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可喜可贺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可喜可贺

        兴王朱祐杬素来是个没有什么主意的人。

        此时被一群宗亲们你一句,我一句,说的也是心里惶惶然。

        难道真要糟啦?

        当今皇上是自己的亲侄子,可听说一向胡作非为,一点也不看重礼法,现在他让这方家凌驾在这众宗亲之上,这岂不是……岂不是礼崩乐坏,这方继藩……岂不是真要做曹操了?

        于是,他心里亦急躁起来。

        下意识的,朱祐杬居然看向自己的儿子朱厚熜。

        朱厚熜已是二十多岁,此时安静的坐在一旁,整个人显得很稳重。

        相比于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主见的父亲,朱厚熜反而显得聪慧和沉稳许多。

        朱祐杬历来晓得这个儿子的厉害,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想看看朱厚熜的建议。

        朱厚熜却是抿着唇,冷眼看着这一切,见叔伯们个个唉声叹息的各种抱怨,心知道他们这是想要让自己的父王出头。

        可陛下已下了旨意,君无戏言呢,最重要的是,那方家如今是如日中天……

        出头?不就是想让自己的父王去做炮灰,他们跟在屁股后面望风?

        朱厚熜的唇边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而后道:“父王,陛下这个旨意确实很没有道理,我们是宗亲,当初封来了黄金洲,可谓是背井离乡,朝廷对我们本有亏欠。”

        众宗亲们都颔首点头,一副还是朱厚熜的话对自己胃口。

        “可当下,我等在这新青岛,可谓是寄人篱下,就算要闹,也没有底气,依我看,不如……我们这就各回藩地,而后上书奏请,表明我们的态度,但愿皇上能幡然悔悟,有所警惕。”

        这话说罢,殿中一下子沉默起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周王下意识的道:“还要回自己的封地啊,我那封地,现在正闹马贼呢。”

        更多的人是低着头,不语。

        朱厚熜就道:“根本之图,在于我们得有钱粮,有兵马,诸位叔伯,皇上下这样的旨,已经背离了我们的心意,我思来想去,倒是有一策可以试一试的。”

        他顿了顿,就道:“黄金洲的诸封地之中,现如今方家的封地规模是最大。论起人口,也是方家最大。这没有错吧。”

        众人听罢,又不禁唉声叹息起来。

        朱厚熜道:“这黄金洲,距离大明十万八千里,现如今方家是一家独大,想要对抗方家,唯一的出路就是联合纵横,我们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难道还不如六国抗秦那般的齐心协力吗?既然大家都看得起我的父王,又希望父王能够站出来讨一个公道,那么最好的办法,不是效仿比干,魏征,而是要让方家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小侄的建议很是简单,无外乎就是,大家联合起来,我们的封地有数十上百,聚少成多,占地便是方家的十倍,我们封地的人口虽是稀少,可若是联合一起,人口也会是方家的一倍以上。单凭诸王府的护卫,固然不及方家之强,可若是数十上百个王府凝聚起来呢?那么便有三倍于方家的兵马。王叔们现在既然看得起父王,如今又值此宗亲存亡之秋,太祖高皇帝在天有灵,定会庇佑我们,我们这就各回封地,承蒙诸王叔看得起父王,便以父王马首是瞻,统一诸藩镇的赋税,所有人丁,由父王登记造册,各府护卫,编练新军。这方家刚刚得到了朝廷的敕命,自还要顾及一些脸面,哪怕知道我们有所动作,也绝不敢贸然对我们下毒手,我们可以争取几年时间,化零为整,只需数年的时间,在父王的带领之下,便可在这黄金洲首屈一指。到了那时,莫说天子敕命方继藩为摄政王,便是方继藩自立为天子,我等……亦可承天之命招讨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诸位叔伯以为如何呢?”

        殿中又安静了下来,这下子可谓是落针可闻了!

        他们见朱厚熜说的极认真,却是委实尴尬得不得了。

        交出封地,交出护卫,交出钱粮,对兴王马首是瞻?

