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八年之久,白衫依旧

第十九章 八年之久,白衫依旧

        “你们......你们是谁!?”埃琳娜一声尖叫,雪白的脸颊满是慌乱。

        “嘿嘿嘿......瞧~还是个洋妞啊。”

        “听说洋妞屁股都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几人浑身上下一股酒气,团团围在埃琳娜周围,显然是不想让着对方出去了。他们的脸上意图张扬,其动作也是跋扈直接,不断地用裤腿摩擦着埃琳娜和周羡儿的手臂,宛若狼群在对待待宰的羔羊。

        埃琳娜显然就是那头羔羊,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于言,且不停地拉拽着他,可于言就是醉醺醺地昏睡不醒。她的内心已是心急如焚......

        不过,此时有一位痞汉稍微注意到了周羡儿的表情。她也被包围不停地被骚扰,可脸上却大不同于埃琳娜,并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惊慌与焦虑,相反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古怪神色。

        于是他有些好奇,语气轻挑地询问:“哇这位粉头发小姐姐好漂亮呀!但是你怎么不怕哥哥们呀?”

        随即他见到周羡儿缓缓抬起脸,那张出水芙蓉般美得惊艳的脸蛋朝着他微微一笑——

        这个痞汉一个激灵,也不知怎么回事,连忙后退了几步,面色大骇地盯着对方。

        “老六,你搞什么?酒喝多了路都站不稳了?”

        “不,不是......”老六很快缓过神,不禁一脸怒容,“妈的你这婊子,竟敢吓我!看我不搞死你。”

        他说着正准备过来做点什么,就听到周羡儿淡淡的娇笑:“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告诉你哦~要是欺负了我,我的男朋友可不会放过你呢!”

        “男朋友??噗哈哈!”

        “哈哈哈哈!!”

        “小妹妹,你说话真有趣。但是很可惜,你的男朋友救不了你了,估计这会看到我们早就吓尿逃走了吧。”几人围得大笑,就连老六片刻前的心悸也在这会也消逝不见,随着几人唱和起来。

        “怎么会逃走呢?他可不就在你们的身后吗?”周羡儿面色不改,玉指指向某一处说道。

        “什么!?”

        瞬间,几人齐齐朝后方望去,而本来在他们身后默默偷看这一切的于彦,也终究暴露在视线下。

        “......”

        于彦真是满脸的郁闷呐!也不知道这周羡儿是何时发现自己的,但此时既已暴露,也没有保留的必要了。

        “你是她男朋友?”其中一人揣起个空酒瓶子就走来。

        “男朋友??很抱歉啊我不是......”于彦目露惊讶,接着摇了摇头否认道。

        “你!”周羡儿听到此话一声娇斥,杏眼圆睁,显然有些不可置信。顿时有些坐不住了,她站起来又道:“于......于彦!你,你过分!”

        “哦?原来你们认识啊......小子,对着认识的女人见死不救,你可真怂啊!”那痞汉看了眼了两人,不禁有些嗤之以鼻。

        然而于彦摊了摊手,一脸无奈道:“怂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这么弱!不过......虽然她并不是我女人,但我可没说见死不救过。”

        “什么!?”

        就在此时,于彦目光一变,寒光乍现之际,他的身形陡然向前冲去。

        一切都可谓电光火石。踏步流星间,于彦闪至那位拿着酒瓶的痞汉面前,一掌扇出!

        “噗——”

        这是一道震撼无比的响声,其响亮程度在刹那竟盖掉了那周围的电音,不仅是埃琳娜周遭范围的人们反应过来,甚至全场的客人皆在此时将目光投向了这里。

        一条煞长的血印从于彦脚下延展至远处,足足三米长,隐隐还能在地上找到几颗掉落的牙齿,这番场景令人触目惊心!而三米外的那人躺倒在地上,其脸上鲜血淋漓,也不知还有气息没。

        “啊!!!”

        尖叫声顿起,瞬间充斥在了整片空间。

        “呃麻烦了,用力还是过猛了些。”于彦心中一沉,知道这一击力量没把控好,那人怕是不死也要在医院躺几个月了。

        当然他明白,随着自己这一掌,场面很有可能将要失控!

        “你找死!”

        “既然敢惹我们赤帮!干掉他!”

        话音刚落,便见几人揣着酒瓶疯狂地向他冲来。一时怒吼声与尖叫声糅杂成一团,将这原本暧昧与激情的夜场变成了修罗场,或是人间战场......

        战斗开始了。

        于彦全力出击!动作宛如夜魅杀神,拳击膝击肘击,如流水线的工程般在他身上活灵活现地使出,每一击皆蕴含着莫大力道。而他的速度爆发同样惊人,肌肉紧绷如轰鸣中的马达,出手似惊雷,何能看清其动作!?只觉有一道狂风在此逍遥肆虐,其姿超凡!

        “哐当——”

        不止是各种玻璃质地的破碎,亦不止是木质家具的断裂,同样伴随的还有一个个飞出的人肉身体,以及各式各样的哀嚎痛吼。

        于彦闪至一人身后,又是一记手刀劈下,那人殊来不及防范,便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而他做完这一番动作后尚未停歇,目光微凝,毫无多余准备动作,又朝前踹去一个大脚......前方那具木椅直接爆飞而出!在空中飘过一道轨迹,随即轰在一个混混身后......

