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奇妙人生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鬼面蜘蛛巢穴

第十一章 鬼面蜘蛛巢穴

        魔兔的经验极为可观,秦萝与白尘整整打了一个上午,白尘控法者二阶的经验上升了百分之五,秦萝作为一阶控法者,经验值的需求并没有白尘多,一阶的经验上升了到了接近百分之七十。

        叫停秦萝准备引怪的举动,白尘蹲在树下的阴影中点燃了一支香烟,慢慢的吞云吐雾,嗯,蓝莓味的。

        秦萝好奇道:“你不是不抽烟吗。?”

        白尘吐出一口烟圈,看看眼前的烟圈慢慢变大消散,沉闷道:“不抽不代表不会抽,现实中抽烟的伤害太大,唉,像我爷爷就抽了一辈子烟。”

        秦萝见他心情有点沉闷,还以为他爷爷翘了辫子,不由轻咬嘴唇道:“不好意思,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白尘疑惑不解道:“伤心事?什么伤心事。?”

        秦萝诺诺道:“你爷爷不是挂了吗。?”

        白尘顿时眼睛瞪大,这丫头是怎么从我话中曲解出这种意思。?

        “你爷爷才挂了,我爷爷今年才六十多,身体倍棒,离翘辫子还早着呢,怎么也得在等两年再说。”

        见秦萝百无聊赖的拿疾风之剑捅着地面上的泥土,白尘无奈道:“你要歇不住,自己去杀,刚才不是挺好嘛。?”

        魔兔的攻击极为单一,除了跑的有点快,就是风刃攻击了,不过秦萝有些心有戚戚,皱了皱眉头,摸摸屁股,上面有着一个小小的破洞,隐隐间露出一抹雪白,微微泛着些许红光,还有些疼痛的感觉,这些魔兔的风刃伤害极为不俗,虽然系统设置的痛觉不太灵敏,但还是疼。

        野兔系列装备作为普通白色装备并不能抵挡这些二阶怪物发出的攻击,秦萝一直在新手村虐待不会攻击只会跑路的普通野兔,走位自然是一塌糊涂,一见攻击老想着跑路,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方才见攻击到来,秦萝转身便跑,没想到被一道攻击打在腚上,说起来全是泪。

        “我还是等等你好了。”

        白尘表示无语,不过已经二阶的他杀起这些怪物来极为轻松,一刀下去不管斩哪里都是一击,就如在现实中拿刀砍杀兔子一般,这些怪物的群体攻击极为可怕,但是只要不招惹到一群,极为轻松。

        右手从左到右虚虚一滑,时间出现,十二点五分,伸了一个懒腰,舔了舔嘴唇上的蓝莓味,白尘道:“下线吃饭。”

        秦萝有些不舍的看了无数的怪物一眼,这些怪物比新手村的野兔经验不知高了多少,就上午这么一会功夫便顶的上她杀一天的野兔。

        再次上线已是下午一点,坑了秦萝一顿饭白尘心情极好,不过枯燥的刷怪行为极度消磨人的耐心,白尘看了看森林深处,道:“我们往里面走一些吧。”

        秦萝微笑看向他,大眼睛轻眨,一脸纯洁道:“小哥哥,你带我去小树林里做什么。?”

        白尘对这腐女实在无话可说,扔下一句爱来不来便独自走向森林深处,秦萝无奈一笑。

        “这小子,根本撩不动啊。”

        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满是枯枝败叶的草地上,一阵阵沙沙沙的声音传来,白尘立即面色凝重起来,他们一直行走在寂风森林的边缘地带,不过这里可不是新手村,就连最低级的兔子怪物在这里也是二阶,并且拥有着技能,其他怪物更是不必说,只怕三阶的普通怪物就堪比新手村的boss了。

        秦萝有些害怕,上前紧紧拉住白尘左手衣袖,紧张的左看右看,一个脸盆大小的怪物出现在前方,白尘手持雷霆之刃,仔细看去。

        鬼面蜘蛛(三阶普通怪物)

        这种怪物体型比脸盆要大上一些,背后是一个好似脓包一般的巨大腹部,上面有着白色的毛茸茸毛发,隐约是一张人脸模样,令人毛骨悚然,八只毛茸茸的肢体极为骇人,三只黑色的眼睛下是四颗锋利的牙齿,正在不停开合,见到二人顿时不由分说,一团绿色粘液从嘴中吐出向着白尘激射而来。

        “啊。”

        一声尖叫,秦萝跑路,白尘无语,女孩子都怕这种节肢怪物的吗。?

