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我只想种田在线阅读 - 第2230章 打折?

第2230章 打折?

        ————————

        刚说完人坏话,人就跟女鬼似得出现在你背后,天底下还有这么恐怖的事吗?

        有。

        秦鱼就日常经历这种事,只是她每次都觉得不会有下一次——老娘总不会一直这么倒霉天天翻车吧。

        事实上,会。

        你看,老三开车去东北,撞啦!

        于是车翻了。

        秦鱼站在那,面对着东皇太一,背对着禅师。

        哦豁,虽然她还是遭遇了翻车技能被动触发事件,但作为一个屡屡翻车的高素质人才,她才不会坐以待毙呢。

        展现她灵活才智的时候到了。

        “那我冒犯的就是禅师了?”

        “如果是,那就太好了。”

        “东皇兄,您不知道....”

        “那种卑微渺茫不能自抑,如一种病,让我哪怕如同野草一样于她平凡路途中来回践踏,可我仍不甘这种付出,仍想长出一些根刺来,刺痛她的脚,好让她低头看看我...看看我这个可怜的人。”

        她说着,末了,垂眸微清冷,轻轻总结一句。

        “我做梦都想引起她的注意。”

        东皇大帝沉默半响,说:“我觉得你不是有病。”

        秦鱼:“嗯?您果然懂我...”

        东皇大帝:“你只是有点变态。”

        我好心好意让你帮忙配戏,你怎么还人身攻击?!

        但这也难不倒老娘!

        感觉到身后那人波澜不惊,秦鱼心头稳定。

        扶我起来,我还能演!

        “也许吧,有些事,如果做不到,始终不甘心。”

        她的叹息,像是美人在自家老公被外面的小妖精勾得狡兔三窟不见人影的状态下,在素面描花上妆时发现些微眼角皱纹时那黯然销魂的泪意。

        “而有些人,若是无法接近,终究意难平。”

        “东皇兄,你懂我吗?”

        他不是李元芳,还真不懂。

        东皇大帝:“我不懂,大概别人会懂。”

        秦鱼:“不会有别人了。”

        秦鱼一脸哀伤,半掩面,“我多希望她就在我身后,能听到我这些话,明白我的灵魂深处。”

        东皇大帝:“...”

        他不想接了,戏太多,他又不是这个专业的。

        东皇大帝不接,自然有人接。

        “若我明白,会如何?”

        那声儿凉薄又绵柔,檀音带豁达天性,收尾却又细润撩人。

        御姐,要人命的御姐。

        尹幽是实打实要人命的黑心肝。

        可这位,她没想要你命,你却会真的丢了命。

        还好她是女的,还段位高,稳得住。

        秦鱼暗自庆幸,却故作震惊得转身,面上露出了震惊,欢喜,羞涩,担心,忧虑,最后还是羞涩的连贯变化神情。

        “那禅师前辈您要如何,就如何啊...晚辈没意见的。”

        她转身了,变成面对面,禅师对她的完美演技不置可否,只眸色微深,“那买卖打折?”

        买..卖?

        那大可不必吧,我卖艺不卖身的。

        再且说了,你竟然还想打折!!!

        “嗯,什么价?”

        “你不是已经定价了?”

        “嗯?我以前没卖过..额,你说的是药剂?”

        “不然呢?”禅师扬眉轻笑,呵气轻盈,那眼神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秦鱼没尴尬,一点都不尴尬,只是笑了下,从容道:“那自然是要打折的,那就给您抹去零头吧。”

        听着还算大气。

        那也便宜不少了。

        但禅师没表态,只问东皇大帝,“也给你打了?”

        东皇大帝:“是。”

        禅师:“多少?”

        东皇大帝:“九点九九折。”

        禅师笑了,那笑容让东皇大帝看了分外不舒坦,就转头淡淡问秦鱼:“是她便宜的多?还是我便宜的多?”

        你们两个都很便宜。

        “她,毕竟她的是九点九折。”

        抹去零头?

        99.9%->99%。

        这个可以的,很清新的路数。

        东皇大帝愣了下,后剑眉扬起,双手负背,很不客气地轻嗤了下。

        禅师眯起眼,看向脸上满是求生欲但还有几分对金钱的倔强的秦鱼。

        她微走一步,靠近了。

        哗啦!秦鱼猛得退了一大步,腰身都靠在了栏杆上,两只手往后抵着栏杆,客气问:“你们..你们想要要交易吗?我身上正好有。”

        “多少?”

        “前辈要买多少?”

        秦鱼说这话的时候,上半身微微往后仰,以免跟越来越近的禅师接触到。

        禅师:“你有多少...”

        秦鱼正想说自己有很多,忽然就惊住了。

        因为禅师一只手按了下来。

        嗯,啪得一声,按在了秦鱼左手边的栏杆上。

        禅师淡淡补了后续,“我就要多少。”

        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往深了想,可以是虎狼之词了。

        秦鱼瑟缩了下,想躲,可是躲不了,因为边上是东皇大帝。

        这肥崽他爹不知道干嘛,刚刚忽然逼了两步过来过来,抵住了她右手边。

        于是就形成了秦鱼被禅师一只手“栏杆咚”在两个大帝包围之中。

        卧槽,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两个大帝要这样对我!

        杨乃武+小白菜般纯洁无辜的秦鱼瑟瑟发抖。

        东皇大帝+禅师:欺负你,我们还需要挑时间吗?呵!女人,你对我们的力量一无所知。

        不过也是这时候....

        比斗场那边最终一沉闷巨响,空间波动,巨大的空间牢笼强行锁住了三个太子,而娇娇就站在四四方方的巨大空间牢笼之上,叉腰而立,那气概跟超人就差了一个红披风跟红内内。

        娇娇叉腰得意万分,但不是朝着那些观战的妖仙人,而是朝着包厢那边。

        “鱼鱼,鱼鱼,你快看,看我...卧槽!”

        包厢那边的防护已经解开了。

        娇娇看到包厢那边一幕的时候,震惊了!

        全场妖仙也震惊了。

        但没一个敢交换的,有一种气氛叫安静如死。

        因为他们都瞎了,也聋了。

        ——————————

        秦鱼背对着那些死寂的人,面对着两个大帝的近身压迫,只能选择....

        “不然,8.8折?”

        求生欲还可以咯。

        东皇太一跟禅师对视一眼。

        其实九点九折已经便宜许多了,因为成交额巨大,但原来还能往下降。

        说明利润巨大。

        奸商啊奸商,难怪家财万贯。

        但面对奸商如此打折诱惑。

        禅师淡淡道:“不必,就按照原价来。”

        东皇帝君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正想说什么。

        禅师收回手,慢悠悠走出一步,手指捻了一颗殷红的红珠果,回眸清冽:“省得有人觉得我穷。”

        然后就放在唇上,唇齿微分,轻轻塞了进去,慢慢咀嚼。

        其实没什么,就是让人特别想吃那红珠果。

        反正吃她的那位你也高攀不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