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萌妻不服叔在线阅读 - 183 预防老年痴呆【4更完】

183 预防老年痴呆【4更完】

        看着战老爷子一副不悦的模样,黎欢勾唇挑眉道:“老爷子……这凡事都有两面性。”

        “这么说吧,经常打麻将,对身体不好,而且输赢影响情绪等等的,包括家庭不和……这是弊处!”

        “但是啊,打麻将也有好处的。”

        战老爷子还就不信了,见黎欢说得如此笃定,轻哼道:“这能有什么好处,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啊。”

        黎欢忍着笑,试探性的开口道:“您知道这麻将是老年人最喜欢的吧?”

        战老爷子听黎欢这么说,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什么意思?”

        黎欢伸出白净的手指,做出打牌打牌的动作。

        “这么说吧,打麻将呢,可以帮助我们活动手指……手指活动着,咱们大脑就处于运转的状态,所以说打麻将可以预防老年痴呆,是一项非常适合老年人的运动。”

        老年痴呆?

        战杰和乔景年最先绷不住了,立马笑出声。

        声音笑得战老爷子直接就要气得把桌子上的茶杯往地上摔了。

        “你……你说我有老年痴呆。”

        “我说的只是预防,就您这冲我吼的劲道,距离老年痴呆还是有点儿距离的。”

        顿了顿,黎欢不怕死的补充道:“但是还是得要预防一下的。”

        黎欢实事求是的开口,一旁的战祁衍也忍俊不禁。

        这丫头……真是和老爷子水火不容啊。

        ……

        在战老爷子继续发火之前,黎欢又继续道:“另外,打麻将不只是预防老年痴呆这么简单,也可以帮助减压,还可以方便咱们聊家长里短啊,帮助社交,所以嘛……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

        战老爷子:“……”

        这丫头简直是一肚子歪理啊。

        褚秀文听着黎欢的辩论,率先支持道:“这丫头说的话,我同意……凡事都有两面性,不为过就是对的,老头子,你啊,就知道成天不许我打麻将。”

        战老爷子:“……”

        这褚秀文这算是倒戈相向了啊,护着黎欢,不护着自己了啊。

        战老爷子十分委屈啊。

        ……

        看着战老爷子板着脸色的模样,黎欢忍着笑。

        “老爷子,您不敢跟我打麻将,是怕输吧……”

        “对了,我和秦首长也打过的……这无伤大雅的事儿,又不是痴迷,您别那么排斥啊。”

        “说不定打了之后您会有意想不到的乐趣呢?”

        ……

        “什么,你说老秦打过?”

        战老爷子有些不可置信,战祁衍薄唇抿起,没等黎欢回答,已经点头。

        “嗯,这丫头当初为了哄秦首长开心,让他胡了不少牌,缓和了秦易和秦首长的关系。”

        黎欢是个讨喜的小祖宗,到哪儿都讨人喜欢。

        战老爷子:“……”

        好啊,这丫头厉害啊,居然把老秦给拖下水了都。

        战老爷子简直是服了。

        “谁说我怕了……这不是没人嘛?战杰要写作业,景年要去开会……你妈她眼神不好使,不能打……祁衍也不玩这些!”

        战老爷子一下子把理由都给找齐全了。

        乔景年最先叛变。

        “老爷子……我忽然觉得这会儿开会也没有那么重要了,所以我下午有时间,陪您打麻将……”

        战老爷子:“……”

        战杰也随即附和道:“是啊,爷爷,我作业没有多少了,晚上写也是一样的,我可以跟你们一块儿打,不过我不太会,但是我可以学啊。”

        黎欢见状满意的勾唇。

        “唔,你我,战杰,乔景年,四个人,够数了啊……老爷子!”

        老爷子:“……”

        真的是。

        这一家子都被黎欢这丫头给蒙住了。

        气死自己了都。

        “打!我怎么会怕!祁衍,你到时候在我身边替我看牌,我这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使。”

        准确来说,战老爷子也不太会打牌。

        “嗯。”

        战祁衍勾唇,有些无奈,却也没有阻止,黎欢在用她的方式融入整个大家庭。

        ……

        战老爷子本来以为战家没有棋牌的,后来才发现褚秀文私藏了些。

        年纪大了,又不需要做饭带孙子的,褚秀文也有些无聊,闲暇的时候,会跟佣人一块儿玩玩小牌,打发时间的。

        因为战老爷子不许,所以褚秀文也是偷摸的。

        现在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褚秀文也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战老爷子全程黑着脸,褚秀文则是派人准备了瓜子,专心的嗑瓜子。

        ……

        “老爷子,先说好,亲兄弟还算明算账的,咱们玩钱,不多,20起步,200封顶!”