        怎么感觉这个孩子,年纪轻轻,就一点礼貌都没有,还一肚子坏水呢?咱们惦记着太祖高皇帝的基业,你小子现在居然想趁火打劫,惦记起咱们的地,咱们的钱,咱们的兵了。

        朱厚熜见众人不语:“怎么,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么……为何还要抱怨呢?这世上有得便有失,岂有兼而得之的好事……”

        兴王朱祐杬此时心里大抵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大家的脸色,便呵斥道:“厚熜,不得对叔伯们无礼。”

        朱厚熜便微笑,眼底似是深不可测一般:“是,儿子知错了,父王勿怪,儿子告退。”

        这些皇亲叔伯们,方才脸色缓和一些,见朱厚熜溜了,各自长舒一口气,便又纷纷对朱祐杬苦劝:“兴王啊,事已至此,我们难道不该做一点什么吗?”

        朱祐杬此时更是六神无主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众人便唉声叹气,又或者是破口咒骂,尤其那周王,气的更是跺脚,捶胸跌足,最后气咻咻的道:“明日我便去见驾,当着陛下的面,论清楚说明白,大不了就死在御前……”

        …………

        就这般没头苍蝇一般的说了小半时辰。

        却听外头有人道:“姐夫,这边……就在这里。”

        众人听着,依稀是朱厚熜的声音。

        大家却没在意,依旧还在吵闹不休。

        此时,却有人背着手,正大喇喇的走了进来。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朱厚熜则跟在后头。

        怎么前头的人……看着很面熟?

        众人都朝这人看去。

        却见这人背着手,一身蟒袍,肤色白皙,面容依旧清秀,举手投足,却有几分当仁不让的意味。

        他看着众人,哈哈大笑道:“本王听说有人在本王背后说坏话,居然还说……要斩了我的脑袋,说我方继藩乃是乱臣贼子,这可真是吓着本王啦,深更半夜的跑来,便是要看看,谁要杀我。”

        居然是方继藩……

        一下子,殿中像是炸了一般。

        朱祐杬:“……”

        周王、吴王、楚王人等一脸骇然。

        他们禁不住的后退一步,像见了鬼似的!

        身后,却是朱厚熜道:“姐夫,就是他们,我没有说错吧,一直在此吵闹到了三更,催逼着父王领头去逼宫,父王的性子,姐夫是知道的,他总是拉不下脸面来逐客……”

        方继藩欣赏的看了朱厚熜一眼,而后目光在这殿中之人身上逡巡。

        周王人等已顾不上对朱厚熜报以x你大爷的眼神了,只觉得心乱如麻,虽只见方继藩一人进来,内心却是像泄气了一般,苦涩到了极点。

        朱厚熜这个狗东西,他也配做太祖高皇帝的子孙,这家伙,居然转手就将大家伙儿卖了。

        方继藩背着手,已到了殿中,旁若无人的样子道:“到底是谁说要诛本王?别怕,我方继藩行事光明磊落,现在是孤身一人而来,可谓是单刀赴会,来此鸿门宴,大家伙儿有话说清楚,开诚布公。”

        方继藩虽是这样说,可是周王人等却下意识的看了看这殿外的玻璃窗外头,虽是黑乎乎的,却像是是人影幢幢,似有许多的人影,凝神去静听,又像是有刀剑出鞘,子弹入镗的声音。

        你方继藩……黑历史还少吗,还想骗我们?

        此时,他们面若猪肝,虽说方才把方继藩骂得十恶不赦,可真正见着了方继藩这小魔头的时候,莫说外头真有刀斧手,就算没有,此刻……也已魂飞魄散,一个个只惊惧交加。

        尤其是周王,方才是叫嚣的最厉害,此时心里最是恐惧。

        此刻便觉得自己脚软的厉害,下意识的……他拜倒在地,老脸通红,嘴唇哆嗦了很久,方才艰难的道:“听闻陛下敕封世侄为摄政王,可喜可贺,小王……小王见过殿下,恭喜,恭喜。”

        ………………

        感谢书友160318111147588同学五万起点币的打赏,在这绞尽脑汁结尾的最后关头,真的很感谢。

        另外:书评区有个活动,有官方提供的起点币和粉丝称号奖励。大家可以去书评区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