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天南大陆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少年出黑漠 第三十八章 我有一把杀猪刀

第一卷 少年出黑漠 第三十八章 我有一把杀猪刀

        昭雪国三洲五郡十八城,每一个郡的主城都有着大阵,大阵庇护着皇家血脉和城中之民,一念动方可诸神杀邪。

        李思作为淮南郡守自然掌管着烈阳大阵的阵杵。

        在这岳阳城他李思还是名副其实的王,谁敢在这城里杀人?大阵起除了皇室血脉谁人能挡?

        直到几年前一个红装女子携着漫天飞花而至,在城中升起一座万花大阵,在与烈阳大阵下的抗衡中屹立不倒。

        百花阁就此诞生。

        ...

        岳阳城的中心有座巍峨大气的府邸,李思的淮南郡府!

        郡府彻夜灯火通明。

        李思坐在太守椅上,微皱着眉头。

        “大人,已经查到了,前些日子那雪剑山庄弟子在飞云镇一剑杀掉了一个猪肉铺掌柜。”

        一仆从匆匆上前躬身说道。

        “那掌柜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名习三。”

        李思的身体一滞,眼里有着精光乍现,半响后他问道:“这几天他们都去了哪里?”

        “回大人,那雪剑山庄弟子和百花阁的花仙子分别去了城东的琵琶结城西的桂花巷还有...城南柳叶湖。”

        李思听着手下之人的报道顿感心神不宁,伸手扶着额头面露憔悴之色。

        今日他为何感觉疲惫?

        大概是百花巷的花太香,刺激的人心不安。

        大概是那近来传的沸沸扬扬的阵道奇才......他来了岳阳城!

        大概是人心里的鬼...藏不住了。

        ......

        ......

        城南有家世代相传的铁匠铺,老板叫周宝福,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入夜三分铁匠铺打烊之际来了一位蓝衣短少年,买了一把硕大的杀猪刀。

        蓝衣少年出手很是阔绰,随手扔下十个金元宝,然后负着杀猪刀向着城中走去。

        不多时岳阳城开始下雨了。

        没有乌云和闪电的铺垫,那些雨水突然哗啦啦便从天际落下来,打湿初春的三月巷陌,驱散城中闲逛的人们匆忙着回家。

        雨势渐大,在柳叶湖里生起无数涟漪,紊乱了水中不死星的倒影,一时间间波光粼粼,那些红色的光密密麻麻开始折射到湖畔的柳叶上,扑闪摇动看上去妖异而鬼魅。

        湖面上有座长桥此刻已经是空空如也。

        长桥一头,有着微弱的灯火闪动,在大雨中愈来愈亮。

        花仙子提着雁鱼灯撑着绣花伞款款走来,黑如瀑在风雨中飞扬。

        她站在桥中央望着湖面,望着远方,右手中一枚金色的花瓣在掌心沉浮,花瓣周遭是不断塌陷又复原的虚空,她粉色的衣袂在夜风中被雨水打湿紧接着又在一片花香中镂空所有的水渍。

        烟雨大道上积满了水,都快要没过脚背,向着城南的柳叶湖匆匆而去。

        街道两旁的屋檐下还站着很多避雨的普通百姓,三言两语叽叽喳喳对着老天一顿咒骂。那些灯火明亮的红阁中不时传出某才子即兴创作的诗词佳作引得一众世家公子纷纷喝彩。

        大雨滂沱中,空空如也的烟雨大道上走来一位蓝衣少年,背负一炳黑布包裹的长物,他踏着没脚的雨水徐徐走来。

        瓢泼大雨湿透了他的衣衫和短,人们眼神奇怪的看着那个少年,就像看着一个傻子,甚至他们都忘了说话和抱怨。

        “这人莫不是个傻子?”这时候人群里一个老妪忍不住说道。

        少年闻言停下脚步看了过来,夜色里风雨中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剑一般刺的人生疼,吓得人们连连后退。

        少年踏着雨水向前,不多时消失在转角之处。

        人们顺着他去的方向看去,脸上出现一抹震惊,那个地方可不是寻常人等可以去的地方!

        少年在一座府前驻足,他抬起头看着大开的府门,嘴角微翘踏门而入。

        ......

        前院中空空如也,除了不住下的雨什么都没有。少年从背后取下黑布包裹的长条之物,就着浅淡的光线一层一层掀开黑布,一把铁刀便出现眼帘。

        这是一把硕大的铁刀,刀锋被磨的雪白程亮,用来杀猪最是合适了。

        “用来杀猪最是合适了。”这句话是铁匠铺老板告诉自己的,钱多多想着不由喃喃自语。

        然后他提着杀猪刀向着府内走去,路过绵长的回廊时停下了脚步。

        只见几道黑影从空中窜出,明晃晃的刀光向着自己劈来。

        无边夜色中,回廊中只见一道更明亮的刀光闪过。

        惨叫声和鲜红的血便一起飞扬而出!

