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史上第一密探在线阅读 - 第360章:大夏灭亡!最后使命!

第360章:大夏灭亡!最后使命!

        “草民燕蹁跹,拜见皇帝陛下。”

        一个汉子在云中鹤面前拜下。

        “哈哈哈……”云中鹤上前将他扶起来,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

        燕蹁跹没有想象中那么脏,洗过澡了,头发虽然有些不羁,但也是洗过的,衣衫很破,但起码不太脏。

        而且他也不显老,和十年前差不多。

        “燕兄,你没有太大变化啊。”云中鹤道。

        燕蹁跹道:“然而陛下却要亮瞎我的双眼,在二十年前如果说您是天下第一美男,那还是有点争议的,然而现在已经无人能够在容颜上和您相匹敌了。”

        云中鹤发现,燕蹁跹变得开朗了很多。不像是之前,哪怕再位高权重,也仿佛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导致整个人很沉重压抑。

        而现在整个大咸魔国虽然黑暗,但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燕大人,别来无恙啊。”此时旁边的天祚公爵道。

        燕蹁跹望过去,不由得吓了一大跳,道:“你还没有死?”

        当时确定天祚神皇死的人,除了云中鹤之外,就是燕蹁跹了啊,此时见到他依旧活着,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天祚公爵道:“看来燕大人还是希望我死掉的。”

        燕蹁跹耸了耸肩膀,没有再说话。

        天祚公爵道:“陛下,那臣就不打扰您和燕大人叙旧了,告辞!”

        然后,他就走了。

        ……………………

        云中鹤和燕蹁跹一起吃饭。

        “燕兄气色好了很多。”云中鹤道。

        燕蹁跹道:“是啊,还是乞丐窝养人啊。”

        靠,你这是什么话啊。

        燕蹁跹道:“我就是一个贱命,高官厚禄不行的,就是要活在乞丐窝里面才滋润。”

        云中鹤道:“你妹妹井中月出去打仗了,大概几天后才回来。”

        燕蹁跹道:“别,她回来我就走,大家还是别见面了。”

        云中鹤道:“为啥。”

        燕蹁跹道:“云兄,你知道我之前为何过得这么别扭吗?”

        云中鹤道:“请讲。”

        燕蹁跹道:“我把她当梦中情人,她把我当哥。偏偏我自己还不敢承认,每天就在那里自哀自怨,深情得感天动地,这能不纠结吗?”

        终于,燕蹁跹还是豁达地说出来了。之前这个话题,他连提都不敢提的。

        云中鹤道:“燕兄,你这情形不对啊,你有女人了。”

        燕蹁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圣明无过于陛下。”

        说完这句话后,他不由得一愕,这话明明是十几年前的口头禅,莫名其妙就说出来了。

        接着,燕蹁跹道:“这世界太乱,好些年前我又捡了一个女人,也救了她的性命。救完了就给了一些钱,把她赶走了。结果赶了几次,她就回来几次,又一次把我灌醉,把我给睡了。然后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莫名其妙就有孩子了。”

        “恭喜,恭喜……”云中鹤道:“几岁了?”

        “大的八岁,中的六岁,小的四岁。”燕蹁跹道。

        呃,牛逼!竟然生了三个。

        云中鹤道:“燕兄,人各有志,你喜欢当乞丐,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你儿女总不能当乞丐吧。”

        燕蹁跹道:“谁说不是呢?我那女人当时口口声声说,只要跟着我,就算当乞丐婆也是幸福的。但是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她怀了孩子之后,就不愿意穿破衣衫了,向我要漂亮衣衫,向我要好房子了,而且要过阔绰的生活了。”

        嗯,也蛮现实的。

        燕蹁跹道:“当然了,我毕竟是丐帮的大帮主,供应一个女人的荣华富贵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我依旧是乞丐,她就做少奶奶的,家里还有仆人侍女。唉……我这个乞丐已经不纯粹了,我背离了最初的理想。”

        云中鹤无语,你可别说了,你这乞丐的理想也不怎么地。

        但云中鹤心中却知道燕蹁跹的意思。

        责任太累,所以他想要卸下重担,恢复最自由的生活。而乞丐是最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牵无挂,只有一只破碗。

        做乞丐可以最接地气地感受这个世界,感受这片土地。

        这才是燕蹁跹追求的境界,但终究还是被责任牵绊住了。

        燕蹁跹道:“这种生活下去也是蛮好的,但是很快这种生活也继续不下去了,大咸魔国的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严苛了,而且从上而下。很快丐帮也要没有了,莫名其妙我的婆娘,我的几个孩子也要成为别人的奴隶了。当然并没有奴隶之名,但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一个人了,没有县令,没有太守,也没有总督了,全部变成分封制了。”

