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闻香识女人

第二百七十章 闻香识女人

        红沙漠这笔买卖,时间很紧,事不宜迟。

        既然魏行山都到了,按理说大家就要出发了。

        可到目前为止,这一趟狩猎名单里的一个人,还没正式通知呢。

        虽然林朔估摸着她会跟着去,但请还是要去请一趟的,这是脸面问题。

        让人家一个公主去红沙漠历险,其实已经很说不过去了,然后林朔还不出面亲自去请,没这么办事儿的。

        林朔让周令时准备了一个食盒,人家还没吃早饭呢,得捎过去。

        准备妥当之后,他又觉得一个人过去不太好,于是把小八招了过来,顺便让魏行山也跟着。

        反正魏行山今天这个样子,贴门口能辟邪,让他跟着能壮胆。

        请狄兰同赴红沙漠,林朔是为了保住曹四舅家的九寸门槛,毕竟狄兰作为猎门曹家的护道人,还是需要狩猎成果的。

        如今跟狄兰见面这事儿,林朔其实挺怵头,能拖就拖,到了现在实在拖不过去了,这才硬着头皮过去。

        狄兰住的地儿,被a

        e安排在了村东头,当年苏同济的宅子,是整个苏家祖宅建筑群落中数一数二的大宅院。

        宅子庭院深深,狄兰要是人在屋里,外面的人哪怕敲了门,那也得等一会儿。

        可没等林朔人站到门口,大门就开了。

        狄兰打开了大门,先不看林朔,而是瞟了魏行山一眼。

        魏行山往前迈的步子,就生生止住了,不敢再迈进一步。

        别人可能不知道狄兰厉害,魏行山可是领教过的,当时在阿尔泰山能活着回来,哪是这位女阎王手下留情。

        魏行山是个精明的,女阎王这一眼的意思,那是再明显不过,知道自己要是再跟着进去,怕是要吃苦头。

        老魏挺识相的,笑了笑说道:“老林啊,我忽然想起来,我得先回屋一趟,你跟公主慢慢聊。”

        说完这句话,魏行山掉头就走。

        林朔杵在门口,嘴角抽了抽,开始自我检讨。

        以后无论择友还是收徒,一定要慎重,像魏行山这种不讲义气的,千万不能有第二个了。

        林朔正无语呢,肩膀上站着的八哥鸟,扑腾着翅膀,飞到了狄兰的肩膀上。

        林朔盯着小八,问道:“小八,你这是什么意思?”

        “朔哥,你可别怪我。现在我跟这个笨婆娘是一伙儿的。”小八说道,“    a

        e那个婆娘,现在可太厉害了,人还没过门呢,这就连我都敢欺负了,这以后要是过了门,让你把我炖了,我看你都不带含糊的。如今啊,我和这笨婆娘都是弱势群体,所以一定要抱团。”

        林朔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被气得结巴了,说不出话。

        “笨婆娘,机会我可是给你创造出来了,中不中用,就看你自己了。”小八啄了啄狄兰的耳鬓,又说道,“按我的意思呢,赶早不如赶巧,今儿你就把事儿办了,最好再怀上林家的种。到时候母凭子贵啊,那婆娘也就拿你也没办法了。”

        “是,八爷,我努力。”狄兰眨了眨眼,“那您能不能给我把把风,先去外面飞两圈?”

        “两圈哪够啊!我朔哥精壮着呢!”小八说道,“我呢,就在这儿的树山盯着,给你们俩放哨。你放心,a

        e那婆娘这会儿正在睡觉呢,你只要憋住咯,嘴里别发出太大动静来,这就没事儿。”

        说完这番话,这只八哥一振翅,就飞到门外的梧桐树上了。

        狄兰看了林朔一眼,眼神含娇带媚,没说什么,扭头回屋了。

        林朔原来来的时候挺有底气的,这会儿是举步维艰,脚下迈不开道儿。

        “朔哥,我求求你长点出息吧。”小八在树梢上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进去把她办了呀!”

        “你给我等着。”林朔狠狠瞪了自家的八哥一眼,这才迈步进了院子。

        被小八这通打岔,林朔原本很正的心思,这会儿多少就有些歪了。

        看着狄兰往屋里走的背影,他有些微微出神。

        这身段曲线,没法不引人遐想。

        关键是这个女人,林朔当时第一眼看到就有感觉。

        再加上二十六年童子身,昨晚又在a

        e那儿忍得那么辛苦,这背影林朔平时看着还行,这会儿是真煎熬。

        林朔深深吸了口气,赶紧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不该有的想法抛到了一边。

        两人先后步入客厅,林朔在中式沙发上坐下来。

        刚把手里的食盒搁在了茶几上,狄兰几乎贴着他的身子,也慢慢坐了下来了。

        她身上那股很好闻的味道,再次萦绕在林朔周围。

        当时林朔第一次见到她,吸引他的并不仅仅是这个女子的容颜,还有她身上这股子气味。

        几个月没近距离接触,这会儿一靠近,这味道就跟一把勾魂的钩子似的,能把林朔的魂魄从鼻孔里拘出来。

        在林家传承中,对这个是有讲究的,叫做“气息勾人,是为良配”。

        只要味道闻着对,就说明这女人能娶进门,两人不仅性情相宜,而且后代肯定能继承林家衣钵。

        这个门道老爷子告诉过林朔,之前林朔没这个心思去细想,现在心里是咯噔一下。

        林家主脉之所以香火不旺,就是因为主脉传人几千年下来,良配难得。

        当年老爷子林乐山干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把母亲云悦心娶进门,这也是原因之一。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林家传承,是世间修力最强大的传承,传人光努力是远远不够,还要需要极为出色的天赋匹配。

