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收口

第一百七十章 收口

        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

        晚上八点。

        于瑞峰从一幢大楼里走出来,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颈椎。

        “嘎啦嘎啦”的声响传来,让他觉得舒服点了。

        这是于瑞峰的老毛病了,在一次死里逃生中负的伤,颈椎轻微错位,压迫了神经。

        这让他一到兴奋的时候,就会头疼。

        不过作为一个身强力壮、精力旺盛的男人,并不会因噎废食,该办的事情,总是要办的。

        只是刚才那三匹大洋马,滋味一般,这钱花得有点冤枉了。

        在街道上走着,两边橱窗内的女人,对此时的于瑞峰已经没什么任何吸引力了,他正想着接下来去哪儿消遣,怀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于瑞峰就知道这次的假期到此为止了,有活儿来了。

        也正好,距离上次外兴安岭那笔买卖,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再不活动活动,于瑞峰都觉得自己快生锈了。

        于瑞峰拿着电话,走到一个黑暗的巷子里,按下接听键

        “老板,这次去哪儿啊?”

        “尼泊尔。”对面是一把极具磁性的嗓音,“你可以开始募集人马了,老样子,人要可靠,手上的活儿要硬,钱无所谓。人募到之后,让他们分批地潜入当地。”

        “尼泊尔?”于瑞峰问道,“老板,喜马拉雅山区啊?”

        “对,记得采购登山设备。”

        “好的。”

        ……

        同一时间的燕京,凌晨两点。

        中科院的家属大院里,大部分的灯还亮着。

        在这里主持工作的,都是年过七旬的老人,睡眠时间少,而苗光启这个中年胖子,可受不了这么折腾。

        这会儿,他已经哈欠连天了。

        “阿尔泰山那边,已经一天没传来新的数据了。”曹余生喝着浓茶,对身边的苗光启说道,“苗二哥,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编筐编篓,全在收口。”苗光启一边盯着显示器,确认没有新的数据过来,嘴里一边喃喃说道,“看来他们,已经在坎儿上了,翻过去就翻过去了,翻不过去就栽了呗。”

        “这不是个事儿啊。”曹余生站起身来,在八仙桌前来回踱了几步,说道,“我还是那个态度,以后你们国际生物研究会一旦有所行动的话,一定要跟我们六大家通气,不能就这么胡来。”

        “要是国内的事情,我早就通知你了。”苗光启反问道,“可是外兴安岭和阿尔泰山,哪个是你们猎门的地盘啊?曹家主,你不能捞过界啊。”

        “你少来这套。”曹余生不耐烦地摆摆手,“这两个地儿有人管吗?本来就没人管,请得还是我们猎门的人。外兴安岭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可这次,六大家三根独苗在里面,但凡折上一根,六大家就少一家。苗光启,你也是六大家出来的人,难道连这点香火情都不念了吗?”

        “你这么大火气干什么。”苗光启笑了笑,说道,“按说,没错,既然用了猎门的人,你曹家主,我不应该绕过去。不过啊,你想想,目前的六大家,除了苗家还像个模样之外,其他几家,都快绝嗣了吧?我听说你儿子,似乎也对家主的位置不感兴趣。四弟,你难道还认不清形势吗?猎门,快完了。”

        “那按你的意思,索性把这些独苗全掐死,猎门提前散伙拉倒?”曹余生反问道。

        “那当然不是了。”苗光启说道,“我给林朔安排的买卖,都是有分寸的。他但凡有林乐山当年的能耐,都能顺顺利利地做下来。而且,报酬也不少嘛,你看他之前都混成什么样子了?”

        “林朔混成什么样子,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轮得到你来操心吗?我是瞎的吗?”曹余生拍了拍桌子说道。

        “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跟你说几句心里话。”苗光启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余生啊,猎门要复兴,靠谁啊?既不是靠你,也不是靠我,更别提我堂弟那个废物了,现在能指望的,不就是那几个小辈吗?

        我在国际生物研究会开辟的这个奇异生灵业务,指向谁啊?也不就是他们吗?

        他们目前接的买卖,那些个奇异生灵相关的科研成果,哪个不是我苗光启十几年前玩剩下的,花钱请他们去,我图什么呢?

        说句难听点,其实就是我找钱找项目,让他们有买卖接,赚钱尚在其次,关键是实战,他们需要这个。

        猎门六大家,万年传承确实不易,可现在你看看最近这几十年。

        林乐山,为了自己失踪二十年的老婆,能把猎门的大部分精英一朝丧尽。

        章国华,一个人和山阎王单打独斗十多年,孤军奋战无人援助,直到力战而亡。

        是,他们确实有各自的理由去这么做,但就大局来看,这样真的合理吗?

