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奇妙人生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拿去煲汤

第十五章 拿去煲汤

        秦萝听到门铃声穿着背心短裤下了楼,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中年人,顿时疑惑起来,白尘这里平时除了送外卖根本没有别人来过,这位是什么人?不过来了客人,不去见一面实在不妥。

        “叔叔您好。”

        见白东山点点了头,秦萝一屁股坐在中年人对面的沙发上,笑着对白尘道:“白尘,这位大叔是什么人?你不给我介绍一下。?”

        白尘暗自佩服这小妞,你面前坐着的可是一个鬼魂啊,居然如此淡定,见秦萝问起,白尘只得介绍道:“这位是秦萝,秦小姐,这位是我爷爷,白东山。”

        秦萝眼睛慕的睁大,指着白东山结结巴巴道:“这是你爷爷,不可能吧,这么年轻,他几岁生的你爹。?”

        白东山哈哈大笑,道:“我确实是他爷爷,今天正好七十。”

        秦萝不相信,换他也不相信,在他印象中,爷爷不能说是鹤发鸡皮,却也是一个中年人,现在这一副三十多岁的面孔,如果不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莫说别人,搁白尘身上,白尘也不信。

        白东山仔仔细细观察了秦萝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眼光不错,这媳妇,漂亮。

        “人家都说家人死后头七会回来看望家人,不过这刚翘了辫子就回来,莫不是放心不下我。”

        白尘看向玻璃茶几上的木盒,奇怪问道:“爷爷,这是什么。?”

        白东山不经意的淡淡道:“哦,我的骨灰,我放留着也没用,这可是好东西,你闲着没事拿去煲汤喝。”

        秦萝微笑着看向白尘,道:“你爷爷真会说笑,他明明活生生的坐在这里。”

        “啊。”

        下一刻,秦萝猛的指着对面尖叫起来,却是对面的白东山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下一秒,又再次出现在眼前。

        “哈哈哈哈。”

        白东山哈哈大笑起来,摆手示意道:“小姑娘不用怕,我确实已经死了,这是我的元神。”

        白尘虽然也是毛骨悚然,但还是怯生生的问道:“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白东山微笑道:“我今日感到大限已至,然后就死了,这有什么奇怪。”

        见白尘闲着,白东山催促道:“你要是闲着没事,先把我这骨灰炖了,这可是我七十年修为所炼,你天生资质不佳,把这个喝了绝对大补,直接打开修行之路。”

        白尘无语,骨灰这玩意还能煲汤喝。?

        秦萝惊魂未定,急忙坐到白尘身边,身体紧紧贴着他,双手抓着他的手臂抱在胸口,直把一对丰满的大白兔挤压的变了形状。

        心神一荡,顾不得感受那柔软的触感,白尘看向白东山道:“爷爷你不会这次来就是专门给我送骨灰的吧。”

        白东山摇头道:“我元神还有二百九十八年寿数,闲着没事便来看一看你。”

        秦萝紧紧闭着眼睛,闻言睁开眼睛看向白东山,鬼神之说由来已久,但谁也没真正见过,如今一个真正的鬼魂,不对,是传说中的修仙者就坐在他面前,由不得她不信。

        “叔叔,你究竟是人是鬼。”

        白东山淡然道:“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元神,俗称三不沾,就是人鬼神哪个都不沾边的那种。”

        听他说的有趣,秦萝捂嘴偷笑了起来,恐惧之心退却几分。

        白尘眉头一皱,他爷爷白东山确实死了,不过道家有转生之法,实在不行还可以夺舍他人,哪有拖着个元神到处晃悠的说法,万一被哪个高人看见,说不得要替天行道。

        元神一物自有其神妙之处,神通自生,见白尘皱眉白东山已大致明白他之想法,微笑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这世间本无六道轮回,如何投胎转世,夺舍之法歪门邪道,风险极大,稍有差错便魂飞魄散,纵然成功,也难寻大道,除非......”

        白尘急忙道:“除非什么。?”

