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极品乱唐在线阅读 - 54 传话

54 传话

        看着跪在地上的侍从,张小广学着兔校长的样子,双眼微微眯起,弯下腰正面对着他,一字一句慢悠悠地道:“谁让你来找我的?我,要,听,实,话!”

        侍从被张小广看得有些心虚了起来,可是心想这三郎自己是务必要请到的,否则……

        一咬牙,扑上去就保住了张小广的大腿,哭喊着:“三郎,请跟奴才去看看太上皇吧,太上皇……”

        他这一嗓子倒是引起了不少经过的宫人侧目,虽说也有认得三郎的不敢停下来看热闹,但是大多数人都已经竖起了耳朵了。张小广暗骂了一句,啐了一口,一巴掌拍在了那侍从的嘴上,拖着他就走,期间硬是没有再让他出一点声音。

        经过了一个拐角,张小广看见前面有一座假山,于是就将人拖到了假山的后面,松手之前还警告他,要是再乱叫,就别怪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那侍从连连点头。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好骗,不管谁让你来的,现在立刻给我滚。”张小广说完了就作势要走,那侍从刚想开口,又见张小广猛地一个转身,“再被我听到你的破锣嗓子,哼哼。”

        侍从被张小广捏得咔咔作响的拳头吓得面色惨白,捂住自己的嘴硬忍着不敢出声音。心中是将传话的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说什么三郎最是温和敦厚,若不是走不开,定不会将这好差事让与他。

        可看看,看看,眼前这个三郎,哪里敦厚了?瞧瞧那眯起来威胁人的眼神,瞧瞧那捏的咔咔作响的拳头,还有那抹脖子的动作,多么干脆利落啊!

        看着张小广远去的身影,侍从深深地后悔了,今日的差事不但没捞着好,今后在三郎面前只怕是也没脸了,只盼望今后再也不要让他去三郎面前露脸才好。

        ——————————

        “你说宫中有人打你的主意?”

        张小广一回府就直接跑到了兔校长的房间,噼里啪啦一顿将在宫中遇到那是侍从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傲娇地得出了总结——有人想坑他,但是被他识破了。

        看着他一副求表扬的呆萌样子,兔校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倒了一杯茶推给了他,“你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宫里还有谁敢打你的主意呢?”

        重点是,居然还这么光明正大?

        说了这么久,张小广倒是有些渴了,连忙端起兔校长推过来的茶咕噜咕噜喝了下去,然后才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咯,更何况我常待在你身边,那些人要打我的主意,我要是看不出来,岂不是丢了你的脸?”

        话呢,听起来确实是想要夸奖兔校长的话,可是为什么这说法从张小广的口中说出来,那么别扭呢?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没好气地说了他一句,兔校长转念想起了他今日进宫是得了自己的交代,忙问道:“长孙皇后可曾答应了什么?”

        “她听了我说的话就一直笑,然后还说什么我跟李世民不愧是亲兄弟,说是李世民昨夜就做梦说我会进宫去讨盐吃。”张小广挠了挠头,对于长孙皇后的说法他是不信的,只怕长孙皇后自己都不信,只不过这话是替李世民说的罢了。

        就好像张小广进宫去找长孙皇后,不过是帮兔校长将话传给李世民;而长孙皇后跟张小广所说的意思,也不过是李世民通过她转达给兔校长的意思罢了。

        按照这么看来,李世民昨晚就已经知道了两人谈话的内容,一大早就交代了长孙皇后,将自己的态度给说明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冒出来的那个李渊的侍从又是怎么回事?李世民知道吗?

        “你确定他说的是禁足?”兔校长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李世民再不济也不可能是个出尔反尔之人,怎么又会禁足李渊呢?

        “当时那侍从就是这么说的。”对于这一点,张小广非常笃定,好歹也是在太极殿呆过的人,奴才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话,他多少还是直到的。

        见张小广这么确定,兔校长就纠结了,李世民这时什么意思?一边求着自己人教他们做武器,一边在盐的方面通过长孙皇后的口示意他承了自己的情,怎的一转头就有人到张小广这边来告状了?