        “哇啊!”那人一声剧痛般的惨叫,尚未逃离便成了又一亡魂。

        于彦的惊人实力震住了在场所有帮众混混,每个人的表情先后由愤怒转变为惊悚,再转变为惊骇。一时间于彦如那人中战神,赫然直立在夜场舞台中央,却没有人再敢上前一步。

        “噼啪!!”

        就在此时,一声酒瓶爆裂的声音从于彦后背袭来,却见有一个贼心鼠胆的男子从后方偷袭成功。那个酒瓶砸在了于彦的后背,一部分还砸在其后脑勺,碎成片片玻璃,留下一缕淡淡的鲜血......

        但令人恐惧的是,这也只不过淡淡的鲜血,也只不过是擦破了外皮......

        那男子本以为这一击足以致于彦于死地,再不济也能令其昏迷,怎能想到此刻所见的那般画面!于彦......几乎并没怎么受伤。

        而随之迎来的便是一个怪物的转头,以及一双冰冷泛着杀气的眼眸。

        “哗”地一声,那男子还来不及撤走,眼前便成了一片漆黑,弹指间失去了意识......

        “怪......怪物......”

        “他是人类吗?”

        “妈的,就不信了!跟他拼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吗??”有一人怒吼出声,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军刀,刀口银光闪烁,似有一股嗜血在舔舐。

        然而,他话仅仅刚出口,便发出了一声惨叫——于彦健步如飞就到他的面前,然后折断了他的胳膊。

        “嘶——”一丝寒意渐渐在空气中发酵。

        “啊啊啊怪物!”

        “快跑!”

        “我错了饶过我吧......”

        霎那,这群痞子帮众如锅上的蚂蚁般惊醒,紧接着四散而逃。他们没了斗志,没了勇气,像是面对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足以碾碎他们的怪物。

        于彦静默不动,没有继续追杀穷寇,就如一尊雕像般站在舞台中,观望着他们在眼底逃命。

        胜者为王,败者皆草芥。

        周羡儿目光痴痴的......她望着那个人,眼前那个全身由光芒包裹着的男人,仿佛坠落醉生梦死,多年前的景象如千万次的变幻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他仍是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也仍是那般泛着光芒般耀眼。

        如同很多年前的那个夕阳西下,他对着自己说出的那一句:“别怕,我替你教训他们!”

        稚嫩如牛犊般的脸庞,眼底涌动着的倔强,脏兮兮的白衬衫,还有那那被斜阳映得格外狭长的影子......那个少年,那句“别怕”。

        她一直在找寻着他。

        她一直也在追逐着他。

        这八年,如一场缥缈且毫无踪迹的梦,恍如在梦中遇见了他,却又在现实中落入茫茫深海。

        此刻,如梦方醒,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幻梦——

        时光未染及白衫,他仍是他......

        八年之久,白衫依旧。

        “啊!羡儿姐小心!”

        只听到埃琳娜的一声惊呼,眨眼间便见到一个帮众持着刀朝周羡儿冲去。

        “你这怪物再嚣张看看!!只要你女人你朋友在我手上,看你还敢不敢动手!?”那帮众歹徒疯狂大笑,那张扭曲般的面孔已是失去理智。

        于彦顿时心惊肉跳,脸上喷涌出难以掩盖的怒焰,他猛地朝周羡儿冲去,尽管他的内心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恶。”

        可是来不及了!于彦之前只顾着自己大开杀戒而没顾及后方,因此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那歹徒距离周羡儿已仅仅只有一丈距离,于彦目光向其望去,如望天涯海角......

        一颗心倏尔沉下。

        但就在这惊心动魄之时,剧变发生!

        周羡儿忽然弯腰,接着摆出一个古怪无比的架势,一腿绷紧抬起,两手如拉弓般向前指出。

        “古拳无忌”

        于彦瞳孔微缩。这个架势......难道说......

        下一刻,便有一道轻微的声音落入他耳里,如一颗石子打入湖面。

        “咚!”

        那歹徒尚还持着刀,尚还是那副疯狂的表情,但观其脸色已缓缓僵硬,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如铁索缠得紧紧的,再也无法行动分毫。

        他低头徐徐看去,却见一个白皙的小拳头抵在自己的两胸下方中点处。

        “你......你怎么......这是什么......呃!”

        话还未说完,但其身已然直直向后倒去,如僵硬的朽木,倒在地上。

        周羡儿看着这一幕,随之收回手势,脸颊上浮现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果然是你!”

        于彦脸色一变又变,皱着眉头说道。

        “哼!你既然早就知道是我了,为什么还装作不认识呀?”周羡儿娇哼一声,流露出不悦。

        “滴嘟——滴嘟——”

        彼时外边已传来警车的声响,不禁将于彦一肚子的疑问尽数塞了回去,他知道眼下情况不妙。

        “先别说了那么多了,咱们快走!”

        (此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