        白东山哈哈一笑,指着秦萝道:“你我血脉相通,除非你让她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在他魂魄还未生出之际我便占了他的躯壳。”

        秦萝闻言脸儿顿时通红,这个老不正经的,胡说些什么呢。

        白尘闻言脸色也是红了起来,秦萝是这里的租客,人家小姑娘一人孤身在外,他岂能做那不轨之事,报警了咋办,进去蹲二年不成?再说了,就她这个姿色,在别人眼里也许是女神,在白尘眼里,离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境界还差点。

        想到此,白尘苦笑道:”爷爷你说笑了,她不是我女朋友。“

        一双小手狠狠掐在他手臂上,秦萝板着小脸暗自用力,疼的他龇牙咧嘴,面上却不能显出半分。

        白东山摇摇头,道:“非也非也,我瞧你俩倒是颇有缘分,未来之事,谁又能说的清楚。“

        秦萝松开白尘,脸上笑容满面,她已经明白,面前这个中年人不是鬼,大概是属于传说中的神仙一类,又是白尘至亲之人,那还怕个什么劲。

        秦萝问道:“爷爷您这次来准备待多久。?”

        白东山一指白尘道:“待到他翘了辫子。”

        秦萝捂嘴轻笑,这个大叔说话真有意思,比白尘这个榆木疙瘩可是好玩上百倍都不止。

        白尘脸色一黑,心道哪里有这么说自己亲孙子的,信不信我把你骨灰给扬喽。

        白东山眉毛一挑看向白尘,他心里想什么虽然不能全知,但大致的情绪波动还是能感应出来的,高兴,悲伤,恶意,都能一一辨认。

        登时白尘心儿一紧,好家伙,忘了这位是修道高人了,此际元神出窍,神通自生,又是血脉相通的亲人,此时怕是成半个仙人了,他那点想法哪里能瞒得过他老人家。

        “呵,呵呵,您强,我打又不能打,说又不能说。”

        一把端起桌子上面的骨灰盒,白尘脸上蒙上一层阴影,递给身边的秦萝道:“我的好萝萝,快去,我最近正好身体虚弱,你把这个煲了汤给我补一补,顺便一起喝点。”

        看着白尘在灯光的阴影下显得有些邪恶的脸庞,秦萝登时心儿一紧,不自觉的就把骨灰盒接了过去,顿时放下也不是,煲了汤也不是,这可是他爷爷的骨灰啊,只能无奈的看向白东山。

        白东山一摆手,笑道:“无妨,尘儿叫你去你就去,没事的。”

        秦萝顿时苦着脸抱着骨灰盒去了,平时你让她煮个方便面什么的倒是还行,骨灰炖汤,天下就此独一份了。

        打开古色古香的木盒,一抹金光照亮她的脸庞,顿时秦萝惊咦一声,看向里面,玉手伸出把其中的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瓶拿了出来,金光就是从里面透出,她家境不凡,眼光也是极好,把精致的白玉瓶在玉手中仔细打量,顿时心中一禀,就此一个小小的玉瓶,怕不止上亿人民币。

        上锅烧水一气呵成,秦萝小心翼翼的打开玉瓶,异香扑鼻,顿时一粒粒金色的金丹咕噜噜的落入水中,片刻,满室皆香。

        白尘正与白东山说话,突然鼻尖耸动几下,奇怪道:“这是什么味道。”

        白东山诡异一笑,道:“香吧,那一会就多喝点。”

        不多时,秦萝端着汤走了过来,又去拿了两个小碗,满满的半锅金黄色液体,闻着那熟悉的香气,白尘顿时脸色变的精彩起来,喝他祖宗骨灰煲的汤,说出去怕不得被人戳断脊梁骨。

        秦萝把小碗放在白东山与白尘爷孙两的面前,喝骨灰?秦家人没有这个爱好。

        白东山摇摇头,把小碗递给了秦萝,秦萝接下,奇怪的看向白东山。

        白东山无奈道:“你见过有人喝自己的骨灰?这可是好东西,寻常人千百年都见不到一次,给你你就喝。”

        舀了两碗,白尘与秦萝对视一眼,咬牙道:“干。”

        “哈哈哈哈.......”