        关于大咸魔国分封制的资料,云中鹤已经看了很多,大概有上百万字了。

        燕蹁跹继续道:“当然,大咸魔国一开始就是分封制的,但早期其实是名存实亡的。因为没有那么多的主子,但随着大咸魔国的武士和祭师越来越多,主子也就越来越多。完全以武为尊了,力量至上了。一开始,只有郡里面才有一个经过异变的大咸魔国武士,之后异变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大王封公爵,公爵下面是侯爵,侯爵下面是伯爵,子爵,勋爵。现在就连每一个村子里面,都有一个变异武士了。”

        “大咸魔国的体系,如同黑暗根系一般,扎入了每一寸土地。其实这些年来民众的日子过得还可以,因为物资是比十几年前更加丰富的。但很快民不聊生的日子就要来了,因为魔国武士和祭师会越来越多,真正黑暗的奴隶制一定会降临。”

        “当一百个奴隶,供养一个武士老爷的日子来临之后,底层的民众就会变成牲口一样了。”燕蹁跹道:“我不想我的儿女变成奴隶牲口,我也不舍得他们去异变,变得如同杀戮机器一般,天幸有陛下,带着大炎帝国杀了回来,在东方世界还没有进入至暗时刻的时候,重新恢复了光明。”

        然后,燕蹁跹跪拜行礼。

        云中鹤将他扶起,道:“燕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这里是求贤若渴啊。”

        燕蹁跹道:“陛下,我算是看明白了,我这个人做不了官的,我天生就是做乞丐的,藏在人群中的老鼠。我这次来见陛下,就是想要将三个孩子,还有那个婆娘托付给陛下。咦,这话怎么怪怪的?”

        云中鹤无奈,也不和他开绿色玩笑了。

        “好。”云中鹤道:“三个孩子还小,但也需要立刻接受优秀的教育了。我可以把他送去云州,那里就有好学校了。当然最好的学校在几万里之外,帝国的本土。”

        燕蹁跹道:“去云州就好,那里之前是东南诸多王国,勉强还算是东方世界。帝国本土就太远了。”

        接着,燕蹁跹道:“至于我自己,还是做回老本行吧。如今大咸魔国在大肆抓捕流浪汉,乞丐,无家可归者,送去魔京。陛下对魔京,可有了解?”

        云中鹤道:“完全没有,就仿佛一个空白的谜团。”

        燕蹁跹道:“我愿意为陛下潜入魔京,做我的老本行。”

        云中鹤沉默了一会儿道:“燕兄,认识你的人太多了。而且我们已经派去了很多卧底密探。”

        燕蹁跹道:“陛下,您派去的卧底密探,大概是不如我的。至于您说认识我的人太多,那……那您真是多虑了,我就是一只臭虫,一只老鼠,扔进下水道后,谁也认不出来的。哪怕熟人见到我,也不认识我。”

        说这话的时候,燕蹁跹朝着云中鹤望来一眼。

        你看我做什么?

        云中鹤道:“燕兄气质卓绝,鹤立鸡群,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燕蹁跹:“呵呵。”

        云中鹤道:“你想好了?”

        燕蹁跹道:“早就想好了,面对这一场洪流剧变,我总要做出一点点贡献吧。”

        云中鹤道:“好,那就有劳燕兄了。”

        燕蹁跹道:“陛下,我和您说清楚啊,虽然我觉得我是一个不错的密探,但是现在世界变化太快了,我觉得我可能也会过时,所以您不要对我抱有太大希望啊。我只是觉得我不能让您白白保护我的婆娘和儿女。”

        云中鹤道:“燕兄,对于你的本事,我再清楚不过了。不过在潜伏进入魔京之前,你还需要进行一些学习,新的摩斯密码,还有无线电。”

        啥,啥玩意?

        很快,两个人走了进来。

        一个是冷碧,一个是楚昭然,这两个人如今在帝国枢密院的情报部,一个是中校,一个是少校。

        楚昭然是中校,因为他双腿瘫痪了,所以专门负责情报的收集和整理。

        “花满楼……”冷碧见到燕蹁跹,不由得一愕。

        这三个也是故人,而且差不多二十来年没有见面了。

        燕蹁跹本能地望着冷碧的身材曲线,从下到上,最后望向她的脸,完全是一派流氓本色。

        “燕兄,从今天开始,就由楚昭然教你新的情报学,尤其是关于无线电和摩斯密码。”云中鹤道。

        冷碧道:“陛下,我们目前的无线电,还无法长距离传播。花满楼要去哪里潜伏?”

