般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