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创神坛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疗养院惊魂

第二百四十一章 疗养院惊魂

        身处于陌生区域,人应当时刻保持警惕,而非鲁莽。这是以前冒险经历给予王昭林的经验,要想找到晶怪弱点的线索绝非易事,尤其在首层大部分建筑物损毁的情况下,地下室的铁门被紧紧反锁,只能沿楼道来到疗养院二层。

        服务台前有一张年代久远的《圣都报》,抽屉内有一把管理室钥匙,王昭林展开报纸,注意到头版头条写着这么一段文章:

        明渊烨改口称不确定矿工是否患有怪病,被问急后攻击记者“挑拨关系”。

        昨日,一名记者在佑康疗养院遭到病患人员攻击,并已送往医院接受救治。案发前该记者针对上周奇迹获救的一名矿工进行访谈,11月份明烨矿业(浩隽)有限公司发生结构性崩塌,这些矿工受困于地底超过三周,患有严重营养不良与身心受创,正在佑康疗养院内接受治疗。

        本报采访了明烨矿业(浩隽)有限公司和佑康疗养院的独资经营者明渊烨先生,他表示这是一起不幸事件,并且已展开全面性内部调查,同时也向梁佑公城主提交了汇报材料,谈及12名患者近期反常的暴力行为,他否认这是一种新型病毒,表示那名记者违反了佑康疗养院的规定,认为双方因相机起了争执,才酿成这起攻击事件。

        此人在故意隐瞒矿工变异成晶怪的事实,他到底想干什么?

        王昭林边往病房区走去,边思考报纸上的内容,感觉这名字有点耳熟,尹二叔年轻时与明烨矿业(浩隽)有限公司有过贸易往来,听说该矿厂的老板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肯定长着一副视人命如草芥的资本家嘴脸。

        经过搜索管理室,证实了他的想法。在安装监控系统初期,为了节约资金,电工采用劣质的热缩套管材料,地上随处可见乱搭乱接的电线,一旦线路损坏、老化导致短路,后果十分严重。

        然而,明渊烨还是这么做了,说明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长期管理佑康疗养院的打算,否则就不会让人在剪报墙上张贴如此多的照片,有的拍摄于矿难事故现场,有的在某张风景照上写着“诹暇山”,还有的是十二名矿工聚在一起的照片……

        若是以此研究患者们的病情也罢,桌面上的一张讣告标签更是耐人寻味,上面记录死者的姓名、年龄、逝世日期,死因:遭病患攻击,喉部致命撕裂伤,告知医护人员尽快把尸体运往太平间。

        连在讣告的环扣上有一把钥匙,根据标签内容判断,可以前往地下室,况且二楼的病房千篇一律,没有继续探索的必要。

        就在王昭林举起煤油灯,回到空旷的走廊的时候,那只偃兽悄悄从窗外爬了进来,他丝毫没有察觉,而是沿楼道一路下行。

        利用地下室的钥匙,王昭林开启了楼梯间尽头的铁门,顷刻嗅到空气中霉变的味道,多数房门已被病床堵塞,只剩走廊尽头最后一间。

        王昭林犹豫了很久,才敢走进房间。室内极为空旷,仅有四个焚尸炉,为弄清变异矿工袭击事件的真相,他只好强忍着恶心,依次打开每个焚化设备。

        他在第一个炉子内找到第二块讣告标签,上面写着某人的死因:腹部有严重撕裂伤,腹腔内部也有损伤,并因此失血过多。

        第二个炉子内找到一封医疗笔记:

        那些矿工转入本院治疗长达一周时间,他们的身体全都发生了非常可怕的变化:先是双眼变白,牙齿变长,皮肤犹如菱晶矿坚硬,丧失五感和痛觉,却极度渴望着人肉。

        院长把这种怪物命名为晶怪,意为受到菱晶矿诅咒的怪物。

        由于晶怪从人类变异而成,它知道如何猎杀人类,但仅限于移动的物体,只要你保持不动,它就看不见你,刀刃或子弹对它们都没用,它们害怕光或与光有关的事物,一旦它们暴露在阳光下,不出数秒便会**殆尽,尸骸化为一块菱晶矿石。

        因此晶怪只在夜间活动,白天我们会把它们关起来,以防被它们生前的家属找到,但是随着袭击事件越来越多,我们快瞒不下去了,必须……

        这封笔记至此结束,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明渊烨未免偷研晶怪的事情败露,设法把所有晶怪关在明烨矿坑内。

        本次选拔赛的主办方——紫雾茉家贵为四大世家之一,圣都的企业或多或少都跟他们有关,会不会这家疗养院也包括在内?现在想来,所谓隐藏任务,不过是想利用参赛选手除掉晶怪,既然他们已知精怪的弱点,为何不自己动手?

