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极品乱唐在线阅读 - 29 预言大灾(求收藏)

29 预言大灾(求收藏)

        接下来的两天里,四人可以说是埋头苦干,对着那一堆墙角的杂物绞尽脑汁,势必要弄出爆竹不可。

        “你们听好了,按照我的记忆,历史上应该是有另外一个人制造出爆竹,为的是驱赶一种叫‘年’的怪兽,为了祈求平安……”兔校长此时满脸黑灰,白皙的皮肤偶尔露出一块,看起来就像是一张黑白相间的调色盘。

        “砰——”

        还没等兔校长把话说完,叶小俊那边就传来一阵巨响,然后就见一团黑烟冒起。

        “咳咳,咳咳,我勒个去啊,吓死宝宝了。”叶小俊十分夸张地双手捂着胸口,说话的时候仿佛还能看到有黑烟从他口鼻之中飘出来。

        拉芳拍着大腿哈哈大笑,“嗬劳资,宝宝早被吓死好几次了,你就别演戏了。”

        “妈蛋,你们好好听我说行不行。”兔校长没好气地笑骂了一句,“你们就是不认真听我说,才动不动就被轰,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不要贪心不要贪心,每次火药的分量一定要记清楚。”

        这时候,一旁的张小广已经填充好了一个新的竹子,递给兔校长,让他自己装引线。因为制造爆竹都不是几人的强项,所以尝试的时候,按照每个人不同的情况,引线都自己定长短。兔校长接过了新填充好的竹子,又在上面洒了一点点硫磺,然后用一层好像土灰一样的东西封了起来,留出一点点位置给引线。

        因为兔校长的运动细胞不咋滴,所以每次他留的引线最长。他将竹子放在院子的一个墙角边上,然后拿了一支点燃的香,一手伸过去点燃引线,另一只手则捂着耳朵。引线刚一点燃,他立刻撒腿就跑。

        “噼啪、噼啪……”

        “哈哈,成功了!成功了!”兔校长几人手舞足蹈地高呼着,从没想过一个爆竹能令他们高兴至此。

        “张小广,记得分量吗?”叶小俊在这两天里也尝试了无数次,可是每一次都不成功,不是炸不开,就是过于剧烈,这一次成功,还多亏了闷不吭声的张小广。

        “记得啊。”张小广挠了挠头,傻呵呵地笑着,爆竹成功了,就意味着他不用去陪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守岁了。所以在他心中,爆竹并不是最重要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认真计算着每一次实验的分量。

        看着灰头土脸的三个人,一米八多的张小广此时竟微微觉得有点鼻酸。其实爆竹做不做得成功,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玩意,可他们在这两天里也一直陪着自己尝试,从来都没有说过要放弃。哪怕是叶小俊那样被炸了好几次的人,也都坚持了下来。

        “距离过年没几天了,我们要加快度了。这件事情不能找人帮忙,只能我们自己来。”兔校长拍了拍脸上和身上的尘土,语气并没有因为实验成功而放松下来,“你们都先跟我进去,我还有话要说。”

        “依依,依依!”兔校长一边往偏殿走,一边高喊着依依的名字。这几天因为要实验,他把依依打得远远的,此时却需要她赶快送清水过来让他们洗脸。

        待到几人都清洗干净了,兔校长这才话:“我们也算是抢了别人的功劳,那‘年’的怪兽虽然只是传说,但是古代人,尤其是民间,还是很相信这些的。”

        “那怪兽就是从唐朝开始传说的吗?”叶小俊对着铜镜打理他如今已经长得半长不短的头。

        “应该是,不过具体是哪一年,我就记不清楚了。而且同时好像还跟某一次的旱涝大灾有关系,好像是南边还是哪里。”兔校长用清水漱了口,然后才接着说:“具体情况我们不用去管,现在你们记住我说的话,这爆竹,是用来增加过年气氛的,驱赶年兽之类的说法,提都不要提。”

        “为毛?”拉芳觉得既然之前一直避免改变历史,那这爆竹就是为了驱赶年兽的,为什么就不能说了。

        兔校长瞥了他一眼,问:“人家的年兽和旱涝灾害是一起出现的,在我看来,什么年兽不过是杜撰的,旱涝灾害应该才是事实。但是民间传说是什么?自然是加了神话的成分在里面的,有些话,不能从我们的嘴里传出去。至于以后的人要怎么传,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张小广此时也开口了,“那你记得旱涝灾害是在哪一年吗?”

