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奇妙人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神圣之枪

第三十五章 神圣之枪

        “让开.....”

        一声大喝自后方传来,白衣飘飘手持银枪,从小山坡下狂奔而来,正在围着那只受伤食人魔无情殴打的几人急忙一拥而散。

        白衣飘飘飞身而起,眼神冷冽而杀气十足,双眼死死盯着那只进气少出气多的食人魔,在半空中瞄准怪物的脑袋狠狠刺下。

        “愚蠢的怪物,受死吧。!”

        那只食人魔本来就被林月兮打的头晕脑胀七窍流血,被几人一顿殴打虽然没有死却是也快了,刚回复一点清明就看到白衣飘飘这个塞牙缝的食物从空中跳过来,顿时回光返照,一个大脚丫子踹了过去。

        这个大脚丫子,该怎么说呢,就一个字,大,而且不仅大,从那黑色的脚趾甲来看,估计会很臭,不仅臭,还很恶心人。

        白衣飘飘眼神如电,一袭白衣猎猎作响,手中枪如惊雷,挥手刺下,这凶狠的一枪,如撕裂黑暗的晨光,惊艳了世界,而食人魔的脚丫子,同样不输于任何人,这一脚,风华绝代。

        :我敢保证,这脚丫子比他的脸还大。!

        月夜独殇,秦萝,林月兮,皆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接下来如此悲壮惨烈的一幕。

        “嘭。”

        一只黑色的大脚丫子踹在了白衣飘飘的脸上,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脸,变形了,而这次,他的牙花子有些疼,他敢保证,这次是真的疼。

        “啊......”

        一声惨叫,白衣飘飘再次倒飞而回,还是熟悉的感觉,还是原来的味道,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他的脸肿了起来。

        踹飞这一只食物,食人魔却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看不清东西,使劲摇了摇脑袋,突然间他感到肚子上一阵疼痛传来,随即一脸痛苦之色,低头看去,却是肚子上被破开一个大口子,一柄短剑还插在他的肚子上。

        月夜独殇抬起双手看了看,随即脸蛋一红,方才白衣飘飘气势太甚,一时不察之下居然把武器留在了食人魔的肚子上。

        一阵阵的疼痛感袭上脑门,让他痛不欲生,这群卑微的食物,居然敢伤害伟大的食人魔,他顿时暴怒起来,獠牙大张暴吼一声。

        “啊......我要吃了你们。!”

        食人魔挣扎着要站起来,无奈身上全部都是伤口,努力了一下之后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能愤怒而无力的看着几人。

        “要死的是你。”

        这话是那个细皮嫩肉的人类女人说出来的,他的眼中出现一道纤细的身影与一把高高举起的大剑。

        那个身材小巧的人类女人挥舞着那把夸张的大剑狠狠的砸了下来,是的,不是砍,是砸。

        食人魔躺在地上不再挣扎,身躯受到重伤的他动一下就痛一下,既然不能挣扎那就欣然接受吧。

        他的目光平静而淡然的看着那把大剑砸下来,他吃了一辈子食物,如今死在一个细皮嫩肉的人类小娘们手里好像也不错。

        不知为何,林月兮似乎在这只食人魔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遗憾的味道。

        他闭上了眼睛,默默回首他作为食人魔的这一生时光,其实好像也并没有什么遗憾存在了。

        当然,除了还没有把美丽的食人魔小姐纳古依按倒在小树林里给他生一个小食人魔。

        另外,他现在好想饱餐一顿,就算是一只腐烂僵尸也好。

        “咚。”

        一声钝器击中肉体的闷响,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传遍四周,被五人围攻中的那只食人魔心头一颤,看向那只已经死亡的食人魔,猛的一挥手中武器逼开几人。

        三只食人魔怪物一只被白尘引开,一只被林月兮打死,虽然这只食人魔是其中最为强大的一只,却也不免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扎卡......”