        钱多多就这样从长廊来到了后院,一路上杀猪刀扬起又落下,刀光阵阵惨叫声此起彼伏。

        后院中稍显明亮,几处烛火静静燃烧,庭院中站着一中年男子,个子不高背负双手,身着明亮的官服背对着自己。

        钱多多看看他再看着手中鲜红的铁刀,想着这真是一把很好用的杀猪刀!于是握得更紧了。

        “钱多多,我等你......好久了。”中年男子说道。

        “今日过后,你就可以解脱了!”

        钱多多提着铁刀一步步向前走去,雨水顺着脸颊簌簌而落,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钱多多突然加,纵身一跃便到了空中,双手握紧刀柄劈了下去!

        “李思!!!你这畜生!去死!”钱多多大喝。

        眼看明亮的大刀将要把李思一刀两断,他身前的虚空中突然泛起涟漪,一青衣老者突然出现,老者的伸出干枯的手指夹住了铁刀。

        杀猪刀再难寸进!

        青衣老者站在李思身前,看着钱多多说道:“太守李思乃是昭雪国一方郡守,哪怕你是雪剑山庄弟子也没有权利生杀予夺!”

        钱多多看着眼前的青衣老者额头青筋直跳,喝道:“隐宫苗元良!好个狼狈为奸的狗杂毛!”

        苗元良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钱多多抽刀而回,指着青衣老者怒极反笑,咬牙切齿道:“当初就是你带着人屠了我漠北村,以为躲在这岳阳城就能苟延残喘么?”

        苗元良阴沉的看着钱多多,突然笑道:“这座城,老夫躲了十年,你们雪剑山庄,又能奈我何?”

        “老夫不过是杀了百八十个凡人,雪剑山庄岂会为了此等小事同帝国不和?”

        “今日就算老夫不来,你以为你能杀掉李思?”

        回应他的是一道比方才更加恐怖的刀光,钱多多化作流光冲了上去。

        此刻钱多多面色涨红,胸腔里积攒着无边的愤怒,只想手刃眼前的仇敌,方能泄恨!

        苗元良见钱多多携着无可匹敌的刀光逼进面色微变,挥手间便召出自己的本命法宝。

        只见一玫泛着青光的鳞片自虚无中出现,带着阵阵恐怖的威压。

        麒麟甲片!李元良低喝。然后一把将其拍入自己的左臂中。

        麒麟甲片瞬间没入苗元良的左臂中,然后他的手臂上迅生成坚硬的鳞片,手臂上紫色电弧缭绕,爆炸性的力量在空间激荡。

        苗元良挥舞麒麟臂。

        只是电光火石间,雪亮的刀光便斩在了麒麟臂上。

        轰!

        庭院中轰然一声巨响!银光炸裂,紫电奔涌!

        钱多多一声闷哼倒射而回,撞倒在庭院的石柱上。

        杀猪刀当啷一声掉落在青石地面上,无数的雨水打下来,叮铃作响。

        苗元良站在原地,身上腾起赤红如血的光芒,凝气境后期的强大修为震得雨水在他身前三丈滞空,久久不能落下。

        他看着狼狈在地钱多多微嘲说道:“老夫还以为雪剑山庄的弟子多么了不起,原来一凡人耳。”

        “十年前你这条小虫就逃过一劫,今日却还是要死在老夫手中。”

        苗元良哈哈大笑,青衣翻卷,白须乱颤,笑着笑着眼角竟然有眼泪流下。

        “因为你胸口的那枚铜币,老夫在上头受尽了折磨!能让上面念念不忘的东西那一定是神物,今日老夫得此神物日后必成一方大物。”

        “如果你小子躲在雪剑山老夫还真拿你没办法。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天生废物还妄想修行!妄想报仇?”

        “你的废话可真多!”钱多多靠在石柱上吐了一口唾沫,看着他一脸嘲讽说道。

        “老夫听说你会一门阵法,快使出来吧,老夫给你个机会,然后送你和你爷爷......”

        苗元良话未说完便面色大变,惊骇着抬头,瞳孔急剧缩小,里面倒影着一片雪亮的白。

        一丝雪花落在了他的苍老的脸上,在他满是皱褶的脸上留下一道血洞,然后便有无数的雪花穿透他引以为傲的灵力护盾落了下来。

        无边夜色里响起阵阵凄厉的惨叫。

        雨还在下,雪就一直下,血就一直流,从苗元良的头上,脸上,手上,腿上,那些细密的血口上。

        那些雨下着下着落在庭院里就变成了雪。

        庭院里下着雪。

        苗元良在雪花中越变越矮直到消失不见。

        麒麟甲片从雪花中飞扬而出,轻飘飘落在钱多多手中。

        钱多多看着庭院中还站着的那道人影,面露惊容。

        然后钱多多起身,弯腰捡起那把巨大的杀猪刀,一步一步走到青石铺就的庭院中。

        “我倒想看看这烈阳大阵能护你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