        你扪心自问,这么松散的民间组织,还能继续发挥以前的作用吗?

        现在奇异生灵确实越来越少了,但灭绝了吗?没有吧?

        余生我可以告诉你,如今我们猎人消亡的速度,实际上远远比奇异生灵灭绝的速度快!

        不错,以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能够对付绝大多数的奇异生灵,请猎人出手,不过是代价最小的方式。

        可是,这世上还是有那么几只猛兽异种,是我们人类暂时对付不了的,而且它们寿命极长,熬都熬不死它们。

        这世上一旦没有了猎人,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猎人的历史使命,现在还没有完成,我们不能就这么死光了!

        所以,我们需要更严密的组织、更详细的计划、更有力的支持,让这些小辈成长起来,把猎门传下去!”

        苗光启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几乎是从嗓子眼里压出来的声线,音量不高,但其实声嘶力竭。

        自从曹余生认识苗光启以来,他从未见到这位苗二哥这么激动过。

        哪怕是三十年前,苗光启决斗惨败于林乐山之手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很痛苦,但控制得极好,并没有表现出来。

        曹余生非常意外,生平第一次,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

        这位苗二哥,有太多张面孔了。

        一不留神,就不认识了。

        曹余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就算是这样,让我来插手这些事,难道不好吗?”

        苗光启摇了摇头“你曹余生的情况,别人不知道,我是清楚的。

        无论外兴安岭,还是这次阿尔泰山,你都不适合出手。

        钩蛇,你去还不如不去。

        因为那次任务,情报推测这些东西很简单,主要是钩蛇本身很难对付。

        既然是战斗类的任务,你这个两百多斤的中年胖子过去添什么乱?你又不擅长。

        山阎王,你就更不能出手了,因为以你的脑子,山阎王怎么回事儿,你只要在现场,最多三天,前前后后就被你推测完了。

        有你这个狗头军师在,林朔很快就能意识到,这个任务,说白了就是在限定时间内活捉驳兽。

        那还有什么难度?

        我花了一千多万美金,让林朔和我闺女去练手,这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曹余生被气乐了,摇头道“林朔我就不说了,你闺女能在你手里能活这么大,也是不容易。”

        苗光启摆了摆手,说道“余生啊,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们。

        让他们去飞,去栽跟头,甚至哪怕死上一两个,又怎么样呢?

        留下来的,才是指望得上的。”

        “那我问你。”曹余生盯着苗光启,沉声说道,“全死光了,怎么办?”

        “再培养一批。”苗光启说道,“我手上有除了云家和你曹家之外其他四大家的传承,云家我是弄不到,你曹家的传承嘛,说实话,我看不上,十五年前你们主脉的还差不多。”

        “你!”曹余生猛地站了起来,“苗光启,你到底想干什么?”

        “复兴猎门。”苗光启淡淡说道,“把林乐山没做好的事情,做好。”

        “你疯了吧?”曹余生说道,“就算你有传承,那又怎么样呢?我曹家也有其他四大家的传承,但这没用。各家的传承,必须匹配各家族人的天赋,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练出来的!”

        “你别忘了,我除了是一个猎人之外,还是人类基因专家,并且是全世界最出色的。”苗光启淡淡说道,“生理上的天赋,对我来根本说不是问题,生不出来,那就做出来。”

        曹余生呆呆坐了下来,喃喃说道“原来你是真的疯了。”

        “我早就疯了。自从三妹失踪的那天起,我就已经疯了。”苗光启出了一阵子神,随后说道,“不过余生你可以放心,这些是我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动用的。毕竟,这些东西一旦动用了,会非常非常麻烦。

        而且,闺女是我亲手养大的,跟自己亲生的没什么区别。现在我和你一样,也希望他们能平安回来。”

        “你就这么作茧自缚吧。”曹余生叹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这也确实是你苗光启能干出来的事情,你这个人,做事向来不择手段,也不计后果。”

        “你是了解我的。”苗光启点点头,轻轻敲了敲桌面。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对面的显示屏上,忽然翻上来一条信息

        “数据通道即将关闭,目前一切顺利,我们燕京见。”

        看到这条信息,曹余生和苗光启都站了起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各自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曹余生长叹一声。

        “嘿。”苗光启笑着摇了摇头,“居然没难住这臭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