        这只食人魔怒吼一声,声音中满是不甘,虽然他们死亡之后会再次在黑暗力量下重生,不过亲眼目睹手下被人杀死还是感到十分无奈,谁知道下次复活之后这小子还是不是他小弟。

        月夜独殇从死亡的尸体上抽出武器,带出一股绿色的血液光芒,闻听那只食人魔怒吼,顿时摇头失笑,怪物居然还有名字,系统也太狗血了吧。

        秦萝看看被食人魔追的四处躲闪的五人,在看看地上的尸体,顿时眼圈一红,原来怪物之中也有感情的吗。?

        “哇,小月月,我好感动。!”

        林月兮正拄着大剑休息,刚才那一击用尽了她的全力,现在胳膊却是有几分酸痛,还有要抽筋的感觉。

        闻听秦萝一句话,林月兮顿时扑到在地上,乐的哈哈大笑起来,时不时的还翻滚几下,手掌拍地,却是连眼泪儿都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

        ”萝萝,你是要笑死我才甘心吗。?“

        月夜独殇也被雷的不轻,面无表情看向秦萝,想了想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无语的抿了抿嘴角,颤抖着撇过头去,小肩膀一抖一抖,没过一会,实在是憋不住了,压抑的笑声响了起来。

        白衣飘飘一脸正色走过来,怜悯道:“招财猫小姐,这个,虽然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据我所知,好像怪物是会不断刷新的。”

        “.......”

        秦萝慕的瞪大双眼,她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同情谁不好,同情怪物。?

        明白过来的她顿时羞的脸蛋儿通红,一伸小手,捂住了自己发烫的小脸蛋。

        月夜独殇停住笑声,回过头来,顿时看到白衣飘飘肿起来的脸颊,甚至隐约还有一个大脚印,黑乎乎的一片,顿时一股恶心感浮上心头,脸色难看无比。

        “你,今晚上给我睡大街。”

        被指着的白衣飘飘顿时委屈起来,干巴巴道:“老婆,我现在可是重伤员来着。”

        月夜独殇捂住自己挺翘的小鼻子,一脸嫌弃道:“你别过来。”

        那边孤街浪人被那只食人魔打的到处乱跑,极为狼狈,幸亏有队友帮忙才得以从食人魔的大脚丫子下逃生,见他们四人谈笑风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远远大喊起来。

        “大姐,要聊天等一会啊,我们快撑不住啦。!”

        见久久拿不下这些该死的食物,食人魔气的暴跳如雷,满脸狰狞大声吼道:“该死的小虫子,你们都要死。”

        手中武器在身前狠狠一抡,一个没打到,当即食人魔抬脚踹向那只最浪的。

        就数这个最能折腾,现在有了机会,不踹他踹谁。

        “嘭。”

        一只大脚丫子踹在孤街浪人胸口,留下一个黑色的大脚印。

        一道身影远远飞了过来,重重的摔倒在四人身前,孤街狼人胸口一疼,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了过去。

        面对被食人魔大脚踹飞的孤街狼人同志,白衣飘飘心底一暖,急忙过去蹲下身子扶起他来,一脸担忧之色,心底里却是暗爽,这下总算不止我一个人被踹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不过这话他可不能说出来,孤街狼人喘了几口粗气,摆摆手道:“我没事。”

        “断浪妹子,休息的怎么样了。?”

        月夜独殇看向林月兮一脸关切的问道,虽然她先前很是有些看不起这三人,不过自从林月兮大剑一出她就被震撼了,而且秦萝的实力也是极为不凡。

        一把大剑而已,若是单单如此的话她也不会如此震撼,问题是这把大剑的威力确实配得上这副夸张的造型。

        现在的林月兮可以说是这些人中唯一可以对食人魔造成致命伤害的主力了,还是主力中的主力。

        白衣飘飘捂着牙花子给了月夜独殇一个眼神,那意思很明白。

        “话说这东西真是人类的武器。?”

        月夜独殇翻了个白眼,不置可否。

        “杀。”

        林月兮娇喝一声,提剑杀了过去,那食人魔威风的很,四人完全无法阻挡那只食人魔的步伐,就算她不冲上去,这只食人魔也快要冲过来了。

        “死,你们都去死......”

