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极品乱唐在线阅读 - 62 戏很真

62 戏很真

        抱歉抱歉,今天来晚了,理由方才已经了作品相关说明了一下,还请谅解。不过最近蔻蔻确实更新的时间不太稳定,还请大家暂时接受一下蔻蔻这种随缘的更新方式吧~蔻蔻会尽量尽快恢复正常更新的时间的。

        求推荐票,求收藏。新的一周又要开始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蔻蔻,感谢!感谢!感谢!

        ————————————————————————————————

        “嗬劳资,那个谁,赶紧过来帮忙!”

        “依依,大夫请来了没有?”

        “握草,谁踩我,赶紧让开,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尉迟恭跑了,谁也没有想要去追,因为人家都撂下话了,要进宫禀明陛下,那么现在自然是什么也不需要做了,等着就是了。

        张小广被拉芳和叶小俊两人架着回到了房中,人往床上一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几人又嚷嚷开了。

        “那个谁,东西拿过来没有?嗬劳资,断成那样,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了。”拉芳刚一放下张小广就接急切地冲着门外喊道,被他叫去帮忙的侍卫还没有跟上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种事情动作一定要快,这可是跟时间赛跑,“工部的人走远了没有?赶紧去给我抓回来!”

        叶小俊捂着方才也不知道被什么人给踩了的脚,妈蛋,还真是扎实的一脚,他才脱下鞋子,就感觉到脚趾头以肉眼可以看见的度肿了起来,那钻心的疼啊,他也忍不住哀嚎了起来:“没天理啊,好心被人踩啊,大夫,大夫呢?”

        依依迈着小碎步赶了过来,看她的模样也是拼尽了全力了,满脸都是细密的汗水,这在平时可是不曾出现过的情况,她一手扶着门框,气喘吁吁道:“大,大夫马上就来了,三,三郎怎么样了?我,我去打盆热水来……”说完转身又跑开了,这府中说起来正经的侍女还真就只有她一个,说起照顾人,那些五大三粗的侍卫可不行,所以再累,她也得亲自来。

        兔校长终于推开众人来到了床边,痛心疾道:“尉迟恭这个王八蛋,跑来踩场子就算了,还敢弄伤了你,快快,把袖子撩起来给我看看,让我开心开……不是,让我关心关心。”一时没收住嘴,说快了,他忙改了口,谁让他是最后一个才能过来看伤势的,现在伤势还没看见,他不得苦衷作乐一番么。

        张小广哼哼了两声,将手臂上的袖子撩了起来,只见手肘处红肿了一片,时不时还倒抽口冷气,看起来伤得不轻。

        砰!

        “哎呦!”兔校长心中一怒,正想再骂那尉迟恭不是个东西,谁知道因为一时激动,拍床沿的手劲用得大了点,自己疼得叫了出来,“该死的尉迟恭,他是扫把星吗?”

        “嗬劳资,兔校长,你轻点喂,别一会儿你的手也断了,那工部的人可帮不上忙。”拉芳才转身回来,就看见兔校长的自虐行为,忙看了看自己的手,他都替兔校长疼。

        “妈蛋,手断了要工部的人干吗,你以为修理下就能好啊?”说起来,拉芳从刚才就让人去找工部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事,反正现在大夫还没来,他就趁机问了一句:“让工部的人做炸弹炸了尉迟恭?”

        叶小俊一听乐了,用炸弹炸尉迟恭这不是杀鸡用牛刀么?简直浪费!

        他一边捂着脚,一边道:“拉芳这是心疼了,不好好问问能不能接起来,他怕是真想弄死尉迟恭的心都有了,你也知道,他最是财迷了。”

        财迷?

        兔校长本就因为近视而略显迷离的眼神恍惚了一下,总觉得他是不是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怎么觉得这两人讲话似乎内含玄机的样子。他扭头看看张小广,现这货倒是看起来一副没什么大碍的模样,果然年轻人对疼痛的忍受力比较好,他的手到现在还疼呢。

        “热水来了,热水来了……”依依大老远就扯开了嗓子,这府中还是第一次这么慌乱,三郎受伤可是大事,看来下次有必要提醒一下大神仙,府中还是要养那么几个大夫才好,免得要用人的时候,半天还不来。

        不等依依进门,就听兔校长和叶小俊抢着喊要用热水,一个要泡手,一个要泡脚……

        “热水不是给我准备的吗?”张小广用没受伤的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画面似乎不太对吧?那三个看见自己被尉迟恭弄倒在地的时候喊打喊杀的好兄弟哪儿去了?怎么现在反倒抢起自己的热水来了。

        “嗬劳资,你省省吧,他们能听得见你说话?”拉芳没好气地指出了关键性问题,随即捂着胸口,道:“太可怜了,断成那样,哎呦喂,心如刀割就是我此时的感受……”

        “还是你比较关心我,不像他们。”张小广觉得还是拉芳靠谱,虽然平时贪财了一点,但是起码现在只有他还知道为自己心疼,不免感动了起来,伸手想要去拥抱他,就听见门外侍卫的声音传了进来。

        “三神仙,都断成几截了,属下给您全拿过来了。”

        拉芳咻地一下蹿到了门边,害得张小广一个扑空,整个人从床上掉了下来,噗通一声,这才让一屋子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另一只手也伤了?”兔校长问。

        张小广摇头。

        “手肘还疼吗?”叶小俊问。

        张小广想了想,先是点头,随即摇头。

        “嗬劳资,好不了了!”拉芳接过了侍卫递过来的几截断得很彻底的玉如意,内心中住着的一个小人瞬间泪流满面,这真是修不好了,这一摔的代价还真特么大!