        天赋一般的女子,确实很难跟林家人一起,生下合格的后代,把林家传承传下去。

        既然这么难的事情,林家到现在传承没断,就是因为主脉猎人有这个能耐,能闻香识人。

        往年历林家猎人,这辈子能找到一个良配,那就算烧了高香了,四五十岁才娶亲的大有人在。

        结果到了林朔这一辈,三十岁不到,就遇到到了两个良配。

        一个是遍体生香之后的a

        e,另一个就是此时近在眼前的狄兰。

        而且要命的是,此时狄兰的气味,比a

        e更勾人。

        这说明狄兰其实更合适。

        这并不奇怪,a

        e虽然天赋好,但她是苏家人的天赋,适合苏家的传承。

        苏家人虽然炼神兼顾修力,但他们修得是阴柔之力,而不是林家刚猛的路子。

        林朔知道,这会儿自己只要一点头,小八之前说的那些事儿,马上就能成真,而且还会更加不堪。

        可惜要是这么做了,他就不是林朔了。

        于是他定了定神,暂时忽略鼻端的气味,伸出手打开了面前的食盒。

        这是一个两层的食盒,打开盖儿,上面第一层,是一碗刀削面,热气腾腾。

        周令时和面的时候花了力气,这面很劲道,会儿还没发涨。

        林朔端出来,放在了旁边坐着的狄兰面前,然后又拿起了食盒里的筷子,递了过去。

        狄兰默默地接了筷子,端起大海碗来,开始吃面。

        她吃得很斯文,也很大方。

        林朔在旁边看着她,这女子手里捧着的海碗,比她脑袋还大。

        吃完了面,她开始喝汤,这下整个脑袋就埋进碗里了。

        把这碗面吃得干干净净后,狄兰放下了碗,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随后轻声问道:“这碗面,是你自己做的吗?”

        “不是。”林朔摇了摇头。

        狄兰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红沙漠的事情,曹冕已经跟我说了。我想跟你一起去。”

        “可以。”林朔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把茶几上食盒的第一层取下来,露出了下面第二层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棕色的玻璃瓶子,里面有大半瓶透明的液体。

        “这瓶餐后饮料,包装为什么这么奇怪?”狄兰问道。

        “这不是什么饮料,而是药。”林朔说道,“别听杨拓昨晚那些鬼扯,他手里的这瓶药,真实作用是抑制你体内山阎王的扩散。

        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狩猎,可我们猎人一旦接了买卖,命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尤其是这趟买卖的猎物,极有可能是多佛恶魔,谁都不敢说自己能活着回来。

        你要去的话,那就要保证,如果你死在那边,不会给当地带来更大的灾难。

        所以这瓶药,你要按时服用    ,每隔四十八小时,零点五毫升。”

        狄兰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幽幽说道:“杨拓的目的,我当然猜出来了,只是我还以为,你会用另外的法子喂我喝药。”

        林朔没有接这个茬,而是认认真真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想跟着我,并不是出于本心,而是山阎王的缘故,这个东西,正在影响你的神智和判断力。

        我觉得,你还是尽快把山阎王的基因图谱交给中科院,反正他们那边已经有山阎王活体了,破解基因只是时间问题。

        中科院只要掌握了山阎王的基因,就一定会找出办法,解决你现在的困扰。”

        “林朔,你误会了。”狄兰轻声说道,“这个事情,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困扰。

        我虽然出身还不错,但在二十岁之前,一直饱受基因病的困扰,我那时候的目标,就是想办法治好这个病,所以我选择了生物学,哪怕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个。

        和山阎王共生成功之后,我能活下去了,可我这么人不像人地活着,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太迷茫了,也太无聊了,所以才会在阿尔泰山做那个实验,闯了那么大的祸。

        可是阿尔泰山那个事情,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找到以后的人生目标了。

        因为我遇上了你。

        林朔,如果我打扰到你了,我很抱歉。

        其实跟你亲热,甚至嫁给你,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意外之喜,都是奖励。

        可这件事情既然是我的人生目标,有奖励要去做,没奖励难道就不做了吗?肯定不是的。

        所以没关系,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你不用答应我什么,也不用做什么。

        你只要允许我在你身边,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林朔听完这番话,深深吸了口气。

        他没有说什么,把肚子里憋着话随着这口气缓缓吐出去,然后开始收拾面前的食盒。

        收拾好食盒,提在手里,林朔站起来就走。

        一直走到门边,他身形微微一顿,这才说道:

        “准备一下,半小时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