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光影年代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我不做投资(3/6)

第十二章 我不做投资(3/6)

        吕七百从橙子上市后,就没给任何产品站过台!

        他的影响力很大,远超过陆憨——陆憨一条微博‘嗨,达令’,直接促使达令app多了几百万的下载量!

        这就是名人的影响力!

        tmt投资行业,藤逊、阿狸是龙头公司,一般来说,他俩投资的公司,会成为资本哄抢的目标…

        吕七百目前为止,没有公开消息说他介入投资领域——除了已经公开的奈飞。

        其他的投资都是围绕产业链本身,比方说特效公司、游戏公司…

        触不及防暴露了他是今日头条的股东,持股比例超过了创始人…

        这次公开站台,算是落实了资本家的身份。

        看看他的公开声明,等会直接说‘百度是落后的,今日头条才是未来!’

        大哥,我们要看你对侵权的解释,你却把话题引导到了‘推荐和搜索’?

        效果…

        蛮好…

        首先吕潇然帮忙背书,大部分媒体选择息事宁人——说了高薪聘请三千到五千内容生产者,就是直接给钱的意思!

        当然还有一两家小网站死抓着不放,这些张亦鸣就能搞定…

        ……

        “其实做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就是做用户,做完用户,要考虑就是内容,保证留存率,所以,我们先韬光养晦,对标百度,等到时机成熟,掀翻bat!”

        “…你野心真大!”

        “不是我野心大,本身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渠道铺设开了,用户留存度足够,你就能做到行业领先!”

        张亦鸣又问了:“那你自己怎么不做?”

        “我?我是做内容的!而且我不适合做生意。”

        聊了半小时,吕潇然准备起身离开,然后陈祉兮给他打电话,说《财经杂志》想要采访他…

        “…现在?”

        “对。”

        “你带他去公司的会议室…”

        张亦鸣提醒他:“小心点,他肯定问你价值观…”

        “…我价值观很正常啊!”

        “你不知道,现在很多同行说我们就是度品…说用户点开可能是被标题诱惑,并不说明他需要并且喜欢这个内容。”

        “…卧槽,这么惨吗?”

        “就这么惨!”

        吕潇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推掉这个采访?

        毕竟他不是实际运营者…

        ……

        《财经》是一家很有名的杂志,内容有深度,很宏观,高屋建瓴,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和金融,还有社会民生的报道,比如粮食安全、转基因等方面的报道。

        他们一般问的问题比较刁钻,就正面提问,比方说问过杨元庆:“某想到底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老杨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了:“某想是一家根植于中国的全球化公司,希望取之于全球,用之于全球。”

        所以,中美售价不一样,割韭菜养活美国人?

        (大佬们一堆事,特有意思…)

        按照他们的一般逻辑,可能真的会问吕潇然关于今日头条低俗化…

        果然,第一个提问就是:“低俗是今日头条成功的原因之一吗?”

        “…还远称不上成功吧,按照官方数据,移动端的网民数据是4亿左右,未来的总量肯定要翻倍,今日头条的体量远远称不上成功!”

        “请你正面回答!”

        “我觉得最核心在于头条并没有从低俗中获利,事实上,低俗内容反而会伤害商业利益。某种意义来说,我们也在打击低俗…”

        汗了一个,真尼玛直接!

        不像圈内,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今日头条有没有价值观?”

        “两个问题,第一,今日头条我只是投资人,并不是实际运营者,第二,任何企业都有自己的社会责任感,我们上线的头条寻人就是基于此,至于你说价值观,你去跟张亦鸣聊吧,我不是实际运营者!”

        “你当初为什么要投资字节跳?”

        “…我一直觉得基于推荐的东西远比自己搜索的有意思,通过用户的浏览器浏览记录,推荐给用户相关的信息,刚好,张亦鸣想做这个,我就投资了!”

        “百度今年发力内容领域,是否会对头条构成威胁?”

        “想太多,我们现在日活跃用户体量大概是手机百度的2/3,我们用户的停留时常也更长。同时,我并不觉得百度有什么优势是我们所不具备的。”

        “头条2013年收入十几亿,今年预计有60多亿,百度2013年广告收入约600多亿。什么时候头条的广告收入会超过百度?”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我始终相信百度的搜索算法是落后的!”

        “那你以后还会做投资吗?”

        “我不是专业的投资人,事实上,我之所以投资字节跳,还是想拓宽内容渠道,中国电影的现状就是院线越来越大,内容供应方、制作方处于弱势,我之前想过联合在一起向院线施压,逼迫他们退一步,可惜,没能成功,他们很快找到了其它内容供应方,他们自己也可以做内容…”

        “从那时候我就觉得必须要有自己的渠道!”

        “视频网站和手机移动端让我看到了希望,但是视频平台基本已经饱和,除非我愿意疯狂烧钱,而且从长期来看长视频平台很难真正盈利…”

        “为什么很难盈利?”

        “规模壁垒完全依靠内容采购建立,而内容的供需市场都高度集中化,这直接导致供需双方的都不具备足够的议价能力,不如另起炉灶,做手机移动端,等到时机成熟,字节跳会推出视频类app!”

        “所以,你是想颠覆院线?”

        “不是,你这么说,我就成了行业的罪人了!手机移动端的作品最好在40-60分钟之间,电影的长度有点太长了…事实上,手机院线不是个好的选择!我的意思是提供更多层的选择,不至于院线生气不给排片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收取成本!”

        “那你对张亦鸣怎么看?”

        “有点不太成熟,过于相信机器,还有,字节跳在很多方面有点偏离了政治正确,算法也要讲政治的!”

        “你会做什么吗?”

        “现在先不做吧,等他碰了钉子,自然知道在中国,一家大企业最基本的是什么!”

        是什么?

        当然是跟zf打好关系!

        张亦鸣说过‘: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是做技术的,算法没有价值观。’

        然后被教育,关停了了内涵段子…

        再然后,张亦鸣使出浑身解数,极尽所能地展现其“乖巧”,试图向上面证明字节跳动公司的每一个字节都有价值观,今日头条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有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