        别说兔校长百思不得其解了,就是宫中的李渊也是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就被二儿子给禁足了?他不过是让人传话让三郎过来坐坐,父子两说说话,可派去的侍从回来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狠狠上了三郎的眼药。

        “狗奴才,到底如何与三郎说的,还不细细说来!”李渊真是快要被气出一口老血了,早前自己被软禁,这宫中侍候的人不尽心也就算了。可后来自己的地位渐渐恢复了过来,除了没有实权,只要他不过问朝上的事,李世民也不介意将他的地位抬一抬。就这样,宫中的奴才居然也能把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给办砸了,看来是要换一批人的时候了。

        那侍从先是一愣,随后以为太上皇是生三郎的气呢,于是更加添油加醋了起来,说得那叫一个口沫横飞,精彩绝伦。尤其是三郎如何威胁他,如何不将太上皇放在眼中,那说得更是几乎手舞足蹈了起来。

        “哼,真当孤荣养了之后就会随便听信尔等这些奴才?”李渊也算是压着火气听到了最后,多年沙场的气势当即释放了出来,一脚就将那侍从给踹地飞了出去。一旁的侍从宫女也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去收拾,三两下就将人给拖了出去。

        其他的宫人则跪了一地,个个将身子趴低,根本就不敢喘大气。

        李渊的视线在众人中间扫了几个来回,冷哼了一声道:“孤身边也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去告诉二郎,留下三五个人便是,其他人都打了罢。”

        众人闻言有得惊喜,有得松了口气,这太上皇虽说是陛下的父亲,可是两人并不对付,跟在他的身边这辈子也就是个低等奴才。如今得了他的话,自然有那心思百转的马上就想着要如何巴结巴结,讨个好差事来。

        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李渊见下面众人的表情,心中更是气愤,如今连奴才都敢在他面前如此,看来他这太上皇真是当得太让人看不起了。

        有些疲惫的李渊挥手让众人退了出去,一手握拳抵在太阳穴上,揉了片刻之后,对着空荡荡的宫殿道:“看清楚了,听清楚了,就回去复命吧。”

        说完也不理会到底有没有人听见,也不等任何回答,便起身走进了内殿,只不过有些摇晃的背影让他看起来并不如面上的那般淡然。

        过了一会儿,从李渊的宫殿之中闪出一个身影,左右看了看没有被人现,这才匆匆想着太极殿正殿的方向去了。

        “嗯,按照这么说,太上皇倒是真歇了那心思。”李世民听完了汇报,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照他这样说,自己暗中派人盯着的事情,他只怕一直都知道。而今日之所以挑明,不过是气自己坏了他与三郎相聚的机会。

        想不到如今一把年纪了,倒是更念起亲情来了。

        “退下吧。”

        李世民拿起案上的折子,这是今日工部上的折子,说的就是“春雷”的事。

        根据他们的分析,这“春雷”中间的材料成分,确实可以引起巨响,而且引小规模的爆炸,那情况就有些类似炼丹失败把丹炉给炸了的情况。这么一个小东西,根本就挥不了什么大作用,而工部的人又不敢直说,只得拖延时间,恳请李世民容许他们再请教请教那几位,以便他们将“春雷”“扬光大”,“扬大唐国威”。

        看着这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李世民勾了勾嘴角,没有任何批复,直接将折子往旁边一丢,又拿起另一个看了起来。知道临近旁晚的时候,侍从点灯这才让李世民从一堆折子中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居然这么晚了。

        起身伸展了一下有限酸麻的腿脚,因为看折子太入神,眼睛和脖子也酸疼得厉害,李世民招了招手,就见一个侍从低着头靠了上来,见李世民点了点头,这才伸手去轻轻帮他揉一揉酸疼的部位。

        “皇后那边可有说什么?”李世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慵懒,可见这侍从的手势还是不错的。

        “启禀陛下,皇后娘娘早早就让人来回了话了,说那三郎还真是有趣,真来讨盐吃了。”侍从可不敢说三郎有趣,他是要称呼殿下的,可见李世民依旧闭着眼没有说什么,这才接着道:“皇后娘娘还说了,陛下的梦只怕有误,三郎可不是觉得府中的盐不够吃,而是不好吃。”

        李世民一听,原本放松的肩膀又僵硬了一下,那侍从连忙推开,躬身站在一旁不敢在说什么。

        “不是不够,而是不够好,是吗?”重复了几次之后,李世民哈哈一笑,仿佛一身倦意都消失不见了,吩咐了一句去皇后那儿,便精神焕地走出了太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