        这只怪物完全就是蜘蛛放大不知多少倍之后的样子,对于白尘来说恐怖倒是谈不上,恶心扒拉倒是真的,尤其是在刚吃完午饭的时候。

        白尘露出一幅嫌弃的表情,急忙躲开这一记吐痰攻击,一路从侧面奔跑向这只鬼面蜘蛛,雷闪发动,雷霆之刃狠狠一刀斩在那巨大的脓包上,噗嗤一声,怪物嘶鸣一声,脓包炸裂,一股子黄绿相间的恶臭浓水炸了一地,同时地上冒起股股青烟。

        “呕。”

        白尘好悬没直接吐出来,地面上多了一些白色的球体,一只只的小型怪物破卵而出,齐齐向着白尘爬来。

        “这他娘的是谁设计的怪物,我顶你个肺。”

        白尘大骂一声,抽身而退,那鬼面蜘蛛没了腹部巨大的拖累,挥舞着八只毛茸茸的大长腿速度加快朝着白尘冲来,四只獠牙大张,被咬上一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经过这两天的摸索白尘也是对于怪物有了一些了解,一阶的等级打一阶的怪物极为简单,经验也是没有多少,二阶打二阶的怪物也是容易,一旦与怪物差上一阶,那就有苦头吃了。

        “小心,”秦萝在远处大喊道。

        白尘摆摆手,这鬼面蜘蛛的速度虽然快,不过白尘黑暗之靴在脚,速度也是不慢,雷霆之刃狠狠冲着怪物张开的大嘴中插入,刀柄狠狠一绞,顿时一个狰狞的头颅掉落地面,三阶的怪物经验极为给力,经验条再次涨了一丝。

        秦萝走过来,看向地上的恶心尸体,一脸兴奋道:“好多经验啊。”

        一阶的秦萝显然不是这鬼面蜘蛛的对手,不过本来就是带她练级,白尘也无所谓她不出力了,在任何游戏中,等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白尘心神大振,虽然恶心了一些,但为了经验,他忍了。

        等阶虽然重要,但在这个世界,一切都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一把手枪握在一个五岁小男孩手里与在一名成年人手里并无不同,区别的是,小男孩看上去好像弱了一些,但子弹打在身上,痛还是一样痛的,甚至会要了你的小命。

        白尘与秦萝一起化身为屠蛛双雄,秦萝不敢上前,只能使用装备上自带的疾风之刃技能攻击,白尘正在引怪途中向回跑,一道蓝色的风刃从白尘身边发出破风声飞过,顿时吓了他一跳。

        “歪了。”

        秦萝不好意思的展颜一笑,白尘回身与怪物战做一团,这只是说的好听一些而已,其实是他彷佛是被劫匪追赶的小娘们一般,时不时的躲过一记记浓痰。

        等到雷闪技能冷却,回身一刀砍下,黄绿相间的浓汁溅了他一身,强忍着恶心把这只怪物解决掉,白尘跑到树下坐下,看向自己的腿上,野兔皮裤被腐蚀出一个个小洞,肌肤上出现了受到伤害的红光。

        秦萝一脸关切走过来道:“你没事吧。?”

        白尘装出一幅虚弱的样子,道:“我可能中毒了,有点疼,你要帮我吸出来吗。?”

        秦萝笑骂道:“滚。”

        讨了个没趣,身上受到的伤害会在几个小时内自动消失,白尘也并不在意,虽然这个世界对于装备这个事情很是不友好,不过对于平民玩家来说,练级受伤自动恢复而不需要昂贵的药品来说还是很良心的。

        三阶怪物对于一阶的秦萝来说,经验值的给予简直就是坐飞机一般,在晚上九点之前两人终于杀到了鬼面蜘蛛巢穴,那是一个巨大的洞口,时不时的有几只鬼面蜘蛛从里面跑出来,两人躲在树上悄悄看着。

        “怎么样,我们还杀不杀。”

        升级的诱惑显然令秦萝有些兴奋,尤其是在不用自己出力的情况下。

        白尘看看天色,月光洒遍大地,空中彷佛飘浮着一层细细的黑沙,如今鬼面蜘蛛巢穴已经找到,进去探索的任务明天在做也不迟。

        ”我们下线。“

        说完之后白尘身影在树上慢慢虚化,出了游戏仓,出门向旁边的屋子走去,当当当三声轻响。

        “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

        屋中并没有人说话,白尘暗自思跗,说好了她管我吃喝,难道是想赖账。?

