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知识就是力量

第三百零七章 知识就是力量

        这天中午,午饭过后,苗光启要了一套文房四宝。

        笔墨纸砚,这东西在以前的苏家老宅,找起来容易。因为苏家自古以来除了是猎人家族,也是个书香门第,出过不少读书种子。

        当年举族搬迁至此的苏家家主,本就是二甲进士的底子。

        时至今日,苏家的祠堂大门口,依然刻着一副对联作为家训: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读书耕田,这是苏家人这一千多年来绝大部分后人做的事情,这也是苏家千年以来的基本盘。

        只有那一小撮身体天赋好的,才会成为传承猎人。

        只是时光荏苒,在如今的苏家老宅里,要找一套文房四宝,那可不容易。

        尤其是苗光启这次谱还摆得挺大,文房四宝,一样都不准含糊。

        笔,要浙江湖州善琏镇的紫毫。

        墨要徽墨,安徽宣城的松烟墨。

        纸要宣纸,必须是特级的,这也是安徽宣城的特产。

        砚是洮砚,石料得是老坑的,鸭头绿。

        前三样只要腿脚快一点,倒是不难,可是最后一样,产地倒是近,甘肃的。只是这鸭头绿的洮砚,石料宋朝就断采了,如今的货都得是上千年的古董。

        按苗光启自己的说法,就是自己的借物传承,在自己脑子里是无价之宝,如今要付诸笔端交给曹余生,配套的文房四宝那得够格。

        曹余生翻了翻白眼,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本黄色封皮的工作笔记本和一只钢笔,扔在了苗光启面前:“爱写不写。”

        苗光启气得手直哆嗦:“曹余生,按理说我的传承只传儿子和学生。我没让你降辈分拜我,已经很厚道了,你不要这么得寸进尺。”

        “这就是跟一个死人置气的代价。”曹余生淡淡说道,“当年林大哥传给我的他们林家的半套传承,那是一边跟我唠着嗑,一边随手教的,可没你这么多花样。”

        “哼。”苗光启冷哼一声,抄起纸笔来开始书写。

        曹冕在一边看着这件事儿,心里也是一阵偷乐。

        看样子,自家老爷子是拿住苗光启的痛脚了。

        这位苗二伯才思敏捷学富五车,一身能耐更是出神入化,而且看上去行事放荡不羁、百无禁忌。

        这种人,看上去很难对对,但其实很简单,两句话就能搞定。

        第一句话:云悦心不想看到什么。

        第二句话:林乐山当年做过什么。

        只要把这两个句式丢出去,苗光启就会马上低下他那颗骄傲的脑袋,乖乖听话。

        当然了,在这个世界上,可能也就自家老爷子曹余生,说这两个句式对苗光启有效,其他人嘛,没这个资格。

        心里正乐着呢,这位苗二伯一边手上快速书写着,同时抬头看了曹冕一眼:“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曹冕瞄了一眼屏幕,说道:“看来定位仪他们没随身携带,留在车上了,这会儿没动弹。”

        “正常。”曹余生说道,“定位仪是通过给卫星发射信号定位的,一旦到了地底下,卫星信号穿不进去,定位仪也就自然失效了,带下去也没意义。”

        “那就只能等了。”曹冕一边说着,目光看向了屋内一直沉默着的杨拓,“杨哥,现在咱们唯一的办法,是不是还是跟之前一样,相信林朔啊?”

        杨拓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还有十分钟,俄罗斯的运输机就能抵达扎拉夫尚上空了,到时候前线的科研基地建设,还需要狄兰领导。苗先生,那边怎么说?”

        苗光启伏案疾书着,嘴里说道:“狄兰他们正在往扎拉夫尚赶,我已经让乌兹别克斯坦的军方派车去接他们了,哎,要不是事态紧急,我是真不想这么干。”

        “这有什么不想的?”曹余生不解道。

        “你是不知道。”苗光启摇头道,“苗家这一支血脉,遗传基因上出现了一个问题,只要是女人,都严重晕车。而且不仅仅是晕车,她们几乎晕所有的交通工具。

        有苗雪萍和苗小仙这两人在,我真是有点提乌兹别克斯坦的军车担心啊,怕是要被她们俩的胃酸给融化咯。”

        “小事儿。”曹余生摆了摆手。

        “事情是不大,可这里面折射出来的问题,其实挺大的。”苗光启说道,“猎门万年以降,传承猎人通过族内的严格筛选、婚配,基因其实是高度异化了的。

        正是因为基因异化,这才让传承猎人们拥有远超常人的天赋,能修炼各个家族的传承。

        从生物学上来说,这种基因异化,对自身能力或许是好事的,但对种群繁衍却是坏事。

        这其实也是如今传承猎人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你知道为什么云家人,生个后代会那么难吗?”