        如果这件事情知道了具体的时间,也不怕自己这边的人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吧。

        “我在某点充值看书,看的是小说,不是史料!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年!有病。”兔校长倒是想知道具体年份,可问题是以前在那些小说上没看到过。

        三人听了兔校长的话,心中有了底,纷纷答应绝对不会乱说话。尤其是拉芳,在兔校长的威逼利诱下,居然还誓绝对不会大嘴巴。

        接下来的日子,四人就开始充当流水线工人了——

        叶小俊负责清理空心竹子,拉芳负责搓引线,张小广负责填充火药,兔校长则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嗬劳资,没想到有一天,劳资也会成为这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昂。”拉芳便搓引线,边自嘲了起来。

        “流水线怎么了?古代可没有流水线,你这可是高级、先进的技术工人。”叶小俊手里不停,嘴上也闲不下来,“要不是兔校长说这玩意儿还需要保密一段时间,我们很可能就会成为流水线工程的明人,明人啊,你懂不懂?”

        “呵呵。”张小广拿着一根小竹签在填充火药,手中接过的正是叶小俊弄好的空竹子,经过拉芳放入引线,然后才到他手里,一听他们说起流水线,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可是,你们见过只有四个工人的流水线吗?”

        由于张小广填充火药的工作比较重要,叶小俊和拉芳也不好去推搡他,只能打嘴仗,不依不饶道:“四个人怎么了?四个人就不能是流水线了?”

        张小广自知说不过他们两人,摇摇头,不再搭腔,由得他们两人去胡侃。

        ——————————————————————

        “三郎那里,如何了?”李世民端坐在正殿之上,眉宇之间尽是焦急。

        自从那神仙跟他说了爆竹可增加过年气氛,趋吉避凶之后,他就一直在等待消息。这眼看着再过两日就要过年了,可那爆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送来。

        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时不时能够听到偏殿传来的巨响,然后就什么消息也没有了。

        李世民曾经叫来依依询问,可她也被远远地打开了,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一个内侍低眉顺眼地站在李世民的侧后方,轻声道:“陛下,那爆竹真的这么厉害?”

        李世民冷哼一声,“朕原本也不以为意,可是那神仙来说出这爆竹的前几日,袁天罡就来禀报,说来年恐有大灾。朕登基不久,年号都尚未更改,若是真有大灾,民不聊生,朕何意面对天下。”

        “那,老奴亲自去看看?”内侍试探地问了一句,要知道,有些事,陛下虽然会告诉他,但未必就是他能深入了解,或者参与的,若这爆竹真的这么厉害,他也想去看看呢。

        “去看看,对了,先传袁天罡来觐见。”李世民蹙眉,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再确认一下。

        内侍出去之后,袁天罡很快就来了。

        “陛下,某以为,那趋吉避凶的说法,未必可信。”袁天罡原本是不知道爆竹的事的,因为他观天象来汇报给李世民的时候,那神仙还没有说出爆竹的事。

        李世民的手指在台面上有节奏地叩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某观天象,那大灾距离长安城甚远,且涉及范围极广,且不说那爆竹是否真能趋吉避凶,单说这距离与范围,某就以为难以实现。”袁天罡接着说,“那所谓神仙,某却不以为意,陛下还是早做准备,莫要听信了谗言。”

        在神仙出现之前,李世民对于袁天罡观天象,卜卦之术是十分相信的。但是那神仙又确实预见了几件大事,而且也帮助他化解了。一时之间,李世民竟有些疲惫的感觉,究竟该相信谁呢。

        “陛下,某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袁天罡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犹豫,他微微抬头,瞄了一眼李世民面上的表情,思索了片刻,还是开了口。

        “讲。”

        “陛下,某以为陛下也不用如此为难,那爆竹若是做成了,试试也无妨,若是没有做成……”袁天罡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那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欺君之罪,当诛。

        “朕再想想,退下吧。”李世民怎么会不知道这朝堂之内不满那神仙之说的人不甚枚举,且不说这袁天罡了,他是个通晓天地异术之人,就连那军队里的许多武将,对这神仙之说也是嗤之以鼻的。

        李世民独自一人在大殿内沉思,又过了一会,听到了内侍回来的声音。

        “如何?”

        “启禀陛下,成了。”那内侍压低了声音。

        李世民闻言身形一动,眼中精光一闪,“朕且看看尔等如何施展神通化解大唐之灾。”

        ————————————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