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开拓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进击的阿敏童靴

第一百九十章 进击的阿敏童靴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的时候,阿敏就睁开了眼睛。

        昨天晚上她睡得并不好,精力几乎没有得到补充,但这并不会影响她的精神。

        身为一个合格的军人,前苏联阿尔法女子特种大队的合格训练生,重点干扰不会影响她战力的发挥。

        这时候,人间是最安静的时刻。

        日行动物还没有随性,夜行动物已经懒懒归巢。

        正处于一条狭窄而奇特的空窗期。

        彻夜的麻将声已经停下来了,早点摊子才刚刚亮起灯,大门都还没有开。

        可以说正是万籁寂静的时刻。

        也正是阿敏一直等待的时刻。

        从昨天那件事情发生开始,阿敏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

        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

        本来她以为是夏天的错,因为是他将程明这个非人类引到赌场去的。

        所以他才有机会摧毁牛叔的尊严和脸面。

        他才会有机会伤到那么多的弟兄。

        他才会有机会打得牛叔昏迷不醒。

        是夏天,一切都是夏天的错。

        然而后来的一番话,让阿敏醒悟了过来。

        没错,夏天确实可恨,但却罪不至死。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这个怪物。

        他蛮横讲理,横行霸道,肆意妄为,将牛叔一辈子小心翼翼维系的东西砸得粉碎。

        是他!

        就是他!

        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阿敏不再逃避,她将正面迎战心中的恐惧,拼尽一切也要杀死这恶魔。

        最不济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所有受难兄弟的精神都在维她加持。

        即便是这个怪物,也绝对能够杀掉。

        阿敏试着挪动身体,果然可以小范围的移动。

        看来即便是这个怪物,在熟睡的时候仍旧是人类最不设防的时候。

        她小心的将手指伸入盘起的头发中,小心翼翼夹出来一颗子弹样式的吊坠。

        捏住两端,一点点的扭开,无声无息的脱丝,随着底盘被打开,一根青紫色的毒针显露了出来。

        阿敏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么,天真!你太小看一个合格的特种兵了。

        将底盘反过来,再次上丝扣。

        从昨天洗澡开始,这个计划就已经开始实施,之后挣扎吵闹,有一多半都是在演戏。

        刚走出浴室的时候,她心理也挣扎过,本想着自己如果能够进入初恋的房间,就放他一把。

        谁知道……

        哼!果然是个臭男人!变态无耻下流下贱可恶可恨!

        他果然不会放过我!

        那么不能白白赠送清白之躯。

        教官有教过,男人在办事儿的时候都会失去理智,变成一只知道死命耕田的蛮牛,而在爆发之时,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只要趁机将毒针……就一定可以!

        这本来是她的计划,但却在执行的最初阶段就出现了意外。

        这个男人臂力惊人,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就如同一座大山压上来,根本就动弹不得。

        更重要的是,这个任性妄为,横行霸道,丝毫不顾忌他人感受的怪物,竟然只是抱着自己睡觉。

        他!竟然不想耕田?!!

        这简直有违常理,这怎么可能?怎么回事?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我不美么?

        难道我身材不够诱人么?

        难道我不秀色可餐么?

        孔老夫子说过,食色性也!

        你怎么可以违背孔夫子的教诲?

        这简直就是违背人伦常理!

        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可恨!

        每次都跟我对着干,这个臭男人真是太讨厌了。

        不行!我不能急躁,我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完成任务是我使命。

        即便有些许困难,也只不过路边的石头,不会影响我胜利的结果!

        冷静下来,对,冷静!

        仔细想想,一定还有机会的。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启明星!

        黎明前的黑暗!

        没错,就是那个时候。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

        ……

        阿敏悄无声息握住子弹头,将毒针伸出掌沿之外,项链一圈圈缠绕在手,将唯一的武器丝丝固定住。

        她悄悄侧过身子,一点点抬高手臂。

        目标,就是眼睛。

        那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

        身体能扛住小手枪子弹又有什么了不起,昨天不过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我一时间有些震惊而已。

        现在想想,也不是什么太难以置信的事儿。

        大自然中有很多动物都可以。

        像鳄鱼,像河马,甚至是野猪,都不将小手枪子弹放在眼里。

        但是不管是哪种生物,眼睛都是致命弱点。

        就是史前恐龙孵化,毒针刺眼也会毙命,更何况是你!

        受死吧!恶魔!

        阿敏猛地爆发,用尽全身力气,忍不住大喝一声。

        “哈!”

        突如其来的吐气开声,程明迷迷糊糊的扭了下脑袋。

        然后阿敏一拳重重砸在程明嘴上。

        嘶!

        阿敏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这一下砸下来,手骨都快断裂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砸错地方了!唯一的机会没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咦,他怎么还没醒?

        是了,这臭男人皮糙肉厚,身子比野猪皮还要坚硬,这一下对我还说是全力,对他来说或许只是挠痒痒。

        这么说,我还有第二次机会!

        阿敏眼睛一亮,准备拔出来,再来一次。

        哪知道一用力,毒针竟然纹丝不动。

        阿敏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直接呆住了。

        咦?怎么插到嘴里了?

        不对!该死差点牙缝里了,被牙缝卡住了。

        连续试了三五下,毒针纹丝不动。

        等等,嘴里也可以。

        不不不!口服是最好的,真是天助我也!

        我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

        我捍卫了牛叔的尊严,我是胜利者。

        就在阿敏激动到快要叫出声来的时候。

        程明迷迷糊糊吧嗒吧嗒嘴,含糊不清的道:“阿敏,今天的鱼刺儿好多啊,好麻烦,下次还是买肉吃吧!”

        随后嘴巴动了动,精钢打造的子弹头就被咬了下来,连同牙缝里的毒针就被牙齿搅成一团废钢噶哒。

        扭头一吐,直接消失在窗外。

        随后翻了个身,大手搭过去抓住个弹手的馒头,不动了。

        阿敏愣愣的看着虎口上的项链,又低头看看养了二十多年,冰清玉洁的乳猪,一声尖叫划破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