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我只想种田在线阅读 - 第2229章 皮蛋啊(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希大家开心,求月票。)

第2229章 皮蛋啊(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希大家开心,求月票。)

        东皇大帝察觉到对方目光扫了自己一下,像是端量什么。

        “我不是。”东皇大帝淡淡道。

        金猊它爹是什么妖兽,秦鱼还真没什么概念,地球的神话野史中提及狻猊是龙生九子之一,可在三千世界乃至天界的世界观里面,龙就是龙,所生之子不会有那么多异变。

        都是妖,可族群各异。

        “看起来也不像,他这本体有点丑。”

        当着人家爹爹的面,秦鱼毫不忌讳说人家儿子丑。

        他爹也不在意,本来两个小的打架就没被他放在眼里,但他留意到秦鱼好像挺感兴趣。

        “你对妖修之法感兴趣?莫非也想学?”

        “啊,不能吗?”

        “你不是妖...”东皇大帝想到对方觉得魔修可增强力量就堕魔的变态行径,提醒一句:“魔修的基础还是生灵,对血统没有太大要求,但妖修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妖,若是人族修炼,会耽误正道,虽然于你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不认为妖修之法会高端于你如今掌握的道统。”

        就说这个大帝一点都不妖艳做作吧,特别务实,也没把妖修高端化。

        “呜,我可以试着变妖,当然不是你认为的纯种妖族,就是在躯体上搞一下,你也知道我有时候会对自己的体质下手,做些研究。”

        东皇大帝若有所思:“人妖?”

        秦鱼:“...”

        我怀疑你是在diss我。

        “不过若是学攻击之道技巧,倒是可以。”东皇大帝也不会否决自身妖道所有,看秦鱼真感兴趣,眼睛还盯着场上,也转头看去。

        正好看见自己两个儿子,一个化形,一个没化形,就一只肥猫一只金猊疯狂厮打。

        一边打一边骂。

        什么你个龟儿子,你个臭王八。

        某个女魔头看得津津有味,偶尔看啾啾他。

        那眼神....颇为意味深长。

        龟儿子and臭王八他爹.东皇大帝面无表情,深深看了台上两个厮杀的儿子一眼。

        比武场上,娇娇跟三太子愣是齐齐打了一个哆嗦,刷刷分开,开始了另一波骂战,具体参考下水浒梁山好汉打架前过嘴仗...

        “看他们两个的毫无意义,不如看...”

        秦鱼转过脸,“看...你的?”

        这忽如其来的一句,又好像很自然,温吞吞的语气,绵长的眼神,那浅淡馨韫的酒香。

        自然之下,明明也不是很亲昵,但就是会让人莫名觉得有一种气氛...可能因为她侧脸偏眸瞧着人的时候,尤显得线条分明,却又润色雾染,在棱角中融化的性感,让人心脏跟着被那融化的暖色所流淌包裹一片。

        黄金壁觉得自己可能最近有点闲,竟这么文艺得欣赏起自家宿主的美色诱惑了?

        难道是在她实力爆肝地位提升后没了生存危机感,所以饱暖思**,替她考虑起这些不检点之事来了?太不应该了!

        而且对象还是大帝!

        他有罪!

        相比黄金壁的脑洞大开,东皇大帝也只是漠然轻瞥,就淡定移开了目光,也没想太多,只淡淡道:“帝国武库里面,我会给权限,你自己随便看。”

        大概也是有他修行造诣指南的。

        秦鱼也习惯了这位的大方,坦然接受,眨眨眼:“那就多谢了,接下来你去我那买药剂,我给你打九点九九折,一般人我不给他优惠哦。“

        那还真是太大方了。

        谢谢你全家。

        正好此时,下面比斗场上一声轰然巨响,结果出来了。

        两人都不意外。

        但下面一大群妖仙都震惊坏了。

        “这不可能!”

        “老三!”

        “三哥!”

        其实娇娇跟三太子打得不是很久,就是逼逼叨叨骂架跟肉搏,乍一看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不过二太子跟四太子起初还是很震惊的,震惊之后却下意识归咎为自家高冷无情父君偏私,给这废材小弟开小灶了。

        嫉妒,太嫉妒了。

        他们很愤怒!

