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正文_第1917章 骗你跟我回家

第一卷 正文_第1917章 骗你跟我回家

        赵南意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进入了教室内。

        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像是静止了那般。

        她手中的课本倏地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她怔在了原地,一时之间惶然无措。

        下一秒,她转身想要朝着教室外跑去,但却被他握住了手腕,将她整个人圈入了怀里。

        “你你放开我你放开我”赵南意红着脸,小手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膛。

        权淮琛嗅到了那淡淡的馨香,是专属于她的。

        “找了你很久,整个江临都找遍了,没想到你在临東市。”

        赵南意听到权淮琛这一句话,微微怔愣了几秒钟。

        “你你找我”

        “当然要找你。”权淮琛看着她如此惊讶的模样,“我不找你,还能找谁呢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信息,又发了那么多条微信,你一条也不回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

        赵南意听着他温和的语气,他这淡淡的语气里好像带着些许控诉

        “我,我换了手机号,微信也换了所,所以我不知道你发了什么我以为你,你”

        “以为我不喜欢你,以为我喜欢的人是大嫂或者是欢颜,以为你只是我消遣的玩物,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赵南意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兆元对你说的那些话,碰巧被欢颜听到了,是她告诉我的,半年前我就知道了,微信和短信已经和你解释了上百遍,可一条回复都没有收到。”权淮琛面露伤心之色。

        他没忘记来这里前,他父亲的好友临東莫少莫厉萧是怎么告诉他的。

        想要挽回心上人,装可怜装委屈、放下身价和尊严,装着不要脸,才是追妻之术。

        这是过来人的经验,毕竟谁不知道临東莫少是个追妻火葬场的男人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出本书都不为过。

        权淮琛是个学习能力强的,只是这么一点拨,就学了个七八成了。

        “每

        个夜晚都睡不好觉,总是要睡在你睡过的床上,才能勉强入睡,豆芽菜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让我一个人度过那么多夜晚孤家寡人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抱歉”

        赵南意低着头,垂着眸,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个时候说声“抱歉”总是不会有错的。

        “道歉做什么这样只会让我更难受。”权淮琛紧紧抱着赵南意,双臂不知道收紧了多少次,他很害怕她再会逃走,她要是再人间蒸发一次,他真的会崩溃

        这半年,她也很想他,可是想念总是掺杂着兆元说的那些话。

        他不爱她,她是她的玩物。

        每次想念,她都是痛的。

        可现在,他这样紧紧搂抱着她,她却又忍不住贪恋起他的怀抱。

        赵南意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这样感情用事了

        她不知道。

        但是一碰上他,所有的理智,荡然无存。

        “能不能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赵南意听到他这可怜的声音响起,根本无法拒绝,她点头再点头。

        “我没有喜欢过我大嫂,或者说,是我和她商量过后的决定,当时有流言说我喜欢小四喜,但我确实也喜欢她,这一点我不否认,可哥哥喜欢妹妹,即便不是亲哥哥,在这上流圈也难免受人非议,我借这一行为,来遮盖那些流言。”

        而后,权淮琛再次道“至于我大嫂,她也是为了摆脱我哥说到底,在那样的情况下,这对我们两个人都有利,可这到底不是跟着剧本走的戏,总是会节外生枝的,到后来,这戏也是演不下去了。”

        赵南意愣了愣,完全没想到权淮琛和南夏月之间竟然是这样

        “豪门里的那些事,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等你嫁给我之后,每天晚上我都给你当故事讲好不好包括爸妈那些惊心动魄的事,还有我亲生父母的事,我都想一点一点告诉你。”

        赵南意抬头,看着权淮琛真诚的模样

        她离开他半年,她

        才知道,其实这半年,一分一秒也没有和他分开过。

        她的心一直在他那里。

        这一刻,她才找回了自己。

        权淮琛再次诚恳的解释道“至于小四喜,确实喜欢,但坦然放下。你不是她的替代品,也不是我的玩物,你是一颗完整跳动的心,重新安在了我这里。”

        说着,权淮琛握住了赵南意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左胸膛,“现在,这里是为你跳动着的,只为你一个人,你感受感受,跳动的是不是特别剧烈我很紧张,因为害怕你再不辞而别。”

        赵南意抿紧下唇,将手从他手里缩回。

        “可你知不知道,我得出身和你差的太远了我知道你不介意”

        “权家想要洗干净你的出身,那很容易,但南意,这不过是多此一举,因为每个人的出身是无法选择的,你能做的只有正视这一切,坦然接受,权家不在乎你的出身,只在乎你这个人。”

        权淮琛看着赵南意,无论是眼神亦或者是语气,都是那样的真诚

        “其实,我的出身也不怎么光彩。”权淮琛蓦地一笑,伸手捏了捏赵南意的脸颊,“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是天生一对了。”

        “你怎么连这个也能胡扯”

        权淮琛笑着,他没告诉她,这是他之前学的,刚和他父亲挚友莫厉萧学的

        只要是情话,只要能哄老婆开心,哪怕是胡扯出来的都行。

        “跟我回去吧。”权淮琛再次握住了赵南意的手,“爸妈可是给我规定了。”

        “伯父伯母给你规定什么了”赵南意有些紧张的问。

        “要是没法把你带回去,那我也就不用回权家了,你想让我成为一个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人吗南意,你这么善良,于心何忍呢”

        “”赵南意觉得自己完全是说不过他,“你你就是要骗我跟你回家。”

        虽然说不过他,但她又不笨。

        “是。”权淮琛也没有任何隐瞒,大大方方的承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