        这只食人魔太凶猛了,遇到小树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一脚踹倒,或是一棍横扫过去,顿时折了一大片花花草草,端的是作恶多端,为祸一方。

        “这怪物的怪力太可怕了。”

        孤街狼人心头一跳,看向冲上去的林月兮背影,大喊道:“妹子你行不行,要不我们战略性撤退。?”

        林月兮头也不回道:“不用。”

        断浪妹子都冲上去了,月夜独殇这几人怎么可能光看着,顿时一拥而上。

        食人魔粗壮的大腿上有着许多伤口,泛着绿色的光芒,那是他的血液,而人类的血液则是红色。

        相比于人类的海拔,食人魔可就大大占了优势了,他们五人根本打不到食人魔的脑袋,就只能往大腿上招呼了。

        而且林月兮的目标也并不是他的脑袋,那只死掉的食人魔是趁他不备才能得手,而这只,估计不会也不可能成功,毕竟前车之鉴还躺在他们后面,怪物又不是傻子。

        白尘这边,那只独眼的食人魔仍紧追不舍,毕竟刺瞎了人家的眼睛,仇恨那是妥妥的牢固,不死不休的那种。

        而且他并不知道林月兮她们已经干掉了一只怪物,如今只能带着这只伤残人士不停的在小树林里兜圈子。

        别看他们人多,如果三只怪物聚集在一起,对他们进行围攻,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下,没准都要交代在这里。

        一道矫健身影的奔跑在树林中,时不时的一个跳跃,食人魔气的哇哇大叫,却始终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咯吱......”

        一声树木被折断的声音传来,白尘淡淡一笑,却是跑的更快了,这家伙虽然力大无边,不过他也不是傻子,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他若是有本事,就把这片森林都给拔光喽,要是漏掉一片,白尘就能带他兜风兜到天荒地老。

        前方一阵大喊声传来,白尘心情激动起来,向前方看去,是月夜独殇他们,正在被最后一只食人魔追赶着向这边跑来。

        白尘双手叉腰哈哈大笑道:“同志们,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跑在最前边的是白衣飘飘,后面跟着林月兮秦萝与月夜独殇三人。

        一道声音大怒道:“陈江河,你恶不恶心,我恨死你了。”

        林月兮:“密突”

        白衣飘飘边跑边朝后大喊道:“老婆,我也不是故意的好吧。”

        “你滚。!”

        秦萝眼尖,看到白尘的身影,顿时大喜,随即脸色大变大喊起来。

        “所长,快跑,别靠近这只怪物。”

        “怎么了。?”

        一只怪物而已,这么多人怕个毛线。?

        “你们什么情况。?”

        月夜独殇甚是狼狈,上气不接下气道:“别说了,这只怪物过来了。”

        白尘随即看向这只食人魔,顿时眉头一皱,仔细观察起来,随即下一刻目瞪口呆。

        让他惊讶的不是别的,而是这只食人魔腿上大片大片的绿色光芒,几乎流满了他的双腿,深可见骨的伤口处处都是,而且他的身后还有着一柄银白色的长枪随着跑动而不断摇摆。

        白尘面色一变,指着怪物大喊道:“这缺德带冒烟的事情是谁干的。?”

        白衣飘飘跑到白尘身边,一脸尴尬道:“是我。”

        白尘对他竖起大拇指,赞赏道:“很好,有前途。!”

        面对惊慌逃跑的众人,白尘不屑一笑,别人能退,他裁决审判所所长能退。?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说了,他身后可是还有一只基本完好无损的怪物,况且只是瞎掉了一只眼睛,完全不影响拿着武器把食物砸成肉饼。

        雷闪发动,紫色雷光从刀柄处蔓延至刀尖,白尘的身影瞬间加速,与众人擦肩而过,朝着那只伤痕累累的食人魔冲了过去。

        林月兮与秦萝的身体顿时停下,相互对视一眼,他们三人是一个系统的,所长冲上去了,她们两人不跟上去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那只食人魔奔跑的速度不快,毕竟腿上伤痕累累,一柄白色骨棒朝着白尘从左到右凌空挥来,带起猎猎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