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极品乱唐在线阅读 - 40 李渊进“大观园”

40 李渊进“大观园”

        李渊第一次来探望三郎是在他们安顿下来之后的第五天。

        “这火锅的味道总感觉差了点什么啊。”叶小俊把袖子挽得高高的,一双筷子使得飞快,脑门上全是洗汗,口齿模糊地说着。

        一旁拉芳看他的动作这么快,不禁咂舌,这火锅才做好没多久,看叶小俊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真是跟八辈子没吃过火锅一样。

        而李渊到达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叶小俊将一片生肉放进那奇怪的锅里,不一会儿就捞了出来,放进了嘴里。顿时让他感觉看到了茹毛饮血的野人一般,脑海之中闪现出了自己马背上的那些血腥的日子,身子一歪,撞在了门框之上。

        这边几人正吃得火热,突然听见了砰的撞门声音,纷纷回头朝门口看去。

        因为总共就见过李渊一次,也没有什么人真的将他放在心上,就连向来心思缜密的兔校长一时之间也没有认出门口那个老头儿是谁。

        “依依,他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兔校长放下手中的筷子,抹了抹嘴,大声问道。

        依依正带着人在一旁帮他们切菜切肉,听到叫唤忙擦了手走过来,暂时也没看出来这人是谁,茫然地摇了摇头。

        原本这府里也是有不少下人的,只不过这几位神仙大人心地好,让众人也都去加餐了,这才导致了李渊到了饭堂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看见。

        “三郎……”李渊心中憋屈啊,这自己儿子都认不出自己这个爹了,还有这么比这个更憋屈的。

        这一声声情并茂的三郎,让张小广手中的筷子直接啪嗒掉在了桌上,手臂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李、李渊!”

        若不是李渊进来之前就挥退了护卫和侍从,此刻只怕就要冲|突上来了,太上皇的名讳就算是三郎,也不能随便叫唤的。

        怎么会是他?

        兔校长忙示意几人快别吃了,一同起身走到门边,倒是依依最先反应了过来,跪下行礼,一想到自己没有认出太上皇,依依吓得脸色都白了。

        终于,李渊平复了情绪,站稳了身子大踏步地跨进了饭堂的门槛,边走边抱怨道:“怎得连某都认不出了,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叶小俊嘿嘿一笑,指着火锅道:“太上皇来得正好,我们刚好在吃饭,你吃过没有?”

        李渊一听,脚下步子一顿,也好在他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于自己方才的失态也觉得有些不妥,轻咳了一声,“那些生食,往那锅里一放就能吃?”

        几人面面相觑,噗呲笑了出来,拉芳用手肘撞了张小广一下,挑了挑眉让他去跟自己的“亲爹”解释。张小广无奈,只得将火锅的吃饭说了一遍,随后就见李渊踱到了桌子边上,探头朝那火锅里看了几眼,然后又摆弄了桌上摆放着的火锅菜。

        拎起一片切得很薄的羊肉,现在鼻子前嗅了嗅,然后转身看向张小广,“这就是方才这神仙吃进口中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如此粗鄙的吃法居然会出现在神仙的身上,而且这汤锅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兔校长知道李渊心中肯定是有疑惑的,毕竟这种吃饭在唐朝的时候还没有,自己几人若不是为了变化一下单调的饮食,也不会想起来让人做个火锅出来。只是要说这味道有多好,那还真没有,因为这里没有什么调料可用。

        为了消除李渊心中的疑惑,兔校长让依依又去取了一副碗筷过来,然后还重新弄了点简单的调味料,示意他坐下,尝试一番。

        于是五人就围着桌子做了下来,而依依也不敢离开,站在一旁伺候。正待李渊示意依依帮他烫一块羊肉的时候,拉芳却伸手阻止了,然后一边夹起一块羊肉,一边跟李渊说:“太上皇,跟你说,这涮火锅啊,一定要自己亲自动手,吃起来才有味。你看,像这样。”

        经过拉芳的示范,李渊大概明白了这火锅的吃法,可是就算他已经被当成太上皇荣养了,让他自己动手弄吃的,他还是觉得很别扭,犹豫了许久也没有动手。

        叶小俊才不管他吃不吃呢,这火锅他可是到了唐朝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了,这对于他这个吃货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很快,桌上除了李渊没有动,其他人又继续吃了起来,而且期间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这……”这么多人的筷子在一个锅里涮来涮去,身为曾经的皇帝,如今的太上皇,李渊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竟然完全跟不上节奏,“三郎,你也跟他们如此用膳?”