        “我没事,很快就能好了,以前医生都说我恢复能力很好,这手肘不过是……”张小广扶着床沿坐了起来,一边还解释着,可当他坐好之后一抬头,现三人早就各忙各地去了,哪里还有人在听他说话。

        后面的话,张小广越说越小声,渐渐地也就闭嘴不说了,心想,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三郎,大夫快来了,您再坚持一会儿。”依依再次端来了热水,这一次她谁也没给,径直来到了床边,扶着张小广道:“三郎切不可乱动,这伤了骨头可是大事,我先扶您做好,等大夫来了……”

        “来什么来,来了也是先给我看,你看看我的脚,肿成什么了?”叶小俊见依依跑去伺候张小广而不管他,立刻不依了,在一旁凑热闹,想让依依也照顾照顾他。

        “二神仙,三郎的手都断了,您怎么能……”依依一想这二神仙也太自私了,他的脚不过是肿了,怎么能跟三郎抢大夫呢,急得眼眶唰地就红了。

        “嗬劳资,断什么断,断的不是他的手,是劳资的玉如意!啊!!!!劳资的宝贝玉如意啊,就这样咔嚓一声断了……再也好不了了……”拉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见依依眼看着就要掉眼泪,这才将实话说了出来。

        其实张小广的手根本就没断,那会儿听到声音的时候,他们倒是着实吓了一跳,但是走进了一看,自然也就知道了真相。当时叶小俊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立刻就领悟了,这个尉迟恭太过跋扈,得给他点苦头吃吃,这才夸大其词,说张小广的手肘处断了。

        正所谓想要骗人,就必须先骗自己人。而此处的自己人当其冲就是跟尉迟恭一起被侍卫围起来的兔校长了,这不,他情急之下破口大骂,这不就成了本色演出吗,完全真感情,可不把那尉迟恭吓了个屁滚尿流跑走了。

        接下来就是整个府的侍卫还有这唯一的侍女依依了,这闹腾到了最后,连张小广都快相信他自己身受重伤了。

        “你们是说……三郎的手……”依依听得一愣一愣的,再看周围侍卫看天的看天,假装自己很忙的假装自己很忙,就连一向眼神不好的兔校长也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原来三郎的手没事,只有她不知道……

        “呜呜,你们太坏了,害依依担惊受怕了好久,呜呜……”依依是个单纯的孩子,倒不是因为三郎是陛下的亲弟弟她才如此,而是出于真心,这下知道自己被骗了,是又气又喜。最后噗呲一声破涕为笑,那一盆热水便成了她的洗脸水了。

        “诶你们说,那尉迟恭不会真的进宫告状吧?他可是伤了张,三郎殿下的,跑进宫不是自找苦吃么?”叶小俊将那肿起来的脚翘的老高,还一抖一抖地,哪里像需要大夫的模样。

        “他会去的。”兔校长揉着手,这倒好,原本受伤的好得快,原本好好的人都受伤了,就连拉芳都受了心伤,这尉迟恭绝对是跟他们八字不合,没得商量。

        “为毛?”

        “因为他性情淳朴!”

        换句话说,就是不懂变通,这种人,最难搞了。

        ——————————————

        “尉迟恭在三郎府中动手了?”接到侍卫回报的李世民眉尾一挑,面上肌肉隐隐有些抽动,这个尉迟恭,还真是胆大包天,自请去打探消息,这消息没打探出来,居然还敢动手。

        来报的侍卫双手垂在身侧,低着头不敢停顿,紧接着将府中生的事全都汇报了一遍,包括了兔校长对尉迟恭所说的每一句话,还有尉迟恭的反应。事无巨细,全都再现了一遍。

        李世民是越听心越往下沉,这大神仙平日里看着就不显山露水,可偶尔开口说出的话却不容忽视,对于尉迟恭,他确实是想敲打敲打了,想不到居然被大神仙给抢在了前面。

        “咳,所以,三郎并没有真的断了手。”李世民听到最后一段的时候差点没忍住笑出来,那几位还真是……闹起来不嫌事大。

        这边才刚汇报完,那边尉迟恭进宫求见的请求就送了进来。

        “先让他在外面候着,也是时候该让他收敛收敛那狗,臭脾气了。”李世民并没有马上见他,而是看向了袁天罡,据说也是那大神仙让他进宫来的,之前还没觉得重要,出了方才那事之后,李世民倒是想要认真听听这袁天罡又要说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