        答案就在第三个焚尸炉内:

        王昭林刚拉开炉子,一股腐尸的气味立即扑鼻而来,他捏住鼻子,颤抖地摘下死尸脖子上的讣告标签:

        死者姓名:斯勒夫

        死亡日期;荧星纪元711年12月2日

        兹证死者为《圣都报》的一名实习记者,因抢救无效,死在手术台上。

        死因:肩部、背部、面颊有多出严重撕裂伤,并因此导致大量失血。

        不出意外的话,此人即是报纸上提到的那名记者了,较为合理的推断是:疗养院遭遇重大变故,圣都**下令查封,以致遗体来不及转运,被人遗弃于此,两件事发生时间的相隔不长,消息应该很快传出去才对。

        诹暇山矿难距今已逾百年,当地**严令禁止市民进入紫雾之森,如今同意将选拔赛场设在此地,也是希望得到紫雾茉家的支持,对于每一位政客来说,此举关系到他们是否能被选为一城之主。

        王昭林可不关心这些,知道怎么对付晶怪,赢得积分就足够了,以后若能加入浪天冒险团,再找紫雾茉家算账也不迟,只怕对方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其实刚才在下楼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身后的齿轮声,之所以没回头,只是为了把偃兽引到此地,煤油灯光把偃兽之影映得一清二楚,他以此判断出敌方位置,及时闪躲。

        面对偃兽的突袭,王昭林早有准备,因此它扑了个空,撞上第四个焚尸炉,引发猛烈的金属碰撞声。

        王昭林趁机凝聚灵力,将空渊剑幻化成噬剑体形态,本想使出噬影诀,对背朝自己的偃兽以致命一击,不料跌落在地的煤油灯熄灭了,四周顿时一片黑暗。

        噬影诀是需要在光明中才能发动的技能,没有光,就没有影,他这套斩击如同打在一面空气墙上,未对偃兽造成半点伤害,反倒是让对方听声辩位,急速转身将他扑倒,咬住了他的左手。

        撕心裂肺的剧痛传遍全身,王昭林发出一声惨叫,用另一只手臂挥剑猛攻偃兽的身体,却完全不起作用。

        眼下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用剑砍断自己的左手掌,要么用剑撬开偃兽的大嘴。

        显然第一种方法会给身体留下残疾,于是王昭林把空渊剑插进偃兽嘴里,使劲力气终于抽出血淋淋的左臂。

        换成空渊剑被偃兽咬在嘴里,原来它并不是要杀死王昭林,真实意图为夺走此剑。

        王昭林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偃兽嘴里溢出大量迷烟,他刚嗅了一口,便晕了过去……

        剑虎偃兽的双瞳扫过倒在地上的王昭林,危险辨识系统由很高变为零,处理器信号灯由红转绿,并显示出:任务完成的文字。

        夜光笼罩于偃兽一跃而起,跳出窗外的身影,以及在佑康疗养院外等候多时的一个女人。

        现在她已经摘掉兜帽,露出真容——正是偃术师林碧浪。

        剑虎偃兽缓步来到林碧浪身边,把嘴里的空渊剑和天鲲剑鞘放在她面前。

        “乖崽儿,你做得很好!”林碧浪摸了摸偃兽的脑袋,在手中的控制器上输入新指令代码,“这里没你的事了,去看住其他参赛选手吧。”

        一声吼叫过后,剑虎偃兽往远方疾驰而去。

        林碧浪低吟咒文,一道传送光门在她身后显现,她捡起空渊剑和天鲲剑鞘,走进光门,瞬移到一栋豪宅门前。

        此时,女主人茉依正陷入一场噩梦之中:缔丰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包括她在内的三大家主,昏迷中,一首《天籁神韵》给了她希望与力量,三人再次醒来,已在僭龙城郊外,唱歌的女神却不知所踪,如今想来,歌词肯定与第二块训世正文之谜有关。

        持续不断的门铃声把茉依唤醒,她揉了揉额头,起床换了一身便装。

        透过门镜,老熟人林碧浪手持空渊剑的身影格外清晰。茉依赶紧开门迎接,带她来到客厅坐下,同时让管家和所有女仆暂时回避。

        “我带来了你想要的东西!”林碧浪把空渊剑展示在茉依眼前,自信笑道。

        “天下十大名剑——空渊剑,但我已经有了绯月之刃,不缺兵器。”茉依抽出天鲲剑鞘的剑刃,打量了一番后,还给林碧浪。

        “虽然你知道这把剑和剑鞘的来历,但是此剑却有着一个剑灵。”林碧浪凝眉沉思道,“当初我把天鲲剑鞘送给王昭林,本想见识一下‘虚无’和‘吞噬’两股力量相结合产生的效果,但这种试验异常凶险,我经过一段时日的观察,发现他还能将空渊剑运用自如,以此判断有第三种力量助他抵消了前两种力量对身体的侵蚀——即剑灵。”

        “你该不会是想引出此剑灵?”

        林碧浪点了点头:“我正是此意,你有办法吗?”

        “没问题,不过……等我考虑一下……”茉依摸了摸下唇,思考道。

        “交给你处理吧,关于选拔赛我还有事要忙,就不打扰你了。”

        说罢,林碧浪与茉依挥手告别,步入传送光门中。

        茉依盯着桌上的空渊剑,脑海中一种不切实际的猜想正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