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妖圣祖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默默承重

第二十三章:默默承重

        赵牧当时也被项恒救走,带回了夏家。

        不过他身受重伤,如今还没有痊愈,还在养伤之中。

        “不用了,牧叔,让他们说去吧,他们说几句,我身上也不掉二两肉。”

        项尘淡淡一笑说道,这份心性让赵牧有几分佩服,换成其他少年,被这么激骂早已经忍不住了。

        看来,项家发生的变故,让二少爷成长了很多啊。

        赵牧心中想到。

        而这时,外面的辱骂声突然淡去,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尘儿,开门,是我。”

        这道声音沉稳雄厚,项尘自然熟悉,连忙去让蔓荷开门。

        院门大开,一名身穿黑袍,身形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

        “三叔!”

        项尘迎了上去,对来人恭恭敬敬的一礼。

        来人正是项恒,项尘三叔,他父亲的亲兄弟。

        “三爷。”赵牧也是恭敬一礼。

        “你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项恒望着项尘惊讶道。

        “我恢复力强,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项尘笑道。

        “真是惊人的恢复力,听说你从小就体质特殊恢复力强,没想到这么重的伤势你几天就恢复了。”项恒惊叹道。

        “尘哥哥。”项恒身后,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探出头来甜甜叫道。

        丫头扎着两个羊角辫,一身大红色小棉袄,脸蛋儿胖嘟嘟的,婴儿肥,一双大眼睛清澈灵动。

        “雪儿,来,哥哥抱抱。”项尘蹲下去抱起小丫头,亲了亲她的小脸蛋儿。

        他三叔的女儿,夏雪儿。

        “走,我们里面去说话吧。”项恒说道。

        “嗯。”项尘抱着雪儿,和项恒一同进入屋子中坐下,蔓荷去上茶水。

        “怎么样,来夏家还习惯吗?”项恒问道。

        “一切都好,三叔,这一次多亏您了,不然我恐怕就得死于王家手中了。”项尘把雪儿搂抱坐在自己大腿上。

        他知道自己化为妖魔,然而并不记得自己化为妖魔后的事情,被腐蚀了理智。

        “王家……柔儿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很可惜,我没有能发现她的尸体。”项恒叹息道:“当时听说当时有一头妖魔,可能被妖魔……唉”

        项尘道:“三叔不必自责,或许,这都是命吧。”

        “我得到消息,你一人杀去王家打败了王鹰,是真的吗?你可以修行了?”项恒又期盼问道。

        项尘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好,好!”项恒激动大笑,道:“我就知道,我大哥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废物,尘儿,只要你活着,能修行,那么我们项家就一切都还有希望。”

        “三叔,如今您知不知道我父亲的具体情况,他还活着吗?”项尘问道。

        项恒笑容收敛下来,神色阴郁,道:“大哥如今被关在天牢之中,生命危险是没有,不过,皇室是不可能放大哥出来了。”

        项尘声音也冰冷道:“我们项家为大商立下多少战功,难道皇上就因为父亲酒后乱性的事情对付他吗?这其中是不是有更多的隐情?”

        “没错,这其中,的确涉及到了很多隐情,出事之前,你父亲修为大进,整个大商恐怕已经没有什么敌手,大哥又手掌重兵,皇室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威胁到皇室,酒后之局,不过是一个阴谋罢了。”

        项恒冷声说道。

        “皇室……殷家……”项尘眼眸冷冽,声音冰寒,对这个皇室,他可是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

        “如今,还有一些隐情也是时候告诉你了,你大哥,项缺,并非是大哥的儿子。”

        项恒又说出一个惊人的事实道。

        “什么!”项尘闻言一惊,不敢置信。

        “林莲那个贱人,她嫁给大哥之前就和当今朝堂上那位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她不过是那人当初安排布局在大哥身边的一颗棋子,这么说,你懂了吗?”项恒道。

        “朝堂上那位!商皇,您是说,项缺是皇种!”项尘惊声道。

        “没错,这个事情大哥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揭露而已,说到底,终究是大哥太重感情,把商皇当兄弟,记得当初结拜之情,根本没有觊觎皇权的心,然而商皇却不念这份感情,唉……”

        项恒长长叹息一声:“若是大哥想反,如今这大商的天下,可能已经姓项了,只是大哥不愿意百姓在饱受战火罢了。”

        “伴君如伴虎,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啊,自古野心家都是以利益为重。”项尘也叹道,他不怪自己的父亲。

        “尘儿,记住你现在身上的担子,三叔被夏家羁绊着,如今已经不可能回项家主持局面了,项家的未来,很可能要你来挑起,你能修行就是最大的希望。”

        项恒说话间手中多出了一条银色玉腰带,道:“这里面有十万金币,你拿着用吧,修行一途最费钱财。”

        “三叔,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您留着以后给雪儿吧。”项尘摇头道,心中感动。

        普通一家人,一年收入不过七八枚金币,十万金币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足以让一个家庭富裕三代一辈子。

        至于那腰带,是纹师用银空玉锻造,玉中自成空间,拥有真气在里面留下种印就能打开,一条空玉腰带也是价值不菲。

        “尘哥哥收下吧,雪儿不要。”雪儿在项尘怀中道。

        “尘儿,你我叔侄儿就不要说那些了,只要你以后能重振项家,十万金币又算什么。”

        项恒执意让项尘收下,项尘推辞不过,只能收下了,他如今的确身无分文了。

        “在夏家,你必然会忍受一些气,不过成大事者学会能屈能伸,不要在意。”

        “我知道。”

        叔侄儿二人聊了很多,天色渐晚项恒和雪儿才离开。

        项尘送项恒离开,握着手中的银空玉带,心中沉重,这玉带中寄托的也是一份沉颠颠的责任,是一个家族未来命运的寄托。

        “三叔,您放心,尘儿定然不会让你失望……”项尘握着腰带,佩戴在自己腰上,眼神无比坚定。

        他还不知道,项恒为了他能安稳呆在夏家付出了什么代价。

        有时候,我们也不晓得,安稳的生活下,有人在暗中为我们又背负承受了什么,盛世之下,总有人在为你负重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