        “他刚刚用的应该是乾坤借力!这是我们妖修中等攻击技巧,他怎么会!”

        乾坤借力,他们都会,不说他们,能在王朝混,尤其是皇族血统下的强者早已学会了,只是这种技巧类的,这死胖子超级学渣怎么会!

        这不可能!

        “定然是父君用了特殊法门给他醍醐灌顶了!”

        天呐,这太偏爱了,不行,他们心脏受不了!

        搞他!

        两个太子嫉妒得都要发狂了,正要发作,却见那几百米外一个后空翻轻盈落地身上肥肉颤动的死胖子伸出小爪爪,指着他们来了一句。

        “上来了?行吧,正好一起上。”

        然后他一只爪子伸展开来,还是指着他们,另一只手负在后腰,左腿挪开一步,摆了一个很...难以描述但屌炸到分分钟让人觉得欠扁的姿势。

        优雅从容大气灰常装逼。

        二太子跟四太子:艹!

        受伤倒地被扶着起来的三太子:艹艹艹!

        干他!

        比斗场内风云再起,包厢中,清晰可闻一声低笑。

        这人笑起来不太像个修行人。

        东皇大帝皱眉,看着她,却不说话。

        秦鱼知道他在询问。

        奥,身为大帝,也是有不懂之处的。

        “他的目的不是以一敌三,不是想欺负人。”

        东皇大帝:“嗯?”

        嗯,这一个跟鼻音似的,散漫冷清又莫名傲娇。

        秦鱼忽然get到了这两夫妻的一点点相同之处。

        “就是....你知道叶问吗?”

        东皇大帝:“大概知道。”

        秦鱼本来做好了要摆姿势给他普及知识的准备,没想到对方这么回答,“啊,这样啊,你怎么会知道?你调查过地球的文化?是因为娇娇吗?”

        “跟他没关系。”

        “嗯...?”

        秦鱼也下意识拉长了下尾音。

        气氛忽然就淡了些,有奇怪的安静,秦鱼转过头,正看见比斗台上三头巨兽包围了一只胖肥猫。

        其实,娇娇并不是开挂的主角,缺失的万年,可以让三个大帝之子得到多少宝贵的培养?

        差距一直都在,单单体质跟妖力就有差距。

        但...差距比东皇大帝预估的小。

        “你飞升的时候,给他好处了?”

        秦鱼奇怪看着他,好像在问不该吗?

        “除了药剂。”

        “造化光华那会,分享了下。”

        “....”

        东皇大帝看秦鱼的眼神变得很深,秦鱼摸了下手臂,默默挪开了些,但似想到什么,忍不住轻轻问了一句。

        “您现在...有没有觉得我很好,清纯不做作。”

        东皇大帝将修长手指在栏杆上轻轻敲了下,正要开口,秦鱼:“有没有考虑下收我为义女。”

        东皇大帝:“...”

        “你要是喜欢儿子...我也可以的。”

        你可以你可以,你好像什么都可以。

        变个皮蛋来看看?

        皮不死你。

        大概前几天被冲击了一下,东皇大帝有点抗性了,稳当道:“我儿子够多了,你可以考虑禅师。”

        “她啊?她不行的....”

        “为何?”

        “她没你有钱。”

        真是清纯不做作,特别直率。

        秦鱼看到东皇大帝表情古怪,眉目幽深。

        大帝是不是都这德行。

        这高深莫测,欲语还休的。

        “您这是什么表情....我为人比较质朴老实识大体,有什么说什么的,如果有冒犯的,您不要生气。”

        “我没生气,毕竟冒犯的不是我。”

        “那...”

        那我冒犯的是禅师吗?

        没事的,除非她在,否则...

        她在?

        秦鱼忽然一瞬间在东皇大帝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

        是秦鱼自己,但她身后还站着一个女人。

        白衣胜雪,长发披肩。

        忽略颜值美感的话,那背景效果真跟鬼片似的。

        贞子?伽椰子?

        反正秦鱼觉得自己得压压惊。

        她刚刚说什么了吗?其实也没说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