        对于战老爷子是小钱,对于黎欢而言就是不少的零花钱了。

        战老爷子一听,还算合理。

        黎欢随即继续道:“牌品如人品……总之,不许玩赖,不许毁牌,总之……得按照规矩来,否则下次不带他玩了。”

        黎欢隐约觉得老爷子会干这事儿。

        否则怎么大家都不愿意陪着老爷子下棋啊。

        更重要的事儿,按照老爷子喜欢摔东西的脾性,到时候把麻将桌给掀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战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就是默认了。

        黎欢又看了一眼战杰,战杰立马支持道:“黎三儿,你说什么我都支持。”

        乔景年很快附和道:“嗯,一样。”

        “ok……”

        ……

        牌局正式开始。

        黎欢的牌谈不上多好,运气一般,余光偷瞄老爷子的反应,发现老爷子打牌显然是慢半拍,不经常玩的模样,唇角上扬。

        有的时候,运气是一部分。

        自己就是要赢老爷子的钱。

        欺负他是新手啊……

        乔景年则是不动声色的算牌,想着黎欢这丫头胡什么牌。

        战杰对牌局不太了解,也算不准黎欢要什么牌,只能凭着自己直觉在打牌,褚秀文则是见战杰很随意的模样,坐在战杰身后教导战杰。

        ……

        “祁衍,我这牌该怎么打?”战老爷子犯难,难以取舍。

        战祁衍勾唇,看着黎欢挑眉看自己的模样,主动道:“老爷子,观棋不语真君子,我这不方便开口……您自己做主。”

        “那就八万吧!”

        战老爷子试探性的将书中的八万丢了出来,黎欢忍着笑,随即将手中的牌推倒。

        “老爷子,不好意思,糊了……”

        黎欢嫣然一笑,十分俏皮。

        战老爷子一听立马就不悦了。

        “你这丫头怎么那么巧……”

        “唔,你总是拿到万字就丢掉,不要,所以啊,我遇到万字就留着,这样,我就知道到时候可能会赢你不要的万字牌啊。”

        战老爷子:“……”

        乔景年目光暗了几分,黎欢打牌的逻辑和自己很像。

        因为黎欢很少把万字的牌打出来,乔景年就不断地往外打万字的牌。

        战老爷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钱给了。

        “这一次是你丫头运气好。”

        “是啊,所以我打算今天多赢您几把,证明我的实力啊。”

        战老爷子:“……”

        这个丫头真的是伶牙俐齿的。

        ……

        黎欢运气很好,几乎都在赢牌。

        黎欢大致看得出来,乔景年和战杰是在让自己的。

        黎欢倒也不拆穿,主要是赢老爷子的钱就可以了。

        老爷子很快就反应跟上来了,也打出手感来了。

        好不容易胡了牌,高兴的不行。

        好似老顽童一般。

        ……

        战祁衍全程陪在老爷子的身旁,余光看着黎欢娴熟的抓牌动作,淡淡的开口道:“原先没少打牌?”

        “是啊……”

        黎欢并不否认,勾唇道:“其实女孩子偶尔会一点这些东西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玩得开啊……”

        黎欢没有说的是,当初高中为了赚生活费,自己去酒吧买酒,然后客人就会特别的刁难。

        总之,很难脱身。

        那个时候,自己就想着打牌,打牌可以方便脱身,这样也联络感情。

        顺带嘛……自己就慢慢吃得开了。

        客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故意输一点钱,然后多赚一点小费。

        总之……自己就是靠这些混着过日子,赚生活费。

        很心酸,很可怜,但是自己自食其力啊,所以黎欢并不觉得有什么。

        黎欢的嗓音很淡,听不出来其中的情绪,战祁衍却目光深邃无比。

        这丫头,明明神色都暗淡了。

        战老爷子轻哼一声:“你这丫头,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

        “唔……说实话,就是玩女人我不太会,其他……我真的都会。”

        战老爷子:“……”

        这个丫头,说话这么直接。

        战老爷子轻哼一声,黎欢则是见老爷子丢出一张七条,扬起唇角。

        “ok,我又胡了……爸,还是你疼我,总是给我赢牌,证明我的实力。”

        战老爷子:“……”

        想悔牌,想把这麻将桌给掀了。

        战老爷子忍着怒,没好气的开口道:“乔景年,战杰,你们俩怎么不赢牌,只看这丫头赢?”

        乔景年一脸“无辜”,“老爷子,牌不好不是我的错。”

        战杰立马跟着开口道:“对啊,黎三儿的牌好运气好导致我胡不了牌,更不是我的错啊。”

        战老爷子:“……”

        这俩兔崽子,分明是让着黎欢的。

        ------题外话------

        4更完!

        夜深人静,很晚了,九月妈遁去睡,铺垫新人物出来了,更加热闹啦。

        么么哒,周末快乐。