        “为什么?”曹余生问道。

        “因为正常人类的染色体,有二十三对,其中二十二对常染色体,一对性染色体。”苗光启说道,“可是云家人,总共只有二十二对染色体。”

        “啊?”在场的曹余生、曹冕父子同时惊呼出声。

        曹冕紧接着问道:“染色体数量都不一样了,那云家人还是人类吗?”

        “染色体是基因的猜题,它们的数量,对基因的表达并不起决定性作用。”杨拓这时候解释道,“二十二对染色体,是可能在基因表达上完全没问题的,人还一样是人。

        我估计云家人少的那一对染色体,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两对染色体端粒合并了。

        这是一种基因病,基因表达其实没影响,就是要后代很难。”

        “云家人跟正常人之间,一旦怀孕,要么死胎要么弱智,生下正常婴儿的几率最多只有六十四分之一。这让目前云家人想要繁衍后代,变得十分困难。”苗光启接着说道,“既然繁衍正常后代都变得如此困难,再要从这些后代挑选出天赋好的,那更是难上加难。这也就是云家最近几百年式微的真正原因。”

        “怎么会这样呢?”曹冕不禁问道。

        “问题就出在六百多年前,南宋时期的某一位云家传人,她的基因出现了变异,染色体只有二十二对。”苗光启说道,“在正常的自然筛选情况下,她这一支因为跟其他人产生后代很难,应该是要消亡的。

        可是她偏偏天赋好,据说修到云家传承中的第六境,成为了当时的云家家主。

        这么好的天赋,她的血脉对云家来说,自然要想办法保留下来。

        而当时正逢云家第一次跟地菩萨交锋,云家人死伤惨重,只有她这一支活下来了。

        因此,她之后几乎每一代的云家人,都被生育所累。

        胎儿死亡对一个孕妇来说,精神上的打击是极大的。而云家女人除了一两个运气好的,几乎所有人此生都要遭受数次甚至是数十次这样的精神打击。

        偏偏这些女人身体素质还远超常人,多流产几次并不影响她们的生育能力。

        可在这种压力下,就算有炼神的天赋,她们还练得出来吗?

        于是,现在云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这,就是基因高度异化带来的风险,云家目前是最严重的,猎门的其他家族,或多或少也有这类问题。”

        曹余生叹息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儿来:“那你当年憋着要娶云三姐,也是心挺大的。”

        “我那时候哪知道她们云家人的基因问题啊?”苗光启翻了翻白眼,“基因学科创立才几年啊?”

        “这倒也是。”曹余生点点头,“这么说起来,林朔运气可以啊,这孩子是头一胎,愣是没腹死胎中。而且他目前的智力水准,好像也不是一个弱智。”

        “他要是弱智,这世上就没几个正常人了。”苗光启翻了翻白眼,“不过别高兴的太早,他是云悦心的儿子,体内染色体数量也有问题,他要生孩子,也难。”

        “所以,你就给他备了两个老婆?”曹余生问道。

        “这不是老婆有几个的问题,他那种情况,老婆再多也一样。他一个男人爽完就没事儿了,受苦受难的还不是女方?”苗光启说道。

        “对啊。”曹余生说道,“就这样你还敢把你闺女嫁给他?”

        “所以,要再加上一个狄兰嘛。”苗光启说道,“就算她体内没有山阎王,那也是生物基因方面的专家,年轻一代里除了杨拓,她算最好的了。有她在林朔身边,这个事情就不大。染色体数量的问题,当年要是不知道,那就是天谴。

        之前是云家遭受了天谴,如今林乐山一娶云三妹,林家也一样遭天谴了,以后要有合格的传人势必难如登天。

        幸亏现在有基因学科,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了,那么解决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试管婴儿?”曹余生问道。

        “对。”苗光启说道,“就别去撞大运了,直接在试管里主动选择,孩子要几个有几个,我就是这么生儿子的。”

        说完这番话,苗光启停下了手中的笔,举起手中的笔记本,吹了吹上面的钢笔墨迹,上下看了看,然后把本子递给了曹余生。

        曹余生接过来一看,人都懵了:“这些不是你以前发表的论文标题吗?”

        “对啊。”苗光启点点头,“这就是我苗光启的借物传承。

        借物借物,世间万物都能借为己用。

        其他家族,包括苗家那些乱七八糟的借法我不稀罕。

        我借的,是这世间的一套真理法则。

        这套真理,是目前世间的普罗大众,都在学习并且运用的东西。不需要多高的天赋,哪怕是你曹余生这样的废物,也完全可以学习。

        这也是世间最宽阔、最迷人的一条大道。

        那就是科学。”

        “知识。”杨拓这时候扶了扶眼镜,在一边淡淡说道,“就是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