        云中鹤道:“魔京。”

        冷碧道:“那无线电根本带不进去。”

        楚昭然道:“现在带不进去,不代表未来带不进去。燕大人学习无线电和莫斯密码是非常有必要的,几年之内,我们的密探会源源不断进入魔京,一定会把无线电带进去了。我几天前收到帝国的密信,新一代的无线电已经研究出来了,传播距离大大增加。”

        接下来几天之内,燕蹁跹每天都在学习,孜孜不倦。

        ………………

        一个月后!

        燕蹁跹一身军装,云中鹤亲自为他佩戴了勋章。

        从今日起,燕蹁跹就是大炎帝国枢密院情报部中校军官。

        这个级别一点都不高,要知道曾经燕蹁跹是做过大周帝国黑冰台大都督的。

        但是燕蹁跹却有些激动。

        因为这一次,他不是为了某一个人而战,而是为了整个文明而战。

        之前没有理想,现在有了。

        “我会为之奋斗终生的。”燕蹁跹颤抖道。

        云中鹤道:“从今以后,你代号白雪,楚昭然和冷碧二人,专门为你一人服务。”

        “是,陛下。”

        三日之后!

        燕蹁跹依旧以乞丐的身份,秘密返回了大夏国。

        然后,大批的乞丐被抓捕,如同猪狗牲口一般,被送去了魔京。

        燕蹁跹也在其中。

        ……………………

        井中月回来之后。

        半条命云中鹤好不容易能喘气了,问道:“月亮,问你一个问题。”

        “嗯。”井中月用鼻音回应。

        她整个人趴在身上,真是沉死了。

        云中鹤道:“你当时为何不喜欢燕蹁跹啊?”

        “能别问这问题吗?”井中月不耐烦道,直接起身离开了,先去沐浴,然后坐在镜子面前梳理头发。

        云中鹤没有再问,而是道:“燕蹁跹成婚了,有一个婆娘,三个孩子。”

        井中月长长舒了一口气,道:“是吗?那太好了。”

        你这长长舒一口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是什么意思?

        足足好一会儿,井中月道:“女人都是大猪蹄,你知道吗?”

        大猪蹄,这是云中鹤一直说的口头禅。

        井中月道:“燕蹁跹对我非常非常好,我之所以不喜欢他,是因为我觉得他不高级。”

        呃!

        井中月道:“这个答案够现实了吧,你满意了吧。”

        云中鹤道:“可是我当时也不高级啊。”

        井中月道:“你当时长得又帅,又会写诗,又会装逼,怎么就不高级了?比你现在高级有趣多了,你现在乏味得很,也不写诗了,也不弹琴了。”

        井中月简朴的几句话,真的是道出了男女交往的真相了。

        梳理完头发之后,井中月又翻身上床,爬到云中鹤的身边,枕在他的胸口。

        “我的月事还一直很稳定。”井中月道。

        云中鹤道:“你一直二十几岁的样子,月事当然稳定。”

        井中月道:“你不要装糊涂。”

        云中鹤道:“我们已经有四个孩子了,不必再生了吧。”

        井中月道:“不知道为何,每隔几年就想要生。”

        云中鹤道:“生下来你又不带,几年前我们那两个宝宝,你总共带过几天啊?”

        井中月道:“好歹我带到断奶好吧?我比姬卿好多了,那个女人才叫不负责任。”

        云中鹤道:“她是天煞孤星,你不要和她比啊。”

        井中月忽然道:“或许在那个女人的眼中,燕蹁跹是高级的。”

        云中鹤道:“燕兄本来就是一个很高级的人,是你这个女人太肤浅了。”

        井中月一翻身过来,按着云中鹤道:“我要不是肤浅的女人,我能看上你这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

        靠,聊天归聊天,不要搞人身攻击啊。

        ……………………

        与此同时。

        井雀儿,井鹄,白奇三姐弟正在聊天。

        三个人的身后,都有一只大型变异鹰隼。

        自从白云城投降了大炎帝国后,这三兄妹就一直呆在一起了。

        井雀儿和井鹄姐弟先去白云城玩,并且好几次去海底的金字塔进行探险,学习,研究。

        井雀儿发疯,说帝都的新年焰火晚会非常好看,而且想念几个弟弟妹妹了,于是三姐弟又乘坐客轮,去了帝国本土。

        并且参加了帝都大炎宫的新年晚宴,也和几个弟弟妹妹见面了。

        去了帝国第一大学上课。

        去年白云城和周黑王投降了大炎帝国后,帝国终于通过了律法。

        承认拥有大咸魔国的血统之人也可以成为帝国公民。

        是否为帝国公民,应该看信仰,而不是血统。

        拥有大咸魔国血统之人,在大炎帝国有一切平等权力。

        而且今后在帝国公文中,不再出现大咸魔国血统,而是统一修改为异变血统。

        接下来,三姐弟又去了黑炎帝国的诅咒之地,玩得乐不思蜀。

        “说一件你觉得最尴尬的事情。”帝国第一大学的某个小姐姐道:“白奇,你先说。”

        最尴尬的事情?!