        李玄霸跟着李渊和李世民也是享过福的,怎的也变得一点皇家仪态都没有了,高高挽起的袖子,吃得面上全是汗水,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张小广口中还有菜,不能说话,只得点了点头,并且用筷子指了指火锅,示意李渊也吃,别光看着。

        一旁的依依看着都觉得自己快要没办法呼吸了,几位神仙和三郎平日里在府中随意也就算了,可是眼前的人可是太上皇,他们这么随便,真的不太妥当。

        “依依,你也别在一旁伺候了,差不多就跟他们一起去吃吧。”兔校长见依依欲言又止,想要帮李渊烫肉菜的模样,忙打她离开。

        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太上皇,见他专注地看着几人涮火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这才有些担心的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

        这下饭堂里就剩下了他们五个人,而李渊看了一会儿,也觉得这种吃法看起来粗鄙,但是实际上菜肉也都是熟了才送入口中,至于那些筷子在锅子里倒来倒去,他也渐渐没有那么抵触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曾经是和将士们一同在战场上同甘共苦过的马背皇帝,终于拿起了筷子,捻起一片羊肉,学着叶小俊的样子在火锅中的高汤里摆弄了几下,好一会儿之后才提起来蘸了点调好的酱料就往嘴中送去。

        “嗬劳资,你那样涮羊肉还怎么吃?都老了!”拉芳简直不忍直视,这老头儿到底行不行,可别浪费食物啊。

        李渊被他一说,老脸微红,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甚至忘记了那羊肉还是滚烫的,口中被烫得生疼,可又舍不得将羊肉吐出来,因为真的是太美味了。只得边呼着热气,边含糊道:“神仙喜欢的食物,果然好味道!”

        四人齐刷刷朝他看了过去,倒是个有品位的。

        有了李渊的加入,几人吃得更是酣畅淋漓,想不到这太上皇抢起吃食来也是不枉多让啊。

        “好了,都吃饱了吧。”兔校长见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也就开口喊停,火锅这东西虽然好吃,但是也不能吃太多了,油腻。

        让人收了桌上的东西,几人转到了隔壁的茶室,油腻的火锅吃完之后喝点茶是最好不过的。

        “这又是什么?”李渊从没见过功夫茶的茶具,虽说李世民是知道的,可是他也不会去跟李渊说啊,所以这一次李渊出宫,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

        叶小俊早就已经吃撑了,响亮地打了个饱嗝,摸着肚子率先坐了下去,道:“茶具啊。”

        废话,他自然知道是茶具,只是这茶具怎么如此奇特。

        李渊一拂袖,不再搭理叶小俊,转向了曾经帮他求情的兔校长,问:“神仙大人,这茶具也是你们,你们那儿的?”

        兔校长抿嘴一下,抬手示意李渊也坐下,然后解释道:“谁没有一点喜好,我呢,就好这一口,所以让人做了这副茶具出来,太上皇也试试。”

        说罢就开始煮水,烫杯。这一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李渊一时之间觉得这比他在宫里看的什么歌舞都更加吸引人,兴趣就更浓厚了。直到兔校长将茶盏放到他面前,示意他可以品尝了,这才小心翼翼地端起了小小的茶盏,浅浅地尝了一口。

        “这茶,没什么味道啊。”李渊蹙眉,这茶水跟白水有什么区别,弄了大半天,原来也没有什么特别嘛。

        “嗬劳资,平时兔、我们可看不到这全套的功夫,能喝上一杯都不错了,你还嫌。”拉芳翻了个白眼,觉得这老头儿还真是不识货,忙拿起一杯自己喝了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李渊,毕竟唐朝人饮茶的习惯和天|朝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否则的话,兔校长又怎么会让人专门打造了一套茶具呢。

        这功夫茶,还是需要时间细细品味的,兔校长也不多说,还是像平常一样慢慢冲泡。

        又过了一会儿,李渊像是喝出了点味道了,惊讶道:“原来这平淡的后面竟然是回甘。”

        兔校长这才抬头看向李渊,点了点头,道:“太上皇以为这茶,如何?”

        “好,好茶,茶好!”李渊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难怪神仙喜欢这口,原来这背后竟然有如此深意。

        茶室之中的气氛还算和谐,虽说交谈得很少,但是兔校长不过几句话功夫就让李渊的心境生了变化,这件事传回宫中去的时候,李世民倒是颇为惊讶。

        “还真是不简单。”看来同意让李渊出宫,是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