        白东山哈哈大笑,对着秦萝道:“喝了这碗汤,你就是我白家人了,此生怕是想分开都不行啦。”

        秦萝脸色大变,白尘笑呵呵道:“爷爷,她胆子小,别吓唬她了。”

        面对白尘明显不信的眼神,白东山无奈摇头,伸出手指两道金光射入白尘与秦萝的眉心,满脸正色对着白尘道:“这是玄天策与金凤决,你好生修炼。”

        复又对着秦萝道:“这是妖凰秘录,你且好生参悟。”

        金凤决与妖凰秘录,白尘脸色大变,抬头看向白东山道:“这不是......“

        白东山满脸正色,义正言辞道:“你父母的死与这门功法无关,是他们入了邪道,怨不得谁。”

        秦萝感受着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神秘经文,好似能看懂一般,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白尘脸色难看,反问道:“你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秦萝摇头,白尘从来没与他说过这么事。

        白尘看向白东山,白东山点点头,白尘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娓娓道来。

        “这是一门双修功法,是我爷爷从一个老不羞那里下棋赢过来的,就是它,害死了我的父母。”

        秦萝小脑袋点点头,道:“然后呢。?”

        白尘不好意思的诺诺道:“你知道的,双修功法嘛,总有些催情的功效,一不小心就容易沉迷其中,这玩意比吸毒还要厉害,所以....所以他们就挂了。”

        一言既明,秦萝脸蛋顿时通红发烫,急急留下一句我回去睡觉便跑了上楼去。

        第二日一大早,白尘从打坐中醒来,喝了骨灰汤之后果然有了气感,丹田之中一股力量蓬勃欲发,似乎与在游戏之中并无不同,玄天策共有十层,金凤决倒是简单,只需在体内经脉之中构建复杂的真气网络即可,不过要精进还是需要与人同炼。

        微微舒展身体,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骨节间传出,同时身体上出现一股子油腻的感觉,低头看去,裸露出的手臂上有着一层油泥般的东西,散发出阵阵恶臭,白尘一皱眉,闪身进了浴室。

        一扇打开地房门中,秦萝小脑袋悄悄伸出,左右看看没人,急忙跑下了楼准备进入浴室,正好顶上出来的白尘。

        看到秦萝身体上同样出现一层污渍,白尘问道:“你修炼了。?”

        “嗯。”

        秦萝脸儿通红的点头,闪身进了浴室,留下白尘无奈摇头的身影。

        元神与魂魄不同,普通人死后只是魂魄,极易被各种力量侵袭,不过十天半个月就会被尘世间的浊气侵染,魂飞魄散,元神则不同,不仅与真人一般,还来无影去无踪,甚至还能吃饭睡觉,与真人无异。

        “爷爷,您先看看,想吃什么和我说。”

        白尘说完左右看了看,没看到他那无良爷爷的元神,随即上了二楼,打开黑金游戏仓躺了进去。

        白东山的身影自游戏仓旁边出现,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步跨出,白东山的身影在游戏仓中消失不见。

        “欢迎来到创神大陆,请确认您的形象,注意,改动幅度不得大于百分之十。”

        系统:“请确认您的名字。”

        “无良真人。”

        系统:“名字已确认,欢迎您,无良真人。”

        系统:“欢迎您来到创神大陆,请问玩家无良真人,是否进入游戏。”

        “进入游戏。

        系统:”玩家无良真人,欢迎您来到神荒之地绿水村,祝您游戏愉快。“

        白东山穿着新手短裤的身影出现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看着眼前的风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股力量迅速在紫府丹田之中形成。

        系统:“恭喜玩家无良真人自创神秘力量,请为您的力量命名。

        ”玄天策。“

        系统:”恭喜玩家无良真人领悟玄天策,获得称号,一阶控法者。

        系统:“您获得玄天策的力量洗礼,体质提升,悟性提升。”

        白东山抬头看向远处,一掌对着远处的空地打出,噼里啪啦的破风声响起。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一阵猖狂的大笑传出老远,惹来周围的新手玩家奇怪的目光。

        白东山低头注视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喃喃自语道:“我感应到了,感应到了....大道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