        白奇不好意思道:“能不能不说啊?”

        “不行,一定要说。”这个小姐姐美眸充满了八卦的眼神。

        “不行,我不说。”白奇道。

        井雀儿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不小心听到父亲和你母亲亲热的声音是吗?这也是我最的答案,真的是太……太……太尴尬了。”

        井雀儿一边说,一边搓手臂,想要消掉上面的鸡皮疙瘩。

        那个帝国第一大学的小姐姐道:“我说一件我最尴尬的事情啊。”

        然后,她朝着白奇道:“小弟弟,我好喜欢你。”

        接着,她大胆地过来,在白奇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白奇仿佛被雷击一般,一动不能动。

        那个帝国第一大学的小姐姐道:“看,现在就是我最尴尬的时候,我献出了我的初吻,结果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井雀儿欢呼大声道:“嚯嚯嚯,女大三,抱金砖。”

        接着,井雀问道:“姬绵绵,你为何喜欢我弟弟白奇啊?”

        那个小姐姐凑过来道:“因为他帅啊,而且又神秘,又呆萌,又高级的样子。”

        井雀道:“你太肤浅了,不过你说得对。”

        姬绵绵道:“雀儿姐姐,你喜欢哪个男的?你都二十几岁了啊,难道不着急吗?”

        井雀儿不屑道:“你们都太肤浅了,天天就男欢女爱,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追求的是一种境界。瞧瞧你姑姑,就是典型的独身主义。还有姬卿阿姨,也是独身主义。”

        姬绵绵道:“姬卿皇后可是有丈夫的啊,就是你爹。我姑姑姬焰,确实是一辈子不嫁人的。”

        井雀儿道:“姬卿阿姨和我父亲分开好几年了,却依旧活得很快活独立,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有我母亲这样的女人,才需要男人。”

        然后,井雀儿捏着弟弟井鹄的脖子道:“你需要女人吗?”

        井鹄刚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之中,他任何时刻都在思考问题的。

        此时听到姐姐的问题,他摇了摇头,完全不感兴趣。

        他真的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当然对男人也没有任何兴趣,唯有对自己的研究有兴趣。

        井雀儿问白奇道:“你呢?你对女人有兴趣吗?”

        白奇满脸通红道:“我能不回答吗?”

        然后,他转移话题道:“真是奇妙,现在明明正在爆发世界级大战,但是帝都这边依旧那么幸福安宁,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姬绵绵道:“这就是我们的骄傲所在,所以我们也注定会获胜的。白奇,白云城那边很热吗?那岂不是可以天天穿泳装?我们这边只有夏天一个月才能穿泳装,真是太可惜了,你喜欢我穿泳装吗?”

        井雀儿道:“姬绵绵,你太浪了啊,这么迫不及待要做白云王后吗?”

        此时,人群中的一个英俊青年举起手道:“绵绵,我喜欢你穿泳装的样子,尽管我从来没有看过。”

        姬绵绵目光如电,直接朝他扫射来道:“滚!”

        那个英俊青年满脸绝望,他也是帝国皇族好不好?为何要厚此薄彼呢?

        ……………………

        次年,二月初七。

        大炎帝国集结一百七十万大军,从东,南,西三个方向,进攻大夏国。

        五月初三!

        大夏国三分之一的国土沦陷。

        六月初七。

        大炎帝国的一百五十万大军,正式包围了夏京!

        双方的决战,正式爆发。

        七月初六。

        大夏国京城沦陷,大炎帝国的百万大军,杀入城内。

        ………………

        大夏国王宫内。

        前大夏帝国皇帝,如今大咸魔国的大夏王,云中鹤的亲叔叔,并且和云中鹤有深仇大恨的夏决,呆呆坐在王位之上。

        “大王,快跑吧!大炎帝国的军队,已经杀如王宫了。”

        大夏王夏诀目光稍稍有些呆滞,他已经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声音了。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大炎帝国的大军正潮水一般涌入王宫之内。

        “跑?怎么跑?!”大夏王夏决颤抖道。

        半个时辰后!

        云中鹤进入大夏皇宫之内。

        他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这个皇宫,他祖父曾经的皇宫。

        或许这个皇宫,才是属于云中鹤的。

        …………………………

        注:努力收尾,写好最后一个大剧情。诸位恩公,有月票的话,请投给我啊,拜托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