        咔哒一声,房门并没有锁,白尘推门走了进去,屋中并没有人,一台黑金游戏仓静静的躺在地上,白尘走过去透过透明的玻璃看向其中,顿时脸色变得通红,暗道一声小妖精急忙跑了出去。

        晚饭是麻辣香锅,让秦萝做饭显然是不可能的,她只会吃。

        第二日八点,白尘与秦萝二人准时上线,在经历一段小插曲之后两人开启刷怪模式,先把鬼面蜘蛛巢穴周围的蜘蛛清理干净,时间就已过去了一个小时。

        白尘的身上再度多了许多被腐蚀的斑点,并且散发出一股股令人恶心的奇怪气味,秦萝本来想靠近,下一刻便远远的躲开,白尘顿时纳闷起来。

        “有那么恶心吗。?”

        见到秦萝点头,白尘把鼻子伸过去轻轻一嗅,顿时脸色变得精彩起来。

        一双暗中的眼睛静静注视着两人,见白尘抽烟完毕与秦萝二人走入鬼面蜘蛛巢穴才从树后走了出来,一头漆黑秀发在脑后梳着漂亮的发型,两缕秀发自额前分开,露出白皙的肌肤,眉如远山眼含秋水,肌肤吹弹欲破,红唇鲜红诱人,微泛着粉红色的光泽,最为奇特的便是她高挑身影背后似门板般的巨剑,给人一种极为沉重的感觉。

        看着两人走进鬼面蜘蛛巢穴,淡淡的酥软声音自她口中传出。

        “这应该就是最早来到暴风城的两人了。”

        系统:您已进入鬼面蜘蛛巢穴

        无视系统提示,白尘与秦萝亦步亦趋的走进蜘蛛之巢,空间很宽敞,并不黑暗,两旁的洞壁上有着发出微弱光芒的石头,空气略微潮湿。

        不得不说这些怪物还是很爱干净的,地面上除了松软的泥土外再无他物,要是踩到一些让人心情不太愉快的东西,白尘宁可放弃这些鬼面蜘蛛。

        白尘在前面引路,秦萝亦步亦趋跟着,转过一个路口,一大群鬼面蜘蛛齐刷刷的向两人看过来,一大片黑色反光的眼睛盯住了两人,随即嘶鸣一声,呼啸着向两人冲来。

        这种情况让白尘头皮发麻,牵住秦萝小手,急忙扭身逃跑。

        啪唧一声,一扇门板大的巨剑把把森林之中刷新出来的鬼面蜘蛛拍成一团爆碎,无数的黄绿汁液四溅,并没有无数的小蜘蛛跑出来,巨大的力量下,什么都被破碎。

        白尘二阶之后体力与力量有了明显的增长,牵着秦萝一路小跑出蜘蛛之巢,刚出来就看到一个美女扛着一柄大剑向着他们走来。

        “快跑。”

        白尘一声大喝,从她身边跑过,美女嘴角不屑的一笑,随即看到白尘后面黑压压的一片,节肢动物特有的毛茸茸细腿涌动,美女顿时脸色一变,操起巨剑就跑。

        白尘扭头一看,笑眯眯道:“小妞,你不是很能吗。?”

        美女一翻白眼,红唇轻启无语道:“你不是也不行。”

        男人可以说不行吗。?

        不能。

        白尘把秦萝小手往前边一送,之前在里面施展不开,不代表在外面白尘就可以被这些无脑怪物欺负,雷闪瞬间发动,白尘回身,虚空一跃,在地上稳稳落地,面前一只鬼面蜘蛛见敌人就在眼前,想也不想,一口千年老痰喷出。

        嗤的一声,雷霆之刃划过它细细长长的一边侧腿,瞬间这只怪物只能在原地打转。

        被吸引出来的怪物有七八只,并不算多,只是太过吓人,一扇门板轰隆一声砸在白尘身边,一只鬼面蜘蛛登时魂归天外,只剩下已经死亡的身体不断抽搐。

        白尘目瞪口呆看向那名美女,一个小妞使用这种武器怕是有些不妥,这明明是抠脚大汉的标配啊。

        见白尘看过来,美女一瞪眼睛,喝道:“臭男人,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白尘微微一笑,美女就是美女,就算说狠话的时候声音也是极为酥软,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